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科幻灵异>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48 撕裂云鬼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我的年轻岳母 终宋 我的云养女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一品丹仙 极品好儿媳 生生不灭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48 撕裂云鬼

小说: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作者:三枝海棠 时间: 分类: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江恨雪半蹲着身体紧紧搂着霍雍的腰,将他的头颅从鬼皮中缓缓拔了出来。

    焦黑的死人脸上,猩红的双目在这时熄灭。下一秒,霍雍的尸体睁开了眼睛。

    “关门!”

    他刚脱离吹灯鬼的鬼皮便立刻后退,退出了大门外,两只模糊不清的手掌虚影隐隐与霍雍的双手重合,拉住了两块门板。

    黑云滚滚不断从门内涌出,将两人淹没在一片黑暗中,霍雍脑中的水流声也在这时变得更加清晰。

    “那只鬼还在我身上,没有被摆脱?”

    霍雍惊骇无比,但却没有时间犹豫,每晚一秒关门都可能发生未知的变故。

    压床鬼的双手死死拉住门板,便要关上这扇向内敞开的大门。

    轰隆隆、轰隆隆——

    门外院内的黑云在这时躁动起来,浩然的云气盘卷翻涌,本就厚重的门板似乎变得更加沉重,使得霍雍拼尽全力也无法将门迅速关上,只能一寸寸地慢慢往外拉。

    “这只鬼在阻止我关门……”

    江恨雪没说话,默默走上前来,用鲜血淋漓的双手一起拉住了门。

    活人是没法拉动这扇门的,只有鬼可以。

    鲜红的鬼血顺着她的手掌迅速流淌,违反重力原则的顺着以掌心为中心,迅速覆盖了整块门板。

    霍雍猛地一使力,将大门重重关上。

    江恨雪手脚麻利地将金灿灿的门锁咔咔锁上,两人一起背靠着大门侧的墙壁,瘫坐在地上。

    门内有三只厉鬼正在扯皮,被关上的大门不断响起震耳欲聋的巨大响声,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拍门。

    在门关上的瞬间,在门外不停翻滚涌动的黑云静止不动了。

    “霍雍,那些黑色的云还在。”江恨雪一边说,一边摸索着找到了霍雍的位置,心有余悸地靠在他的身上。

    霍雍坐在门边,无视了不断发出砰砰声的大门,道:“那些云是一只鬼,不过现在已经被肢解了,这道门将那些黑色的云气分割成了两部分。”

    他闭上双眼,淅淅沥沥的水声仍在他脑海中不断回响,但却没有了脚步声。

    脚步声在门内,流水声在门外,在他的脑海。

    “现在怎么办,到处都是黑漆漆的,我们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江恨雪小声道。

    话虽如此,她的语气里却听不出担忧或恐惧,只要霍雍还在身边,她被困在怎样的绝境都不会害怕,还能保持完善的思维。

    霍雍闭目沉思片刻,抬起手,轻轻握拳。

    “帮我压制上身鬼和压床鬼。”霍雍忽然说。

    “好。”江恨雪没有多问,阴冷的鬼血随即浇在霍雍的身上。

    感受到体内厉鬼的沉寂,他脑海中淅淅沥沥的水声也在变小,与此同时,门外弥漫的黑云亦迅速变得稀薄。

    “咦?云开始散了……”江恨雪有些疑惑,旋即道:“这片云的源头鬼在你身上吗?”

    “应该是一场巧合,云鬼入侵吹灯鬼的鬼皮,而那时我的意识就正好附着在鬼皮上。上身鬼的灵异在转移我的意识时,顺带窃取了一部分属于这片黑云的灵异。”霍雍淡淡道。

    “太好了!”江恨雪由衷地为他开心。

    “没什么好开心的,灵异力量变多并不是好事,如果不能维持住平衡,反而会死得更快。”霍雍依旧没什么欣喜,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

    他的身体已经死了,现在只是意识借助上身鬼的灵异在上自己的身,压床鬼与云气在体内也谈不上什么制衡,是栋随时可能坍塌的危楼。

    如果不是江恨雪在身边用鬼血压制三只鬼,他很快就会死于厉鬼复苏。

    上身鬼与压床鬼的平衡本身就不太稳定,外来的这片黑云反而徒增了变数,让他的性命更加岌岌可危。

    话说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能用岌岌可危这个词吗?

    霍雍呼了口气,黑云尽数消散,门外仍然一片阴暗,但已经不影响视线了,侧旁不远处,来时的黄土小路已经清晰可见。

    “云散了。”江恨雪默默抱紧了霍雍的手,轻声道:“我们回家吧,霍雍。”

    霍雍差点死在这里,她自己遇到的危险也不小,这样危险的地方不宜久留。

    霍雍摇了摇头:“我们暂时还不能走。”

    “为什么?”江恨雪眼神灼灼地看着他。

    “人皮灯笼丢了,我们现在出去的话就找不到再进来的路了,而这四合院内还有情况未知的三只鬼。”霍雍道:“在确定里面几只鬼的情况稳定之前我不能走,以防出现未知的变化,里面的鬼逃出外界。”

    江恨雪轻咬下唇,望着他,没说话。

    理论上说这扇门可以锁住里面的鬼将它们困在里面,但不论什么事情扯上灵异都会变得暧昧,彘鬼的鬼血不就通过砖缝入侵过四合院吗?

