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都市言情> 1王9帅12宫3> 第七章 与红J党的交流处世术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狼性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夜宴 传奇 庶女明兰传 我们 红枫叶落 佳偶天成 

1王9帅12宫3

第七章 与红J党的交流处世术

小说:1王9帅12宫3 作者:郭妮 时间: 分类: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嗯……我实在搞不懂呢……]

    在楼梯发生的事情结束后,乐小莲洗玩澡,便带着家庭作业本来到了德雅高中的电脑室里,准备查资料。

    然而整整一天,有太多无法解答的谜题让乐小莲的心迟迟无法平静下来,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可是今天家庭作业所需要的资料却还没有查好。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嗯我实在是搞不懂呢]在楼梯间发生的事情结束之后,乐小莲洗完澡,便带着家庭作业来到了徳雅高中的电脑室,准备查资料。

    然而整整一天,有太多无法解答的谜题让乐小莲的心迟迟无法平静下来,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可是今天家庭作业所需要的资料却还没有查找好。

    乐小莲披散着还有些潮湿的头发,一只手拿着圆珠笔轻轻敲击着桌面,眼睛像是在搜寻脑子里问题的答案一般冷冷地望着天花板,不时地发出一声感叹。

    真是不明白,我才刚刚认识时荀而已,为什么他会这么讨厌我呢?真的是因为性格不合、八字相冲吗?还有他和江朔流之间究竟发生过一些什么?时荀说要拿走江朔流不该有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乐小莲披散着还有些潮湿的头发,一只手拿着圆珠笔,轻轻敲击着桌面,眼睛像是在搜索脑子里问题的答案一般愣愣得望着天花板,不是发出一声感叹。真是不明白,我才刚刚认识时荀而已,为什么他会这样讨厌我呢?真的是因为性格不合,八字相冲吗?……还有他和江朔流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一些什么?时荀说要拿走江朔流不该有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脑子里的问题越积越多,眼看就快要死机了,乐小莲嘟起嘴巴趴在桌子上。不管怎样,总觉得还是要了解一点才好,否则好像会很被动呢……江朔流也就算了,时荀以后几乎要天天见面,而且他坐在我后面,还是和他保持友好会比较好吧?否则以后我的日子可就难过了……(下面是小字部分)烟花、易冷:呼叫!八卦队长,在的话上来一下!

    莔rz:咦?小莲吗?你的名字也变拉?(⊙o⊙?)

    烟花、易冷:换换心情而已,不过真希,你的名字换的我也不认识了……?_?

    莔rz:哈哈哈!这是[国皇后]的意思拉![莔rz]是[囧国国王],你要不要换啊?

    烟花、易冷:还是算了,我已经跟不上潮流了……+_+对了,有件事情想找你帮忙,我们学校今天转来一个男生,叫时荀。

    莔rz:啊!我知道我知道o(≥v≤)o~~我听说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呢!还以为又来了个冒牌货!烟花、易冷:你从哪里知道的?-_-|||莔rz:你也太小看我情报网了!(3)对了,小莲,你刚才说要拜托我什么事?烟花、易冷:是这样,我想多了解他的个人资料……莔rz:个人资料?嘿嘿嘿嘿……小莲,你也想加入我们基地组织,做一名光荣的狗仔队吗?(≥ω≤)/

    烟花、易冷别开玩笑了,做这种事情能让我考上哈佛吗?-_-|||

    莔rz:被这个吗严肃麻!讨厌拉!(≥ω≤)/你等等哦,我过五分钟之后把资料传给你郝真希说完便隐身下线了,五分钟后一word文档被离线传送过来。乐小莲接收文档,好奇地打开一看—(粗体部分)姓名:时荀英文名:leo生日:1992年9月13号星座:处女血型:A背景:父亲是江氏集团CTO,母亲是时装设计师喜好:看书,听古典乐、小提琴、钢琴、养植物、

    经历:小学就读星盟精英小学(注:和江朔流同一所小学),据未经证实消息,小学时,时荀曾是江朔流的好朋友,经常被老师和家长们拿来做比较。但是不知因什么事情而发生激烈的争执,在那之后二人形同陌路,时荀五年级时被送去美国念书,二人再无联系,直到时荀返回。

    特别附注:据说时荀在美国有一个喜欢的女生,具体情况不详。

    调查人:郝真希嗯……从这些资料里暂时还看不出什么端倪呢……]乐小莲一只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鼓起了腮帮子一边又一遍的看着郝真希的调查报告,低声的喃喃自语,[不过虽然这样,但总觉得时荀讨厌我是因为江朔流的关系……从朋友变成敌人吗?接下来的事情好像会变的很复杂呢

    事实正如乐小莲所担心的那样。

    第二天一大早,乐小莲和沈雪池、张馨茹一起来到教室,她便像蜡像一样愣在了自己的课桌旁边。

    脚踏两只船!你以为你是谁!?丑女多作怪!你去死吧!!

