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都市言情> 你好,中校先生> 第49章 你好中校先生结局 你好中校先生番外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司命 半仙 核动力剑仙 魔尊 一线大腕 一品丹仙 初恋爱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步天歌 

你好,中校先生

第49章 你好中校先生结局 你好中校先生番外

小说:你好,中校先生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时间: 分类: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林然想了想,嘴边的笑意绷不住,“他呀,怕你一个人闷着,得了产前抑郁。我听了就觉得好笑,这男人啊,紧张起来也不得了。”

    梁和扒了扒碗中的饭,轻轻一笑。林然或许不了解,但是她是知道的,顾淮宁或许是因为林珂,所以才怕了,不光是怕影响到胎儿,更怕的是影响到她的健康。哎,那她应不应该告诉他,其实真的不用担心这个,她现在心情真的不错,就连孕吐都减轻了不少。

    周末的时候顾淮宁陪她一起去叶宅,叶韵桐看见她明显胖了的一圈儿很诧异,细问之下才知道她怀孕了,神色说不出的惊喜。连忙去安排齐嫂准备东西,要给她大补特补,梁和连忙拉住她的手。

    “不用忙了,这段时间吃的都快成猪了。”

    她跟嫂子林然差不多,每次都是夜里饿。顾淮宁顾团长也终于开始受累,大半夜的起来给老婆弄吃的,有时候碰到顾珈铭在这里留宿,顾团长还得做两人份。每次都是夜里她几个翻身,他保准能醒来,敏感程度让梁和都诧异。

    叶以祯听说以后,也是一声叹息:“顾团长不管什么都走在我和乾和的前头。”

    顾淮宁一边替梁和剥掉芒果的皮,一边漫不经心道:“你可以加快速度。”

    叶老板听了低低一笑,没再说话。

    怀孕十六周的时候顾淮宁第一次陪梁和去做了产检,数据显示一切正常,拿到B超单的时候梁和按捺不住激动的上前去看,就是这么薄薄的一张,她一下子就能看出哪里是胎儿的手,哪里是胎儿的脚。这种感觉很奇妙,她不知怎么的,忽然间鼻头就酸了起来。

    身边的医生护士都理解地笑了出来,顾淮宁捏了捏她的脸,接过B超单一看,脸上也随之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虽然这对双胞胎把他们的爸爸和妈妈折腾的够呛,但是为人父母,总能找到一个词来安慰自己,那就是——甘之如饴。

    顾淮宁这段时间其实工作很忙,T市的安保工作进入准备阶段,大小演练不间断,整个防化团上下都忙得昏天暗地,更别说准爸爸顾团长,白天忙完了晚上还得接着忙,而且还得时不时的承受着准妈妈梁姑娘的小脾气。一番折腾下来,梁姑娘胖了,顾团长瘦了。

    顾老爷子听说了,特意要求梁和回C市待产,电话里准备的理由很充分:“你现在工作那么忙,过不了几天还得去T市,你把梁和一个人丢在B市家属院这像话么?家里什么没有,张嫂和保健医生二十四小时待命,还伺候不了你一个媳妇?这回我不是跟你商量,我是直接给你下命令,你要是不送回来我直接派人去接,你看着办。”

    梁和囧囧有神地看着顾淮宁淡定地挂掉电话,思忖半天,决定答应老爷子的要求,她的理由也很充分:“这次又不是闹脾气,为什么不让我回去?到时候你去执行任务,我一个人,不能总是麻烦林然嫂子,也不能,总是去麻烦……叶老。”

    顾淮宁叹一口气,看她的模样就知道她的心结还没有完全打开,与其让她别扭地待在叶宅等他执行任务归来,还不如就让她回C市去,反正她待在那里都一样,他去T市执行任务,一样看不见摸不着。顾老爷子听了他的决定之后很满意,生怕他反悔似地,立马把冯湛派到C市,负责把梁和安全接回家。

    又一次收拾行李,这一次要带的东西比上次多了许多,很多东西在C市都可以重新买,可梁和却是放了又拿,拿了又放,直到临出发去机场的时候还在折腾个不停。某人看不下去,把她的行李拿了过来,细心利索地替她整理好。

    梁和看着他俯身压下来的侧脸,比之前相比清减不少,忽然眼圈就红了,眼泪一个招呼也不打,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连擦都来不及擦,把站在一旁的冯湛吓了一跳。她这副模样让顾淮宁有些无奈,执起手去擦她的眼泪,“怎么说哭就哭了。”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梁和更想哭了,揪着某人的领子,把头埋进他的怀里。顾淮宁低叹一声,看了看冯湛:“冯湛。”

    “到。”一听首长的口令,冯湛立马下意识地站直,大声应道。

    “向后转齐步走。”

    这命令让冯湛愣了一会儿,片刻之后笑嘻嘻地转身走了出去。一没有了围观者,顾淮宁抬起梁和的下巴,轻吻上她的脸颊,苦涩的味道顿时在唇齿间划开,他微微一颤,最终贴上她柔软的唇,深深吮吻。

    良久,他松开她,抵着她的额头,轻声说道:“不哭了,嗯?”

