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都市言情> 你好,中校先生> 第6章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我的年轻岳母 终宋 我的云养女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一品丹仙 极品好儿媳 生生不灭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你好,中校先生

第6章

小说:你好,中校先生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时间: 分类: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你要跟我下棋?”叶老不禁问。

    顾淮宁淡笑点头,“您跟家父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没有彩头的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所以,与其说跟您下一棋,倒不如说赌一局。赌什么,您来定。”

    叶老不禁大笑,“你小子倒是爽快,我来定?那成,要是我赢了,你把你媳妇儿丢在这儿陪我下一个月棋怎么样?”

    顾淮宁抬眸看了看梁和,只见梁姑娘正担心地看向他,视线再一转,落在叶老身上,“行,那您也得答应我,要是我赢了,您得答应我媳妇儿的要求,配合她做采访。”

    “没问题。”叶老大手一挥,棋局开始。

    梁和不太懂得象棋,却也懂得高手对弈自然有所不同。一开始的时候两人走得还算流畅,可是到了后来,每走一步都要思忖一会儿,梁和坐在顾淮宁身边不免着急,却又不敢扰乱他的思路,只好闷在心里,一颗心脏怦怦乱跳。

    突然一只手掌覆在她交贴在一起的双手上,温暖的触感让她微微一愣,他笑着侧过头来,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放轻松,我不会把你输掉。”

    梁姑娘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整个耳根都红得彻底,而另外一个当事人却仿似没事般地继续和叶老对弈,神色从容淡定。他说那话是想安慰她吧,可是怎么听了那话之后她的心脏越跳越快了呢?抬眼瞄了瞄顾淮宁清减英俊的侧脸,梁和得出答案:估计是受美色的影响。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棋局逐渐明朗。顾淮宁毫不客气地越过楚河汉界吃掉了叶老的一大片棋子,独剩一士左右周旋,自然不敌。叶老一看棋局,索性直接认输了。

    “想当初在C市的时候跟你下棋都已经下不过了,没想到在B市这潜心修养这几年还是下不过。我说,淮宁,你是不是打定主意赢了才跟老夫打这个赌?”

    顾团长浅笑,“承让而已。”

    ——

    采访定在叶老的书房,梁和初进去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这哪是书房啊,说是图书馆珍藏馆都不为过,上至唐宋元明清的古籍,下至现在的最新杂志期刊,叶老几乎都有收藏。叶老笑看着梁姑娘双眼放光的样子,忍不住打趣,“小姑娘现在是不是后悔让淮宁赢了,你看看,留在这里陪我多好。”

    梁和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开始干正经事。

    若说梁和刚刚那句溜须拍马倒也不是夸张,叶赞将军戎马一生,确实有许多可歌可泣的地方。可是老将军说,那些过去都和着他战友的血,他不想谈。

    “战场之上,刀枪无情,我们这些能活着享受荣誉的人,靠的都是战友们用血铺就的道路。我出生的时候正逢乱世,能活下来也不容易,那时候还小,不能参加抗战,等到长大了就直接拎着枪去打蒋介石了。真正的战争来临的时候我都快老了,七八年的中越自卫反击战,我跟你公公顾长志一块儿上的场。”

    说到这儿叶老露出一个笑容,“那时候,我们都在广西,分属两个边防团,那时候久不打仗了,摸枪都觉得生疏了,接到上面的命令时都慌得不行。这人吧,过惯平静日子了,突然让你打仗,你想想看。上了战场就相当于九死一生啊,我还记得那会儿我带着一个团,陷进了热带雨林的泥沼里,怎么出都出不去。后来你猜怎么着?”

    梁和闻言只得摇摇头,听叶老继续说,“越方在那儿设了埋伏,我们的战士本来想拿枪去打,结果发现手榴弹扔出去炸不了了,炮弹还没出膛呢就炸了,可把我们给急坏了。想着,估计就在葬在这越南战场上了。可惜后来没死成。”

    梁和听了有些动容,当时的情景一定很紧张,可惜如今面前的老人竟然能唠家常一样说出来,可想其心境有多么开阔。

    “还是长志他们团,用炮火攻了越南的地堡,才把我们给救了出去。就是那样,也有战士牺牲。说起来,是你公公救了我的命啊。打那儿起我们就特好,一块回国,受嘉奖。C市的房子都挨得特近,说起来,淮宁那小子,也我看着长大的。”

    听叶老提起顾淮宁,梁和不禁想起他离去前的那句话,是对叶韵桐说的, “我有事先走,采访完了就让人送她回来,别让叶老耍赖扣人不放啊。”语气平淡略带笑意,似是漫不经心,却让听的人忍不住脸红心跳加速,梁和开始鄙视自己的自制力,放在顾团长面前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啊。

    “淮宁算是长志兄最疼的儿子了,李琬就更甭提了,你要是伤着这小儿子一点了,就等于在她心头上割肉了。”

    这点倒新鲜,顾团长一点也不像蜜罐里泡大的人,否则也不会到这部队来。

    “后来不知怎么的,淮宁要高考那年,跟家里人闹了别扭,谁也不告诉就跑去当兵了,后来还跑到一个英国什么军校去学习,回来之后就一直在部队了。其实我就一直纳闷,淮宁不怎么回C市,你们是怎么认识结婚的啊?”

