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都市言情> 1王9帅12宫3> 第三章 傻瓜军团的扫雪极限战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狼性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夜宴 传奇 庶女明兰传 我们 红枫叶落 佳偶天成 

1王9帅12宫3

第三章 傻瓜军团的扫雪极限战

小说:1王9帅12宫3 作者:郭妮 时间: 分类: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什么?!必须在三天内扫完岳林高中的雪,才能参加第一场考试?!别说扫雪,岳林高中全部走完也得花上一整天吧?!]

    当天色暗淡下来,星华市处处闪耀起耀眼的霓虹,位于星华市郊的福利院里响起一个愤怒地惊叫声!

    [嘘——真希!我说了别那么大声!当心让其他小朋友还有嬷嬷们听见!我不想让大家担心!]

    光线昏黄的卧室里,乐小莲抱着枕头坐在床上,伸手紧紧捂住了坐在她旁边的郝真希的嘴。

    可恶虽然我也想到郁含烟会给我出难题,可是却没料到会这么过分。[可是小莲,现在不是关心嬷嬷和小朋友们的时候吧?]郝真希有些生气地用力挪开乐小莲的手,心烦气躁地抱怨,[那么大的一个星盟校园,如果只靠你一个人,别说三天了,恐怕三个星期都不一定能把雪扫干净!]

    另一旁,沈雪池则一直坐在小床旁的木椅上,若有所思地喝着热茶。张馨茹抱紧曲起的双膝,胖乎乎的脸蛋上堆满了担忧和困惑。[先不管那个兰苑先生,郁含烟在你们学校里未免也太有权势了吧?她是校长还是教导主任啊?居然可以左右参加攻塔大赛的资格?]郝真希正在气头上,她一脸愤慨地大声斥责。[嗯郁含烟同学的确很有权势哦,尤其是在岳林高中。]张馨茹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睛,语气有些无奈地解释,[我听说,郁含烟同学的爸爸是岳林高中的投资人,她爸爸对她从来都是言听计从。再加上岳林高中校长向来喜欢巴结上流社会,所以,现在岳林高中几乎就是由郁含烟‘垂帘听政’呢。][怎么会这样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小莲根本就是板上的肉,对郁含烟的刁难一点办法也没有啊!]郝真希绝望地惊呼,然而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望向乐小莲。

    [对了,小莲,你是怎么得罪郁含烟的啊?]

    听见郝真希的问话,乐小莲像是瞬间陷入了可怕的黑暗空间,头顶上浮现出一团骇人的黑气。[真希这个现在是禁忌话题!]张馨茹一头冷汗地赶紧冲郝真希挤眼睛,俯身凑到郝真希耳边轻声回答了原因。

    郝真希捂着嘴巴惊叹地低声说着,和张馨茹交换了一个[沉默是金]的眼神。

    [放弃?]一直保持沉默的沈雪池突然开口说话了,审视着乐小莲。

    乐小莲双手撑在床上,低着头望着脚下深深浅浅的地板纹路,仿佛那是一道道难解的题。只要我和郁含烟都在攻塔班,她就一定会不停地向我挑衅。可是,我能赢过郁含烟吗?

    想到这里,乐小莲感觉心像被紧紧地揪住了一阵阵生疼。

    不行我是绝对不可以放弃的,这是我和妈妈的约定!我能努力地活到现在,不都是因为这一个约定吗?

    想到这里,乐小莲像是在惩罚自己的犹豫一般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接着她紧紧地握起了拳头,抬起了头,目光炯炯地望着沈雪池。[三天之内,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雪扫干净。]

    沈雪池感受到乐小莲的气势稍稍愣了愣,随即唇角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小莲,你放心吧!我们都会去帮你的!郁含烟并没有说,不准有人帮忙吧?]郝真希仿佛也从乐小莲的话语中得到力量,冲一旁的张馨茹默契地眨了眨眼睛。

    [是啊,小莲,我们都会站在你这一边哦!还有小雪也是!]

    [啰、啰嗦。]沈雪池脸颊一红,抬起手,抑郁地把脸藏到了杯子后面。

    看到这一幕,张馨茹偷偷地吐了吐舌头,乐小莲和郝真希交换了一个眼神,轻声地相视笑了起来。

    温暖的黄色灯光下,小小的房间里因为女生们灿烂的笑脸而充溢着温馨的空气。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冬天似乎连太阳都变得比较懒,到了早晨七点多,天才完全大亮。虽然没有下雪,可是天空却是阴沉沉的——就像站在月林高中校门口ide那几个人脸上的表情。[除了乐小莲,非岳林高中学生不准进?!喂,保安叔叔,这是什么意思啊?]被保安拦在校门外的郝真希气鼓鼓地睁大眼睛,大声质问。

    [昨天学校领导打电话来吩咐的,我有什么办法。]保安懒洋洋地回答着,打着哈欠一个人走回温暖的传达室里继续喝茶看报。

    [小莲,这怎么办才好呢?]看见站在紧闭着校门另一边的乐小莲,张馨茹急的直叹气、

    [没有关系的,各位,]乐小莲坚强地笑着,冲校门外的所有人挤了挤眼睛,[这样的话,我就连你们的份一起努力!]

