红旗小说网> 修真仙侠> 太古第一仙> 第22章 怕死何必修道?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司命 半仙 核动力剑仙 魔尊 一线大腕 一品丹仙 初恋爱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步天歌 

太古第一仙

第22章 怕死何必修道?

小说:太古第一仙 作者:风青阳 时间: 分类: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剑阁。

    夜。

    繁星点点。

    “喝!”

    几堆柴火,几壶浊酒,几张笑脸。

    谁言仙路寂寥?

    眼下,便有江湖,有烟火,有红尘万丈,有赤诚人心。

    “云师弟,我敬你!”

    “我也敬你,我此生谁都不服,就服你。”

    “云师弟,我干了,你随意!”

    烈火灼灼,火光潋滟,照耀在云逍那俊逸的脸面上,他人如珠玉,目若星海,黑发如瀑布散落,白衣尚且有血迹,嘴角一缕醉醺醺的笑意。

    他坐在人群中,那迷醉的双眼,带着三分潇洒,玉手轻捏酒壶,更有七分逍遥。

    就像画中仙,沉到了世俗里!

    谁能想到,这般白衣无双公子,几个时辰前,还在那问鼎山上,杀得尸血横飞,压得剑尊呕血?

    一手剑、一手酒,飞上云天,逍遥红尘。

    “有剑,有酒,这人间,便不算无趣。”

    云逍面色酒红,靠着树坐着,哼着小曲儿,倒是潇洒自在。

    白衣青剑少年郎,凡人不死踏九霄!

    “我云师弟,仙道中的赤子,仗剑问鼎,青魂谁敢不服?”蔡毛毛借着酒意,十分狂放,早已把云逍吹上了天。

    “毛毛,不用你吹嘘!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

    “三年了,未曾如今日般解气!”

    “见过云师弟这一战,我罗江纵死,也值得了!”

    他们对云逍,有多少敬佩,都在一碗一碗的浊酒中。

    “云师弟,我再敬你!”

    “来,干!”

    云逍醉醺醺的,面带笑意,来者不拒。

    “爽快!”

    “云师弟长得美,却是真男人!”

    “切,有你这样形容的吗?”

    “哈哈……”

    直到酒没了,他们围在云逍旁边。

    “云师弟,你怕死吗?”蔡毛毛问。

    “怕死何必修道?回家种菜去!”

    云逍醉了,也笑了。

    “云师弟,你在人间,可还有牵挂之人?”秦彤问。

    “没有了,哈哈。”

    云逍笑着笑着,怔了一下。

    是的。

    没有了。

    父母走了后,不再走了。

    茫茫人间。

    孤寂得可怕。

    “没关系,不嫌弃的话,可以牵挂一下我蔡师兄,起码管饭!”蔡毛毛拍着自己胸膛道。

    “好!我有空便牵挂你。”云逍道。

    “也要牵挂赵师姐,今天她护你了。就像是母鸡护崽似的!”蔡毛毛感慨道。

    “去你的,说谁母鸡呢?”秦彤瞪了他一眼。

    “赵师姐……”

    云逍晃了晃脑袋。

    他站了起来,茫然四顾,终于在模糊的视线之中,在那月光下的悬崖边上,看到了一个黑裙女子的背影。

    女子沐浴在月色中,倩影如梦。

    她一直都在,只是没参与热闹。

    “去吧!”

    秦彤轻轻推了云逍一下。

    云逍点头走去,摇摇晃晃坐在悬崖上,和那黑裙女子并肩。

    他侧过头往去,只见她静谧的脸庞,在月光下涌动着荧光,双眼幽深如海。

    “师姐,怎么不喝点?”

    夜风有点冷,云逍吹了一阵子,清醒一些了。

    赵轩然没有回答,而是低头拿出一个小乾坤袋,然后玉手伸入其中,捏着了一枚黑色骨质小剑。

    “给你。”她将那黑色小剑,丢给了云逍。

    “剑心?”云逍怔了一下。

    “嗯。”她安静看着前方林海,轻轻点了点头。

    “这是你爷爷留给你的。”云逍摇头。

    “拿着。”她道。

    “不行。”

    云逍感觉,这东西份量太重了。

    这是祖辈挖骨庇护的厚爱,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

    “它已陪了我十六年,我怀念够了,该让它发挥价值。”赵轩然说。

    “十六?”云逍怔了怔。

    “嗯,如果爷爷去世后就投胎,现在也有你这般大了。”赵轩然怅然道。

    “……你别误会,我可不是你爷爷转世。”云逍道。

    赵轩然听到这里,娥眉一挑,扭过头来,轻咬红唇看他。

    “哈!”云逍挠挠头,道:“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

    赵轩然这才白了他一眼。

    虽然是白眼,但有三分娇嗔的媚态,还是很动人的。

    “拿着,快过期了。”赵轩然站起身来,低头看他,“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那你呢?”云逍问。

    “我还有亲爹!”赵轩然道。

    “他会好起来吗?”云逍问。

    “会!我爹说过,贼人不死,他不敢入轮回。”赵轩然道。

    “好。”云逍点头。

    “明天别去问鼎。”赵轩然严肃看着他。

    云逍沉默了。

    过了一阵子,他也站起身来,往黑暗处而去。

    “干嘛去?”赵轩然在身后问。

    “修炼。”云逍道。

    “今晚你离开我的视线,有可能会死。”赵轩然咬唇道。

    云逍没有回头,举起了手里的剑心摇晃着,笑道:“有赵师姐的爷爷庇护我,我死不了。”

    少年笑声朗朗,只身没入黑暗中。

    到了无人之处后!

