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科幻灵异>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30 断掉的指甲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我的年轻岳母 终宋 我的云养女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一品丹仙 极品好儿媳 生生不灭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30 断掉的指甲

小说:神秘复苏:秉烛夜游 作者:三枝海棠 时间: 分类: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霍雍左看看,右看看,没见着什么人影。

    江家二小姐住的大平层居然没有佣人什么的,估计是被灵异事件吓跑的。

    江恨雪不在外边的大厅里,那就是在卧室了。

    “赵鸣,你有看见附近的卧室吗?”霍雍问道。

    “钢琴后面。”

    “哦。”

    霍雍走上前去,来到了那扇紧闭的木门前。

    门上贴着一副油画,不过不是什么古董,因为上面画的是某部玛丽苏言情小说的绿茶女主,正在撅着嘴卖萌。

    小说名好像叫什么“霸道校草爱上我”,不要问霍雍是怎么知道的,他总不可能把自己以前沉迷过女频文的事情说出来。

    很不幸,这位女主的眼睛也被抠掉了,画下面的木板透出几道深深的带着血迹的指痕。

    霍雍敲了敲门,柔声问:“请问这里是江恨雪小姐的房间吗?你在里面吗?”

    回应他的是轰隆一声巨响,不知道什么东西从门背面狠狠砸了一下门。

    “应怀虚说江恨雪今年16岁……这真的是一个少女能有的力气?”霍雍纳闷道。

    “你好!我们是你爸爸请来帮你驱鬼……额,治病的人!能开下门吗?”赵鸣大声问。

    “我没病!”房间里传来一句尖锐的叫喊声,听起来情绪激动,还有些虚弱。

    “知道你没病,我们是来搞鬼的。”霍雍接着道。

    于是门又响了一下,不知道什么东西被砸过来了。

    “你真不开门?”霍雍单手叉腰。

    “滚!”回应他的是一声大喊。

    赵鸣摇摇头,单手提着人皮灯笼走上前,打算让吹灯鬼把门吹开,却被霍雍拦下了。

    “让她自己开门。”霍雍道。

    他是受人所托来处理灵异事件的,没理由受一个小丫头的气。

    霍雍的双眼微微亮起,上身鬼的灵异蔓延到了房间里。很快,门后传来了惊恐的喊叫声,脚步声,以及门把手被转动的声音。

    咔嚓,门开了。

    房门打开,一个穿着睡衣的憔悴少女出现在门边,她的身体僵硬,鲜血淋漓的双手握着门把手,神情惊恐无比。

    上身鬼强行夺取身体的控制权,把她吓得不轻。

    这就是江恨雪了。

    “她受伤了。”

    “好大。”

    见到她的第一眼,赵鸣注意到的是她手上淋漓的血迹和身上衣物的破损抓痕。霍雍注意到的却是眼前少女宽广的胸怀。

    赵鸣下意识扫了一眼,确实,感觉比赵香如还夸张。

    不过这话他不能说出来,不然会被恼羞成怒的小姨打。

    江恨雪的个头不高,就平均水平,单薄的身材摇曳若蒲柳,纤细的小腰仿佛被果实压弯了的柔韧枝条,摇摇欲坠。

    该说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营养好吗,江恨雪这发育水平别说同龄人了,上一辈见了都得汗颜。

    “你们是谁……”

    霍雍思虑间,江恨雪轻声开口说话了,清甜的声线略带沙哑,脸颊两边还有未干的泪痕与血迹,整个人看起来憔悴极了。

    “之前就说过了,我们是你爸爸请来为你解决你遇到的灵异事件的人。”霍雍道。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江恨雪的神情惊恐,她的身体仍然不受控制。

    其实在看到他们的瞬间她就想逃回床上去继续窝着瑟瑟发抖,只是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占据了她的身体,强迫她站在原地走动不得。

    自己的身体不属于自己,这太可怕了。

    “你不开门,我只好用点强让你开。”霍雍道:“特殊时期,没点特殊手段怎么行……不请我们进去坐坐?”

    话音落下,江恨雪将房门完全打开了,脚步僵硬的走到了房间里,在床沿上坐下,面对着霍雍。

    哐。

    赵鸣关上了门。吹灯鬼跟在他身后进了门,灯笼表面浮现起一张冷漠的死人脸,惨白的灯光充斥着房间。

    “鬼…鬼啊……”

    江恨雪坐在床沿上,动弹不得,被吓得呜呜哭了起来。

    “把灯笼藏好点,吓到人小姑娘了。”霍雍道。

    赵鸣于是挡在吹灯鬼身前,把灯笼藏在了自己身后。

    霍雍扶起一把歪倒在地上的椅子,与江恨雪相对而坐,眼里亮起猩红的光。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浪费时间,就直接问了,上周五晚,你的确在31楼的窗户上看到了一张人脸,对吧?”霍雍问。

    江恨雪哭了会儿,情绪才勉强平复下来,颤声道:“你们真的能帮我赶走那个人吗?”

