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奇幻玄幻> 凤凰于飞> 尾声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误入正途 都市武圣 铁翼鹰扬 透视小医神 女配拒绝当炮灰 女帝玩转时尚圈 绝品邪少 透视小村医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神医弃女) 倾城狂妃:强撩魔皇,生崽崽 

凤凰于飞

尾声

小说:凤凰于飞 作者:楚惜刀 时间: 分类:奇幻玄幻 直达底部

    四年后的一个冬日,辽东某地,一只海东青正搏击长空,自在地在天空展翅遨游。

    几间灰色瓦房外站了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女,仰头望了那只鹰鹘,忽地口中吹响一个呼哨。那只海东青旋即如长龙入海,倏地飞驰而下,立在那少女肩头。少女伸手抚爱它的羽毛,喂了鹰食,它一双利眼却突地盯向少女身后,振翅欲飞。

    少女微笑摇头,使了个眼色示意无碍,那鹰鹘方又扑翅迎空,飞霜掣电地去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说起来,鬼儿的凌空很久未见了。雪姑娘这头鹰鹘倒已成材,不知叫什么名字?

    雪凤凰微笑中略带了一丝怅然,道:它叫小鬼。这饲养鹰鹘的法子是龙鬼所教,我想,他定是带了凌空浪迹天涯,不晓得有多快活。她回过头,娇俏的容颜一如四年前的秀丽明慧,节先大人,别来无恙?节先慨然笑道:越活越老,越活越精。雪凤凰抚掌大笑,瞥见乌云自西方渐渐涌近,遂道:大人旅途劳顿,先进屋喝杯茶。吹了声口哨叫唤小鬼回家。

    节先跟雪凤凰进屋,堂内打扫得一尘不染,陈设极为简单,桌上仅有普通的文房四宝。他心中疑惑,道:这些年你做了好些大案,成了赫赫有名的人物,说起名盗雪凤凰来,江湖上谁人不晓?连寨王也替你欢喜。雪凤凰狡黠笑道:你想说我既做了那些大案,为何身家看起来如此寒酸?节先瞒她不过,哈哈大笑。

    雪凤凰耸肩道:我是偷儿,须防着那些本家到我这顺手牵羊,当然都埋在目所不能及处。她朝节先眨了眨眼,埋在地底的东西,只有我最拿手。节先点头,这鬼灵精要是把宝物藏起来,天下恐怕没几人能找到。

    雪凤凰等了一阵,将烹好的水倒入杯中,递上一杯苗人常饮的云雾茶。节先接过,心想,难得她挂念旧情,看来此行必将顺利。两人谈谈笑笑说起往事,节先赞叹偷门大会上雪凤凰过目不忘的数数本领,她却不以为然,单拣了盗墓一行中的惊险事儿夸口。说到最后,雪凤凰呵呵笑道:最妙的是我上回把玉玺给扔了,当今皇上和太后认定我精忠为国,不肯与奸党合污,是以我犯的大小案子,地方都不敢上报朝廷。笑死我了!

    节先莞尔。雪凤凰此举让五族断了生事之念,不得不与朝廷虚与委蛇,保持均衡之势。而乜邪的复国大计因此延后,失却这条财路后为求自保,愈发自力更生求取更多外力相助。其实,谁能说她不是他们的恩人呢。

    乜邪是不嫉恨她的,这才让他节先亲来相请。想到此处,他不由笑道:你知道我的来意。雪凤凰点头。无事不登三宝殿,她自问行踪隐秘,节先却能自千里之外的苗疆轻松寻至,乜邪的耳目可见一斑。念及当日乜邪对霍四海了如指掌的话,始终担了一份心事。乜邪肯向她低头,派了节先前来,无疑是有事相求。听节先口气,龙鬼未回苗疆,不知他一切可安好。她心神一动,已知会是什么事。

    寨王想让我帮什么忙?

    节先道:寨王想让你去接近一个人,但不知你是否只在有雪的日子才出手?自那次盗玉玺之后,雪凤凰转战北方各地,仅在有雪的日子出手,完全遵照和弥勒当年的约定。雪凤凰这个名头越来越响,她爱雪的癖好也越传越广。

    雪凤凰干脆地道:无论有雪没雪,除非能找到师父,否则我不干。

    节先露出洞悉的笑容,展开一个纸卷,里面写了一个人的名字:郦逊之。

    此人是康和王郦伊杰之子,自幼随东海三仙走遍海外诸岛,和小佛祖有莫大渊源。据说小佛祖在中原游历时身边跟随的就是他,近日他正要回到京师。节先意味深长地道,京师连日大雪,最适合你走一遭。

    雪凤凰把那个纸卷捏在手里,两手微微发颤。昔日的豪情回来了,广阔天地又将在她面前展开:要我接近他,恐怕不单是找我师父这么简单吧?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爹为谁效命?走这一趟,自会知道。

    雪凤凰悚然一惊,从凳上弹身而起,再保持不了平常心。

    到他身边,我做什么?

    只要你能想办法留在他身边,寨王就会告诉你要做什么事。

    雪凤凰歪着头看了他半天,节先坦然笑着,并无一丝隐瞒哄骗之意。她点头道:成交。

    节先忽然拿起桌上的玉镇纸,目瞪口呆地看了顶端的螭虎纽,惊叫道:好像!雪凤凰坦然笑道:自然,我照了玉玺做的,可惜九叠文我写不来,只好让它光秃秃的啦。节先翻到反面一看,果然,底部光滑如镜,的确仅是一方镇纸,不由赞叹:你的记性好到我无话可说,这龙纹雕得惟妙惟肖,如假包换!要不是大伙都亲眼瞧见你把玉玺丢了,真以为

    他松了口气,又聊了一阵,向雪凤凰拱手告辞。

    等节先的影子消失在院外,雪凤凰的视线从外面收回到屋中,看着这块平淡无奇的玉镇纸,忽然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它没了昔日睥睨天下的气势,没了显耀不凡的身份,蛰伏在这平凡的书桌上,即便有一腔胸襟抱负,也化作了庸常无望的守候。

    既然连节先都不曾察觉它的过去,雪凤凰知道,她终可留住这一份礼物,在有生之年还给弥勒。唯有对于弥勒,它不是国之瑰宝,不是丧国之耻,不是天下利器。它是他怀念父兄和姐姐时可以感伤悼念的凭借,仅此而已。

    只不知这一生,能否再见他。这一枚缪宗玉玺,又是否会成为她怀念他时,最难以忘怀的凭借?

    窗外,雪花静静飘飞,刹那间天地白茫茫一片。

    雪中飞凤,又是出手的好时节

凤凰于飞尾声https://www.moyogame.com/33_33101/12.html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