    一句句不堪入目的话被用像血一样鲜红和白骨一样惨白的颜料写满了整个课桌桌面。颜料所反射出来的光线犹如一根根锋利的尖针,刺激着乐小莲的大脑和视觉神经,让她的心里涌起一股几乎能将自己吞没的怒气。

    [嘻嘻嘻!活该,谁让她那么招摇?被骂也是应该的吧!]

    [就是,不知道她究竟耍了什么手段,星盟的帅哥怎么都和她有关系啊?]

    [你们说她接下来该怎么办?去找老师告状吗?][大概躲起来哭吧?女生被骂成这样,就算脸皮再厚也都会受不了吧!]

    班上几个长舌的女生看见乐小莲脸色惨白的样子,纷纷凑在一起幸灾乐祸地轻声笑着,议论声掺杂在教室里朗朗的读书声中,显得特别刺耳。

    唰——

    一道凌厉的目光像闪着寒光的箭一般朝这几个女生射了过去,最先察觉到这道目光的女生蓦地一震,有些害怕地用力推了一下身边其他的几个同伴,向她们使了一个警告的眼神。

    女生们惊讶地转过头,当她们看见这道目光的主人之时,纷纷嘟囔着嘴碎碎念着,接着像被轰赶的鸽群一般悻悻地四散开去了。

    [沈雪池同学为什么会护着她呢?]

    [瞪我们也没用啊!事情又不是我们干的]

    [太过分了,究竟是谁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呢?]

    张馨茹站在乐小莲身旁,惊讶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相信地望着面前那张被画得最低俗的海报一般的课桌。

    还用想吗乐小莲咬紧嘴唇,因怒气而激发出来的力量让她浑身都在微微颤抖,握紧的拳头将自己的手心捏得生疼这种无聊的事情一定又是那些盲目崇拜江朔流和时荀的家伙们干的吧?难道他们以为做这样的事情就能改变什么吗?真是群幼稚的家伙

    [哇,时荀同学来了耶!今天他系的是墨绿色的毛线围巾呢!和他好搭哦]

    [你们看,他的头发好像被修短了一些!大概是教务主任要求的吧?][他昨天那个发型显得优雅尊贵,不过短发的他也好帅!清爽、青春、还有一点冷漠和忧郁!和江朔流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呢!]像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白马王子一般的时荀出现在教室后门的那一瞬间,整个教室的气氛都被改变了。原来像被拉紧的橡皮一般紧绷的空气,瞬间变成了汹涌澎湃的花痴海洋。向乐小莲投射而去的一道道冷漠的利箭,则变成了一朵朵怒放的鲜花!

    看见时荀,前一刻还沉浸在担忧和焦虑情绪中的张馨茹情不自禁地脸颊绯红。

    沈雪池则二话不说,把挂在胸前的DV举了起来,镜头直直地瞄向时荀的眼睛,自言自语般嘟囔着。[他的眼里有尘埃。][咦?有尘埃?小雪的意思是时荀同学被灰尘迷了眼睛吗?]张馨茹望着沈雪池,困惑地扑扇了两下眼睛。

    时荀一脸漠然地走到了自己的课桌旁,仿佛班上同学们激动的尖叫声和充满憧憬与崇拜的目光不过是粪土。而当他在万众瞩目之中走到自己座位前,看见前面乐小莲那张被图画得面目全非的课桌,稍稍愣了愣,然后缓缓抬起头,目光淡淡地看向满脸怒气的乐小莲,一个微弱得像刚点燃的烛火般的困惑和惊叹在他黑亮清澈的眼睛里一闪而过。

    [我的桌子被画成这样,有一半是你的功劳哦!]从今天早晨的女主角一下子沦为了路人甲的乐小莲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愤怒和委屈,然而声音还是因为灌满胸腔的怒火憋得有些断断续续,[因为昨天你说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我被别人误会了。]

    时荀那双清亮泉水里的宝石般梦幻而晶莹的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情绪,一个如夏夜清风般的声音,轻轻地划过安静教室的上空。[Lifeisn’tlikeaboxofchocolates.It’smorelikeajarofjalapenos.](英国谚语:生活并不太像一盒巧克力。它更会像一罐辣椒。)

    说完后,时荀在一阵兴奋的惊叹声中优雅地拉开了自己的凳子,若无其事在座位上坐了下来,按照他特有的那个不紧不慢的节奏打开了书包,自顾自地做起课前准备。

    乐小莲看着时荀一事不关己的样子,猛地深吸了一口气,在胸口里轰鸣的心几乎快要炸裂了!