    [可是操场,教学楼,绿化带,食堂到处都是这么厚的雪!别说你一个人,就算是我们五个人一起,也不可能在三天之内扫完呢?]张馨茹扫视了一眼学校里白皑皑的一整片,立刻崩溃地抱着头大喊。

    砰。像是在修理卡带的录音机,沈雪池二话不说,抬起手便在张馨茹的头顶上劈了一掌。

    [小茹,小莲还没开始扫雪,你就先说那么多不可能,这样会让她很没有士气耶!]郝真希裹着厚厚扫完棉袄,虽然嘴上这么劝着张馨茹,脸上却死气沉沉,一副绝望的神情,[小、小莲,怎么办才好呢?]

    乐小莲看了一眼担忧的同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不好意思,各位,我现在要去扫雪了。虽然我知道要达到郁含烟的要求很艰难,可是我并没有打算放弃,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地。]

    [嗯,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在这里陪你吧,我去帮你买些吃的补充体力。]

    [小莲,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和你一起战斗到最后一刻的!]

    郝真希和张馨茹也笑着冲乐小莲比了一个[V]字,左右夹攻把沈雪池硬生生夹在他们中间,组成[V字元气少女三人组]。

    [走、走开。难看!]沈雪池抑郁地皱着眉头,身体局促地缩在一起,可是眼睛里却闪烁着担忧的光。

    乐小莲感激地笑着点点头,像发号司令的女将军一般,用力将铁铲立在地上!

    [那我就从岳林高中的校门口开始吧!]

    那股感激之情加上不服输的意志支撑着乐小莲不知疲倦的战斗,就像最辛勤的清洁工,她弯着腰拼命扫雪。可是当地面都被打扫干净之后,那团在心中熊熊燃烧的烈火慢慢熄灭了,乐小莲终于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疲倦,浑身就像一团棉花酸软无力到了极点!

    乐小莲直起腰想站起来,却顿时感到有些眼冒金星。

    等她走到校门口。一直守候的沈雪池走到她的身边,话语流露出明显的关切和担忧:[你还好吧,]

    [我哪有这么脆弱啊!小雪,你可不要小看我。]乐小莲故作无所谓地哈哈一笑,可是才从扫帚上挺起腰的她又是一阵脚软。

    大家围拢过来,纷纷关切地说道:[小莲,我们送你回去休息吧,否则真的会累垮了呢。]

    福利院里,郝真希为乐小莲倒了一杯牛奶,看着她喝下之后才安心地离去。可是睡着的乐小莲却不知道,江朔流因为拜托了郝真希,一直守候在福利院的休息室里,知道能看着乐小莲疲惫却又心满意足的睡脸,才准备安心离开。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生怕打扰到乐小莲,江朔流赶紧走到门外,一看手机屏幕,按下了接听键。

    [喂,海,怎么了?]

    [流,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呢。]电话里,文震海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

    [嗯海,你最近好像对我和乐小莲的事情特别的热心呢。]江朔流淡淡地笑了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只是觉得,既然你那么关心乐小莲,成人之美也不是什么坏事。]

    [谢谢——]江朔流抑郁地抱怨,[不过她还是没有答应跟我成为朋友,一点也不给我留情面呢。]

    [哈哈哈哈,还真像乐小莲的作风,]文震海笑着回答,[不过流,你和乐小莲相处的那种简单的快乐,难道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

    [但是她已经知道我是江朔流]江朔流的声音愈发低沉。

    [对于真正的朋友而言,名字只是个代号而已,叫什么难道真的那么重要吗?如果你把乐小莲当成朋友,不管是叫江朔流还是叫时荀,面对她的都会是真实的你,不是吗?]

    叮——

    文震海的话让江朔流愣在了那里,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睁大眼睛。

    江朔流挂掉了电话,又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熟睡中的乐小莲。

    然而就在他离开后不久,福利院门口一个纤细的黑影从门外一闪而过,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接着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哇,睡了一觉真是神清气爽呢!]