    梁和囧,叶老是认定她是顾团长的宝贝媳妇儿了,要是现在她告诉他她们结婚之前见面次数不超过十次的话,估计他老人家得晕过去,于是梁姑娘抿唇一笑,故作羞涩不回答。

    叶老见状也不强迫,只是笑道:“你啊,算是幸运。虽然淮宁荒唐过一阵子,可是那小子,我从小看大,也算是知道他的。这孩子啊,其实是个死心眼,这认定一个人啊,那可能就是一辈子了。”

    一辈子。这个词让梁和怔愣了一会儿。她还记得昨天晚上他的调侃呢,一个班?一个班哪够,起码得一个排吧,瞧瞧这语气。现在突然听叶老这么一说,梁和还真的好奇那样一个清贵疏冷的男人,认定一个人一辈子,会是怎样。

    重磅炸弹

    结束采访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多。叶韵桐亲自驱车相送,梁和有些过意不去,刚想拒绝,却被叶韵桐的大手一挥阻止。

    “要是丢了顾三的人,我可担待不起。”

    梁和近来被揶揄惯了,也摸出来道道了,闻言只需要低头装羞涩就好,便没再拒绝。一路上话题自然离不了远在守备区大院的顾淮宁顾团长。

    梁和从叶韵桐这个比顾淮宁大八岁的姐姐那里得知了许多关于顾团长的周边八卦。比如,小时候是如何如何淘气了,如何如何目中无人啦,如何如何顶着一张惹桃花的小正太脸夺走大人们的宠爱啦,甚至连顾团长的初恋都差点搬出来。

    听的梁姑娘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刚想跟叶大姐深入交流一下,车子嘎吱一声停在守备区大院的门口,被警卫兵给拦住了。叶韵桐的车并非守备区的车,按原则规定不让进。

    叶大姐和梁姑娘满脸遗憾地互相望了一眼,关于顾团长那不得不说的初恋的故事就此夭折。

    “姑娘,下次详谈。”

    “一定,一定”

    ------

    梁和一脸惆怅地往回走,刚走到宿舍楼拐角处,就听见顾珈铭嘹亮的声音自远方传来——

    “妞儿,妞儿——”

    吓的梁和想拎着包转头就走,没想到小侄子顾珈铭动作比她更迅速,早早就上来抱住了她的大腿。梁和低头看看顾珈铭一双亮晶晶的眼眸,又抬头看看跟来的通讯员,一脸哭笑不得。

    “珈铭,我是你小婶儿。”

    顾珈铭不管不顾,扒拉着梁和的腿就想往上爬,期间还不忘哭诉,“妞儿,你都不来看我,我从前个晚上起就被顾淮越关禁闭,今个儿早上才给放出来,我一出来就来找你,结果找了一天都不见你人影儿,妞儿,你个没良心的,你跑哪儿去啦——”

    这一声声控诉弄得梁姑娘一个措手不及,惊得是目瞪口呆

    顾淮越的通讯员小马讪笑着看着梁和,“今天顾政委去师部了,只吩咐把珈铭送你们这人来,结果这都一天了,没见着您和团长的影儿,珈铭也是着急了。”

    顾珈铭拽拽梁和的外套,表情可怜兮兮,“妞儿,你可不能撵我走。”

    梁和正在想怎么回答能不伤顾珈铭的玻璃心,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已经伸到她面前来,两根手指一提,就把粘在梁和腿上的顾珈铭提了起来,顾珈铭侧头一看,对上自家小叔那一双乌黑的眼睛。

    “顾珈铭,你这个阶级敌人都打到小叔内部几次了?”