    上帝果然是公平的,给了他天使般的容貌,却只给他恶魔般的心!哼!对了,他那个奇怪的[雪花发簪]还在我这里,看他昨天的表现,好像还挺重视它的作为小小的惩罚,[发簪]就先继续由我保管,直到我报复痛快为止吧![嗯复仇女神诞生。]沈雪池将镜头对准乐小莲,像偶像剧导演般兴奋而认真地总结。[小、小莲]终于从花痴状态中清醒过来的张馨茹,突然感觉教室里似乎升腾起一股浓浓的寒意,她打了个激灵,转头朝周围望去,发现同学们纷纷朝正和时荀斗得热火朝天的乐小莲投来恶寒阵阵的目光,张馨茹脸色惨白地拽了一下乐小莲的衣袖,悄声提醒,[小莲,就快到上课的时间了,不如先去和班主任说一下,换一张课桌吧][不用了!]她正气凛然地扫了一眼正向她投来不友善目光的同学们,顺带瞪了一眼时荀,声音洪亮地说着,[既然有人用一些毫无道理、空穴来风的话来攻击我,那我就面不改色地坐在这些话语中,直到说这些话的人后悔,想要收回为止。]

    说完,乐小莲毫不犹豫地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斗志盎然地开始整理第一堂课的书本。

    张馨茹有些担心地低垂下眼角,却也只能无奈地轻声叹了一口气,转身朝自己座位走去了。

    沈雪池将她的脸从DV后稍稍挪出来,望向乐小莲,眼中隐隐地闪烁着欣赏的光。

    班上的同学们听见乐小莲的怒吼,有些嗤之以鼻,有些则静观其变,神色各异地纷纷转过头继续读他们的课文。

    而在乐小莲身后,时荀缓缓地抬起了头,虽然脸上依然是面无表情,可是看着乐小莲执拗的背影的目光却有些微微的闪动起来。

    不过事实再一次证明,越勇敢的斗士越容易面临比其他人更为艰苦的斗争。

    上午最后一堂课结束,乐小莲、沈雪池以及张馨茹一起抱着笔记本朝星盟公共教学楼——红楼走去,准备参加新学期第一次的功塔班会议。

    一路上,同学们像看见被押送去刑场罪犯一般,不断目光好奇地不断打量着从他们旁边经过的乐小莲,还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悄声议论,指指点点。

    张馨茹跟在乐小莲和沈雪池的身后,仿佛做了错事情一样缩着脖子,神经紧张地皱着脸。

    沈雪池则面无表情地和乐小莲一起并排往前走着,淡淡地扫视了一下两边的人群:[笨蛋莲,你成绯闻女王了。]

    [呼……简直就是莫名其妙的命运,]乐小莲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像被搁浅的鱼一样无力地吐了一口气,[我实在是太倒霉了!]

    [不过,倒霉有时也是一种运气。]沈雪池轻声说着,嘴角闪过一道神秘的笑。

    乐小莲砖头看着沈雪池一脸秘而不宣的样子,好奇地扑闪着她那双精力充沛的眼睛,心里案子揣测着……倒霉也是一种运气……小雪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这家伙有时候还真像是个世外高人呢……

    迎着同学们异样的目光,乐小莲就像一艘乘风破浪的船,挺直脊梁穿越了一道道刺人的视线,最后终于走到了目的地——红楼。然而,虽然她到达了重点,可是等待在这里依然还是才嘲笑、奚落和冷漠。

    [哟,大美女乐小莲来了呢!对了,我听说你昨天向时荀告白失败了,怎么会这样?你不是很有两下子的吗?]

    [没关系啦小莲,时荀也加入功塔班了哦!而且是在雅林班呢!你以后会有很多机会向他告白的!]

    [可是江朔流怎么办呢?哎呀,小莲,你真是为难呢!两个大帅哥真的好难选哦!]

