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网游竞技> 圣女请安分>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诶?这是怎么回事?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民国不求生 杀神归来有了老婆孩子 女儿国记事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乡村极品小仙医 夜宴 夜凝夕 浮世浮城 重生军工子弟 

圣女请安分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诶?这是怎么回事?

小说:圣女请安分 作者:声起于形 时间: 分类:网游竞技 直达底部

    以下为f...d.....b....哈......凌晨六点刷新,大家最好凌晨六点再订阅,“打开目录”再“按住章节”最后“选择重新加载”就可以了,实在不行的,可以删书重加一般重新刷新就可以了。

    在一棵漆黑的树的下面,紧紧围绕着的屏风已经撤下,树下的两个少女皆是满头大汗。

    “伤势彻底稳住了。”竹苓将一件件药材物件再次收到自己的小储物袋当中,“只要不再受什么的伤势,不再受什么大刺激,就不会再有性命之忧,剩下的,只需静养就好。”

    竹苓捏着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重重的松了口气,看起来之前的行针对她的消耗也是颇大。

    “嗯,谢了。”

    林寻点了点头,然后有些高冷地道谢一声。

    看着虚汗微微打湿裙裳的司空望星,司空望星的发丝轻轻沾染在额头,浅薄的樱唇,仿佛轻轻一咬便会如白樱一般的咬破,依旧是有些病白的面容看久了便会让人心生愧疚。

    林寻伸出手,以灵力要将她微湿的裙裳烘干,不过竹苓立马扑了过去,死死抱住了司空望星,小身子瑟瑟发抖。

    “大......大坏人......窝.....窝跟你说哈,你要勒索我们就算了,我们保证不会追究你的......你的责任......但要是.....要是......”

    勒索?林寻先是一愣,然后就笑了。

    感情这妹子以为自己救司空望星,是为了勒索天机城?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省得自己去解释和司空望星的关系,也避免竹苓对自己和司空望星的关系胡思乱想。

    “要是什么?”林寻语气故意凶了一点,一步步靠近,他又想欺负她了。

    看着林寻一步步靠近,竹苓吓得抱着望星更紧了,眼睛死死闭上:“要是捏敢毁我们清白,天机城和药王谷是不会放过你哒......我们.....我们也会宁死不屈哒!”

    “......”

    林寻眉头微抽。

    毁她们清白?

    他都没有往那方向去想,反而这个竹苓倒是很不对劲。

    不过也是,荒郊野岭,孤男双女,叫天天不应的,会被误会也正常,更何况她们都是色甲榜上的女子,男人要不动心都很难。

    但是林寻不一样,她们再漂亮又如何?

    再漂亮有自己的清儿漂亮吗?

    再说了,我林寻最多被称呼为魔头,可从来没有什么采花贼的名号。

    以前没有,以后也不想有!

    “放心,我只要钱而已。”林寻叹了口气道,干脆顺着她的话了,“不过我有几个问题,要是你的回答让我不满意的话,呵呵呵.....小白兔,那我就先从你下口了。”

    “捏......捏要问个啥子”竹苓撅着小嘴道,我明明不是小白兔......

    对于她时不时出来的蜀地口音,林寻已经习惯了。

    “首先,你说司空望星身上有怪病,什么意思?为什么之前我没有感觉到?”林寻直接问道,他不认为这只胆小的小白兔敢欺骗自己。

    甚至林寻都怀疑竹苓这个宅女会不会说谎......

    “哦,司空姑娘身上的怪病呀,那个,大坏蛋你不知道很正常的,你又不是医家修士。”

    涉及到专业领域,竹苓得意地摆了摆手。

    不过被林寻一眼看去,竹苓再次抱着自己的膝盖缩了起来。

    怯怯的模样让人感觉又好玩又可爱,甚至林寻又忍不住想要去欺负她了。

    “其实......对于司空姑娘的病,我也......我也才刚刚发现的,司空姑娘体内灵力紊乱,气血倒逆,在天雪穴中......”

