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修真仙侠> 太古第一仙> 第16章 英雄魂归之路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司命 半仙 核动力剑仙 魔尊 一线大腕 一品丹仙 初恋爱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步天歌 

太古第一仙

第16章 英雄魂归之路

小说:太古第一仙 作者:风青阳 时间: 分类: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赵轩然!”

    第三剑尊怒目横眉,身上如瀚海般的法力爆发,震得剑阁众人往后疾退。

    儿子被虐!

    长老被杀!

    这就像是两巴掌,一左一右扇在他脸上。

    他愤而回头。

    一个黑裙女子站在风中。

    她低着头,用细长的玉指捏住那黑色剑魄,再用黑丝巾擦去了血。

    风波凛凛,她恍若未闻,越过第三剑尊,走到剑阁众人眼前。

    那高挑修长的身子、墨色长裙、瀑布般的长发、耳上挂着一对剑形耳环……

    云逍只看了她一眼。

    昨夜朦胧,醉酒俏佳人,玉树白灯笼……

    一幕幕涌上心头。

    “事大了!”

    云逍眼前一黑。

    他虽然有过预料,但当她真正站在眼前时,仍有些头皮发麻。

    一身骨头,都得打结了似的。

    怎么站都别扭。

    幸好!

    赵师姐从头到尾,都没看他一眼。

    “蔡毛毛。”她看着浩然殿的牌匾,眼中结霜。

    “小弟在此,请赵师姐吩咐!”蔡毛毛连忙上去,单膝跪地。

    “把这畜血洗干净。”

    “……是!”

    蔡毛毛点头。

    “赵轩然!”

    第三剑尊被忽略了。

    他眼里冒烟,一字字挤出牙缝:“我儿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但你不过是掌教弟子,却无故以残暴手段杀我第三剑峰长老,可知已触犯青魂铁律!”

    他声如洪钟,震得浩然殿瓦砾、石柱都在颤动,灰尘散落。

    那八剑会之人,一个个簇拥在其身边,目光森冷看着黑裙女子!

    黑裙女子微微颦眉:“不是吧,杀狗也犯法?”

    第三剑尊顿时气得胡须乱颤!

    “你还狡辩?我必报告‘剑尊阁’,联合处置你!”

    “行,那来。”黑裙女子一双冰眸蔑然看他,“我爹剑魄虽裂,亦有一杀之力,你和叶天策总得死一个,谁先?”

    “你!”

    第三剑尊气结。

    他的目光越过黑裙女子,看向她身后的浩然殿。

    殿内深处一道阴影,让他额头陡然冒汗。

    “好!非常好!”

    第三剑尊看了一眼那正哭嚎的儿子,他一身爆火,都得憋着。

    “赵轩然……”第三剑尊忽然狞声一笑,“是!你有半死之人庇护,但你剑阁其他弟子,可没有。”

    “你想来阴的?”秦爷爷怒视他。

    “阴的?我们第三剑峰需要么?”第三剑尊耸耸肩嗤笑,“等着吧,问鼎山上不限生死,前两年你剑阁弟子还有活路,全靠我们宅心仁厚,而现在……”

    “你们想一想,一个连弟子都没有的青魂主脉,就算今年不解散,明年呢?”

    意思就是,梁子结下了。

    他要剑阁弟子全死!

    光明正大的死!

    两天后就死!

    “大势已去,还苟延残喘?呵呵,走!”

    第三剑尊一挥手,那八剑会的人全部跟上。

    带走一具尸体、一个废人。

    虽嚣张,但也耻辱啊。

    尤其是吴剑阳!

    看到儿子血盆大口、断子绝孙,第三剑尊今天就想灭云逍!

