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修真仙侠> 太古第一仙> 第20章 人生自古谁无死,不如杀光你弟子!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司命 半仙 核动力剑仙 魔尊 一线大腕 一品丹仙 初恋爱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极品好儿媳 

太古第一仙

第20章 人生自古谁无死,不如杀光你弟子!

小说:太古第一仙 作者:风青阳 时间: 分类: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高台上!

    云逍打败姜玥的时候,这里各大剑峰长辈们,就齐齐喧哗了一声。

    “不可能!”

    “龙泉境,怎能碾压神海境?”

    他们都没想过姜玥会战败!

    更想不到她会败得这么快,这么惨!

    简直跟一只小鸡似的,被那白衣少年捏在手里虐。

    毫无还手之力!

    那叶天策第一时间猛拍扶手,当即站了起来。

    “叶兄,我去解决!”

    旁边那身材魁梧的第三剑尊吴武低吼一声,双眼喷火!

    刚才他没关注到自己儿子!

    姜玥被虐前一瞬,正好有人上来通报。

    他儿子吴剑阳,已被云逍一剑爆头。

    双重怒火,顿时攻心!

    吴武那一身法力,差点逆转攻入五脏六腑。

    其一张脸已经拧成麻花,面容凶煞如魔,极其难看!

    还有客人在!

    梵老!

    叶天策看了一眼梵老,咬咬牙。

    他是主陪,这点事要亲自下去,确实太丢人了。

    “你去,直接处理掉!”

    忽然生出这种事故,等于打了他的脸。

    现在一众宾客,都在面面相觑,可以说极其丢脸!

    叶天策感觉脸上有毒虫在爬。

    “吴武,这人是个愣子,保护好姜玥!”第六剑尊姚漫雪皱眉提醒。

    “呵呵!”

    确实是个愣子。

    但也到此为止!

    轰!

    他带着一批第三剑峰的长辈,暂时失陪,从侧面直接绕进战场。

    这斗剑台上有不少维护秩序的长老,可如今姜玥等于被劫持,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啊!

    姜玥的命太贵了。

    只能由吴武这剑尊来处理!

    “好你一个不知死活之辈,杀我儿,虐姜玥,你是真没打算活过今天!”

    他吴武可不管什么规则,直接落在场上,震飞一群年轻剑修,人如一头火焰猩红猛兽,双目如铜铃瞪着云逍!

    看他这架势,明显就是要不由分说,直接飞剑杀弟子!

    “第三剑尊来了!”

    “云逍完了!”

    万众骇然!

    他们没想到论剑过程,会有剑尊入场杀弟子。

    这种事,着实没发生过!

    就在他们料定云逍血溅当场的时刻,忽然有几道身影,直接横在了第三剑峰十多人前。

    为首一人,正是个年轻女子!

    她一袭黑裙,肤白如雪,黑发如瀑,眼如皓月!

    “是剑阁的赵师姐!”

    “去年论剑第一!”

    在那黑裙女子身后,还有四人,正是剑阁仅存的三位长老,以及秦爷爷。

    “赵轩然,滚开!”吴武目如火炬,瞪了其一眼,剑尊之威镇压而来。

    “该滚的人是你,吴武。”赵轩然寒声道。

    “我乃剑尊!你区区小辈,敢目无尊长,不怕受门规惩戒?”吴武往前,以魁梧身躯形成天然的霸道之势。

    “我还是剑阁代理阁主呢。”赵轩然目光一凝,“另外,八剑问鼎正在进行,你作为剑尊公然闯斗剑台,你想干什么?”

    吴武一滞,一时间回答不上来。

    赵轩然再道:“今日有贵客在,你们第三剑峰想丢青魂的脸,我不答应!吴武,立刻带你的人滚出去,别在这丢人现眼!”

    “闭嘴!”吴武当即拿出一个令牌,怒目道:“我乃八剑会副会长,全权负责此次八剑问鼎执法!今有人违规,你若阻止,一并拿下!”

    “行,那我问你,云逍怎么违规?”

    赵轩然不慌不乱,气定神闲,和吴武那勃然大怒的样子,可以说高下立判。

    “他杀我儿!”吴武一怒之下,将心中最怒的点脱口而出。

    赵轩然当即笑了。

    只笑片刻,她眼中涌现出道道血丝,一字字挤出牙缝,道:“这两年,我剑阁弟子死在斗剑台上的还少吗?就准你们杀人,不准你们死人?”

    “对!‘废物就该死’这五个字,不就是你吴武说的吗?你儿子这么废,死在斗剑台上是他的荣耀。”秦爷爷沿用了吴武前两年说的话,反戈一击,当即让吴武七窍生烟。

    “输不起,没种就别上斗剑台!”赵轩然冷声道。

    “行!”