    雅林班的阶梯教室里响起一阵哄笑声,以女王般端坐在教室正中央的郁含烟为圆心,班上的女生们纷纷对乐小莲露出讥讽和不屑的笑容,男生们则自顾自地看着书或互相交谈着,生怕和女生们结怨一般,尽管有些不同的想法,却还是选择了安全地闭上嘴巴。

    乐小莲站在功塔培训班——雅林班的门口,哄笑声就像是炸响在她头顶上的闷雷,让她有些头晕目眩,如城墙一般坚定的决心也在这阵狂风暴雨中有些摇摇欲坠了。

    [小莲……]看着教室里一张张充满嘲讽的小莲,沈雪池和张馨茹有些担心地望向乐小莲。

    乐小莲闭上眼睛用力地深吸一口气,在心里死死地抱住自己那个有些动摇的决心。

    [没有关系,小雪,小茹……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管其他人了。听说功塔资格赛的第二道考题已经下来了,我一定要努力,不仅仅要顺利得到功塔资格,还要成为功塔之王,实现我的理想!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在实现理想之前倒下!]

    像是自我催眠一般,乐小莲声音低沉地说着。接着她憋足勇气,握紧拳头,顶着同学们讥讽的目光和冷嘲热讽的话语,硬是走进了教室里,在自己那个像垫了针垫一般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看见乐小莲的举动,雅林班的同学们有些诧异地纷纷聚到一起悄声议论起来。

    此时在雅林班教室的后门,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时荀正像广告画中的模特一般姿态优雅地靠在门边,在一阵压低的骚动声中,那双黑珍珠般的眼睛若有所思地望着乐小莲专注的背影,娇美的双唇间传出一个呵欠般轻轻的呢喃:[乐小莲……]

    啪啪啪!

    [雅林班的各位同学,新年好,大家寒假过得好吗?]

    几分钟后,雅林班的校外辅导苏佑慧双手抱着一小叠资料,穿着一件米色呢子齐膝长外套,和一条比外套下摆略长一点的米黄色格子裙,踩着优雅的不掉,如仙子一般走进了教室里,对着班上的同学们露出一个月桂般高雅而甜美的微笑。

    看见苏佑慧,乐小莲心里的阴霾瞬间一扫而光!她兴奋得两只眼睛像霓虹灯一样闪闪发光!脑袋像升空的氢气球,随着拼命挺直的脊梁和伸长的脖子向上扬起,前倾的身体好像恨不得贴在苏佑慧面前一样!

    不过班上其他同学们的兴奋程度也都不亚于乐小莲,连一向高傲自负的郁含烟都一脸仰慕地望着苏佑慧,平日里那双目空一切的眼睛闪耀着点点激动的光。

    [苏佑慧学姐好像又变漂亮了呢……是爱情的力量吗?听说情人节新年金月夜学长和李哲羽学长都送了定情礼物给学姐哦!]

    [我前两天在杂志上看到金月夜学长和李哲羽学长了,他们去参加一个时尚杂志的派对,两位学长穿礼服的样子好帅哦!如果我是苏佑慧学姐,一定也没法选吧……]

    [我始终还是觉得佑慧学姐还是和夜学长比较配哦!]

    [才没有呢!羽学长最帅了!他们中学的时候,羽学长为了佑慧学姐差点死掉呢!]

    [咳咳——咳!]听见班上同学们越来越大的议论声,苏佑慧轻轻干咳了两声,白玉兰般娇美的脸颊泛起一片微红,[同学们,今天是雅林班新学期的第一次会议,有几件事情要向大家宣布呢。]

    同学们的注意力成功地被苏佑慧转移开去,所有人都期待而又困惑地互相交换着眼神,猜测着苏佑慧为他们带来了什么样的信息。

    苏佑慧的脸上扬起一个带着积分骄傲和得意的笑,尽管这个笑容让乐小莲想起了班主任老师在介绍时荀时的笑容,可是她可以肯定的是,眼前这个笑容要比昨天班主任老师的那一个漂亮几万倍。

    正如乐小莲所预料,苏佑慧宣布的第一个消息便是雅林班的插班生——时荀,也正像乐小莲所推测的,当时荀应苏佑慧要求从教室最末尾一排座位站起来和大家打招呼时,教室里响起了一片惊叹而兴奋的感叹声以及尖叫声。

    呼……真不知道那种脸像厕所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的家伙,究竟有什么好……乐小莲瞟了时荀一眼,在心里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第二件事情,是关于功塔资格赛的第二场考试。]苏佑慧并没有等班上同学们从兴奋的情绪中平复下来,便微笑着继续宣布。

    仿佛一切都在苏佑慧的预料之中,听见她刚才的话,雅林班的同学们立刻安静了下来,睁大眼睛认真地望着她。

    苏佑慧转过身从放在讲台上的一个资料袋里,取出了一小叠用订书机订在一起的纸。

    [大家都知道,功塔资格赛不仅仅会淘汰考试成绩不合格的学生,同时也会在两个功塔班之中,平均成绩比较差的班级里淘汰末尾十名的学生。]