    他的笑容陡然消失,化身为至深的冷厉、肃杀!

    呼呼。

    他快步在山林之中行走,而怀里一直小黑兽探出头来,抽动着鼻子,眼神凶戾。

    “离你越来越近了。”蓝星冷声道。

    “哪位?”云逍沉声问。

    酒,彻底醒了。

    “不是青魂剑修。”蓝星道。

    “不是?”这倒是让云逍愣了一下。

    蓝星说有人盯上了他,他选择带人出来,而不是让赵轩然直接喊长老们,便是因为他想夺剑魄。

    结果,不是青魂剑修?

    “这剑心要是没用在剑修身上,就浪费了。”云逍停住脚步。

    他回头看,回去的路已经远了。

    来不及了!

    “我有办法。”蓝星道。

    “说!”

    “引其入棺,我们可炼化削弱之,你可杀!”蓝星狠声道。

    “好!”

    云逍对它们,可谓万分信任。

    到了漆黑之地,小黑兽直接先跳了出去,在角落处化作房屋大小的黑色铜棺。

    云逍小绕了一圈回来!

    这个过程中,他已经感觉汗毛竖起了。

    “来人是暗杀高手!”

    到现在为止,云逍都没看见他,只有蓝星闻到了其味道。

    砰!

    云逍不管这么多,当做没发现对方,直接打开铜棺进入,留下一个入口。

    剑阁山林,忽然出现一口诡异铜棺,只要对自己有信心,谁不想看个究竟?

    嗡!

    云逍刚刚进入,棺内就升腾起了黑色雾气,遮蔽了棺内的一切。

    就在下一刻,一道黑影就跟了进来!

    是个黑衣人!

    云逍终于看见他了。

    但他似乎没看到云逍。

    砰!

    就在他刚刚进来的时候,蓝星猛然盖上棺盖!

    刹那之内,铜棺内一片漆黑,那黑色雾气汹涌,如同黑海般将那黑衣人吞没。

    “什么?”

    那黑衣人明显一惊。

    他欲动手,四周黑雾不断从其眼耳口鼻涌入其中,这使得他暴露在外的皮肤,很快变得漆黑。

    这说明,这棺雾很可怕!

    估计和蓝星、赤月的消化能力有关系。

    “动手!”

    蓝星喊了一声。

    它话音刚落下,一道青色剑魄在这狭窄的铜棺内爆射!

    燕尾闪!

    一闪而逝!

    那黑衣人根本看不到。

    当!

    他猛然一挡,却完全没挡住,葬天剑魄从其胸腔穿透了过去,鲜血飚射。

    “呃!”

    此人痛叫一声,惨然滚倒在地上,双眼巨颤!

    噗噗噗!

    云逍片刻都没停下,飞剑在此人身上连续穿透!

    短时间内,他连续切断其手骨、腿骨,让这黑衣人当场瘫软在地上,血流如注,动弹不得!

    废了!

    “此人怕是做梦都想不到,他进了铜棺,会被如此轻松击溃!”

    云逍也没想到,蓝星和赤月,还有这功能。

    不过很明显,这手段能用的场合更少,起码大庭广众之下,绝对没法用。

    “别杀我!”那人艰难挪着,在地上移出一滩血。

    “女人?”

    云逍走上前去,用剑魄挑开了其面纱。

    果然是个女人!

    一个身穿黑衣紧身衣的窈窕女人。

    呼之欲出!

    “谁指使你杀我?”云逍眼神冷酷,剑魄点在那女人的咽喉上。

    “我供出他,你可否饶我一条生路?”黑衣人咬牙,“我只是花钱办事,和你没恩怨。

    “可以!”云逍道。

    黑衣人松了一口气,果断说:“花钱买你命的人,是第三剑尊,吴武!”

    “知道了。”

    云逍点头,剑魄往前一刺,穿过了女人的咽喉。

    “你竟言而无信……”女人瞪大眼睛,一脸惨然看着他。

    “对啊,怎样?”云逍道。

    黑衣人:“……”

    三息之后,她软软得倒在云逍剑下,尸身逐渐化作浓烟。

    “不是剑修,没有剑魄!”

    云逍以葬天剑魄点了一下此人骨骼。

    没有收获!

    他有点生气了。

    他再翻点了一下这黑衣人的衣物。

    “身上一点财物都没带!”

    他更气了。

    连灵晶都没有。

    没灵晶,也就没有天道舍利。

    真不愧是杀手!

    只夺财,休想让别人夺她的财。

    没有剑魄,剑罡层数增加不了!