    顾珈铭眨眨眼睛,向梁姑娘求救。显然顾团长也意识到梁姑娘叛变的可能性,凉凉的一眼瞥来,本想上前求情的梁和顿时抓抓脑袋站在了原地。

    顾珈铭见状,想装哭。可嘴巴刚一张开,就被顾淮宁抬住下巴硬生生地合上了,他向小马招招手,正式交接了顾珈铭这个小祸害。

    “回去收拾一下珈铭的行李,明天早晨我去接他,带他回C市。”

    小祸害被不情不愿地抱走,一边走还不忘扭过头来向他的妞儿挥手告别,惹得梁姑娘一阵内疚又一阵高兴。估计这小祸害是真的喜欢她。

    忽然脑袋被敲了一下,梁和哎哟一声捂住脑袋,目露凶光看着顾团长。

    顾团长瞥她一眼,下指示了:“搁这儿十八相送呢,上楼!”

    梁和:“……”

    ————

    回到公寓之后,梁和开始收拾行李,顾淮宁已经替她订好了明天的班机。想了想,这人还真会打算,让她和顾珈铭小祸害一块儿回去,也省得派人送了。心里腹诽着拿过机票一看,细细一数竟然有三张。

    梁和诧异地跑到浴室去问顾团长,顾团长眼皮也不抬地丢出一句,“有一张是我的。”

    “你也要回去?”

    或许是梁姑娘的语气太过惊讶,顾团长瞥她一眼,慢悠悠的反问,“有什么不可以的么?”

    梁姑娘被他一噎,好半晌来反映过来,“那你不是才回来么?”

    “顾长志顾老将军回来了,点名要见见你,我岂有不陪同的道理。”

    漫不经心地又丢下一枚炸弹,梁和豁然睁大眼睛,反应过来之后又有些莫名地沮丧,“你不会是怕我应付不过来吧?”

    顾团长没出声,只是经过梁和身边的时候揉了揉她的脑袋,言下之意自然不言而喻。

    “那,珈铭为什么回去?”

    闻言顾团长倒茶的手顿了一顿,片刻之后笑着回答:“当挡箭牌用。”

    “挡箭牌?”

    “顾珈铭是家里的小宝贝儿,走到哪儿都众人瞩目的,带着他,可以转移注意力。”说着梁和的手里被塞进了一杯暖暖的红茶,顾淮宁站在她面前,伸出食指抬起她的下巴,问道:“我猜你一定不愿意被所有人追着问什么时候要孩子这样的愚蠢问题吧,与其等他们问,不然直接塞给他们一个,让他们烦去。”

    梁和大囧,原来顾珈铭在不知不觉中就被小叔这么出卖了,顿时又反应过来,他刚刚,提到孩子,他们的孩子。

    梁和直视着他一双好看的眼睛,问,“你不想要孩子么?”

    他似是愣了愣,过了一会儿他轻笑出声,反问,“难道你想要?”

    回到顾园

    B市的机场依旧是人来人往,顾淮宁去换登机牌,梁和带着顾珈铭站在大厅里等候。顾珈铭小朋友因为牵着他的妞儿的手,此刻十分安分,倒是梁和,眼神迷茫,站在那里认认真真地发呆。

    昨晚那次谈话可以视作皆大欢喜,她没有回答,而他却仿似了然般,拍拍她的脑袋,告诉她:“所以,你放心。我们暂时不会有这个麻烦。”

    麻烦……吗?

    正走神间,手被拽了拽,顾珈铭仰起头撅着嘴巴看着梁和,梁和揉揉他肉嘟嘟的脸蛋,问:“怎么了?”

    顾珈铭一张小脸鼓成了包子状,胖胖的手指指向正在排队中的顾团长,“妞儿你是怎么搞的,小叔都被别的姑娘惦记上了,你还在这儿发呆呢。”

    “谁,谁啊?”

    梁和顿时睁大眼睛向顾团长的方向望去,顾团长一身军装站在队伍中本就极其显眼,再加上修长俊挺的身材,英俊清贵的长相,不引人瞩目也是挺难的。几个小萝莉对着顾团长冒星星眼她已经看习惯了,然后此刻却不一样。

    只见一位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女人此刻正和顾团长交谈甚欢。甚欢啊,不知道顾淮宁说了什么,女人捂唇一笑,妩媚至极。虽然顾团长此刻表情无虞,但是梁和想,按照顾团长后备女人一个排的作风,估计现下也是十分享受的。

    梁姑娘只觉得胸一闷,扭头看向别处。顾珈铭倒是对梁和这种鸵鸟行径深深鄙视,短而胖的手指扳正梁和的脸,表情十分严肃:“你没辙了吧,看我的吧。”

    “你要干什么?”

    顾珈铭小祸害闻言不答,拽着梁和颠颠儿地向顾淮宁走去。排队换登机牌的人太多,顾珈铭一时过不去,只得站在外围大嗓门一喊,声音一出,梁姑娘顿时觉得无脸见人了。

    “爸爸,我跟妈妈都等那么久了,你怎么还在那儿泡妞呢?”

