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 玄幻奇幻> 独臂游侠传> 一百五十九回、逝者如斯

好书推荐: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萧子期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我的贴身校花 逍遥派 征战无限历史 和霸总离婚后我成了万人迷 霍太太她千娇百媚 掌门要逆天 大隋第三世 胖子的韩娱 

独臂游侠传

一百五十九回、逝者如斯

小说:独臂游侠传 作者:微子木笔 时间: 分类:玄幻奇幻 直达底部

    小凉形容**,软软的如媚泥一般沉倒在辜云的肩头,柔软娇嫩的玉体无有一丝骨骼。她浑身散发着豆蔻处女独有的香气。极是魅惑性感,又是稚嫩撩人,又是妩媚色气,着实令人欲罢不能。纤柔的玉颈,衬托这白皙的下颌,让人忍不住亲上去。无骨纤薄的身子更是给人一种放肆蹂躏的**。

    “啊,辜云我好热...受不了了”小凉搂在辜云身上解开衣襟,酥胸半露,兀自**。辜云感受着小凉四体燥热,蠢蠢欲动,小凉喘道:“额...好难受。忍不住了。”只觉得小凉下.体不断颤抖柔媚不止。

    辜云心道这小丫头片子是个妥妥的香蜜罐子,将来不知有多磨人呢!

    完颜力看见辜云的武艺,吓得手中宝刀都弯了,打着颤向后退,辜云喝道:“丫头好心收留你们!你们却行为不轨!”

    完颜力急忙磕头:“啊!大侠我错了,大侠我错了,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开罪了您老人家...”

    辜云震怒:“我看起来很老吗?!”怒目一视,吓得完颜力后脊梁的汗毛,都把衣服扎破了,变成跟一个秃毛刺猬一般。完颜力哐哐磕头:“大爷饶命啊,大爷饶命啊!大家都是汉人,哈哈哈,是吧,是吧!”

    “呸!狗杂种,你不说你是女真人么,跑这里来装炎汉,找死!”辜云掌风要挥落。

    完颜力磕头磕的更起劲了,忙道:“诶呦,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啊!小人姓梁名远,字宏达,是...是...是...是正经的辽东人士!行走江湖总得找一个吓唬得了人的名号,我觉的这金人名号叫起来威风...比腌汉人威风的多!”

    辜云气的一脚就给他踢翻了,骂道:“怎得?他髡贼索虏就威风,我炎黄贵胄就不威风了!凶狠暴虐便是本事,威服天下就不是本事吗?贱骨头,别人家的屎都是香的!你贱不贱啊!”

    梁宏达吓得赶紧磕头:“是是是,小人贱骨头!还请大笑饶命啊!”此时辜云全无杀心,亦知他定然不少为伤天害理之事,想着断他一臂,让他没有再伤天害理的武艺便好,谁知梁宏达此种贼子,焉能真心知错,左手撑地,右手虚掩,右足发力,左足虚蹬!正是一招“野狼扑兔”的起手。实在是暗藏杀机,欲图暗算!

    辜云怎会不知,谁知梁宏达一边笑着,登时抽刀跃起,他武功不弱,刀锋似电正向辜云怀里一扑,辜云登时大怒,混元神功激荡,一股气墙从身上嗡嗡荡出,那钢刀刺在心头,猛觉一股大力,非但衣服没有刺破,反倒是激发了辜云身上的罡气,那钢刀登时断做数段。

    完颜力一刀含劲,怎曾向辜云真力顺着刀锋逆流,砰的一声撞破梁宏达也好完颜力也罢的心脉,跌将出门,横死在地

    辜云回身看时,小凉已经侧卧在地上,娇.喘连连,声声绵密,欲仙欲死:“啊....额...”小凉单薄的身子不住痉挛,解开了她的下衣,纤纤玉指轻柔的不住往她的粉明玉珠上游弋...不住间一溪春水泉涌如潮...

    辜云一惊,把小凉抗在肩头,摆在角落,解开她的衣襟,见她胸脯涨的满满的。又看她软玉娇小,饱满未开,桃花一线,紧致酥柔,一股子温香环绕周围,粉粉莹莹的自是处女明私,更是天下绝品。只是幼嫩又小,虽想破坏,但是辜云爱重她的身子,却又不忍用她。

    小凉咬着芳唇,已经晕红出血,辜云只道这药厉害,若是不及时缓解小凉的燥欲,她恐怕有性命之忧,但是若两人真去欢爱一番,小凉怕是要死在自己身上。

    辜云心里默念清心寡欲咒,只把太虚心法度给小凉,然后又用纯阳神功护住小凉心脉,在她温软方泽的下唇上轻轻吮允,小凉登时欲仙欲死,魂游天外...