    半晌,听她哑哑的回答:“好。”

    其实C市的生活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结婚的新房是不能住了,顾园里顾淮宁的房间早就装修一新,梁和一到C市,就可以搬进来。

    初见到李琬的时候梁和还是有些紧张的,可是这个婆婆比她更紧张自己的孙子,非但一个字也没多提,还嘱咐她安心养胎,什么事也不要她做。这情景让梁和想到一个词——母凭子贵,尽管这子还没生下来。想象不禁觉得有些讽刺,但转念又想通了,贵不贵又如何,她在乎的,向来都不是这个。

    偶尔由冯湛陪着出去跟贺安敏见个面,让梁和觉得奇怪的是,冯湛这个看上去挺好说话的大小伙子,每次到了贺安敏面前都变得跟她一样毒舌了,两人总是很容易就吵起来,每次都要梁和以“影响胎儿发育”为由调停。后来梁和就不出去了,一是因为肚子大了,二是因为她太容易触景生情,每次看到走在一起的一家三口,总是会忍不住鼻头酸楚,或许是感动,也或许是,思念。

    T市的国际会议如期召开,防化团的安保工作提前两个星期已经正式启动,媒体对此次会议关注颇多,所以从电视上,梁和就能知道某人有多忙,每晚雷打不动的电话里,梁姑娘总是催某人去休息。某人笑笑,混不在意。

    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礼拜的时候T市的会议终于开完了,某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梁和正捏樱桃往嘴里送,看见出现在卧房门口的高大身影愣了一愣,最先反应过来的竟然是她的眼睛,迅速的堆积泪水,忍也忍不住。

    顾淮宁站在门口笑了笑,走过去伸出手把她圈了起来,伸手替她抹去泪水,温柔的动作一如从前:“看你的这样子,还以为不欢迎我回家。”

    她在他的掌心里,肆意垂泪,默默摇头,却始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可是尽管这样,她的思念,已经通过掌心温热的湿度,全部传达给他了,分毫不差。

    “我以为,孩子出生前等不到你回家了……”

    他笑了笑,不敢太用力地将她抱住,“怎么会,我要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看到爸爸,知道爸爸在身边,我会陪着你,所以,不要怕……”

    他执着她白皙的双手覆上隆起的肚子,里面孕育了两个属于他们的孩子,每一次胎动都能让她感觉的鲜活跳动的生命,这生命,属于她,属于他。这生命是一种象征,象征着她过去的终结,未来的开始。让她永远不会后悔过去的痛苦,悲伤,迷茫,挣扎,因为用它们换来的幸福是值得的。

    她抬起头看向他,薄薄的嘴唇微弯,弯出一个仿似樱桃一般甜润的笑容,“好。”

    她不会怕,因为,她要的幸福,一样也不能少。

    ——正文完——

    【番外】

    一  番外之小朋友

    “顾珈年小朋友!”一大早,尖锐却不刺耳的声音在顾园响起,楼下正在做饭的张嫂耸了耸肩膀,继续煮灶上的粥。没办法,不是张嫂淡定,而是已经习惯了。

    被点名的小朋友穿着睡衣绞着手指站在窗前,嘴巴撅着,黑幽幽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可是面对着妈妈拎在手里的床单,小朋友还是瘪瘪嘴,软糯地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醒来之后就又尿出来一个机器猫……”

    机器猫?

    梁和本来挺生气的,可是听小朋友这么一说,拎了拎手中的小褥子,看了看那被小朋友尿湿的一片,可不就是一个神似机器猫的形状么,她是该夸小朋友有想象力还是继续教育他?无形中,梁妈妈的火气泄了一半儿,转眸看了看眼下无比乖巧的小家伙儿,问道:“妈妈昨晚怎么跟你说的?”

    小朋友眼睛转呀转,答道:“睡前不许喝太多饮料。”

    记得很清楚嘛,“那你喝了几杯?”

    小朋友眼睛又转呀转,伸出短短的手指比划了个一。

    “嗯?”梁和不相信地嗯了一声。

    小朋友犹犹豫豫,又多伸出来一个手指头。

    “两杯?”又是上扬的音调,“真的?”

    小朋友没辙了,干脆利落地伸出三个手指头,说完之后偷偷瞄了梁和一眼,见梁和不说话,小朋友赶紧跑过去抱住她的腿,用脑袋蹭了蹭。梁和一边揉着小朋友的脑袋一边有些苦笑不得,想当初自家老公还嫌弃顾珈铭小祸害的卷头发难看,人家那还是后期加工的,结果自家小朋友呢,头发天生就有些卷,虽然卷的并不厉害。

    梁和曾经跟顾淮宁讨论一个问题,那就是顾珈年小朋友的调皮和狡黠是从哪儿学来的。梁和严正声明,她小时候是很乖的,一直很听话。首长听了有些失笑,嗯了一声,上扬的尾音让梁姑娘有种不好的预感,“那按照你的意思是,珈年遗传自我?”