    “说我听得懂的。”林寻摆手。

    竹苓撅了撅小嘴:“总而言之,司空姑娘病情很奇怪,并且怕是在十二岁那年病发了一次,按照我的推测,司空姑娘在十八岁、以及二十四岁,每隔六年会发作一次,而且一次更比一次严重。”

    “诅咒?”林寻问道,杀意下意识流露而出。

    “窝.....窝也不晓得嘛......”感受到林寻肆无忌惮的杀意,竹苓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要被吓哭了。

    “你害怕什么,我又不打你。”林寻收起不小心散发的杀意。

    以下为f...d...b......凌晨六点刷新

    界极高,林寻也算不出来。

    外加上她身上有一件遮住气息隐藏身形的仙兵,这更是无疑给林寻增加了难度。

    毕竟术业有专攻,天下万道各有奇妙,除非与天地合道,否则还是“隔行如隔山”。

    “或许是我想多了吧,怎么可能是觅觅姐,觅觅姐被那富贵人家接走后,已经是够了十多年了,现在觅觅姐应该已为人妻了吧......”

    林寻心中笑着摇了摇头,提起的那颗心也是逐渐放松下来。

    而于此同时,在林寻思绪千丝百转的时候,夏晓梦的美眸也是直勾勾地看着林寻,视线没有丝毫偏移。

    甚至她的唇瓣微张,“寻”字都已经到了喉咙,差点脱口而出。

    可是夏晓梦最好还是将樱唇合上,将那个字给重新咽回了小腹之中。

    是啊......怎么可能是他呢?

    都过了十多年了,自己一登基,也是找了三四年了,怎么可能会在这里遇到他呢?

    就是听说万魔宗那个魔子也叫做林寻.....

    不过夏晓梦因为在深宫之中的原因,那个魔子林寻也不停云游找宗门麻烦,所以从没见过。

    从年龄来说,魔子林寻确实是相符的,不过夏晓梦觉得那个魔子林寻不是自己的小寻!

    自己的小寻极为善良,绝对不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见过公子。”收起心神的夏梦欠身一礼,“请问公子,这里可否是姜清妹妹的家中?”

    “正是内人家,不知姑娘是?”

    林寻知道对方是乾国女帝,但是对方身份不好透露,那自己就只能配合她的演出。

    明明不确定他是否是小寻。

    可夏晓梦有一种感觉,若是自己这次放手,那自己一辈子就找不到了!

    一时之间,院子中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安静......一种令人窒息的安静......

    看着妻子和这位乾国女帝的美眸相视,林寻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这氛围太奇怪了。

    尤其是林寻知道清儿和这位乾国女帝虽然身份相差很大,但是闺密情感如同姐妹。

    这更搞的像是姐姐和妹妹争男人,而自己背着妹妹偷姐姐一样.....

    我林寻是那种人吗?

    不过......

    为什么仔细一想,竟然还有点小激动啊!

    斩斩斩斩斩!

    林寻挥起心中的斩魔刀!将心中那要不得的想法赶紧斩掉!

    “清儿,夏梦姑娘刚来不久,而且清儿你误会了,其实刚才是我和夏梦姑娘争着倒茶,夏梦姑娘一不小心脚滑了,是个意外。”

    林寻组织语言解释道。

    “是吧,夏梦姑娘。”

    “啊.....嗯.....”听着林寻的话语,回过神来的夏晓梦压抑住自己的心情,微微一笑,“确实,清儿放心吧,刚刚确实是我脚滑了而已,是公子刚刚扶住了我,多谢公子了。”

    夏晓梦欠身一礼,身姿婀娜。

    尤其还是一个女帝向你行礼,世间哪个男子的dna不会动摇?

    但是林寻不会!因为他不敢......

    这种不敢不仅是因为清儿在自己的身边,更是因为那种来自于骨子中的恐惧。

    他越来越感觉她就是觅觅姐……

    听到夫君和姐姐的解释,心情稍微平复下来的姜清裳看到夫君衣服上的茶渍,也知道姐姐和夫君说的是实话。

    “夫君,抱歉,是清儿误会了。”姜清裳俯身,拿出手帕,擦拭着林寻衣服,“差一点,清儿就酿成大错了。”

    “酿成大错?”林寻疑问道。

    “没什么的。”姜清裳弯眸一笑,依旧是温婉动人。

    姜清裳是绝对不会说,等到送走了姐姐,那自己就和夫君自刎,一辈子都在一起的。

    “清儿去帮夫君换衣服吧。”

    因为没有哪个修士会吃饱了没事干去招惹帝王。

    这并不是打不过,帝王不过一介凡人,甚至基本上都肾虚,有什么打不过的。

    主要是因为帝王乃是一国之主,举止关乎着亿万百姓,因果实在是太大。

    若是杀了帝王,那沉重的因果会让修士烦恼不已,这种因果是很玄妙的。

    它不会具体的体现。

    但很可能等你哪一天渡劫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被天雷劈死了。

    或者是你走在大街上莫名其妙撞到了一个小女孩,结果这个小女孩是个大佬,看你不爽,一巴掌就把你拍死了。

    所以带武夫就足够了,更别说是千叶洲第一王朝的女帝。

    那些修士别说是动色心了,见到了跑都来不及,这都是沉甸甸的因果......万一出什么事情了,算到谁的头上?

