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科幻灵异>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04 模仿人的鬼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我的年轻岳母 终宋 我的云养女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一品丹仙 极品好儿媳 生生不灭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04 模仿人的鬼

小说: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作者:三枝海棠 时间: 分类: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随着门的打开,一具身体躺倒在霍雍面前。

    黑色的长发,惨白如纸的脸色,是一名女性。

    看姿势,她原本应该是坐在厕所里面的地上,背靠着门。刚才开门时从内至外的推力是她的身体倒下的惯性。

    这不是鬼,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根据那个报案女人的话,这个游乐园里的鬼会上身在活人身上。”霍雍低下头,看向躺倒在地上的女尸。

    “这个女人也被鬼上过身。”

    月光洒在女尸的脸上,阴森而诡秘。

    她的脸上带着夸张的笑容,嘴角因为强行咧嘴而开裂,一直裂到了耳边,但却没有血液流出。嘴唇下暴露出白花花的牙床。

    与视频中那个小男孩的笑容是一样的。

    眼睛睁到了最大,没有合上,似乎直到死前都依旧保持着这样的笑。

    露出这种笑容的不是她,是鬼。

    这具女尸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穿着居家的碎花裙子和帆布鞋,生前似乎是个家庭主妇。

    霍雍抬头看了一眼厕所门。

    男厕。

    说到底为什么这个女人会死在男厕所里。

    “说不定下一个死在这儿的就是我了。”霍雍摇了摇头,跨过躺在地上的女尸,走近了厕所。

    打开灯,眼前雪白的瓷砖上满是干涸的血污,从最内侧的小隔间一路拖到门口,女尸的身下。

    她好像是从里面一路爬到门口的。

    那具女尸已经开始腐败了,却并没有苍蝇蚊虫,血污遍地的厕所内弥漫着淡淡的甜腥味,令人作呕。

    霍雍踩着血迹走进厕所内,来到一排隔间前,试着推了推门。

    门关着,从里面反锁了。

    一排隔间五扇门,只有最靠里面的那扇门是开着的,女尸就是从那里往外爬到了门口。

    霍雍咳嗽两声,压下呕吐的冲动,走到了最后一间隔间前,拉开了半掩着的门。

    吱呀——

    黑洞洞的隔间里,一张惨白的脸,一双漆黑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他。

    “什么鬼东西……”

    霍雍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隔间门因为松手而自动关闭,撞在门沿上发出砰的一声响,打破了蓝天游乐园夜里的寂静。

    把心一横,他再次打开了门。

    那张苍白的脸仍在里面,漆黑的双眼睁得极大,脸上仍挂着和那女尸如出一辙的夸张笑容,嘴角都笑裂了。

    那是一个身穿白色小洋裙的女孩,坐在马桶盖上,嘴巴里塞着五六根没拆包装的棒棒糖,凝固的血液挂在糖果的塑料柄上。

    她就坐在那里,带着笑裂嘴角的夸张笑容,一动不动。

    霍雍拍拍自己的胸口,走上前去。

    小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大,身上的小洋裙满是血污,四肢都被胶带给牢牢绑住了,胶带缠得极紧,深深勒进肉里,将她绑在马桶上。

    “她也被鬼上身了?”

    霍雍微微蹲了下来,端详着女孩那张带着夸张笑容的脸蛋。

    脸上的笑容与那具女尸同样夸张而诡异,但不难分辨出生前那粉雕玉琢的可爱模样,这样的女娃娃不管在哪个家庭都是小公主。

    门口女尸身下的血迹一直延伸到这个隔间,应该是母女?

    霍雍将小女孩嘴巴里的棒棒糖一根根摘了下来,除了塑料柄露在外面的那几根之外,口腔内部也塞满了,一直塞到喉咙里,足有十几根。

    包装纸也没有拆,是囫囵塞进去的。

    将最后一根棒棒糖从女孩的口中抠了出来,霍雍轻轻抱起她的尸体,将她放在了门口那具女尸的旁边。

    他自己都命悬一线,能做的只有这么些。

    回到最里面的隔间里,霍雍打开那女孩原先坐着的马桶盖,解开裤子小便。

    死到临头他反而平静许多,在这样的场景下也不觉得多么害怕。

    看着隔间墙壁上的血迹,霍雍抖了抖身子,大概想象出了这间厕所里发生的事情。

    “上身鬼先占据了女孩的身体,然后……往嘴巴里不断塞棒棒糖?女孩的母亲将她用胶带绑住,应该是想要救自己的女儿。”

    “然后,上身鬼离开了女孩的身体,上了那名母亲的身。”

    霍雍一边系扣子,一边回忆起了那女孩的模样。

    她的嘴巴里塞着十几根没拆包装的棒棒糖,正常人的口腔哪里塞得下。

    “上身鬼是在女孩死后转移到母亲身上的吗?”