    他刚转身,身后就传来了黑裙女子的声音。

    “云逍,跟我进去。”

    她回头,一双冷厉的眸子看着那角落处的白衣少年。

    云逍微微低头。

    他的目光,在赵师姐腹部以下。

    呃。

    这样好像不太礼貌。

    所以他把目光,往上抬了一点。

    更不礼貌了……

    “赵师姐,去哪?”他深吸一口气问。

    “拜师。”

    黑裙女子越过了他,一阵熟悉的香风袭过。

    带有昨夜酒香。

    “拜师?”

    第三剑尊闻言驻足!

    他猛然回头,死死盯着黑裙女子道:“你发什么疯?”

    “我代父收徒,关你屁事?”黑裙女子道。

    “你父乃青魂掌教!掌教收徒,岂能儿戏?”第三剑尊沉声道。

    “呵。”

    黑裙女子目视浩然殿深处,双目微颤,道:“爹,今有弟子云逍,承剑首之责,为剑阁求生路,你若有意收他为徒,请鸣浩然钟!”

    话音刚落,殿内袭出一道青光,撞在殿前一座青钟上。

    当!!

    浩然钟,鸣响。

    “你可以滚了。”黑裙女子对第三剑尊道。

    “剑阁第九子?哈哈,那他就是最短命的那个,只活两天,还是三天?”

    第三剑尊深吸一口气,把心中怒火压下去,强行笑着讥讽。

    不过!

    剑阁没人搭理他。

    黑裙女子走入殿内。

    “愣着干嘛?快进去啊!”蔡毛毛推了云逍一把。

    云逍恍然,踏步进入。

    殿内有一人。

    云逍抬起头,肃穆看他。

    这是一个青衣中年!

    他身材修长,相貌俊朗,黑发扎成一束,剑眉星眸,留有长须,有仙风道骨之相。

    他盘坐在一个蒲团上!

    云逍能感觉到,他的气息极度微弱。

    这青衣中年睁着眼睛。

    但是……他的瞳孔,是裂开的。

    这使得他看起来,处在一种特殊状态。

    像是睡着了。

    但是又很痛苦!

    “他是青魂剑宗的掌教,赵师姐的父亲,亦是剑阁阁主?”

    云逍在云国,都听过他的名号!

    此人,才是青魂真正的剑仙,声名远播。

    但为何,他会如‘活死人’?

    “剑魄,裂了么?”

    剑魄裂,人魄碎,剑修,终止!

    吴剑阳的剑魄,裂纹不大,暂时应该还不会这样。

    “剑修不必跪拜活人,见过即可,出去。”

    云逍耳边响起赵师姐很平淡的声音。

    “是。”

    云逍转身。

    可只走两步,他还是停住脚步!

    “弟子名为云逍,此生,定不负剑阁!”他回头对那青衣中年道。

    青衣中年长须微动,没有回应。

    “不负剑阁?”黑裙女子凝视着他。

    “对。”云逍点头。

    “为什么?”她道。

    “我求仙路十六年,未曾有恩师引道。今天……有了。”云逍道。

    黑裙女子沉默片刻,道:“八剑问鼎,我剑阁加上你只有八位弟子。其余七大剑峰,每座出一百二十人,神海境都有不少!而你废了吴剑阳、得罪姜玥,那问鼎路上,你就算有掌教弟子身份,也未必能活命。”

    “若死,请赵师姐为我收尸。”云逍道。

    “不悔?”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云逍道。

    他说完抬头,第一次和她对视。

    她眼眸的表层涂了一层冰霜。

    冰下亦有火。

    就这样沉默对视许久。

    然后。

    她便走了。

    如一阵清冷的风,瞬息消失在山林之间。

    “你们怎么不再配对一次?”蓝星从他怀里冒出来,好奇问。

    “……闭嘴!”云逍气结。

    他连忙将这小黑兽按回去。

    “云师弟牛逼!掌教弟子啊!”

    外面,蔡毛毛已经迫不及待要将他拖出去了!

    秦彤连忙道:“蔡毛毛,今晚火锅伺候。”

    “行,都来我这!我蔡毛毛把你们肚子,都撑大!”