    吴武承认,儿子的死,是他搬石头砸自己脚。

    剑阁与他们的仇,沉寂三年,反而更不死不休!

    他再看赵轩然,目光一狠,指着台上跪着的少女,厉声道:“姜玥已经战败,剑点已经被夺走,但这云逍仍然拿其性命威胁,此举违反规定!该伏诛!”

    “不对吧?如果这就算违规,那我剑阁弟子投降后,姜玥追下台杀人,岂不是更违规?”赵轩然与其争锋相对,美眸里满是锋芒。

    吴武身为剑尊,都没压她分毫!

    面对这女子咄咄逼人的目光,吴武一看姜玥,就知道她今日已经不可能拿到论剑第一了。

    为尽快解决,他只能咬牙道:“是,没错,她是违规了,但她已经战败,你剑阁弟子也没事!现在当务之急,是处理云逍这违禁之徒,让论剑继续正常进行!”

    “怎么处理?姜玥下台杀人应该着重惩戒吧?”赵轩然道。

    “这与你无关!”吴武森冷道。

    “贵客在场,你都想徇私枉法,动一门掌教弟子,怎与我无关?!”赵轩然冷道。

    “我说了,他违规!我要执法处理,你再不闪开,一并论罪!”吴武耐心已经到了极限,脖子上青筋已经暴起。

    “他在斗剑台上,堂堂正正挑战他人,没违规啊。”赵轩然一步都不惧他,此刻狂风涌动,吹起其长发,那清冷的眼神里,满是刚正肃杀之气。

    “台上还有人没下来!”吴武咆哮道。

    “她自己要留在那里,关我云师弟屁事,你让她滚下来啊!”赵轩然冷声讥笑道。

    “你!”

    吴武抬头,那斗剑台上,姜玥双腿全是血,根本动弹不得,怎么自己下来?

    “那我这就去接她!”

    吴武想着,先把这绝世仙才保住再说吧!

    “站住!”

    他刚要动,没想到赵轩然又冷冷喊了一声,且再阻拦在其面前,眼神肃杀,道:“你敢上台,我必然怀疑你想公报私仇!”

    “你真是伶牙俐齿!”

    吴武嗤笑一声,不想再搭理她了。

    说完,他直接要越过阻拦,飞上天空,踏向斗剑台。

    “我让你站住!”

    忽然,背后再传来赵轩然的声音。

    吴武正冷笑,可就在这瞬间,一缕冰冷肃杀到极致的气机,锁定在其后心位置。

    那致命的感觉,当即让他浑身冰冷!

    他连忙落地,骇然回头!

    只见那赵轩然冷冷看着他,其手心位置,有着一道黑色小剑!

    这小剑似剑魄,而和剑魄又有很大不同。

    它只有两寸,看起来更像是骨质!

    “剑心!!”

    吴武脊背发凉,面色惊骇,后退三步!

    周围好些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大多数年轻人,完全不懂剑心是什么玩意儿。

    “所谓剑心,就是一个剑修死之前,将自己承载剑魄的骨头挖出来,亲自凝结成剑心!剑心拥有剑修的最后杀机,只能用一次,一般被用来保护子孙后代。”有人解释道。

    “死前自己挖骨,不疼吗?”

    “疼,非常疼!疼得撕心裂肺,让人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这么疼却只能用一次啊,值得吗?”很多人不解。

    “当你有了儿孙,想让他们好好活下去……那这种疼,可以承受!”

    简而言之!

    燃烧最后的生命之火,将陪伴一生的剑魄,凝练成长辈最后的‘守护之心’,庇护子孙!

    哪怕只有一次,都是祖辈的炽爱!

    此刻!

    赵轩然手里出现的,赫然就是一枚剑心!

    “这是谁的剑心?”吴武满头大汗问。

    “我爷爷的。”赵轩然握着它,双手微颤。

    这剑心就是爷爷的骨,他没选择落叶归根!

    “你爷爷……”

    吴武再退两步。

    众人喧哗起来。

    “上一代掌教,竟然挖骨留下了剑心!”

    “他的剑心,能杀第三剑尊吗?”

    “这倒不太确定,毕竟时间有些长了,可能快失效了……”

    “不过,第三剑尊明显不敢赌啊!”

    就如人们预料的那样,吴武听到‘爷爷’二字,完全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说实话,被赵轩然拖到这时候,已经够丢人了!

    他连忙道:“行!我不上去,我随便喊个人上去接姜玥,总行了吧?”

