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奇幻玄幻>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杀神尊,陨天神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我的年轻岳母 终宋 我的云养女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一品丹仙 极品好儿媳 生生不灭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杀神尊,陨天神

小说:我有一棵神话树 作者:南瞻台 时间: 分类:奇幻玄幻 直达底部

    纪夏轻声低语,就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可从远处走来的胥泽躯体之后,却猛然有一道巨大的光影绽放。

    仔细看去。

    那巨大光影,是一只三足神鸟,神鸟身上不断绽放光芒,神圣而又辉煌。

    神鸟的羽翼,还迸发出种种光明,笼罩着天地,闪耀着诸多大道。

    那些大道似乎来自于旷古,又似乎来自于神秘之地,玄妙非凡。

    更奇异的是,这些大道竟然与胥泽本身的大道相契合,又与无垠蛮荒某种神秘的本源连接,共同构筑出曾经普照天地,光耀万界的大日光芒!

    光芒散发出来的气息十分道妙,和纪夏身上此时流转出来的某种炽热光芒有着深刻的联系。

    所以当纪夏下令。

    诸多观战的古老存在纷纷睁大眼眸。

    因为他们发现……当纪夏轻声低语。

    原本行走在虚空中,充斥着惊人战意,让他们以为是冲着纪夏而去的胥泽一步跨出。

    狂热的波动席卷天上地下,一瞬间,所有从胥泽身上散发出来的光明都凝聚了起来。

    凝聚成为一条流光,飞速划破天穹,飞入战场,飞向纪夏。

    进而落入纪夏手中。

    一种种符文腾飞,无数光明照耀,天地一片沸腾,

    宙宇都被那一道流光点亮了。

    与他相对的司狱天神、无昼天大神尊,俱都感受到一种宏大无比的压力席卷而来。

    那压力来自于纪夏,也来自于纪夏手中那一道逐渐显化出锋锐的光芒中。

    “大日化剑!”

    “纪夏身后,也升腾起了那只神秘神鸟的虚影!”

    桐落神似乎似的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于天梧第二身说话。

    她眼中泛起古老的褐色光芒,种种思绪浮现于她的脑海中。

    一张大网不断闪耀在她的脑海里,这是大网密密麻麻互相交织,正在演算她无数种选择之后的结果。

    “是就如此让纪夏削弱无昼天的力量,还是……抓住这也许可以超脱的机会?”

    桐落神思索间。

    远处虚无中,那一座神秘冥府大磨,转动的越来越快,几乎达到了一种极限。

    无数种铭文,都从虚空中升起,落入无垠蛮荒天地中。

    而眼前的这一幕,同样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

    观战的雷世元君、阴君,乃至阳极圣君、元孽龙,亦或者虚空中那一双又一双的古老眼眸,都不免震撼。

    “时至如今,纪夏已经不曾隐瞒他与胥泽之间的联系。

    胥泽已经归于太苍!”

    “归于太苍?也许并不仅仅如此……胥泽透露出来的大道看似和以前无二,但是仔细感知,内核却已经大变。

    也许,昔日那一场斩神大战,并非仅仅只是演戏。

    胥泽确实已经陨落,并且他的道统被纪夏以某种手段取代……”

    古老天地间,一道道神识彼此碰撞,道出自己的猜想。

    而令他们从纪夏身上爆发而出。

    却见纪夏手持一柄闪耀着无尽金色光明的神剑。

    那神剑上,隐约可见有一只三足金乌不断飞舞,在燃烧起灼热剑气的同时,也带出了澎湃的神韵!

    而纪夏眼神便如同那宙宇星空深邃。

    他的气魄变得高高在上,无比强横。

    纪夏注视着司狱天神,注视着大神尊,却如同在俯视他们。

    不过刹那之间。

    纪夏手中的神剑动了,照耀出惊人璀璨,照亮穹宇,照亮虚空,照亮了这片荒芜的战场!

    天地都为之震颤,剑光飞舞,似乎映照出了天地古今……

    “哧!”

    剑气光耀九万界,便如同开天辟地!

    司狱天神与大神尊还未来得及反应,就感觉时光都仿佛已经模糊了。

    斗转星移、日月崩溃,惊人的力量从纪夏身上爆发出来。

    就好像纪夏便是缔造出无尽混沌的古老灾祸。

    绝顶的天穹金乌剑气,滚滚而来,席卷天上地下!

    司狱天神瞬间明白过来,他睁大眼眸,手中那座神秘牢狱就此脱手而出,不断上升,迎上了纪夏的剑气。

    而他的躯体,却飞速后退,化为一道流光就此逝去!