    “噗!你贱不贱啊?”

    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夜。

    云逍有太多疑问了。

    转眼夜幕降临。

    剑阁的年轻人们,都聚集在蔡毛毛的孤峰上。

    夜风、烛火、浊酒、火锅……

    以及一群‘不知死活’的年轻剑修!

    他们围在炉火旁边。

    烈火,在他们年轻的双眼里跳跃。

    “我要不去请一下赵师姐?”开动之前,少女周紫问。

    “云逍,你怎么看?”蔡毛毛缩着脖子问,显然,他是怕她的。

    “我站着看。”云逍道。

    蔡毛毛:“……”

    秦彤想了想说:“之前都是赵师姐当剑首带队,要不请她来给云师弟传授经验?”

    “我看成。”罗江点头。

    “那我去请她。”

    周紫起身,出门御剑,嗖的一下就消失在山林中了。

    可还没一会儿,她便嘟嘴回来说:“赵师姐不来。”

    “不来?”

    按理说,八剑问鼎大事,这帮年轻人即将奔赴生死战场……她理应来饯别。

    为何不来?

    “赵师姐确实不喜热闹,尤其是三年前那事发生后……”

    秦彤微微叹了一口气。

    “没事!我也征战过两次问鼎之战,可当云师弟引路人!”蔡毛毛拍着胸脯道。

    “你上场就投降,引个鸡毛。”秦彤白了他一眼。

    蔡毛毛流汗。

    “来来,都别说了,干了这一碗酒,再尝尝我蔡某人手艺!”

    “天大地大,火锅最大。”

    来青魂前,云逍做梦都没想到,修道者还吃火锅、喝浊酒。

    “仙路,也是江湖啊!”

    哪有多少高山流水,御剑飞天?

    都是俗人求道!

    既是俗人,便有憎恶、怨恨、仇杀,亦有豪情、爱恨、热血、相知。

    “这仙路,就像是炉火上滚烫的红油。”

    灼舌,也灼心。

    “干!”

    “感情深,一口闷!”

    八个酒碗,重重撞在一起。

    酒水撒在炉火上,呼的一声,烈火滚滚。

    众人引颈痛饮。

    刚刚饮完,一声尖叫响彻夜空。

    “我火锅呢?”

    蔡毛毛瞪目结舌。

    火锅没了。

    云逍往胸口一摸。

    小黑兽也没了。

    “……!”

    八双筷子,愣在空中。

    ……

    深夜!

    八个年轻剑修,并排坐在孤峰的悬崖上吹夜风。

    今夜,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前方,山河染墨,万树成鬼。

    云逍坐在角落,双眼静谧。

    “幸好,云师弟成了掌教弟子。”秦彤看着身边的云逍。

    纵是侧脸,云逍亦如天仙下凡,面若冠玉,目如星海。

    “这身份,有什么用处?”云逍问。

    “在地位上,你已比剑尊弟子、长老都高,他们在公共场合需敬你。”秦彤道。

    “比之剑尊、剑王呢?”

    “自然差一些。”

    云逍懂了。

    也就是说,他才刚来青魂一天,已经是地位最高的弟子。

    如果叶孤影不成封号剑王,云逍此刻的身份,应该超过了他。

    姜玥这剑尊弟子,现在就不如他。

    “青魂有几个掌教弟子?”云逍再问。

    “一共九位。”秦彤轻咬红唇。

    “活的,就只有你和赵师姐了。”蔡毛毛嘟囔说了一句。

    他醉了,靠在秦彤肩膀上。

    剑阁七子!

