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科幻灵异>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40 未散的阴魂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我的年轻岳母 终宋 我的云养女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极品好儿媳 快穿之养老攻略 天王殿 一品丹仙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40 未散的阴魂

小说: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作者:三枝海棠 时间: 分类: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换好药,霍雍站起身来把东西收拾好,垃圾桶踢回桌子下面,对江恨雪道:“好了,等会儿我让许鸢送你回家,你爸应该已经在念叨了。”

    江恨雪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哈?”

    “你还想跟老阿姨一样赖在我家不成。”霍雍无奈道。

    “可是,你昨天晚上不是说要我跟着你吗……”

    她还记得昨晚霍雍与彘鬼搏命之前跟江华衷定下的约定,如果他成功解决了彘鬼,江华衷就要把江恨雪作为报酬给他。

    “只是要你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当打手而已,而我现在的情况暂时稳定,你可以回家了。”霍雍道:“等我身上的厉鬼再次复苏,需要压制时,我会叫你的。”

    要跟鬼对线的时候也可以把她摇过来。

    “哦……”江恨雪垂头丧气地低下了头,两只脚丫打着架。

    霍雍像拎小猫似的单手将她拎了起来,往楼下走去。

    “你真的想要刷我好感的话,现在就应该用公主抱的。”江恨雪幽幽道。

    “你这是玛丽苏言情小说看多了。”霍雍淡淡道。

    江恨雪睁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看言情……”

    “你房间门上就贴着霸道校草爱上我的女主立绘。”

    霍雍没多搭理她,走到车前把门打开,将少女柔软的身子轻轻丢了进去,轻轻挥手道:“快回家吧,不然你爸该担心了。”

    “他才不会担心我。”江恨雪赌气似的转过头去不再看他。良久才回过神来,不对啊?霍雍怎么知道那是言情小说的女主?

    但是又不好意思再问了。

    许鸢从楼上走下来,坐上驾驶位,开着车离开了小区。

    霍雍看着远去的车尾灯,默默拨通了应怀虚的私人号码。

    “别回来了,老阿姨。”

    江恨雪对自己多少有些好感,霍雍是清楚这一点的,但这好感能维持多久呢?

    驭鬼者是没有感情的。少女尚怀春,对救过自己的人抱有朦胧的好感,这只是因为她被厉鬼缠上不久,被灵异侵蚀得还不够深。

    随着时间的流逝与灵异的侵蚀,驭鬼者作为人的感情会逐渐消失,什么情啊爱啊,统统消失不见,变得越来越机械,越来越像鬼。

    和鬼打交道的人都会越来越像鬼。

    既然爱注定会消失,霍雍更倾向于从一开始就把利益关系摆出来做合作伙伴,免得日后尴尬。

    那为什么要替她处理手脚上的伤?

    霍雍只能说是因为馋她身子了,真没别的,也不该有别的。

    •

    送走江恨雪和许鸢之后,今天的霍雍难得有了自己的私人时间。

    窝在房间里追了几集新番,然后就一直打游戏到傍晚,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看看时间,下午六点半,该出门买菜了。

    买菜这种事情,早上有早上的新鲜,晚上有晚上的特色,像八爪跟螺类海鲜就多是傍晚时被抓上来,这时候买最能挑到新鲜的。

    霍雍哼着铠甲勇士刑天的主题曲,拎着个竹篾筐子出了门。

    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

    福禄寿三棺、四合院、知鱼大厦的规律失踪事件、肢解厉鬼的人、赌鬼与黄花梨木盒子……

    还有云都城的集体失忆事件,这让霍雍想起神秘复苏中的一名队长级驭鬼者,他驾驭的代号为“遗忘鬼”的bug级灵异。

    是叫孙乐平?……还是周乐平来着?

    债多不压身,坑多不急填,霍雍只看眼前。

    买菜做饭了。

    菜市场的人流量依然不少,可以说是受灵异事件影响最小的地方了,不论是有鬼的世界还是没鬼的世界,人总归是要吃饭的。

    跟卖菜的大妈讲讲价,在海鲜摊前挑挑蛤蜊跟花甲,新捞上来的八爪看着很有活力,可惜霍雍家没烤炉,委屈它做个炒菜了。

    提着一篮子菜回家,久违的生活气息让霍雍更加清晰的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还是一个人。

    心中思考着要怎么料理手上这点海鲜,霍雍回到了自己住的小区,还没进门,他就愣住了。

    小区门口的路上停着两辆卡车,看图标是搬家公司的,几个身强体壮的短袖工人正在大件小件地往下搬东西。

    像是与名作“松花江”设计理念类似的玻璃填木桌,还有被垫了几层防震的纯白色钢琴、满满当当的衣柜什么的。

    最多的还是毛绒玩具,从毛发蓬松的白熊到甩着俩大葱辫子的fufu都有,半个卡车全是。

    “这破小区也搬来新住户了?”霍雍有些不解地看着搬家公司的工人们忙忙碌碌,自己侧着身子借了个道,从边边上进了小区。

    这里并不是什么热门地段,别说现在这当口,就是平时也少有新住户入住,真是奇了怪了。

    霍雍拎着菜篮子走进电梯,回了自己家。

    他惊讶的发现,楼下搬家公司的工人正在把那些东西搬进自己家。

    “借过。”