    就一晚上,也提升不了境界。

    明天怎么办?

    “还有更倒霉的呢……”蓝星忽然奄奄一息道。

    轰!

    铜棺维持不住形状,将云逍吐了出来,最后变成了一块板砖。

    板砖上下,各有一双没精打采的眼睛,一双蓝色,一双红色。

    “怎么?”

    “废话,看不见吗?虚了啊!”蓝星骂骂咧咧道。

    “这么容易就虚了?”云逍无语了。

    “不让你以为托底好托啊!”蓝星嚷嚷道。

    “呜哇,肚子好饿,宝宝快要饿死了!”赤月哭嚎了。

    云逍:“……”

    他想反杀一波,趁机起飞来着。

    结果,啥都没捞着,还把小黑兽赔进去了。

    “幸好没用剑心,不然亏大发了。”云逍咬牙切齿。

    他想坐下来修炼。

    结果气得沉不下心。

    越想越气!

    “他大爷的!找人来暗杀我就算了,还不找个剑修,还不带点钱!”

    气死了。

    忍不了!

    他豁然站起身,把赵轩然给的剑心给掏了出来。

    “你想干嘛?”蓝星问。

    “我咽不下这口气!”云逍怒道。

    “大哥,你把人宰了,还这么气?”蓝星愣住。

    “这人身上毛都没有,宰了和没宰有什么区别?”云逍道。

    蓝星:“……”

    “不行!”云逍目光冷厉,“我吃亏了,今晚不杀人,我修炼不下去!”

    他把目光放在手上的剑心上。

    “谁说这玩意儿,只能用来保命?”

    它是剑心!

    是祖辈挖骨留下的致命一击!

    云逍一手捏着剑心,一手捏着葬天剑魄。

    他忽然心里一动。

    他拿着剑心,靠近剑魄。

    顿时!

    那葬天剑魄涌出一道道青色浓雾,像是触手一样朝着剑心而去,而剑心嗡嗡震颤,有崩解之意。

    “这是……”

    云逍双眼一震。

    其眼中陡然涌现出狂烈之色!

    “艹!老子不忍了!”

    说完,他目露出凶光,白衣遁入黑暗丛林之中,绝尘而去。

    ……

    第三剑峰!

    赤熔阁。

    此乃第三剑尊吴武的府邸,立于主峰最高之处。

    入夜,赤熔阁挂着许多火红灯笼,四处照耀得十分透亮。

    门口有两尊狮子,都乃纯金打造,高有一丈,威武霸气!

    除了这金狮,还有诸多石柱、楼阁,都镶嵌有灵石、珠宝。

    这一个剑修府邸,竟比人间皇宫还要金碧辉煌,很多瓶罐摆设、屏风流苏,一看造价就很高。

    此时!

    那赤熔阁内,正有十余人谈话。

    其中,第三剑尊坐在上首,其余人分列两侧。

    他们每人身前都有一个玉台,玉台上摆满美酒佳肴,搞得像是金銮宝殿似的。

    这些人,除了吴武之外,还有其妻子、兄弟,以及一众子嗣,包括明天问鼎的第三剑峰剑首‘吴剑雄’。

    吴剑雄和叶天元,乃是这次八剑问鼎,唯二两个修为达到神海境中期的弟子!

    今日,小儿吴剑阳身死,所以赤熔阁内,气氛比较严肃。

    “过去了!”

    吴武忽然说了一声。

    众人看向他。

    他目光阴冷,道:“此刻,那云逍正在被凌迟而死,小阳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你们无需再忧心。人都要往前看。”

    “虽是如此,还是想亲眼看着那云逍惨死!”吴剑雄狞声道。

    “不补上一剑,感觉都对不起小阳。”吴武的妻子含恨道。

    “青魂有贵客,只能忍着点!杀人即可,尽量别生事端。”吴武狠声道。

    “爹,等贵客走了,能不能多杀几个剑阁废物?”

    “早点把这剑阁彻底灭了,我们第三剑峰还能分到一些福地。”

    “还有那赵轩然,一个小辈,今日竟然敢对父亲撒泼,就应该割了她的舌头!”

    “等着吧,赵剑星撑不了多久,那剑心也说不定已腐朽,变成一块废骨了!”

    吴武其他子嗣兄弟、子弟,一个个面色阴郁,杀心涌动。

    “行了。都别急,他们只会一个比一个惨。”

    吴武抬起头,看向最得意的儿子吴剑雄,道:“当务之急,还是先在问鼎之战中,顺利拿下第二,巩固我们第三剑峰的地位!”

    “是,父亲!”吴剑雄眼中信心满满。

    “吴家人,干了!”吴武举杯。

    “干!”

    众人站起身,一饮而尽。

    饮完后,他们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可就在这时候!

    门口出现了一个白衣少年。

    他如幽灵般出现,看着这金碧辉煌的赤熔阁,再看这些人的美酒佳肴。

    他更生气了。

    “你们喝完了吗?”少年气得咬牙切齿。

太古第一仙第22章 怕死何必修道?https://www.moyogame.com/82_82263/21.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