    都是掌教弟子。

    “云师弟,你为掌教弟子,若犯事,只有掌教能罚你。”秦彤认真道。

    “那就是不用罚。”云逍点头。

    因为掌教‘睡着’了。

    “对。只要你在生死台上不战死,你就不会死。”秦彤道。

    “这便是赵师姐当着第三剑尊的面,代父收徒的原因。”少女周紫道。

    “赵师姐,想让你活下去!”罗江道。

    “不过,被人暗杀另算啊……”蔡毛毛又嘟囔了一句。

    “你别说晦气的好吧?”秦彤无语道。

    说起八剑问鼎,纵使他们心念再强,七大剑峰,每座剑峰一百二十人参战……都把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

    “我们剑阁,已经两年垫底了。”

    “曾经百年连冠,而今被人踩在脚下。”

    “最难受的是……每次参战,都得死一半人以上。”

    他们七人,目光都很黯淡。

    “前年,罗山、青青、雪子、大尧他们……”

    “去年,我妹妹、赵定、陈璇……”

    一个个名字,曾经和他们一样,沐浴在这夜风之中。

    而现在,都走了。

    死在捍卫剑阁的路上。

    云逍刚来。

    他有一点很不解。

    “青魂不是一个宗门吗?为何内部拼杀,这么激烈?”他问。

    秦彤摇摇头,道:“原先世间并没有青魂剑宗,几百年前,这片山林灵气喷发,成了洞天福地,于是吸引来了八方剑修势力前来竞争山门,杀得天昏地暗。”

    “最终,谁都没能力独占这宝地,于是这八方势力决定联合组建一个剑宗,靠‘青魂道规’绑定在一起。”

    “所以说,青魂的本质,是一个剑修联盟。剑峰和剑峰之间,有联合,也有死仇。”

    懂得了这一点,就明白今日第三剑尊,为什么非得瓦解剑阁了。

    剑阁,占据青魂最好的福地!

    云逍明白了。

    怪不得第七剑峰不敢要他。

    得罪了姜玥、第一剑峰,那是会死很多人的。

    不是儿戏!

    云逍还有一个问题!

    “我师尊身上,发生过什么?”他看向这七个年轻剑修。

    这个问题问出,寒风似乎都凉了许多。

    秋风彻骨!

    “云逍,你可知青魂山脉以南,就是凡尘各国?”秦彤问。

    “知道!”云逍便是从南方来的。

    “以北呢?”

    “北荒!”云逍脱口而出。

    “北荒有什么?”

    “无尽凶妖。”云逍道。

    “青魂剑宗的第一使命,就是以血肉之躯,铸就剑魄长城,诛杀南下凶妖,护凡尘万民百姓平安!”秦彤说起这些,激情澎湃,眼中有火。

    “我知道!”

    这才是云逍对青魂剑宗的第一印象。

    北方的护国剑仙们!

    “这也是我们剑阁世代的宗旨。”秦彤咬牙。

    “然后呢?”

    “有人背弃了使命!”秦彤眼中生出无限怒意。

    其他人,亦是胸中怒火焚烧。

    “怎么说?”

    “三年前,第一剑峰一次北上诛妖行动,有人逃回青魂,报叶孤影等天才剑修一共三十多人,被一群凶妖困在北荒青冥山,第一剑尊哭求掌教与剑阁七子,紧急救命!”

    “他们去了……”

    又听到叶孤影这个名字。

    云逍胸中的猩红之火,灼灼焚烧。

    “对,他们去了!”

    “到青冥山,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叶孤影,更没什么天才剑修,只有三万凶妖,设下天罗地网等着他们!”

    秦彤说着,玉颈上,青筋暴起。

    “他们只有八个人!陷入妖海,杀了一天一夜,剑阁七子力竭而尽,只有掌教一人碎剑生还,但也……”

    说到这里,她眼泪已然如决堤。

    “剑阁大师兄秦青城,是我爹!”

    秦彤想起那个男人,心里万分之痛。

    “他们七位,是剑阁有史以来最强的一代,也是杀妖最多的一代!他们在青魂的时候,剑阁年年连冠,根本没叶孤影什么事!他们每一个,都是上品开阳级剑魄!每人都能独当一面,甚至堪比剑尊!”