    “不行!谁上去,我都怀疑他要公报私仇,伤害我云师弟!不管谁上去,我这剑心都灭你吴武!”赵轩然冷冷道。

    吴武:“……”

    服了!

    他彻底服了。

    “那你说,你到底要怎样?”他厉声道。

    “很简单!继续打!我云师弟守擂,一个个上,谁赢了他,谁就带人下来呗。”赵轩然娥眉一挑。

    “吴武,你们第一、第三、第六剑峰,全是酒囊饭袋吗?去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让我踩着你们的脑袋上第一,今年连堂堂正正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赵轩然美眸里满是至深的鄙夷。

    这话一出,这问鼎山上,起码有一半人震怒。

    “行!打!上!”

    吴武怒吼一声,目光扫向那数百人参战弟子。

    赢了,就有资格救下姜玥。

    “那我问你,我云师弟还违规吗?”赵轩然当众问。

    “只要他不再伤姜玥分毫,他就不违规!但他要是再动她,谁都救不了他!”吴武气急败坏道。

    “没问题,我云师弟不打战败的废物!”

    赵轩然回头,看了一眼台上白衣少年。

    那白衣少年平静站了许久,听着她一次次维护自己。

    现在,她说完了。

    也轮到自己了!

    论剑只有半个时辰!

    云逍只与她对视了一眼,就扭过头,扫向那数百个年轻剑修!

    “刚才死了俩菜鸡,谁,第三个上来死!”

    就这简短几个字,可比赵轩然还狂。

    赵轩然起码是掌教女儿,剑阁代理阁主,而他刚入青魂三天!

    三天!

    一人执剑,傲视群雄!

    高台那边。

    第一剑尊叶天策之脸面,早已经阴沉似水!

    其余人等,更是面面相觑,完全未料到今日论剑,会有如此闹剧。

    第七剑尊张涧和那俞悬州,更是连连摇头。

    “这云逍真是顶级惹祸精!幸好!我没让这种晦气之人进第七剑峰!”俞悬州连忙向张涧道。

    “没事了,他和剑阁是绝配,一人一剑阁,都站在悬崖上了!”张涧道。

    “以第三剑尊的脾气,白天受辱,晚上绝对不会罢休?”俞悬州问。

    “嗯!我上次偶然撞见,他和宗外杀手有牵连,在青魂谋了不少人!这事剑阁可不知道……”张涧道。

    “早点死吧!这样就没人知道,我在承剑台为他说过话了。”

    俞悬州后悔啊!

    肠子都后悔成紫色的了!

    整个高台议论纷纷。

    “龙泉境敢这么嚣张,莫非这小孩,也有叶孤影那种丹田天赋?”灵宝阁大总管钱坤心生好奇。

    “他很有自信!”第二剑峰剑尊‘上官瑜’连忙和身边长老,低声说了好几句。

    就在这时候!

    那最受人瞩目的斗剑台上,终于有人登场。

    其实,拖了好一会儿,并不是没人上。

    而是大家抢着上!

    争的面红耳赤!

    最后,还是一个同为第一剑尊弟子的蓝裙女子,‘竞争’到了为第一剑峰雪耻的机会。

    “九师姐,救我!”

    姜玥一看到那蓝裙女子登场,泪水顿时狂流。

    眼泪落在那满是伤痕的脸上,还痛得她呲牙咧嘴。

    太丑了!

    “小师妹放心,你只是刚入神海,缺乏战斗经验,让他钻了空子!”

    那蓝裙女子言下之意便是,云逍终究只是龙泉境!

    她双目阴寒,踏步而上,死死盯着云逍!

    嗡!

    她手中剑魄涌动,法力澎湃而出,喝道:“愣头青!站在你面前的,乃是第一剑尊九弟子蓝晓!我父乃第一剑峰剑术殿殿主,我娘是第一剑峰福宝塔塔主,我一门神海境共十八人……”

    就在她说到‘十八人’的时候,那白衣少年猛然抬头!

    “十八人?”

    他的眼中,杀机爆发!

    其手中青色剑魄,瞬息归演成飞剑,九层剑罡在前,刚硬锋芒!

    叮——!!

    其手中飞剑,爆射而出!

    那飞剑遁入空中,如同飞燕,瞬息划过一道弧形轨迹,刺破空气!

    “呵!”

    蓝晓冷笑一声,剑魄亦归演为飞剑杀出。

    然而!

    下一刻,她便瞪大眼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尖叫。

    “燕尾闪!!!”

    一个刚进青魂三天的弟子,用出剑阁著名飞剑术燕尾闪!