    说到这里,苏佑慧稍稍变得有点严肃,微风中的风铃般清脆的声音也低沉了下来。

    [很不幸的是,在上一场考试中,我们班的平均分比华礼班整整低了五分,所以除了考试不合格的同学们,合格的同学中,成绩倒数十名的同学都已经失去继续参加功塔班的资格了。我们雅林班的总人数从最初的100分,现在下降为76人。]

    阶梯教室里一片沉寂,所有的人都面色沉重地低下头轻轻叹着气,空气像被拉伸的塑料薄膜一样在越绷越紧。

    苏佑慧那双聪慧的眼睛扫视了一眼教室里的同学们,上扬起的嘴角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不过同学们不需要泄气,一场考试并不能代表最终的结果。而且现在第二场考试的内容已经出来了——是对各位所掌握的知识进行最大面积的抽查和检测。也就是说,不仅仅是课本里的知识,星盟图书馆里的任何一本书,都有可能出现第二场考试的考题。]

    [什么?任何一本书?星盟图书馆是星华市最大最古老的图书馆,那么多书怎么可能看得完啊?!]

    [就算全部看完也没有意义吧?要答出考题还得把书的内容全都记住才行!]

    [天啊……面试的时候题目就已经够刁钻的了,第二考就根本没有胜算嘛!]

    [连功塔资格赛都这么难,功塔大赛恐怕就更加……]

    [不可以这么快就放弃哦!]听见班上同学们的怨声载道,苏佑慧笑着扑闪了两下眼睛,[我相信隔壁班的同学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定也和大家一样没有自信。不过,这道考题并不是为了难倒大家才出的,出题的兰苑先生本意是希望大家能拥有更全面的知识,这样才能帮助大家建立起足够全面和理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而且为了能让大家考试顺利,我们还探讨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在接下来的几场考试中,都将一直延续使用下去。]

    听见苏佑慧的话,乐小莲眼中刚才升起的的迟疑和由于渐渐变成了期待和好奇。而班上其他的同学也将信将疑地望着苏佑慧,暗暗猜想着[办法]的实际内容。

    见班上的同学们已经稍微冷静了下来,苏佑慧继续朗声说着。

    [我们的办法就是,建立五人以上的学习小组。由高三年级的同学带队,以实力平均和每组五人以上为原则,对功塔班的同学们进行配组。同一个学习小组的同学要在准备考试以及考试之时互相帮助,以团队的智慧和力量来得到胜利。现在,我已经拿到了由班长郁含烟同学为雅林班同学安排的分组名单,我现在为大家宣读一下,各位同学可以在我宣读完之后提出异议。]

    说完,苏佑慧清了清嗓子,开始参照着手中的那一叠纸声音清亮地阅读起来。然而十几分钟过去后,乐小莲在教室里越来越大的议论声中,脸色渐渐变得沉重。

    [苏、苏佑慧学姐……]等到苏佑慧念完了最后一个名字,乐小莲有些不安地举起了一只手,[刚才,我好像没有听见您报我的名字……请问我在哪一个学习小组?]

    听见乐小莲的话,岳琳萱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轻笑,郁含烟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让人有些猜不透的笑容。

    苏佑慧重新查看了一下名单,两道柳叶般柔美乌黑的眉毛随着她眼睛惊异地睁大而微微上扬。

    [嗯,的确呢,郁含烟同学,你好像忘记帮乐小莲同学安排学习小组了哦!]

    [苏佑慧学姐,我是故意的。]郁含烟架着腿,确定而又得意地微笑着,[乐小莲同学是旁听生不是吗?不管她加入哪一个学习小组,我担心那个组的组长都会埋怨我自作主张。所以关于乐小莲同学的安排,我觉得今天可以让各个学习组的组长自己来表决,是否愿意接受她。]

    坐在郁含烟旁边的岳琳萱,转过头朝着乐小莲投去一个不怀好意的坏笑。

    乐小莲死死地瞪着一脸安然的郁含烟,心像被放在熊熊烈火上烘烤一样,灼热而生疼!

    这又是她的阴谋!郁含烟想用这个下三滥的招数把我赶出功塔班!

    苏佑慧似乎和乐小莲感觉到了同一个问题,她脸上的表情虽然仍保持之前的平静,可是注视着乐小莲和郁含烟的眼睛中却闪烁着隐隐的担忧。

    [那么……各位学习组的组长,你们的意见怎摸样呢?]