    危险的信号,梁姑娘嘿嘿两声傻笑,遮掩了过去。

    收回思绪,梁和揉了揉顾珈年小朋友的脑袋,叹口气:“好啦,妈妈不批评你,下次记得睡前不要喝那么多饮料,否则又得尿床。现在跟我一起去叫妹妹起床。”

    说起另一个孩子梁和又想感叹了,顾珈佳小朋友。梁和拐着顾珈佳小朋友的哥哥来到她的床前,只见小朋友趴在床上,睡姿豪放的两条短粗的小腿都露出来了,可怜的被子被她夹在了中间。

    梁和上前轻轻拍了拍她的小屁股,结果小朋友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梁和笑,又拍了拍她的小屁股,结果小朋友继续翻个身,按照这样重复几次,小朋友就睡不安宁了,揪着被子缓缓的睁开眼睛,又是一双黑幽幽的眼睛。

    顾珈佳小朋友的起床气很大,看见妈妈跟哥哥站在自己的床前,小脑子一转就知道把自己喊醒的人是谁了,大大的眼睛瞪过去,小嘴巴一撅,想哭。

    梁和也有招啊,看见小朋友的眼睛一眯,就威胁道:“再不起床,张婆婆的糖心煎蛋就没了,还要赖床么?”

    果然,话音刚落,小朋友登时就从床上爬起来了。

    终于全弄起来了,梁和叹一口气。谁说龙凤胎好啊,一个就难伺候了,再来两个,每天早上光起床就是一项大工程。

    梁和一边跟顾珈佳小朋友梳头,一边还要控住她的身子不让她乱扭。顾珈佳小朋友享受着妈妈的起床服务,一抬头看见墙上的全家福,又开始想爸爸了:“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

    梁和笑笑,替小朋友把一边的小辫子扎好,“想爸爸了?”见小朋友点点脑袋,又笑着添一句,“爸爸快回家了,看见墙上贴的老虎了么,妈妈告诉过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珈佳小朋友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妈妈说这是虎年。”

    “真聪明。”梁和在她软软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等墙上这个贴的变成小兔子,爸爸就回来了。”

    “哦。”小朋友乖巧地点点头。

    顾珈佳小朋友不说她没感觉,一说起来她才忽然发现,原来又要过年了,原来她的两个孩子已经快要两岁半了,原来她也开始思念远在B市的某人了。其实,不过才分开不到一个月而已

    她还记得自己分娩那天的情景,尽管痛的要命,但她还是坚持要顺产,拒绝了剖腹产,她也不知道是打哪儿来得这勇气,平时打青霉素针做皮试的时候都疼的哇哇叫,可是这一次却坚持了下来。好在生产的过程很顺利,所有的意识坚持到两个孩子呱呱坠地才渐渐涣散而去,最后的唯一一点认知,就是紧握住自己双手的那双温暖的手,和落在额前的吻,冰冰凉凉的却让她感觉很窝心。

    老爷子说,她跟顾母李琬一点儿像,那就是太疼爱孩子,打从娘胎起就舍不得让孩子受一点儿罪,生下来了也溺爱的要命,梁和这两年一直在反思,她是真的有溺爱这两个小朋友么?还没得出答案她就笑了,管他呢,反正有他们爸爸在。

    因为之前只告诉老爷子和李琬怀孕了,具体情况并没有多少,所以当出来两个孩子,还是龙凤胎的时候,一向吝于表达的顾老爷子也激动的不得了,更别提李琬了,简直把她当成了大功臣。

    梁和笑笑,有些不好意思。倒是某人说了,“本来就是个大功臣,你看啊,大哥一个女儿,二哥一个儿子,咱们多好,一下子就生了两个,还是一男一女,让他们羡慕去。”

    梁和斜觑他一眼,这人是不是也高兴过头了。她还记得自己曾经跟他说过,甚至是强烈要求,他不准跟进产房,而且产后她没恢复元气时绝不见他,某人皱皱眉,有些不理解,梁姑娘为此给出的理由是:“太丑了,不要你看到。”

    而某人只是笑了笑,轻吻了吻她的额头。等到真正生产的那一天,在她经历了一阵又一阵的绞痛生下双胞胎之后,她发现自己等不了了,她的男人,她孩子的父亲,是她现在唯一需要的人。好在他知道,在她昏昏沉沉睡着的时候,总能感觉到那种熟悉的力量,在暗暗支撑着她。

你好,中校先生第49章 你好中校先生结局 你好中校先生番外https://www.moyogame.com/30_30882/48.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