    可是那也是对于凡人帝王来说。

    对于夏晓梦,光是带着武夫,那是绝对不够的!

    夏晓梦既是帝王又是修士,而修士自承因果,所以就算是动了夏晓梦,那业力也会小上很多。

    再加上夏晓梦特殊的帝仙双修之体!

    就算是有亿万业报,这顶级的双修之体也足以让任何一个上五境动心!

    尽管夏晓梦身上有隔绝仙人境以下神识探知的玉佩。

    但是万一,万一真的遇到个仙人境呢?

    那夏晓梦被抓去当炉鼎,那真的是叫破喉咙都没用。

    所以皇宫供奉尽出,贴身保护,是基本的操作,而且她们得随时保持警惕!

    估计这些供奉也很蛋疼吧......

    如果可以,林寻感觉这些供奉希望这位女帝永远在深宫中别出来!

    毕竟你出来不是给我们找事干嘛......整天提心吊胆,很耗费心神的啊......

    洛城之中,此时天空已经是披上一层黑色的薄纱,傍晚与黑夜的交际,淡淡的夜色铺满世间,点点星光倒是点缀于其中。

    街道上各个小摊小贩挂起了灯笼,酒楼也是以一种乾国特有的宝石装饰门面,如同霓虹灯一般。

    春风楼姑娘们的衣着依旧是那么清凉,一些文人雅士说着一边说着“姑娘请自重”,一边往楼里走,隐隐靠近,你似乎都可以感觉到整栋楼都在震动.....

    夏晓梦一边观察着林寻表情一丝一毫的变化,一边开口道。

    “他比我要小上三岁,可是.....是他救了我的命......”

    说道这里,夏晓梦的嘴角轻轻勾起,那桃花眸中洋溢出的幸福如蜂蜜一般,要甜进你的心里。

    “后来,我们便住在一起,在那个战乱后的破落小村庄,我与小寻相依为命,他总是有很多的点子。

    不过虽然小寻很聪明,可是他始终是年纪太小,力气什么的都不如我,所以还得靠我。”

    说着说着,夏晓梦有些小骄傲地直起了柳腰,曼妙的曲线在衣裙的勾勒下动人无比。

    尽管当时我们还小,但是当时我们说好的,等长大了,我要嫁给他,他娶我。

    他也同意了,还给我编制了一枚草戒。”

    夏晓梦话语刚落,林寻茶杯再次一抖。

    不过幸好林寻还是稳住了,但是轻微的抖动已经是看在了夏晓梦的眼中。

    丰腴女子没看到般继续说道:

    “或许先生当作是小孩子过家家,互为婚嫁,不过是孩童戏言,可是.....”

    林寻眼睁睁地看着夏晓梦从极深的衣领中将项链拉起。

    吊坠那一头,并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珠宝,而是一枚草戒,一枚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草戒。

    当看到那一枚草戒的时候,那种寒意从林寻的心头疯狂涌起,恐惧甚至在林寻的心头蔓延,林寻的后背,汗水已经是悄然冒出。

    “可是.....”夏晓梦眼眸水盈地看着林寻,“对于我来说,哪里是孩童的戏言,而是我此生的承诺。”

    此时林寻脑海已经是一片空白。

    他很想夺窗而走!

    但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这么一走,那真的就是什么都暴露了!

    “冷静!淡定!淡定!”

    林寻在心中进行自我催眠!

    “别慌!稳住!林寻,你行的!”

    可是林寻不知道,他额头上冷汗,紧张时总会眼眸下移3°的细节,都被乾国女帝看在眼里。

    “林公子可否知道鸳鸯比翼线?”

    夏晓梦唇齿微启,柔声说道,只不过语气中带着丝丝的媚意,像是经历千寻万找,终于是寻得了自己的情郎一般。

    “鸳鸯比翼线?”

    “是的。”

    而林寻则是被“生生世世”这四个字吓了一跳......

    :。:m.x8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m.moyogame.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圣女请安分第一百二十九章 诶?这是怎么回事?https://www.moyogame.com/71_71690/133.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