    应为寒秋夜不在,高三的学习组组长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几乎一面倒的站在郁含烟的阵营里。

    [呃……其实我没意见,但是我担心组员们会不会同意]

    [不好意思苏佑慧学姐,我们组不希望被旁听生拖累]

    [我们组也不想要旁听生耶,都不知道下一场考试她会不会迟到……]

    组长们七嘴八舌纷纷表达自己的态度,郁含烟听着他们的议论,就像听见捷报频传的女将军得意的翘起了嘴角高高扬起了她尖尖的下巴,高傲的目光直直的逼向苏佑慧,似乎让她做最后的决定。

    苏佑慧显然明白了郁含烟的“指示”,在心里惋惜的叹了口气,脸上依然保持完美而优雅的微笑,目光温柔的望着乐小莲。

    “乐小莲同学,各位学习组组长刚才都已经表态了,真的很遗憾呢……”

    听见苏佑慧的话,乐小莲死死地咬紧嘴唇,愤怒就像炉灶的火焰一般,尽管熊熊燃烧着,可是只能被围困在深沉而严实的理智里.

    郁含烟满意地笑着和岳琳萱交换了一个“大功告成”的眼神,就像接力一般,岳琳萱回应了郁含烟的笑意之后,立刻朝乐小莲投去一个蔑视失败者的眼神。一股怒气在沉闷的空气中膨胀、扩张,正当所有人以为大势已定,一个身影从座位上站起来,教室里响起一个坚定的声音。

    “我愿意和乐小莲一组”。沈雪池目不转睛的望着苏佑慧,那双总是冷漠无语的眼睛里少有的跳跃着一点火星。

    “苏、苏佑慧学姐,我、我也愿意。”紧接着在沈雪池之后,似乎早已做好准备的张馨茹同学也站了起来,有些颤动的目光中流露着被用力压抑住的胆怯。

    “沈雪池同学还有张馨茹同学,我可提醒你们,刚才学姐说过,学习小组的规则的规则之一是必须有五个人。岳琳萱嘲讽的哼了一声,似乎觉得她们这种为友情而奋不顾身的行为十分可笑,“如果你们贸然推出分配的小组,凑不齐五个人,你们就和乐小莲一样被迫离开攻塔班哦!”

    “啰嗦”沈雪池眼中掠过一道厌恶的光“攻塔只是游戏,没有笨蛋莲,游戏就不好玩了。”

    “小莲和小雪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她们不参加,我就会觉得很孤独,所以……我、我也无所谓……”

    “你们两个还真是顽固不化,就等着后悔吧!”岳琳萱被当众反驳,有些挂不住面子让她恼的满脸通红。

    “不要争了,小雪,小茹……”一个沉重的声音在岳琳萱和沈雪池,张馨茹只见响起,为刚才这场突然爆发的战役宣告了结束。乐小莲抬起头感激地望着坐在教室左边的沈雪池和张馨茹,仿佛稳定了情绪一般轻吸了一口气“谢谢你们想让帮我,你们愿意这样做,我已经很高兴了"

    “小莲……”

    “不过,被排挤出攻塔班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想牵连到你们。”沈雪池和张馨茹想要说什么,而乐小莲却突然拉高声音打断她们,继续说着,“小雪,你以前提醒过我,我的目的是要在攻塔大赛获得胜利。所以,就算今天我被开除攻塔班,我也一定会想办法再回来。我发过誓的,在我实现自己理想之前,绝对不会轻易被别人打垮,所以,小学,小茹,你们要继续加油哦,我们一定会在正式攻塔大赛碰面的。

    一个身影从座位上站起来,教室里响起一个坚定的声音。

    “我愿意和乐小莲一组”。沈雪池目不转睛的望着苏佑慧,那双总是冷漠无语的眼睛里少有的跳跃着一点火星。

    “苏、苏佑慧学姐,我、我也愿意。”紧接着在沈雪池之后,似乎早已做好准备的张馨茹同学也站了起来,有些颤动的目光中流露着被用力压抑住的胆怯。

    “沈雪池同学还有张馨茹同学,我可提醒你们,刚才学姐说过,学习小组的规则之一是必须有五个人。”岳琳萱嘲讽地哼了一声,似乎觉得她们这种为友情奋不顾身的行为十分可笑,“如果你们现在贸然退出分配的小组,凑不齐5个人,你们就会和乐小莲一样被迫离开攻塔班哦!”