    唰唰的视线顿时集中在他们两人的身上,万众瞩目的感觉还真是让人难以忍受,梁和偷偷拿包挡住了脸,不敢去看顾淮宁的表情。

    刚刚领到登机牌的顾淮宁在众人的注目中从容地走了出来,双手环胸地站在这一大一小面前,面带一种意味不明的笑容。

    顾珈铭小祸害看见自家小叔笑了,不觉得脖子一缩,不吱声了。想拽拽他的妞儿吧,结果发现他的妞儿早低头认错了,顿时觉得愤懑不已。他的妞儿从来都没让他能指望过!

    “顾珈铭,你前段时间不是还央求你爸说带你去跳伞,现在还想不想了?”

    小祸害抬头,有些茫然的点点头。顾团长笑得一脸和蔼可亲,俯身拍拍他的脑袋。

    “乖孩子,一会儿上飞机叔叔就满足你这个要求。”

    一句话让面前的一大一小都打了一个冷颤,顾团长满意,教育完小的,转眸看了眼大的,只见梁姑娘低着脑袋,他不由得想笑。要说这个姑娘,聪明吧,倒也谈不上。但你要说她傻吧,也不至于。这不,每每犯错,她的认错态度都异常积极,低着脑袋不吱声一副任你训的样子,就想是一团软棉花,让你有气也撒不痛快了。

    所以,顾团长总结出来了,碰到这种人,唯一的方法就是——不跟她置气,虽然顾团长也有点想不通,他不过就是回答那女人几个有关换登机牌的问题,怎么一会儿到了他们俩这里,就成了泡妞了呢。

    低叹一口气,俯身提过梁和手中的行李,顾团长率先向安检门走去,留给顾珈铭和梁和一个酷酷的背影。一大一小抬头,互望一眼,咬着嘴唇跟上。

    ——

    飞机抵达C市已经是晚上七点,接机的是冯湛。大小伙子看见顾淮宁和顾珈铭小祸害十分高兴,见着梁和又是一声大嗓门的“嫂子”,梁姑娘面不改色,已经免疫。

    “老将军昨天就回来了,这一回来就念叨这小孙子呢,说是有两月没见了,天天想着难受。”

    顾淮宁从后视镜里觑了一眼后座的梁和和顾珈铭,小祸害窝在梁姑娘的怀里,睡得极香。顾淮宁淡淡一笑,移开了视线。

    “团长,送您回家还是回顾园?”

    “回顾园,老爷子吩咐了要见你嫂子。”

    镇定的声音让梁和听了去,却又是一阵紧张。

    冯湛笑着向后侧了侧头,“嫂子,第一次见老将军吧。没事儿,咱们嫂子这么可爱,老将军一定喜欢。”

    梁和听了大囧,顾淮宁拍拍冯湛的头让他好好开车,视线扫过梁和时,无声轻笑。老爷子喜不喜欢无所谓,他的决定,他们从来都干涉不了。

    ——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顾园门口,冯湛率先拎着小祸害和行李箱进门,留下顾淮宁一人陪梁姑娘调节情绪。

    只见梁姑娘站在门口深呼吸,抬头看着他,有些苦恼,“我有点紧张。”

    顾淮宁不说话,一只手揽过她的腰,似是安慰。

    一进门就看见顾老爷子抱着顾珈铭玩乐的情景,李琬站在一旁,眼中带笑。视线一转,看见小儿子顾淮宁,笑意更是浓,“瞧瞧,我就说,咱老爷子就是个福将,这他一回来啊,你们几个儿子都是着急忙慌地往回跑。平时要是就剩我一人,才没这阵势呢。”

    顾淮宁听了母亲的抱怨,也不慌,笑着抱了抱她。

    梁和跟上,乖乖巧巧地叫了一声爸和妈,惹得顾老爷子的注目。他将顾珈铭交给冯湛,看着面前小儿子的媳妇,面带审视。

    李琬见老爷子不吱声,掐了他腰一把,老爷子才面容一缓,道“还是第一次见淮宁的媳妇儿,你们结婚的时候我没在国内,没能参加。”说着抬头瞪了一眼罪魁祸首,“你也是,赶这么急干什么,还怕我不同意?”

    顾淮宁揉揉眉心,看向父亲,“您日理万机,这点事儿不用费心。”

    顾老爷子敛眉,“日理万机?听听你这语气。”

    说着接过李琬手中的一个小盒,递到了梁和面前,梁和接过打开一看,竟然是一对上好的缅玉。

    “这是你妈替你们备下的结婚礼物,等着我回来一起给你们。”

你好,中校先生第6章https://www.moyogame.com/30_30882/5.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