    辜云心头更是激荡不止,心道好嫩!极嫩!绝嫩!一股子绝妙香甜萦绕在口齿之间,竟也不住馋上了小凉的身子,可是又舍不得动她。只看着小凉媚笑连连,昏了过去,但仍是娇气粗喘,香舌芳吐.....辜云怜惜之情弥生,把她轻轻揽在怀里,悄悄过了一夜。

    次日清晨,小凉在怀中低着头,秀发芳香,酥软入怀,辜云只觉得她心底忐忑不安:“...”

    “噗,怎么样,如何不好意思了起来。”辜云笑她。

    “我...我...我怎么样?诶...诶呀羞死了!”小凉头枕在辜云怀里,小手轻轻捶打着辜云的心口。

    辜云口齿间仍不忘昨也小凉的香甜,却又故意逗她:“不怎么样,连根毛也没有!”

    小凉脸色极红:“我..对不起,我太小了,而且我长不出毛来。”

    辜云噗呲笑她揽住她的小脑袋,温柔道:“逗你玩呢,小凉是绝世好女人不是嘛。”

    “噗~”

    辜云看着她心中又是激起色心,把她压在地上,轻轻在耳根上一舔,小凉兀自**:“啊...”辜云笑了笑心道真是个美人儿,只觉她裤子湿了一大片,但是不再去逗她。

    小凉的月事犹在,辜云无论如何也不能脏了她身子,但是由于昨夜辜云口齿间的绝妙唇法,小凉体力虚脱,犹很难站起。她温柔的一望,又是令人摄魂入骨。两人彼此如今早就爱慕深重,辜云虽是很少在言语上表露,却是设身处地常为小凉着想,小凉亦是全心全意。

    二人进得屋内,去看辜贵,发现辜贵身体未有好转,一夜过去辜贵的四肢愈凉,手臂大腿已经毫无血色,肌肉凉软,辜云焦

    急和声说道:“父亲,无妨,我们给你揉揉腿!”辜云小凉两个相扶辜贵,把他翻身躺着,揉弛筋骨,就只见辜贵,一声长叹,口齿间也呜咽不出什么话来,脸色铁青,双瞳已经浑浊了。

    辜云兀自沉吟,拉住小凉连连苦笑。

    小凉知他心情苦恼,辜云自是重情重义,然而生身之父纵有千般不是,如今奄奄一息,弥留南续,辜云岂不苦恼?小凉抱过辜云头来,静静安慰,悄悄哭了。

    辜云道:“我上次见他是在兰陵,他已不认得我,当时还是壮年一把,走路如风...想不到短短数月却如今模样。”

    小凉道:“你父亲平日里最爱吃什么?”

    辜云道:“花雕酒和东坡肉。”

    小凉道:“那我们去镇上吧,东坡肉我拿手!花雕酒镇上应该会有卖,你问问他想干什么都带他去就好了!辜云诶,总之你的心尽到了就不必再纠结了。”

    辜云点了点头,小凉熬了粥食,先给辜贵喂下,等到辜贵神色平复,便把他抬上平板马车,向锦州里去。辜云问他向吃什么喝什么,辜贵却真赖上了辜云,不单要东坡肉,还要很多雪娘家菜馆的饭菜,所幸小凉都会做。

    一路上这辜贵吵着冷,辜云把衣物都解了于他,辜贵依旧是冷得打哆嗦。小凉无奈,便把自己周身的棉衣,皮毛都解下,堆在辜贵被里,关切之情不下辜云。辜云看着小凉忙碌身影,越发感激,自觉恩深意重,柔情相望不加多言。

    且说这人到了弥留之际,就开始嘴里哼哼,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小凉去赶车马,让辜云在后面听着。辜云附耳去听,辜贵却把当年假意投奔义军,引领义军进入芒砀山斩蟒谷的事情说出,辜云颇感震惊,原来当年悲剧的一切都是如此而来。

    且说当初辜云母亲赵金梅怀孕,恰逢这寻找谶语之人的韩山童,刘福通经过兰陵镇,雪夜带走怀孕的赵金梅,后来产下辜云。但是在辜贵的话语中,始终记不清辜云的名字,在之后辜贵到了蒙古丞相脱脱处,自告奋勇称为内奸打入义军。凭借关系和一些微末的武艺,在刘福通手下作为先锋。直到义军攻取汴京后挥师南反,在斩蟒谷设伏...

    辜云想起自己早悟在襁褓中的印象,雪夜寒冷,尸山血海...不由得历历在目,而辜云母亲赵金梅离他而去的情形也依稀浮现。

    小凉急匆匆赶着马车,到了锦州城里,城内虽是荒败,就连客栈都要自己做饭!小凉急忙置办吃食和美酒,服给辜贵。

    辜贵饮了美酒,吃了美食,方才露出一丝惬意,口中念着:“象儿,琪琪格....象儿,琪琪格...”这两个人的名字,终于再无半丝声响...一点气息也没有了。

    

独臂游侠传一百五十九回、逝者如斯https://www.moyogame.com/33_33625/167.html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