    霍雍心里出现了不妙的感觉,他退开工人,迅速走进客厅,直奔自己房间。

    刚进门,就看见一个光着脚丫的少女坐在他床上发号施令。

    “那边那边,钢琴要放在窗户边,才能照到阳光……”

    “你有病吧,我这小房间哪里放得下钢琴?”霍雍一个箭步走上前去,对一脸无辜的江恨雪怒目而视。

    “挤一挤还是放得下的。”江恨雪两只手捏着裙角,小小声道:“我们也可以挤一挤嘛……”

    “你比许鸢还过分,她好歹晓得男女有别知道住隔壁,你这是不打算给我留一点私人空间。”

    霍雍随手将菜篮子放在桌上,双眼亮起了猩红的光。

    正在搬动书桌打算把钢琴放在窗边的工人一个个僵住了,随后便变了动作,次第有序地将手里的东西送去隔壁的客房摆好。

    霍雍单手将江恨雪拦腰扛了起来,把她往客房的床上一丢,充满弹性的身体在床垫上弹了几下。

    “老实点,别来烦我。”

    说完,无视了江恨雪眼泪汪汪的注视,霍雍回到自己房间,拎着菜篮子进了厨房。

    生气归生气,饭还是要做,唯游戏与美食不可辜负。

    拿起一把香菜切碎准备做蘸料,还得切点小米辣,准备做菜的过程总是能让他的内心平静下来,比看废萌番还管用。

    清洗花甲时,厨房门口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霍雍回头一看,是换上一双蓝色亮片凉鞋的江恨雪,正躲在门框边探出半个脑袋偷看里面,眼神里还带着惧意。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生气,霍雍想了想,道:“既然来了就别光看着,过来帮忙。”

    江恨雪于是欢快地走了过来,小心翼翼接过他刚洗干净泥沙的花甲沥干水,放在盘子里。

    霍雍没有再说话,沉默着处理食材,外面还有工人在搬动家具和物件,江恨雪是个聪明的女孩,意识到他没有赶自己走,于是在洗柠檬的时候偷笑了起来。

    “你不去住你爸的庄园跟大厦,跑来我家做什么。”霍雍低着头调炒汁,轻声问道。

    江恨雪的动作顿了下,道:“我一个人住会害怕,和你在一起才不会。”

    “那你也要懂得保持距离。”霍雍淡淡道。

    “好。”江恨雪点点头。

    她请来的搬家公司效率很高,很快就将东西都安置妥当,确认工作完成之后就离开了。

    他们走的时候多少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进过霍雍房间里的几个人更是如此,被上身鬼上身可太可怕了,那是常人无法理解的灵异。

    或许是一个漂亮女孩在身边的缘故,霍雍觉得自己吃饭都没以往专注了,以往喜欢吃的八爪也没什么心思嚼。

    江恨雪倒是吃得很开心,虽然包着药纱的手拿筷子多有不便。

    吃过饭后,霍雍将她拎进客房,再三叮嘱不要进自己房间之后才放心回房睡觉。

    被人喜欢着的感觉的确不错,但霍雍更多感觉到的却是害怕。他没来由地恐惧江恨雪对自己的示好与无限度的接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带着杂乱的思绪,霍雍躺在床上无法入睡,闭着眼睛发呆。

    一墙之隔,江恨雪躺在床上裹着被子蜷缩起身体,目光落在几步距离的墙角。

    一具没有四肢的苍白尸体静静躺在墙根,它抬着头,双眼流出两行血红的泪,死死盯着少女的眼睛。

    江恨雪忍不住又将被子裹得紧了些,转了个身,转而面对着另一边的衣柜。

    目光略微上移,衣柜上方,一双眼睛正在向下窥伺。

    那具非男非女的厉鬼正躺在衣柜上。

    “霍雍……”江恨雪轻声呼唤了句,然后闭上了眼睛,让被子将自己完全蒙住。

    彘鬼的杀人诅咒没有再出现,只是单纯的看着她而已,静得可怕。

    这是一种心理问题,或许该归为灵异事件的后遗症。江恨雪大致能理解自己的状况。

    彘鬼的确已经死机了,它的杀人规律锁定在吹灯鬼身上,而吹灯鬼是一只不存在的鬼,所以彘鬼融化在了鬼血之中。

    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这只本不该出现的鬼仍然阴魂不散地滞留在她的视线里,不论目光落在何方,鬼始终都在看着她。

    只有在看着霍雍的时候,她的视界才是干净的,能闻到阳光的芬芳。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moyogame.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40 未散的阴魂https://www.moyogame.com/81_81358/39.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