    一闪,杀人!

    中品开阳剑术!

    如何捕捉其轨迹?

    噗嗤!

    蓝晓刚喊一声,咽喉处直接破了一个血洞!

    如同飞燕穿喉咙!

    “呃呃呃……”

    她瞪大眼睛,捂着喉咙,满手是血,踉踉跄跄三步,直接跌落下斗剑台!

    叮!

    云逍看都没看她一眼,伸手夹住染血的青色剑魄!

    他忽然笑道:“帮你纠正一下,现在开始,你一门神海境,只剩十七个!”

    说完,他在扫视全场!

    “下一位!!”

    当这三个字如风暴般扫荡全场的时候,姜玥颤抖的双手捂着喉咙。

    那飞剑没有封了她的喉咙。

    可是,她却感觉咽喉如有冰锥穿透,让她呼吸不过来。

    “燕尾闪?真霸气!难度超高啊,史上可没有龙泉境弟子能学会吧?”灵宝阁钱坤瞠目结舌道。

    “这弟子应该不是刚进青魂三天,而是剑阁秘密培养许久。”第二剑尊上官瑜道。

    “说不定是个剑道天才,可惜没来我灵宝阁!”钱坤有点眼热,不过一看到那四极承剑石,他只能叹气了。

    姜玥战力再渣,天赋都是神级,未来不可限量……

    “云!逍!”

    斗剑台上,云逍根本不用继续挑衅。

    下一位,直接登场!

    上来的是一个云袍青年,他长发飘逸,身材修长,可算一俊男。

    然而只要与云逍这造化仙皮囊一比,便黯淡失色,周身无光!

    “第一剑尊七弟子,云天逸!”

    “这可是青魂世家子弟,底蕴深厚啊……”

    此人拥有更高的人气,一上来便引起阵阵狂热欢呼。

    “七师兄!”姜玥喜出望外,不顾形象,涕泗横流。

    “姜师妹!”

    云天逸看了一眼她的惨状,早已经勃然大怒,他倒是干脆,这一上来便以一双寒目盯上云逍。

    叮!

    一道剑魄,在其手中归演成三尺掌剑。

    这是一把炽白长剑,一共七层剑罡,化作白色电蛇缠绕在其上,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剑魄之势,引动周遭空气,一道道粗大的电蛇在四周涌动起来!

    “中品开阳剑魄!电云剑魄!”

    在剑魄品质上,中品开阳已经算是青魂第二档,仅次于最巅峰的叶孤影、赵轩然。比蓝晓、王枫这两位剑尊弟子都要高,可见这云天逸必然更强。

    “云师兄,斩了他!”

    云天逸双手握住那电云剑魄,盯着云逍目光骤冷:“你不配姓云!”

    呼!

    言语刚落,他人如雷霆,朝着云逍暴杀而来!

    闪雷剑术!

    此乃下品开阳剑术,由其浩瀚的神海法力施展开来,配合那电云剑魄,一斩之间,风雷咆哮,杀机如电轰然劈来。

    “我不配姓云?”

    云逍漠然冷笑,面对这云天逸的闪雷剑术,他手中的飞剑猛然化作掌剑,九层剑罡如同死亡风暴,缠绕在这三尺青锋上!

    青电飞鹤!

    第一式·蜉蝣!

    没错,这一招就叫做蜉蝣。

    朝生暮死,微尘般的生命!

    亦是云逍还是凡人时,面对这帮修道者的‘自我写照’!

    滋滋滋!

    青剑杀出,青色电芒遁入空气,如同蜉蝣入水,既生命短暂,便无畏生死,杀出一往无前之势!

    叮叮叮!

    长剑破空!

    云天逸先出手,云逍却比其更凶猛,青剑电芒以更高的玄奥、锋芒,飞空而来,当即压住云天逸一剑!

    “什么?”

    云天逸剑势被破,当即收剑抵挡,意图以剑魄的品阶,斩断云逍的剑魄!

    中品开阳,七层剑罡!

    剑罡只差云逍两层,品阶却高了不少!

    “断!”云天逸厉喝一声,自信满满。

    当!!

    云逍白衣飞扬,一剑扫荡,和那电云剑魄扫在了一起。

    青电、白雷当即碰撞,发出刺耳剑啸!

    嘭!

    云天逸脸色陡然惨变!

    那白色电云剑魄,当即爆炸开来,直接化作碎剑,噗噗噗扎入云天逸的脸面、身体。

    “啊——!”

    剑魄碎裂的一瞬间,云天逸的人魄就已经裂了,魂灵之痛刚出现,身体之痛爆发,双重痛苦之下,他当即发出凄厉惨叫,整个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浑身是血,双眼已经呆滞!