    “罗索。”沈雪池眼中掠过一道厌恶的光,“攻塔只是游戏,没有笨蛋莲,游戏就不好玩了。”

    “小莲和小雪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他们都不参加,我会觉得很孤独,所以……我、我也无所谓……”

    “你们两个真是顽固不化,就等着后悔吧!”岳琳萱被当众反驳,有点挂不住的面子让她恼得满脸通红。

    “不要争了,小雪,小茹……”一个有些沉重的声音在岳琳萱和沈雪池、张馨茹之间响起,为刚才这场突然爆发的战役宣告了结束。乐小莲抬起头感激地望着坐在教室左边的沈雪池和张馨茹,仿佛在稳定情绪一般轻吸了一口气,“谢谢你们想要帮我,你们愿意这样做,我已经很高兴了……”

    “小莲……”

    “不过,被排挤出攻塔班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不想牵连到你们。”沈雪池和张馨茹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乐小莲却突然拉高了声音打断了她们,继续说着,“小雪,你以前提醒过我,我的目的是要在攻塔大赛中得到胜利。所以,就算今天我被开除出攻塔班,我也一定会想办法再回来。我发过誓,在实现自己的理想之前,绝对不会轻易就被别人打垮。所以,小雪小茹。你们要继续加油哦!我们一定会在正式的攻塔大赛上碰面的。”

    乐小莲的话让整个教室的气氛陷入了一阵沉思,同学们纷纷有些愧疚地低下了头,互相交换着怯懦的眼神。

    岳琳萱不以为然地撇了一下嘴巴,郁含烟则神情有些复杂地将头撇向一边去,仿佛内心在激烈的挣扎般紧紧地咬住了嘴唇。

    乐小莲自信满满地冲向满脸担忧的沈雪池和张馨茹笑了笑,而当她目光触到郁含烟和岳琳萱,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不服输的神情。

    接着,她转过头朝站在讲台前的苏佑慧深深地鞠了一躬,低头收拾好课桌上的记事本和文具盒,在班上同学们神色各异的目光中,转身准备离开。

    “乐小莲同学,先等一下。”然而正当乐小莲离开自己的座位,苏佑慧那清亮而温柔的声音就像吹开乌云的清风一般,让气氛沉闷的教室里露出了一丝的曙光。

    万众瞩目之中,苏佑慧仿若降临凡间的天使一般,静静地微笑。

    “乐小莲同学,虽然你没能加入任何一个学习小组,不过在‘学习小组’的制度里,并没有规定说,不参加学习小组的同学就不能参加攻塔资格赛。所以,你可以继续留下。”

    哗——

    苏佑慧的话在教室里掀起轩然大波,乐小莲怔怔地愣在原地,怀疑自己听错了一般惊讶地睁大眼睛。沈雪池和张馨茹则转头交换了一个激动的眼神。

    “咦?怎么会这样?乐小莲不参加学习小组也能留下吗?”

    “很可爱的麻花辫呢,以前我也绑过这个发型哦!”

    “咦?真、真的吗?”乐小莲眼中闪着欣喜的星光。

    苏佑慧笑着点点头:“我听说过一个传说,麻花辫的三缕发束代表着勇气、快乐还有唉,小莲你一直被这个咒语保护着呢!”

    咦?学姐也知道这个传说吗……乐小莲不由自主地抚摸着自己的发梢。

    苏佑慧轻轻整理了一下搭在乐小莲肩膀前的麻花辫,像春日的阳光一般温柔地微笑着。

    “拥有这样强大的咒语保护,小莲,即使刚才我没有保护你,我相信你也一定会像你说的那样,用自己的力量再次进入攻塔班的吧?而且我相信,你的朋友们也一定帮助你。”说到这里,苏佑慧稍稍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站在两旁的沈雪池和张馨茹,继续说,“既然小莲迟早都会回来,为什么不然你现在继续留下来呢?刚才我就是这样想的,不过让我有这样想法的却是你。”

    “是我?”

    “嗯。”苏佑慧对视这乐小莲惊讶的目光,肯定地点点头,“所以小莲,这是你自己为自己创造的命运。而且我一直都相信,能改变自己命运的人,永远都只有自己,不管是谁,也许他们帮助你,或者阻碍你,可是决定要怎么做的,却是自己,不是吗?所以,就算只有你一个人,也要努力下去哦!要记住,未来是在无数个不可能中诞生的。”

    “嗯!苏佑慧学姐,我一定会记住你的话的!”一股激动的情绪像狂风掀起的巨浪般在乐小莲的胸口里涌动着。

    我一定要珍惜苏佑慧学姐为我争取到的这个机会!佑慧学姐说“未来是在无数个不可能中诞生的”,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参加攻塔,并且成为“攻塔之王”!