    他的神识也回荡在战场中,似乎是在告诫身在世界海中的大神尊。

    “逃!”

    “纪夏之力,已非天君能够抵挡,各自逃去,尽力拖延时间,等待冥府降临……”

    然而。

    司狱天神的神识还未曾落下。

    纪夏的剑气已经轰然落下。

    剑气之中,蕴含着阴阳二气、蕴含着诸多正神大道、也蕴含着三十三重天穹可怕的传承。

    再加上纪夏手中那把剑,本身便是一尊无上的天君。

    所以当一把神剑横空,照亮宙宇,爆发剑光。

    一道不朽之力就如此撕开永恒,也轻易撕开了早已超脱宙不朽道器的神秘牢狱。

    咔嚓!

    神秘牢狱就此被剑光席卷,然后碎裂,化作一道又一道的碎片坠入虚无,又被剑气漩涡完全笼罩,化作了齑粉。

    诸多强者见到这一幕,无不心生震撼。

    “纪夏手持胥泽神剑,两尊有着深刻联系的天君融为一体,当时,又有谁能抵挡?”

    虚空深处,许多观战的强者,纷纷看向了两尊神皇,看向了阳极圣君、元孽龙。

    却见九弑神皇皱起眉头,注视着战场。

    又看到阳极圣君、元孽龙深藏在自己的道场中,仿佛陷入沉寂了。

    “纪夏持剑,便是无垠蛮荒当世第一人!

    也许只有冥府中,才有能够胜过他的存在,又或者那被封印在五界神穹之下的神国神帝走出,可堪一战!”

    先天神灵们纷纷叹息,他们心中不由生出一种无力感。

    “即便有种种规则制约我们,可古往今来数亿年岁月,我们最终成道。

    可是,人族多娇子,七千余万年前的神帝已让我们惊艳万分。

    可如今,纪夏年岁不过万载岁月,却已经达到了这般极限。

    不为道君,却已经无敌于天君之境界……”

    古往今来,庞然地大端罗界、无垠蛮荒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时代,有古老的文明毁灭,有无上的神人陨落,一個又一个天之骄子从诸多种族中诞生。

    却显少能与纪夏比肩者。

    “道阙天尊、三大道君、万界大日、大日伴生强者、陆父、胤龙……”

    “细数大端罗界近十亿年岁月,纪夏几乎已经登临巅峰……”

    群雄握拳,只觉得眼前的纪夏如此耀眼,如此强横。

    纪夏的杀戮已经轰然而至,宛若灾祸将来,不可抵挡。

    “司狱天神、大神尊,你们将埋骨于此地,祭祀我人族先贤。”

    纪夏霸气无双。

    他眼前,宙宇崩灭成为了一座座细碎的天地。

    细小的碎片,在他眼前拂过。

    司狱天神、大神尊只能够横渡一座座细碎天地,想要逃出这片战场,逃出纪夏光芒笼罩之地。

    可纪夏此时此刻所拥有的力量,又何等强大!

    他原本已经是天君存在,又有诸多人族先贤真灵加持,再加上手中的胥泽天君神剑……

    他的战力已经达到了天君的极限。

    此前他也多番谋划,多番忍让,底蕴进出,消耗巢恶之力,拖住无昼天主宰,引走霜烬神皇……

    所为的,便是找出无昼天最为薄弱的一环,进而突破。

    司狱天神、大神尊,便是无昼天最薄弱的一环!

    …………灭杀司狱天神、大神尊,进而横推无昼天其余六位神尊、四十八座星渊。

    “在合太苍之力,合后土大神、九天雷祖大帝彻底灭杀无昼天主宰,洇灭无昼天……

    这便是纪夏谋划。

    如今,这一场谋划已然来到了最为关键的一处。

    纪夏思绪纷扰,浩瀚的仙气加持在身上……

    惊人的剑光照耀下来。

    他手中的神剑仍然在发光,不知其数的仙法碎片飞舞,震撼了古今未来。

    他的力量爆发,光芒万丈,整个人几乎在随着神剑燃烧。

    冲天的力量,刻画出一幅又一幅异象,可怕的天穹大术蕴含日月星辰、蕴含宙宇星空,也蕴含了无尽的道妙法则、锋锐剑气。

    轰!

    纪夏一剑斩出,贯穿天地,率先杀向大神尊。

    “不好!”

    大神尊感知到汹涌的压力席卷而来。

    隐约间他仿佛看到那剑光中有一位古老的神王,正在俯视着他,俯视着他的世界海。

    他身躯周遭的无数世界不断旋转起来,也化作一柄神剑,斩向了那可怕剑光。

    “断!”

    纪夏冷喝!