    “云氏没你这等废物,懂?”云逍怒喝一声,震荡全场。

    “呃……”

    云天逸口里,黑血哗啦啦落下,粗重喘气,眼神溃散。

    砰!

    云逍一脚将其踹飞出去,轰然砸在人群中,不知道多少人仓皇散开。

    “下一位!抓紧时间!”

    云逍一看自己身上的剑点,击败一个神海境,才五个剑点。

    他现在是五十多个剑点!

    这已经无人能比了。

    但是,谁会嫌弃多呢?

    “就没有剑首敢上来吗?”

    云逍双目一扫,眼前那第一、第三、第六三座剑峰的弟子,一个个呆若木鸡,被其气势所镇压,齐刷刷往后退了一步!

    他们打心底瞧不起云逍,当他只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斗士!

    但不是天才!

    可直到现在,他斩杀所谓的天才,一剑一个,还真不比杀鸡难。

    三年以来,剑阁弟子,已经是笑话的代名词!

    随便一座剑峰的弟子,在剑阁弟子面前,都有优越感。

    而现在,云逍一剑碎裂了他们的骄傲!

    “快上去人啊?”

    “别让此人嚣张下去了……”

    “他就是现在能打而已,再过几年早被甩飞!敢这么得罪姜玥和第一剑峰,掌教活过来都保不住他!”

    可以说,最起码第一、第三、第六剑峰的弟子,早已经恼羞成怒。

    反正大部分人,自己不敢上。

    已经无能狂怒了!

    “我来!”

    一个紫袍少年,登上斗剑台!

    “第六剑峰剑首,姚紫禁!”

    “这可是第六剑尊姚漫雪的儿子!”

    叮!

    那姚紫禁上台后,直接亮出剑魄。

    又是中品开阳!

    不过他的剑罡层数更高。

    有八层!

    虽然差云逍一层,但已经比大部分长老都高了。

    “姚紫禁可是现在第六剑峰的第一天才!”

    当他上台后,那高台上的姚漫雪骤然一惊,当即站起身来。

    她和吴武不同,吴武子嗣有七八个,死一个吴剑阳还能接受,可这姚紫禁是她的独子!

    “没事吧……”姚漫雪看向第一剑尊叶天策。

    “没事,没事!”叶天策一脸镇定,“紫禁也会中品开阳剑术,我教了五年多了!”

    说实话,见识了云逍的凶残,她内心是担心儿子出事的。

    哪怕被刮一道剑伤,她都心疼啊。

    谁不怕亡命之徒?

    这云逍明显杀疯了。

    “这吴武真是废物!”

    第三剑尊不在,姚漫雪低声骂着。

    如果他能直接处理掉云逍,不就没事了?

    关于这一点,叶天策也很头疼。

    怪就怪在,他为了让姜玥名动天下,今天邀请的宾客太多了。

    全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要不然,就算剑阁那帮人阻拦,第一剑峰遭受如此大侮辱,叶天策被斩了两个弟子,也要做点什么。

    而不是现在这样看着,还要在梵老面前装镇定!

    气死!

    “论剑快结束了,紫禁要是拿下他,起码拿到千年妖骨了!”叶天策开口道。

    闻言,姚漫雪只能赌一把!

    这一战,更加万众瞩目。

    第二、第四、第五剑峰那边,本来无欲无求的,但现在也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讨论云逍的剑魄,还有剑术天赋。

    另外还有不少宾客,脸上也涌现奇怪之色,尤其是那神秘的‘月仙’,看得十分认真。

    而在那斗剑台上,剑阁几个长辈,如同利剑一样挡在吴武面前!

    还有秦彤等人,不顾一片肃杀,全为云逍呐喊!

    “云师弟,无敌!”秦彤双眼湿润。

    “谁敢言我剑阁,再无英雄!”蔡毛毛刚包扎好伤口,便扯着嗓子大喊一声,牵动伤口后,顿时痛得他呲牙咧嘴。

    云逍的气势、声势,一下子到达了顶点。

    一战成名!

    第二、第四、第五剑峰中,都有不少弟子,小声谈论。

    这下还真没人认为,姚紫禁一定能吃下这白衣少年!

    “云逍。”

    斗剑台上,那长相妖异的男子姚紫禁轻挑剑眉,冷笑道:“我挺好奇,你今天在这当亡命徒,你真的不怕死?”

    “那我问你,我在这杀第一剑峰的鸡呢,你把脖子凑上来,你不怕死?”云逍蔑声道。

    姚紫禁笑了!