    血液可以成功入侵,谁说云气就不行呢。

    “你害怕的话可以先回去,我在这守一会儿,虽然嘴上说可能会发生异变,但实际上情况已经稳定了,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霍雍又道。

    江恨雪抱着装有36枚铜钱的钱袋子,挪挪身子坐得离他近了些,把头埋在霍雍冰凉的胸前,“我不走,我要和你待在一起,哪里都不去。”

    “那就再等一会儿吧。”霍雍没有多说什么,两个人一起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久久无话。

    大门内不时传来什么东西撞门的响声,却始终未能冲破门板冲出来,江恨雪低着头蜷缩在霍雍怀里,肩膀微微发颤,好像很难受。

    霍雍闭着眼睛,没说什么。

    江恨雪忽然直起身子,侧身往台阶下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

    只是她苍白的脸色却很快重新变得红润,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霍雍,我现在很难受。我,我会死吗?”江恨雪轻声问。

    “不会,彘鬼死机了,杀不了你。”霍雍道。

    江恨雪安心了些,又问:“那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突然会吐血……”

    “彘鬼死机了,但灵异力量不会停止对你的侵蚀。你短时间内使用了太多彘鬼的灵异,彘鬼的鬼血已经开始入侵你的身体,换掉你原来的血液。”

    霍雍淡淡道:“随着鬼血在你体内的比例越来越高,你会变得越来越像鬼,同时感情也会越来越稀薄。到你体内的血液完全被鬼血替换之后,你就变成了一只拥有活人意识的鬼,没有感性,只剩理性。”

    江恨雪下意识地看向霍雍的脸:“我变成那样之后,你会赶我走吗?”

    “不会,一个完美驾驭厉鬼的驭鬼者,我不会傻到放你走。”霍雍道。

    现在还只是神秘复苏初期,各方势力对灵异事件的性质都还在摸索中,还没人知道一个驾驭死机厉鬼的的驭鬼者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几乎可以与庇护一个城市的队长级驭鬼者划上等号。

    “那我不怕了。”江恨雪浅浅一笑,心情放松了许多。变成鬼也没关系,只要霍雍不赶她走就什么都不怕。

    砰砰!

    大门仍在发出响声,不过间隔要长上许多,从一分钟响十几次,到几分钟响一次,频率在越来越慢。

    江恨雪靠在霍雍身上,眯着眼睛,好像睡着了。

    时间缓慢地过去,霍雍想看看手机现在是几点钟,却发现手机不知在什么时候丢了,应该是脱皮的时候丢在宅子里了。

    “出去之后得去买个新手机了。”霍雍心里想。

    昏暗的鬼域中没有白天黑夜的概念,他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江恨雪靠在霍雍怀里,睡了醒、醒了睡,或许是鬼血开始替换活人血液的缘故,她一直没喊饿。

    这也就意味着她跟鬼越来越像了。

    不知不觉,大门已经很久没响过了。

    霍雍轻轻摇醒睡觉的江恨雪,两人一起站起身来,站在大门前。

    “霍雍?要做什么?”她揉着眼睛问。

    “里面的鬼应该已经结束扯皮了,我们去看看情况。”霍雍道。

    江恨雪点点头,一只手放在霍雍腰上,淋漓的鬼血很快就覆盖两人的身体,这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被鬼袭击。

    一只手慢慢解开金锁,霍雍将大门缓缓推开一条缝。

    “做好准备,一旦情况不对我们马上锁上门。”

    “嗯。”江恨雪认真点头。

    被推开的门缝只有一指宽,从这条缝里,一只猩红的眼睛朝院子里窥视。

    院内,一片狼藉。

    青石小路两旁的花圃上,竹枝纸花东倒西歪,仿佛台风刚过境,道路两侧蹲着的石雕蟾蜍只剩三分之一还坚挺着,其他的都烂了。

    门后的白石台上,一块枯黄的鬼皮静静躺在地面上,台阶下方,笔直地躺着一具骷髅。

    一双死灰色的手掌和它十指相扣,一动不动。

    “这剥皮鬼怎么还跟吹灯鬼扣上手了,莫名其妙……”霍雍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小心,有云……”江恨雪忽然道。

    霍雍心中一惊,低下头去,只见丝丝缕缕乌黑的云气正在透过门缝溢出外面来。

    江恨雪连忙抓住了门上的金锁,道:“快关门呀,那只云鬼会出来的。”

    霍雍摇摇头,伸出一只手掌,托起一缕乌黑的云气,看着它渐渐涌入自己的体内。

    “暂时别关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可以得到剩下的那部分黑云灵异,驾驭这只云鬼。”

    然后,达成新的平衡。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moyogame.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48 撕裂云鬼https://www.moyogame.com/81_81358/47.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