    跟在赵鸣身后的吹灯鬼虽恐怖无比,但也给了她些许莫名的勇气。

    “如果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回答为‘是’的话,那恐怕不是什么人,而是鬼。”霍雍直接道:“我不保证一定能帮你解决这件事,只能尽力而为。”

    听到鬼这个字的一瞬间,江恨雪尖叫起来,情绪崩溃得眼泪直流。

    霍雍默默捂住耳朵等她发泄完,面无表情放下手,继续道:“你这么不配合的话,我就只能走人了。”

    和小女生打交道真是煎熬,动不动哭哭啼啼大喊大叫,自己还得努力控制目光不往人家胀鼓鼓的胸口瞟,免得被喊流氓。

    所以他才会这么喜欢纸片人。纸片人多好啊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霍雍放开了上身鬼的灵异,失去支撑的江恨雪顿时向后瘫倒在床上,蜷缩起身体抱着被子,肩膀微微发颤。

    倒是没有继续哭了,只是浑身发抖,好像进入了某种精神崩溃的失常状态。

    完蛋,她该不会坏掉了。

    霍雍与赵鸣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尴尬。

    霍雍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没事吧?”

    于是江恨雪蜷缩得更紧了。

    “我的耐心都给你磨没了。”霍雍单手扶额,放弃了试图和她沟通的想法。

    上身鬼,上工了。

    灵异再次入侵江恨雪的身体,霍雍退到了赵鸣的身边,两人一起处在人皮灯笼的灯光笼罩之内。

    江恨雪坐了起来,神情呆滞。

    霍雍暂时没有入侵她的脑部,这是她本来的神情,看来这姑娘的确是坏掉了。

    心念一动,江恨雪的眼底浮起鲜艳的血色,而后缓缓转头,看向窗户的方向。

    “江恨雪说她在窗户上看到了人脸,既然问不出来,就直接借她的眼睛看看吧。”霍雍闭上眼睛,借助上身鬼的灵异与江恨雪共享视野。

    杂乱的房间内,窗帘上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小霍,你看到什么了吗?”赵鸣问。

    “没有,什么都没有。”霍雍道:“暂时没发现什么异常。”

    江恨雪眼底的血色迅速褪去,她再次躺倒在床上,本能的蜷缩起身体,瑟瑟发抖。

    “你说我刚才要是拍着胸脯说‘我一定能拯救你!’之类的话,她现在状态会不会好点。”霍雍忽然问。

    赵鸣点头:“会的,陷入恐惧与绝望中的人最需要的就是这种东西,希望,与承诺。”

    “这样啊……”霍雍不置可否。

    赵鸣接着道:“按照许鸢给的情报,江恨雪每次见到那张出现在窗户上的人脸都是在晚上,或许我们要等到晚上再来调查会好些。”

    “也许吧。”霍雍叹了口气,走出人皮灯笼灯光范围,坐在了江恨雪的床上。

    “外边钢琴下面有个家庭用医疗箱,应该是这里的家政人员撤走之前留下的,去帮我拿过来。”霍雍道。

    赵鸣点头,走出了房门。

    霍雍坐在江恨雪旁边,握住了她鲜血淋漓的手臂。

    仿佛在与他赌气似的,她又挣扎着把手缩了回去。

    “别让我用强。”霍雍道。

    话出口,江恨雪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剧烈颤抖了一下,更害怕了。

    霍雍再次拿起了她的手,这次没有反抗。

    纤细而柔软的手掌,仿佛骨头都是软的,皮肤白皙细腻,是女孩子的手。如果上边的指甲没有翻掉的话…应该还挺好看?

    霍雍拉着江恨雪坐了起来,接过赵鸣递来的双氧水淋在她手上清洗血污。

    把翻开的指甲小心翼翼的归于原位,太严重的就直接剪掉,霍雍一言不发的坐在床边,给江恨雪处理手上的伤口。

    痛自然是痛的,但她没敢挣扎,哭都没哭一声,怕又被上身鬼用强上身。

    不多时,她的双手消毒之后包扎完毕,并没有夸张的包成粽子,每个手指上都打着俏皮的小蝴蝶结。

    霍雍会处理外伤,这是跟读卫校的邻居家大姐姐学的,他还曾经幻想过跟那个姐姐发生点什么。

    然后她就找了个体校的男朋友,打碎了少年的梦。

    呜呼哀哉。

    惨白的灯光在房间里静静燃烧,江恨雪微微抬起头,悄悄瞥了霍雍一眼然后又飞快的低下头去,不动了。

    良久,才小声问:“今天晚上他还会来……你,你能救我吗?”

    霍雍抬起头,与赵鸣对视一眼。

    “放心吧,我在这里,会没事的。”霍雍轻声说。语气很轻很柔,仿佛怕惊扰到了这个脆弱的女孩。

    江恨雪呜咽一声,双手捂着脸靠在霍雍的身上,又哭了起来。

    霍雍一只手轻轻抚着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比了个手势,让赵鸣握住人皮灯笼准备好吹灯鬼的鬼域。

    万一缠上江恨雪的那只鬼太凶。

    他就直接跑路。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moyogame.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神秘复苏:秉烛夜游30 断掉的指甲https://www.moyogame.com/81_81358/29.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