    虚空顿时裂开,宙宇都被截断。

    世界海中的诸多世界雏形发出隆隆之音,进而……燃烧了起来!

    燃烧一座又一座,紧接着成片,最终整座世界海都被纪夏的剑气引燃。

    大神尊被火焰包裹,感受到无限的痛苦正在袭来。

    那火焰中仿若有数不胜数的剑光映照而起,劈砍在他的真身、真灵、神识、灾祸之上。

    令他痛不欲生。

    他不在如同以往那般雄伟,肉身变得暗淡非常,残破非常。

    眼神中也已经没有了必胜的信念,反而充斥着浓郁的死气!

    “天穹镇压!”

    纪夏毫不犹豫,见他招手之间,他身后阴阳二气旋转,进而化作一座阴阳山岳,朝着大神尊镇压而下。

    砰!

    大神尊的肉身瞬间消失,被完全磨灭。

    纪夏大手一拍,便如同五指世界,拍碎了天地、拍碎了诸天,也完全拍碎了大神尊。

    当纪夏仙法消散,大神尊……已经消失不见。

    陨落!

    无昼天巅峰级别的星君,甚至触摸到天君的古老存在,陨落了。

    陨落于纪夏之术。

    诸人仰望,却来不及反应。

    因为灭杀大神尊的纪夏,轻轻弹指,便将虚空缝隙之中的残存真灵,弹入远处的祀人神台。

    先天庙祀流出一道神光,包裹住大神尊的残缺真灵消散不见。

    “司狱天神,我曾传承人族岁星君古星血脉,却被你一掌拍散。

    如今时过境迁,岁星剑法也已经被我修到极致,还请司狱天神赐教。”

    纪夏抬剑,他身躯之后的仙气几乎变成了一片汪洋神海,不断起伏。

    只见他一手神剑,一手阴阳二气。

    两种截然不同,又有某种神秘联系的力量共同升起,释放出不朽之力。

    一道金色剑光,就如此从纪夏身上爆发出来。

    远处孤傲、苍老、又充斥着浓郁悲伤的岁星君感知到这道剑气不由抬头……

    剑气滔滔而动,纪夏也似乎是在向他的启蒙者行礼。

    溅起金光灿烂,成百上千道仙法跟着岁星剑气一同涌动而去。

    身穿黑袍的司狱天神眼眸微动,滔天的杀气从他身上浮现出来。

    因为他已经知晓,这古老剑气已经锁定于他,他逃不掉。

    “你若以天穹大道斩我,我恐无生机。

    可是这一道岁星剑光,不过是旧时代人族顽童入门之剑,如何能够斩我?”

    司狱天神哈哈大笑。

    因为他感知到,远处的冥府磨盘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不久之后必然有强者从中走出。

    “你托大你岁星剑光斩我,便是你的败亡之道……”

    司狱天神身上发光,二灾四祸不断转动。

    风雷化为漩涡,其中夹杂着虚实生死,加的是混沌澎湃,夹杂着牢狱大道,夹杂着司狱天神毕生所学向着那璀璨剑光碰撞而去。

    隐约之间,他的一道神识竟然恍惚间看到斩出一剑的纪夏,已经转过身去,化作了流光,朝着远处深渊战场而去!

    似乎已经不愿再看他一眼。

    “嗯?”

    司狱天神不解。

    可紧接着,从纪夏剑光上,有万道神光照耀起来,无数的符文交织,瞬间击碎天穹。

    一种旷古、神秘、神圣的力量,从纪夏留下的剑光中运动出来,吞噬而来。

    无双的霸气构筑出了无双的异象。

    司狱天神感知到自己的大神通被转瞬间吞噬。

    恐怖无边的毁灭剑光便若雷霆万丈一般破碎天穹。

    “这……”

    纵横万古的司狱天神被剑光笼罩。

    他看到剑光中的异象……

    看到古老的道阙时代,看到一位位人族顽童拙劣舞剑,看到一座辉煌的时代,看到无数如日中天、意气风发的人族持剑大将。

    紧接着,他又看到英雄迟暮,人族大将老去乃至陨落。

    但他们的脊梁依旧挺拔,气魄依旧如虹,震古烁今!

    充斥浓郁悲伤,带着死寂气息的岁星君也感知到剑气中的真意,他突然哈哈大笑,脸上的疤痕全然消失,苍老的面孔变得越发年轻。

    再度如日中天、意气风发!

    “以此剑,追念那些逝去的人族天将。”

    纪夏深吸一口气。

    司狱天神,陨落于此。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moyogame.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我有一棵神话树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杀神尊,陨天神https://www.moyogame.com/61_61213/1377.html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