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都市言情> 你好,中校先生> 第42章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司命 半仙 核动力剑仙 魔尊 一线大腕 一品丹仙 初恋爱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步天歌 

你好,中校先生

第42章

小说:你好,中校先生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时间: 分类: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听某人的语气,她以为他要带自己去的地方有多神秘,可是眼前一派熟悉的京山景色让她有些哭笑不得,郁闷了半天,回头瞪了某人一眼。而顾淮宁却只是眉眼含笑,握住了她的手。

    “你就是带我来这种地方揭秘啊?”

    “京山很大的,你只去过叶宅和部队,还有很多地方没到过。”

    她听他这么一说,便放弃抱怨跟着他一起向里走。

    京山一带因为有部队驻守,所以不能随意开发成旅游区,很多地方都保留着原有的样貌,与其他山相比,它最大的特色就是山路畅通好走,既然下了雪也不觉得泥泞,走在其中嗅着清新的味道,梁和的心情稍稍有些放松。

    他握着她的手一直没松开,“我高三那年第一次来京山,那时候这一带还没修的这么好,我差点儿迷了路。”

    “为什么要当兵?”

    她轻问出口,良久才听到他的回答

    “记不记得你问过我林珂?”

    梁和默然,不仅记得,还印象深刻。那么一出乌龙,怎么可能轻易忘记。某人也是了然一笑,揉了揉她的脑袋继续说道,“我高三的时候跟林珂,乾和一个班。那时候我们几个关系不错,上学放学总是一起。”

    “那时候二哥刚当兵,不常回家,但是每次回来,总是要带许多东西送给妈还有林珂,其实那时候我就知道二哥喜欢林珂。”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梁和能够感觉到他握住她的手收紧,心不由得一提,直到他再度开口时,才又松了几分,“不过,我也知道,林珂喜欢我,这件事情其实我一直都清楚,不过从来没有点破而已。”

    她撅撅嘴,“你就擅长这个。”

    话中指责之意非常明显,顾淮宁思忖片刻,继续说道,“其实我很不擅长处理别人对我的喜欢,尤其是还涉及到三个人。”不论是谁先抽离而出,都是一番难以避免的挣扎。

    “所以你就逃去当兵了?”某姑娘咋舌,觉得不可置信。

    某人瞥她一眼,“你可以不用逃这个字。”

    好吧,就算某人当年当了逃兵,却依然气场强大。梁和缩缩脖子,认真听他说。

    “当时是陆时雨陪我一起去的,她老家在沈阳,可是一直在C市上的学,跟我同班。我当时走的很匆忙,在机场的时候看见她的时候是有些惊讶的,可是你知道么,那时候我拒绝不了,因为当时我总觉得,有一个人能够陪我一起去做这件事,就能证明这件事是正确的。”笑了笑,他又说,“可能是因为这个,所以时雨她总是觉得,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是喜欢过她的。”

    他当时的心情梁和隐隐约约懂得,两个人结伴而行,总好过一个人踽踽独行。就好像一开始要结婚的他们,领完结婚证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还好自己不是一个人了。那种感觉对于她来说,可怕的不愿意再去回想半分。

    “后来二哥结婚,我没去参加他们的婚礼,直到林珂怀孕,住进医院待产的时候我才去看她,再后来,她就难产去世了。”

    顾淮宁语罢,两人之间一阵沉默。梁和握了握他的手,似是要将他从过去的记忆里唤回,某人笑了笑,反握住她的手。

    “林珂刚去世那段时间二哥几乎不跟我说话,后来才终于告诉我,在我之前时雨来看望过林珂,两人说了一会儿话,自她走后林珂就再也没好过。她一直有产前抑郁症,一度威胁胎儿的生命,那时候二哥已经不抱希望,没成想,到后来,留下的是孩子,走的是大人。”

    梁和缄默,她可以想象两个同样深爱着这个男人的女人面对面时的场景,她们曾经是同班同学,在自己最美好的年纪暗恋上一个同样优秀的男人,或许曾经暗暗较劲,只为多得他一个注视而兴奋不已。终于有一天林珂不再等他而他嫁了,而陆时雨却一直陪在了他的身边,哪怕依旧得不到他的感情,却可以轻易将对方击败。只因,她站在了他的身边。这种失败,恐怕是林珂永远无法承受的吧。

    现在呢?现在站在这个男人身边的是她,这个位置是他亲自给予的,他亲自为她戴上了戒指,他拿走了许多属于她的第一次,并又让她拥有许多生命中的第一次,比如爱情,比如婚姻。她小心翼翼,步履维艰,却始终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她除了爱,什么都给不了他,而他呢?至今为止,她连一句我爱你,都没有听他说过。

    算起来,唯一的一句表白也只是一句“好巧。”

    好巧。她默默咀嚼着这两个字,心里蓦地泛起一丝丝苦涩,待得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她骤然回过神来,“那后来你又逃到了京山?”