    第二天清晨。乐小莲精神抖擞地踏上了去星盟高校的路上,心里止不住地欢呼雀跃!

    今天再次努力,离取得参加攻塔比赛的资格又进了一步呢!可是当她一只脚踏进校门之后,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原本整齐堆放在墙角边扫好的雪居然又神奇地回到了地面上,上面还有很多肮脏的鞋印子,仿佛被人恶意地撒子原本干净整洁的道路中央。一定是有人捣鬼!!

    乐小莲的脸因为愤怒和震惊而涨的通红,手指紧紧地攥在了一起。

    可是,难道我就因为这种卑微无耻的伎俩而再一次失去攻塔的资格吗?我答应妈妈的话,绝对不能食言!

    绝不!她飞奔到墙角下,抓起昨晚遗留在那里的扫帚,眼中闪烁着坚定地火焰,胸中鼓起勇气,再次投入到艰辛的扫雪战斗中!

    [流,抱歉,让你久等了。]

    就在城市的另一个方向,一间豪华书房里,郁含烟正穿着一条夹棉的长裙,宛如公主般优雅地站在书房的门口,开心地看着江朔流。

    [没关系,烟,我今天来是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嗯?什么事情?]郁含烟微笑着走到江朔流的身边,亲昵地挽住他的一只手。江朔流神情严肃地望着郁含烟,声音低沉地问:[昨晚叫人去岳林高中,把雪弄得满地都是的人是你吧?]

    [你有什么证据吗?]郁含烟撇过头,气呼呼地辩解,[而且,就算这些事情是我做的,也不管流你的事情吧?]

    江朔流无奈地轻轻吸了口气,转过身扶着郁含烟的肩膀,预期稍稍变得温和了些。

    [烟,你为什么总是针对乐小莲呢?她并没有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不是吗?]

    [流,你在说笑话吗?]郁含烟冷笑了两声,转过身来望着江朔流,一连手上的表情,[自从你认识乐小莲之后,你在我面前总是‘小可乐’长‘小可乐’短。而且你为了她,甚至不惜和我吵架,以前你明明是最疼我的!]

    [烟,你误会了。]

    [我才没有误会!]郁含烟的情绪开始有些失控了,眼眶被泪水呛得通红,声音在微微的颤抖,[她根本不会明白,‘江朔流’和‘郁含烟’这两个名字对于我们而言,除了光环之外,更多的是压力、责任还有痛苦,她更加不会明白,你使用另外的名字和她来往的苦心。而这一点,只有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的我们才能互相理解!]

    说到这里,郁含烟抬起流满泪水的脸颊,朝江朔流投去了一个炽热而坚定的眼神。

    [所以,流,我需要能理解我的痛苦的你,而你也同样需要能理解你的我,难道不是吗?]

    沉寂沉寂时间在房间里静静地流动着,只有窗外偶尔传来一阵寒风拂过常青树枝叶发出的沙沙声响。

    过了半晌,江朔流突然松开了郁含烟的肩膀,像是终于明白所有事情一般惊讶地望着郁含烟。郁含烟一怔,似乎已经知道了江朔流的回答,神情懊恼而又愤怒地紧皱眉头撇过头去。

    [小烟,对不起,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可爱任性的小妹妹,我没有办法用别的心情来面对你。]

    郁含烟死死地咬住泛白的嘴唇,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顺着眼角滴落到脚边的雪白地毯上。

    江朔流站直身体,认真地凝视着郁含烟的双眼。

    [所以就算没有乐小莲,我对你的感觉也不会有所改变。你和我之间的问题,请不要怪责到其他人的身上。]

    砰!郁含烟的情绪终于爆发,她抓起旁边桌上自己的手机,用力朝江朔流砸了过去。[江朔流是大笨蛋!!]她激动地大声哭喊,转身飞快地跑开了!

    江朔流弯腰捡起郁含烟扔过来的手机,表情沉重地站在原地,然而当他的手指不小心触碰到手机的开锁键,一条没有关闭的简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烟公主,我收到消息今晚上乐小莲会一个人在学校里通宵扫雪哦,为了帮烟公主出气,晚上我会过去好好教训她一下的,烟公主等着我的好消息哦!】

    琳萱

    嗖——

    太过分了,为什么你们又要这么对待无辜的小可乐?!