    他笑着摇头,道:“三年了!三年至今,我还真没见过,哪一个剑阁弟子还敢如你这帮嚣张!”

    “那就抓紧时间,趁活着多看两眼。”云逍道。

    言下之意就是:你该死了。

    闻言,姚紫禁面容瞬息变得冰冷!

    “你真以为,你很能打是么?”姚紫禁嗤笑,“修道一途,讲究是背景、势力,你背靠一个半死不活的剑阁,以你今日所做的蠢事,够你死一万次!”

    “一万次?你死一次就够了!”

    姚紫禁话音刚落下,对面的云逍又是一声招呼都不打,一剑杀来!

    铮!

    白影一闪,青光飚射而出!

    飞剑刺破狂风,声音无比刺耳。

    “一言不合,就下杀手?”

    姚紫禁怒火腾起。

    云逍不畏惧他,对他来说,已是严重挑衅!!

    “紫月!”

    他手中那拥有八层剑罡的紫月剑魄,形如一道紫色月牙,说是剑,其实形状如刀!

    这紫月剑魄阴气汹涌,阴寒冰冷,煞气一出,席卷斗剑台!

    “又是燕尾闪!”

    姚紫禁眼皮一跳,但很快稳住,毕竟他是有备而来。

    拔剑斩!

    只见他大喝一声,双手握剑,一步跨出,极度锐利的双眼通过法力波动,锁定那飚飞的青色飞剑!

    “碎!”

    中品开阳剑魄!

    掌剑,比飞剑要刚硬很多!

    一旦命中燕尾闪,这‘青莲剑魄’有什么理由不碎?

    他这一剑斩快准狠,轨迹迅猛,不愧为第六剑峰剑首的身份!

    紫光猛闪!

    当!!

    “劈中了!”

    掌剑斩飞剑!

    第六剑峰这边,无数人狂呼起来。

    可就在下一个瞬间,他们看到那姚紫禁双手发颤,剑魄几乎脱手。

    他虽劈中了燕尾闪的青色剑魄,但人却被震飞出去,差点倒下斗剑台!

    而且,他双手虎口震裂,手掌上全是血!

    “怎会如此刚猛?!”姚紫禁脸色大变。

    他刚滚在地上,还在惊骇中,一股致命的杀机已经锁定了他。

    姚紫禁连忙鱼跃而起!

    他回身一看,云逍收回飞剑,瞬息欺身而上,满脸冷漠之中,那飞剑已成三尺青锋,暴杀而来!

    又是青电飞鹤!

    迅猛!

    暴烈!

    电芒闪耀!

    锋芒穿透!

    “死!”姚紫禁尖啸一声,握剑反杀。

    不过,他慢了!

    云逍飞剑震飞,紧接着就是掌剑杀来,连招顺滑凶猛,连续两剑,第二剑青电飞鹤穿刺,长剑如电流,骤然杀到姚紫禁眼前!

    姚紫禁一剑刺空!

    这一刻,他瞳孔瞪大,当场窒息!

    哪怕他闪得再快,云逍仍然补上一剑,从其一条腿上掠过去!

    噗嗤!

    一条大腿,当即鲜血狂飙,飞出斗剑台!

    “啊——”

    姚紫禁惨叫倒地,痛苦捂着断腿,眼珠子几乎掉出眼眶,痛得阵阵抽搐。

    撕拉!

    下一个瞬间,云逍就提着其衣襟,将其举到了眼前!

    “姚紫禁,你说我没有背景、势力?”

    云逍双目之中,涌现睥睨、狂傲的意念!

    “你听好了——”

    “我云逍,自己当自己的背景!”

    “我一人,就是天下大势!”

    重活一世,他此生就要做一个凶徒!

    死过一次,生死早已经看淡!

    这一路,谁不服,谁死!

    杀一个,赚一个!

    这几句话一出,姚紫禁在眼前这白衣少年那凶魔般的眼神下,早已经吓破了胆!

    “娘,救我,救我……!”

    姚紫禁又痛又惧,浑身巨颤,声嘶力竭。

    那凄厉的惨叫,听得全场头皮发麻。

    刚刚为他们这天才剑首叫嚣的第六剑峰弟子,此刻一个个闭上嘴巴,嘴唇干涸,把脖子都给缩了回去!

    “云逍!!”

    一个气魄滔天的女人,出现在斗剑台上!

    嗡!

    浩瀚法力如海啸,朝着云逍镇压而去。

    正是第六剑尊姚漫雪!

    此刻的她,双目赤红,面容扭曲,柳眉倒竖!