    这个逃字让首长的眉头皱了一皱,拉着她向前走去,拨开一丛丛的枯木,一截墓碑露了出来,梁和忍不住想要踏过去,却忽然被他拉住了手。她停住了步子,安静地在他身边站好。这里空了一大片地方,却并不显得荒芜,看样子是经常有人打扫,墓碑上的黑白照片看上去有些眼熟,她仔细回忆,却仍旧想不出来,好在某人此时开口了。

    “这是林珂的墓。”

    她止不住的惊讶,一侧头,却看见他松开她的手,缓缓地向前面走去。因为下雪所以墓碑上覆上了一层薄薄的白雪,尚未来得及消透,摸上去冰凉冰凉的。

    “她是在B市去世的,就葬在了这里。”

    她缓步走过去,静静凝视照片上的人。难怪她只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她只曾见过林珂十七岁时的照片,那时的她青春洋溢,嘴角都弯着幸福的笑,可是现在这个照片上的女人是怎样?庄重的黑白照片,沉静如水的容颜透着淡淡的哀愁,从前的快乐不复再见。

    “有时候我很佩服二哥,林珂分娩前他刚刚参加完一次军事演习,演习很成功,还没来得及给家里报喜,就接到林珂难产去世的消息。”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梁和想扭过头去看,却被他紧握住双手,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已恢复如初,“葬礼是二哥操办的,动作利索地让人看不出端倪,其实我知道,他心里是难过的,不然也不会自动调到这里,陪她那么久。就好像迈入了囚徒困境,其他的人都解脱了,刑满释放了,唯独他,要面临更长时间的心里囚禁。我一直希望,那不会是一辈子。”

    梁和是有些错愕的,她想象不到,有着那样温和笑容的男人,会画地为牢囚禁自己那么久,要说他要有什么错,就只能错在他太爱林珂了,连她的不爱也可以包容,许她婚姻,许她孩子,许她宠溺,现在的她也只能希望,这样的自我折磨不会是一辈子,因为他有太多的理由得到幸福了。

    而身边这个男人呢,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来缓缓地问:“所以,你也留在这里?”

    只见他轻轻一笑,笑容中的苦涩显而易见,“我没二哥那么伟大,不过却只有这样,才能稍稍平衡心中的负罪感。”

    梁和听了只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忽然疼了一下,这样一个女人啊,让两个男人同时背负了罪恶感。这样执迷不悔的爱情,值得么?她动了动嘴唇,却终觉只轻声问出了一句话,“现在,好些了么?”

    话音刚落,她见他微侧过头来,幽深的双眸斜望过来,她一抬头,就可以四目相对。那双眸子里的静谧让她安心,只感觉腰间一紧,他低沉的声音便在头顶响起,“好多了。”须臾,又问,“很可能是我没用,需要这么长时间。”自嘲之意很明显。

    没用么?

    这是一个逃去当兵逃到英国军校最后拿到女王奖章的人会说的话么?有的时候她就想,如果他与她的距离,再稍微近那么一点就好了,不用她去猜,去问,他也不会再把她当一个需要照顾的孩子,或许这样,就会更好了

    隔天顾淮宁就明显的忙了起来,早晨五点半就起床整理内务出门,临走之前还不忘替她盖好被子,嘱咐她再休息一会儿。可是,怎么睡得着?

    梁和沮丧地撑着下巴,望向玄关处,又沮丧地瞥过头来,对上张欣小姑娘一双好奇的大眼睛。这位大人顿时有种被抓包的感觉,竖起眉头,“赶紧写作业。”

    不过这一声没有丝毫的威慑力,小姑娘不禁不害怕,还兴致勃勃地凑近她,“梁阿姨,我能叫你姐姐么?你看起来比偶像剧里的女主角没大多少么。”

    梁和囧,还没想好说什么,坐在一旁的林然喝了张欣一声,小姑娘不怕她这个“姐姐”,但是惧怕林然这个母亲,撅了撅嘴巴,端端正正地坐回椅子上,开始写作业。

    林然不好意思地笑笑,“这孩子这几天看电视看多了,说话都不着调了。”

    梁和笑笑,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梁和慌忙接起,电话那头是顾老爷子。她恭敬地喊了一声爸,老爷子在那头满意地应了一声。

    接起电话梁和才想起来老爷子明天要走,忙乱之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是老爷子开口解了她的围,“明天下午我直接从机场走,淮宁工作忙,没时间,你也不要来送了。”

    她一阵默然,过了一会儿才低低应道,“要送的。”

    老爷子叹一口气,挂了电话。

    总觉得这一口气,像是叹进了自己的心,闷闷的堵得慌。听老爷子昨天的口气,他这一趟,除了看望叶老之外,就是来看他们了,结果他们却让老爷子失望而归,她这个做儿媳妇的,不免有点儿内疚,倒是林然,望着她嘻嘻笑。

    “之前没见过顾老爷子几面,总以为是个德高望重不爱笑的铁血硬汉,没想到,对着自己的儿子还有儿媳妇倒是关照得紧。”看她依旧苦着脸,林然安慰道,“你才来部队没多久,顾团不告诉你,就是怕你不清楚,瞎操心。”顿了顿,又笑着说道,“不过,对男人也不能总是百依百顺,关键时刻啊,还得吊吊他的心。”

    偶尔折腾一下无妨,这是林然跟着张欣看泡沫剧的心得。

    梁和笑笑,表情却若有所思。折腾……么?

    52、又洒狗血 ...

    顾淮宁抵达京山守备区的时候已经过了早饭时间。

    推开门的时候通讯员小李正在替他打扫办公室的卫生,看见他的时候表情掩不住的诧异,顾淮宁心情不错,微勾唇角,露出一个笑,拉开椅子坐下。

    “最近没什么事吧?”

    小李捏着手中的抹布,嗫嚅:“没,没有……”

    口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犯嘀咕的,最大的一件事儿不就是您那件事儿么,可是看见团长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他又不敢说出来,好在顾淮宁只是随口一问,没什么事儿就让他先出去了。

你好,中校先生第42章https://www.moyogame.com/30_30882/41.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