    江朔流的眼中划过一道激动而忿恨的火焰,他紧紧地攥着手机,像失去理智般向远处飞奔而去。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一天的时光飞快流逝,在岳林高中的校园里,黯淡的月光下,被乐小莲再次扫得干干净净的操场旁的水泥路上,一辆载着一座有一人多高[小雪山]的翻斗车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后,几个拿着铁铲的人从车里钻了出来。岳琳萱在那几个人之后,带着嫌恶的表情跳下了车。她鄙视地瞥了一眼沾满了冰雪和泥土的翻斗车,拍了拍身上漂亮的羽绒大衣。

    [好了,你们几个把车后面的这些雪全部倒在了路上,就像昨天晚上一样。]岳琳萱骄傲地翘着手指,对旁边几个高矮胖瘦不一的男生颐指气使。

    看着被扫干净的地面,再一次被冰雪覆盖,岳琳萱抱着手臂得意地笑着。

    [哼,乐小莲,你尽管拼命好了。像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就算烟公主不吩咐我,我岳琳萱也一定会教训你的!给我等着瞧吧!]

    咔嚓。一直躲在大树后观察着这一切的乐小莲,愤怒得脸色苍白,她咬紧牙,一只手紧紧地抓着铁锹。

    可恶,果然是她们在捣乱!居然这样肆无忌惮地破坏别人的劳动成果,实在是太卑鄙了!

    乐小莲暗想着,愤怒的火焰将她的眼睛熏烤得发红,她提起铁锹,拔腿便要朝岳琳萱冲过去!

    砰!然而乐小莲刚往前走出两步,后脑勺突然被重重撞击了一下!来不及回过头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乐小莲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接着便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风吹过大树枯黄的枝叶,像是人的脚步声一般,四周响起一片沙沙的声响。

    操场边,正在监督男生们将车上的雪铲到地上的岳琳萱,不耐烦地左右看了看,哆嗦着拉紧了身上的棉衣。

    真是奇怪,明明收到消息说,今天晚上乐小莲会在这里,按照她的脾气,只要一看见我们一定会马上冲出来和我们评理。可是我们都已经来了快半个小时了,为什么还没有看见她的人影呢?难道说她知难而退开溜了?

    丘琳萱想着,像一条得意洋洋的蛇扭了扭腰,发出一个娇媚的冷笑。

    而正当她得意洋洋之时,一个愤怒的声音突然在道路的另一头响起!

    “你们全部给我住手!”

    忽然,道路的另一头传来了一声怒吼!

    岳琳萱和正在铲雪的男生们一愣,纷纷转头朝声音望去,发现在昏黄的路灯下,站在那里的并不是他们一直在等待的乐小莲,而是一个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人——江溯流。

    他似乎跑了很长一段路,就像刚刚从温泉中走出来一般,浑身热气腾腾,额前的刘海全都被汗水浸湿了。

    江溯流一边用力拉开缠绕在脖子里的藏蓝色的围巾,一边气喘吁吁地朝岳琳萱走了过去,浑身散发着腾腾的杀气。

    “江、江溯流……”看见突然出现的江溯流,岳琳萱就像被扰乱的线路的计算机,立刻茫然失措起来。

    车上正在铲雪的男生们纷纷扔掉了手中的铁铲,惊慌地大喊着!

    “星高的江溯流?!”

    “对、对不起!不是我们做的!不是我们做的!”

    “江溯流!都是岳琳萱指示我们干的!放过我们把!”

    “你们给我闭嘴,安静地呆在那里。”江溯流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冷冷地说着,径直走到岳琳萱面前。

    “乐小莲呢?”

    “咦?乐小莲……我、我不知道,我没看见她……”岳琳萱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靠近江溯流,可是却被他浑身的杀气吓得浑身发抖。

    “没看见?”

    “嗯!嗯!”

    江溯流仔细打量着岳琳萱的表情,感觉她不像是在说谎。

    看来小可乐还没有和这些家伙撞见,否则凭她的个性,不出事才怪呢……

    稍稍松了一口气之后,江溯流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摁下乐小莲的手机号码。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然而一阵手机的蜂鸣声突然在水泥路边响起,让江溯流猛然一愣!

    他和岳琳萱都惊讶地四处搜寻者声音传来的方向,突然,一只搭在路边常青树绿化带上的黑色手套吸引了他的目光!"

    不由分说地,江溯流转身便朝那只手套的方向飞跑了过去,不出他的所料,乐小莲正直直地倒在低矮常青树后面的草地上,她使用过的那只铁锹孤零零地靠在旁边的树干上。

    “小莲!能听见我说话吗?乐小莲……”

    “……莲……小莲!”

    咦?妈妈妈是你吗?鸣为什么为什么我说不出话?

    (后文暂缺)

1王9帅12宫3第三章 傻瓜军团的扫雪极限战https://www.moyogame.com/35_35174/3.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