    她儿子受点小伤,她都难受。

    现在,一条腿都没了,还让人如小鸡似的提在手上!

    轰轰轰!

    她的法力镇压着云逍,怒目喷火,一字字挤出牙缝:“我给你三息时间,你若不放他,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堂堂八剑会副会长,出言震慑一个弟子,换谁不怕?

    “云师弟,要不咱放了他?”蔡毛毛颤声道。

    他知晓,云逍连杀四人,已经和第一剑峰结下死仇。

    而这姚紫禁,又是第六剑峰剑首,代表的是整个第六剑峰的面子。

    她亲自下场,岂是开玩笑?

    “将我碎尸万段?”

    万众瞩目一下,云逍忽然朗笑一声,尔后目光一冷。

    手起剑落!

    刷刷!

    他连续两剑,将那姚紫禁双耳削飞出去!

    “那我就先让你儿子,碎尸万段!”

    姚紫禁捂着双耳,手里满是血迹,哭得更凄厉。

    众人一看,纷纷窒息般看着云逍!

    旁边第三剑尊吴武一脸冰冷,狞声道:“赵轩然、秦瞎子,管好你们的人!姚紫禁是什么身份,你们心里清楚!”

    “什么身份?再大的身份,能多出一条命来?”

    云逍接过了他的话,一拳轰在那姚紫禁的胸口上!

    噗!

    姚紫禁一口黑血喷出!

    “你再敢动他一下,连你背后的剑阁,都需给你陪葬!!”姚漫雪几乎咬破嘴唇。

    “再动他一下?”

    云逍闻言,冷笑一声。

    咔嚓!

    他猛然挥剑!

    姚漫雪浑身一震,目眦尽裂!

    一个人头,砸在的她眼前。

    “我就动了,你能奈我何?”

    那白衣少年说着,将脚下姚紫禁的尸体,也踢飞了出去,然后歪着脑袋,冷笑看着那姚漫雪。

    “竖子——!!”

    姚漫雪凄吼一声,双目血泪狂飙。

    “你也知道亲人朋友死了会心痛啊?”

    云逍冷冷一笑。

    他今天不出手,蔡毛毛就死了。

    前两年,剑阁也死了不少年轻人。

    “我不想说善恶问题,更不想来什么道德绑架,斗剑台杀人既然是你们定下的规则,我不过按照你们的路子走。你杀我,我就杀你!出来混,就要还,明白吗?”

    “你必死!!”

    姚漫雪头发散乱,人如疯魔,双目飙血!

    她欲杀云逍,然而还有一个黑裙女子,手握剑心,横在她面前呢!

    “滚开!”姚漫雪狞声道。

    “你们弟子杀我剑阁之人的时候,你怎么不滚开?”赵轩然冷笑。

    “你闭嘴!赵轩然,你今日捅破天了你知道吗?你在纵容他惹祸,你剑阁一脉,都将因为你们两个的放肆而亡!”姚漫雪怒火狂吼。

    “哎哎?生气了啊?我就喜欢看你生气,你越生气,我越高兴!”赵轩然笑。

    “你找死!”姚漫雪双眼充血。

    “人生自古谁无死?我剑阁如今留下这些人,就没怕死之辈。今日我云师弟不过按八剑问鼎规则战斗,你要是急了,想撒泼打滚,我剑阁奉陪到底,堂堂青魂主脉,怕你第六剑峰?”赵轩然眼中涌起冷雾。

    “没错!我剑阁弟子云逍,一直按照规则,合理战斗,你们在这吓唬谁呢?”秦爷爷朗声道。

    “你们!”

    姚漫雪气得当即吐血。

    她刚抬头,就看到那云逍已经拽着那姜玥的头发,将她拖到眼前!

    怎么动手?

    “来,一剑爆头?”他冲着姚漫雪笑。

    堂堂第六剑尊!

    被一个少年,气得几乎裂开了。

    眼耳口鼻都快要溢血了。

    当!!

    就在这时候,青魂鼎忽然发出空旷的声音,传遍问鼎山!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还以为谁的剑魄又裂开了呢。

    仔细一想,剑魄爆炸,哪里有这么响亮的声音。

    是论剑半个时辰时间,到了!

    “论剑,结束了?”

    一时间,全场愕然。

    这绝对是波澜起伏的半个时辰。

    谁都没想到,时间会过去这么快!

    从吴剑阳一剑归西,到姚紫禁哭嚎而死!

    第一、第三、第六剑峰,全傻了。

    那响亮的巨鼎之声,也让云逍怔了一下!

    旋即!