    “剑阁七子,是一代青魂神话!”

    “那一战,纵死,青冥山上的妖尸,都有两万了……”

    “云师弟!”秦彤泪眼朦胧看着他,问:“你是不是觉得他们很蠢,为什么会中计?”

    云逍沉默,然后摇了摇头。

    云国皇城,蛇妖害人!

    那时的云逍,也料不到堂堂青魂剑修,竟然会如此没底线!

    秦彤擦去眼泪,道:“数百年来,青魂虽然内斗,但从未曾背离过斩妖除魔的宗旨,因为所有人都明白,一旦青魂崩溃,群妖南下,谁都得死,子孙后代都得为妖魔奴役!青魂历史上,真的从来没有人,会干出如此无耻、下作、卑鄙的事!”

    “第一剑尊叶天策,还有叶孤影,他们做了!”

    他们与妖共舞,不怕妖魔反噬?

    这个问题,或许只有他们本人知道!

    云国的蛇妖,为什么听叶孤影吩咐?

    “他们最后作何解释?”云逍咬了咬嘴唇问。

    “叶天策找了一座小山包,将其命名为‘青明山’,明天的‘明’,然后说掌教搞错了,不幸去错了地方。”

    秦彤气笑了。

    “……”

    云逍以为人间复杂。

    到了修道路,他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厚颜无耻。

    “数百年来,青魂虽有内斗,但一剑阁、七剑峰,每一代人都例行一个根本准则,那就是妖魔之事,必须八剑齐心!”

    “叶天策做了第一个打破祖训门规的贱畜,他总有一天会付出代价!”

    悲愤攻心,蔡毛毛酒醒了。

    他抓住云逍的手,啕嚎大哭!

    “云师弟,我哥他们七个身已死,魂魄却被那北荒妖魔吸入‘碧落旗’上,纵死,都不能入轮回啊!”

    “那碧落旗至今都插在青冥山上,北荒妖皇通过折磨他们的亡魂,以羞辱我们青魂!”

    “三年了,我好恨!恨自己无能!恨自己不能灭了第一剑峰那些畜生,不能登上青冥山屠尽妖魔,带我哥他们回家!我恨啊……”

    酒意、恨意,化作苦海在胸膛中滚动。

    热血肝胆,剑阁七子!

    人死,不能入轮回!

    云逍死过一次,魂飞天际。

    他知道,魂魄是有感知的,也是有痛苦的。

    三年!

    青冥山,碧落旗!

    何等痛苦?

    堂堂剑修,却被妖魔炼入旗中,何等羞辱?

    青魂尊严何在?

    已经没多少人关心了。

    “那一天后,叶天策和叶孤影,就不再掩饰他们的狼子野心了。”

    在那之前,他们必然是道貌岸然的!

    很显然,剑阁这顶梁柱们一倒下,第一剑峰必然站出来落井下石。

    威逼、利诱、吸血!

    以此将剑阁抽空。

    直到三年后,只剩下他们八个年轻人,还在捍卫此地。

    “这次八剑问鼎,我们可以死,剑阁一定要在!”

    蔡毛毛站起身来,看向北方,眼中已然有了视死如归之意。

    “为什么?”云逍问。

    “我怕!”他道。

    “怕什么?”

    “怕我哥就算魂归了,也找不到回家的路。”蔡毛毛泪如雨下。

    所以!

    剑阁必须要有剑首。

    云逍一定不能死!

    他们七个齐刷刷看向了云逍。

    “云师弟,你放心,后天八剑问鼎,我们纵死,也要护你平安!”

    云逍深吸一口气。

    “格局小了。”他忽然说。

    “啥?”蔡毛毛愣住。

    “人活一世,何图平安?”云逍看向北方,目光深沉,“等着吧,后天,云师弟带你们飞!”

太古第一仙第16章 英雄魂归之路https://www.moyogame.com/82_82263/15.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