    信息有限,光凭一对母女的死状他无法判断上身鬼的杀人规律是什么。

    随手按下冲水按钮,霍雍走出了隔间。

    洗手台前的镜子倒映出他的模样,神态憔悴,脸色极差,黑眼圈重得像精神病人。

    现在的他或许比鬼更像鬼。

    一排隔间,还有四扇门是关着的。

    顾不得地上的血污,霍雍半跪在地上,俯下身来,从门板的下方窥视隔间内。

    倒数第二个隔间,一双男士皮鞋踩在马桶前,看起来很新,擦得很亮,这双鞋的主人似乎是个体面人。

    只是这双皮鞋的面上,沾着几滴黑色的血迹。

    咚。

    一颗惨白的人头,掉在了皮鞋上。

    一双圆睁的眼睛,与霍雍四目相对。

    依旧是那嘴角裂开的夸张笑容,夸张而诡异。掉在皮鞋上的人头与霍雍对视片刻,骨碌碌滚了过来,从挡板下的间隙滚出了隔间,滚到霍雍的脚边,停住。

    漆黑的双眼,没有血色的脸皮,裂开嘴角的夸张笑容,这颗人头停在霍雍的脚边,直勾勾的盯着他。

    霍雍身体一缩,连忙后退两步,那颗人头也跟着向前滚了一小段,依旧是贴着他的脚边停住,诡异的笑着。

    “什么东西。”

    被上身鬼上过身的人都笑得这么瘆人吗。

    霍雍没有犹豫,直接将这颗人头的头发抓住,拎了起来,另一只手扯下了挂在骨茬上的领带。

    这颗人头是从颈脖处断掉,但断得并不干脆,并不是被利器所斩断,皮肉之中还有一截冒出的骨茬。一截血迹斑斑的领带勾在骨头上。

    看面相是一名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与那对母女挂着同样的诡异笑容,嘴角裂开,不大的眼睛睁得往外凸。

    同样的笑脸,见得多了便没那么恐怖了。

    霍雍转过身,一只手拎着人头,一只手扶着洗手台,俯下身去,将之前喝的咖啡都一股脑吐了出来。

    他只是个高三学生而已,哪里见过人头落地的场面。

    吐完,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霍雍一手拎着人头强行一脚踹开了隔间的门。

    哐!

    隔间内,瘫坐着一名西装革履的无头男子,他的裤子穿得好好的,没有脱下,上身满是干涸的血迹。

    他的双手保持着向上抓握住东西的姿势,已经僵硬了。霍雍想了想,将手中的人头放在了无头男子的脖子上,然后为他系上领带。

    “这个手的姿势应该是在拽领带,他用领带把自己的脖子勒断了……”霍雍心中道。

    人是不可能活活勒断自己脖子的,杀他的是鬼,上身鬼上了这名男子的身。

    霍雍站在隔间门口,与男子诡异的笑脸相对而视。

    “上身鬼的行动规律是什么?”

    小女孩被鬼上身之后往自己的嘴巴里塞满了棒棒糖,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被鬼上身之后用领带勒断了自己的脖子。

    之前的视频里,管理摩天轮电源操纵杆的工作人员发疯似的不断扳动操纵杆;坐在旋转木马上的小男孩晃断了自己的脊椎……

    霍雍关上隔间门,向厕所的门口走去。

    他已经有了一个猜测,现在要做的只是验证那个猜测。

    他走到女尸的旁边,将她的碎花长裙卷起到膝盖位置。

    “嘶……”霍雍皱起了眉。

    女尸的下半截身子鲜血淋漓,双腿在膝盖部分折断了,只剩皮肉和筋相连,半月板已经脱落,骨盆处也呈现出一种夸张的扭曲态。

    软骨磨损严重、肌肉变形,似乎是过度运动所致。就像一根反复被弯曲的铁丝,不断折弯、伸直、折弯……最终折断。

    “她的腿不是被利器砍断,也不是被外力掰断,那是什么?”霍雍看着女尸断掉的膝盖关节处。

    霍雍的目光,落在女尸的腰腹部之上。

    平坦结实的小腹,没有产后女性常见的赘肉,虽然没有人鱼线,但也能看出平时有在好好锻炼身体,保持身材。

    霍雍在女尸身上的挎包里翻出了一张健身卡。

    “原来是健身房的常客。”

    霍雍明白了上身鬼在这名女性身上做了什么。

    这是一只会模仿人的鬼。

    模仿小女孩吃糖果,模仿男人整理领带,模仿经常健身的女人做深蹲……

    霍雍将掀起的裙子整理好,站在女尸与小女孩面前,轻轻说了声谢谢。

    鬼的行为无法预测,但人的行为是可以预测的。

    关上厕所门,霍雍朝游乐园中心处的游乐设施跑去。

    夜里的蓝天游乐园,一片漆黑。

    四周的高楼大厦灯火辉煌,云开月现,一副地狱般的画卷展现在霍雍面前。

    行走在园内,借着皎白的月光,偶尔能看见游乐设施上挂着几具一动不动的尸体,似乎直到死亡前一秒都还在游玩。

    尸体到处都是,但统共死亡人数其实并不太多。

    上身鬼似乎一次只会上一个人的身,没有造成大面积死亡事件,大多数游客在园内出现骚乱之后很快就被疏散了,留在园内的工作人员则没有幸免于难。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moyogame.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04 模仿人的鬼https://www.moyogame.com/81_81358/3.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