    他耸肩笑了笑,对姚漫雪道:“不好意思,论剑结束了。我在斗剑台上,光明正大踩着你儿子的头颅,拿下今年论剑第一,按照青魂道规,你第六剑尊有什么资格处决我?”

    此言一出,再度死寂!

    “千年妖骨、二十枚龙泉丹……这些其实都是给姜玥的……”

    “据说登天路,叶孤影给姜玥的五百年妖骨,也让这小子拿走了,两者才因此结仇。”

    “这云逍也太凶猛了吧!”

    他不是侥幸啊。

    他是靠着真本事,踩着第一剑峰、第六剑峰弟子的尸体,拿下六十多个剑点,超过第二名四十剑点。

    遥遥领先,夺下论剑第一!

    “不管是脸面上,还是妖骨方面,还是名声方面,甚至在唇枪舌战上,这三个剑峰联手,都被剑阁赵轩然、云逍两个掌教弟子,给狠狠踩在脚下!”

    “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换我是姚漫雪,当场气死!”

    “高台上那第一剑尊,还得笑着陪客,脸色不知道有多精彩呢……”

    人人沸沸扬扬。

    青魂可不是第一剑峰独霸,七大剑峰之间彼此也有矛盾。

    如今第一剑峰如日中天,大多数人敢怒不太敢言,但一旦他们脸面扫地,此前憋屈的人,还是会趁机出来嘲讽一手的。

    总而言之。

    绝了!

    只用了半个时辰,云逍就让整个青魂剑宗,深深刻刻的认识了他。

    愣头青?

    不好意思,是要你命的白衣凶徒!

    狠就算了。

    还帅!

    这种帅,会天然让人产生亲近感的。

    尤其是他暴力杀人的时候。

    不少青魂女弟子,看得目不转睛,内心狂跳。

    世间怎么有如此神颜?

    很简单!

    世上美女千千万。

    而造化仙,亿万年之间,只有一个。

    哪怕只剩下一张皮,都是人间最完美的人皮。

    在他面前!

    吴武、姚清浅这些长辈,固然更强,可在气势上,竟然都被压住了。

    “说到底,云逍确实没犯规啊!”

    “虽然踩着姜玥,杀她师兄、师姐,有点侮辱人的意思,但说到底,剑阁这些年被欺辱得太多了……”

    正是因为如此,再加上云逍还捏着姜玥的命,别看姚漫雪气得吐血,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还在各方宾客的见证之中,她也没辙!

    “两位剑尊,你们都是八剑会的是吧?”云逍低头,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八剑会!

    就是组织八剑问鼎的临时机构。

    但其实,给他们占了。

    叶天策是会长,还有三个副会长,分别是吴武、姚漫雪、叶孤影!

    叶孤影不在。

    吴武、姚漫雪负责一切。

    于是,云逍拉着姜玥的头发,笑道:“姜师妹刚刚告诉我,说她很想今天的论剑第一是谁,请两位大声宣告一下!”

    “注意大声一点,她现在有点耳背,可能听不到。”

    云逍说完,拉了拉姜玥,姜玥顿时痛得呜咽。

    她怕死!

    到现在为止,她还是绝世仙才,死了亏大发了。

    “快说啊!”她冲着吴武、姚漫雪发脾气道。

    吴武和姚漫雪对视一眼。

    “赵轩然有一个剑心,剑阁那边那‘赵剑星’还有一杀之力,不管是剑心还是赵剑星,迟早都会湮灭,没必要在宾客面前……”吴武说出了他的忌惮。

    “行了,你宣告!”姚漫雪不敢低头,因为低头就会看到儿子绝望的死不瞑目,她双目飙泪。

    吴武一咬牙。

    憋屈死了啊!

    他们两人,都被宰了儿子。

    一个作为开端,一个收尾。

    他们却站在这里不能发作,着实是最大的讽刺。

    “今年论剑第一,剑阁、云逍!”

    吴武嗓门大,喊出了这辈子最屈辱的一句话。

    说完后,他胸腔都快气炸了。

    他们越生气,云逍也越爽快。

    这就是快意恩仇!

    你杀我,我就杀你!

    就是这么简单!

    “还没完呢,副会长。”云逍一手捏着姜玥,一手朝着吴武伸出手,大声道:“听说今年的论剑奖品是千年妖皇头骨对吧?拿来吧你!”

    ……

    问一下所有读者,你们手机里,这章多少页?

    新的一周推荐票已经刷新了新书幼苗极度极度需要推荐票投票的兄弟今年发财脱单!

太古第一仙第20章 人生自古谁无死,不如杀光你弟子!https://www.moyogame.com/82_82263/19.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