    此时,在距离苏佑慧和乐小莲等人不远处的走廊上,时荀正静静地凝视这苏佑慧,听着她和乐小莲之间的那番对话。

    过了一会,他缓步朝苏佑慧走去,优雅的身影仿佛从梦中走出来一般。

    “打扰一下。”站在乐小莲身后,时荀声音淡淡地说。

    苏佑慧似乎已经察觉时荀来找她的目的,脸上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意:“时荀同学,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不在为何,时荀避开了苏佑慧的目光,转向了旁边的虚空,面无表情地回答:“我拒绝做班长。”

    “嗯……是这样吗?”苏佑慧毫无为时荀的抗议感觉诧异,脸上仍然保持着完美的微笑,并且嘴角更加向上扬了一些,脸颊上隐约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新任班长的名字我已经宣布了,至于你是否要履行班长的纸扎那是时荀同学自己的问题哦!如果时荀同学不介意被认为是惧怕这人的家伙,我更没有理由介意呢。”

    死寂……死寂……

    乐小莲、沈雪池以及张馨茹大气不敢出地左右张望着苏佑慧和时荀,而在这紧张得如拧紧的琴弦般的空气中,苏佑慧温柔的笑容和时荀惊异的目光沉默地僵持了几秒钟,最终时荀像一头败犬落败的将军无奈地一样低下头轻轻叹了口气,默不作声地从乐小莲以及苏佑慧的身边快步走了过去了。

    “哦呵呵呵!我相信时荀同学会是好班长呢。”苏佑慧的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个胜利者自信的微笑。

    乐小莲和沈雪池以及张馨茹一头冷汗地面面相觑,心里不由地惊叹。

    还好得罪的是郁含烟而不是苏佑慧学姐……她实在是太厉害了……

    摇摇晃晃……摇摇晃晃……

    下午最后一堂课下课后,乐小莲故意找来一个借口没有和沈雪池,张馨茹一起去食堂吃

    晚饭,独自一个人心事重重的在校园里晃荡。

    今天好累呢……心情就像早跳楼机一样忽上忽下,如果神经不够强大,大概已经崩溃了

    把……

    不过,虽然已经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成为攻塔王,佑慧学姐也说未来是在不可能中诞生的……可是我真的做得到吗?第二考试要看完图书馆所有图书才行,而且时间只剩一个月……还有寒秋夜学长,他现在究竟在做什么?上次我发短信,他没回话,打电话也被拒绝接听,现在又辞去攻塔班班长的职务……虽然他对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可是总觉得他并不是坏人……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呢?

    想着这一切乐小莲觉得自己的脑子就像塞了太多的杂物一般,沉重的快要提不起来了!她两眼失焦。像游魂一样没有目的在校园里乱走,等回过神时候,已经在白岭的山脚下了。

    抬起头往白岭望去冬天是光秃秃的桦树们已经冒出了新嫩的绿芽,夕阳温柔的光线就像慈母温暖的微笑一般,静静的映在小小而嫩绿的叶片之上,让乐小莲焦虑的心情不禁平静了许多

    啊……说起来,自从那天和江朔流在白桦树下许愿后,好像已经很久没来白岭了呢……不知那棵树怎么样了?

    有些好奇的猜想,乐小莲踏着夕阳金色的光线走上了白岭,走到了她和江朔流曾许诺那颗大桦树前

    这棵大桦树位于白岭的半山腰上,应为比周围的树木都要大很多,所以找起来并不费力。乐小莲抬起手臂轻轻抚摸白桦树倔强挺立的树干,仰头望向那仿佛要伸展空中的树枝,情不自禁的轻声感叹。

    “我要去的地方会不会也和这片空中一样,遥不可及呢?”

    “遥不可及的不是天空而是人心把”一个带着一丝不满的声音轻轻响起乐小莲愣了愣,突然惊讶的像青蛙一样后退了一大步,颤颤巍巍望向微风中轻轻摆动的大白桦树

    “树、树刚才说话了了?!有妖怪吗?!

    “笨”一张出尘脱俗的像精灵王子的脸从不远处一棵大白桦树旁露了出来,浮动着草木香气的微风中,他轻轻扇动了一下如微风般微微上翘的睫毛,一双像有魔法水晶般神秘而深邃的眼睛深深的望向乐小莲,漂亮的嘴唇在夕阳中扬起一线温暖的微笑

1王9帅12宫3第七章 与红J党的交流处世术https://www.moyogame.com/35_35174/6.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