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都市言情> 你好,中校先生> 第5章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我的年轻岳母 终宋 我的云养女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一品丹仙 极品好儿媳 生生不灭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你好,中校先生

第5章

小说:你好,中校先生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时间: 分类: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陆时雨微微一哂,“又说胡话。”

    赵乾和也不恼,轻轻一笑,挑着她的下巴,“Mature,dynamic,A person with ability plus flexibility。喜欢这样一个男人不为过。”

    一个成熟,精明能干,同时具有能力和灵活性的男人。这真算是一个不错的评价。

    陆时雨一扬下巴,白了他一眼,“我会把你的话如数转达给顾团长。”

    说罢利索地走了,赵乾和留在身后看着她飒爽却萧瑟的背影,无奈地摇头一笑。

    关禁闭了

    记得结婚前听贺安敏说过这么一句话:在部队里,回头率最高的是女人!

    梁和初闻嗤之以鼻,可是现在实地考察一番,觉得还真是有些理儿。这不,一路走过去,有众多男性的目光扫视过来,梁和自问不是脸皮厚的人,于是很自然的就觉得脸红不自在了。迈开步子刚想离开,突然听见后面传来一道童音:“站住!”

    这命令式的语气直觉地让梁和觉得喊得不应该是她,索性继续往前走,没想到后头的娃娃急了,大声一喊:“说你呢,妞儿,你怎么还走?”

    妞儿。梁和默然,此时此刻,她很肯定,这儿的妞儿就她一个。她猛地转身,看见一个穿着蓝色背带裤内衬红色格子衫的小男孩儿,叉着腰雄赳赳气昂昂地看着她。

    “有事么?”

    小男孩儿不满意梁和敷衍的态度,撅着嘴巴道:“你应该说报告长官请指示才对。”

    梁和:“……”

    小男孩盯着梁和看了一眼,见这个妞儿实在没悟性,也放弃教育她了,直接指了指远处的花坛,“我的风筝掉里面了,你给我拣出来……”

    梁和远目了一下花坛,外面似乎种了一圈带刺的圆柏,难怪他进不去。可关键问题是,她也进不去啊。

    “外边围了一圈长刺的树,我也进不去。要不找解放军叔叔帮帮忙吧?”梁和俯身摸了摸他的头。

    “不行。”小男孩儿果断拒绝,“他们都是顾淮越专门派来监视我的。你要告儿他们顾淮越一准就知道我干什么事儿了,回去得关我禁闭。”

    顾淮越,听上去有点耳熟的名字。

    梁和还来不及细想,面前的小男孩儿就一扫之前的“凶相”,嘴巴一撅一撅地快哭出来了。梁和有些哭笑不得,只得牵着他的手向花坛走去。一路上经过的解放军叔叔们都饶有兴趣看着这一大一小,极个别的甚至窃窃私语。

    “哟,那不是顾淮越顾政委的儿子么?这女人是谁啊?”

    “谁知道呢,顾政委他老婆还没来过部队呢,指不定是政委夫人带着孩子一块儿来探亲呢。”

    “看样子像,瞧着一大一小的。顾政委现在是妻子儿子票子房子都有了啊。”

    “政委弟弟顾淮宁顾团长也不赖啊,听人说他前几天刚结了婚,军艺一帮丫头的心得碎得噼里啪啦了,上次二炮文工团到咱们部队慰问来了,一军艺小姑娘硬拉着我问前排那个那个帅哥是谁,我一看,好家伙,人看上的是咱顾团长。”

    “人魅力大么。”

    顾淮越原来是顾淮宁的哥哥,她记得冯湛说过,两人都在部队当兵,没想到还在同一个守备区。那么,手中牵的这个人应该是自己的小侄子了,太巧合了。梁和从心底发出感叹,关于顾淮宁的那一点小花边,梁和自动无视了。

    到了花坛,梁和颇有些无奈地看了面前这个比自己高的圆柏一眼,踩在一旁的石阶上往里看看,好么,原来这里面还种的有花,这一脚踩下去不得踩死五六朵啊。

    顾珈铭在下面抬着头,软糯地说道:“没事儿,妞儿你就放心地踩下去吧,被发现了也不会被惩罚的。”

    “惩罚?”梁和惊道。

    “嗯。”顾珈铭似模似样地点点头,“我听顾淮越说,踩死花朵按照军规处置。不过没关系,反正你是个妞儿。”

    这家伙到底几岁啊,说话一串一串的,梁和自认反驳不了他,觉得还是快点把风筝拿出来闪人是上策。于是小心翼翼地下去了一脚,一下子踩死了两朵花。

    顾珈铭看梁和小心翼翼的样子,急了,“妞儿你赶紧着啊,顾淮越一会儿就下班了。”

    梁和还在跟圆柏的刺作斗争,棉织外套被刺勾住了线,她卡在圆柏里一动不能动。顾珈铭看这个妞儿一副笨手笨脚的样子,刚上去推了一把,就听见从后面传来的一声呵斥。

    “顾珈铭,你干什么?!”

    完菜了。小男孩儿扭头一看,一身军装的顾淮越正怒气冲冲地大步向他走来,身旁的顾淮宁淡笑地看着眼前的小侄子,决定作壁上观。二哥顾淮越的小儿子,全家的宝贝儿,从小被宠被娇惯坏了,总是喜欢捣乱。所以,二哥教训孩子的时候,他从来不插手,只围观。

    只是,视线一转移,他即刻淡定不了了。那个被小侄子卡在圆柏中间的人的外套,看上去有些眼熟啊,顾淮宁眼睛一眯,上前一步,快狠准地把那个人扯了出来。

    顾珈铭看见梁和,瘪嘴哭了:“妞儿,你看我让你快点儿,这下被顾淮越发现了吧,完菜了。”

    梁和此刻有些茫然,不过在触及到顾淮宁那种面无表情的俊脸时,顿时翻悟了过来,低头不说话了。

    倒是顾淮越笑了起来,长臂一提把顾珈铭提在手中,“我说,你怎么祸害了你小婶啊?”

    “我小婶儿?”顾珈铭也顾不上哭了,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看着面前的梁和,“胡说,她是我的妞儿,怎么成我小叔的啦?”

    顾淮宁怒极反笑,看向梁姑娘的眼神里闪着晦暗不明的光泽,“你倒是给小叔说说,小叔的妞儿,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了?”话虽是对顾珈铭说的,可是视线却一直看着面前的梁姑娘。

    顾珈铭支支吾吾说不上来,顾淮越看着这个小家伙儿,又看看梁和,“行了,淮宁。人来人往的,先回去吧。回去处理后事去。”

    顾淮宁微阖了下眼眸,算是答应。顾淮越拍了拍梁和的肩膀,笑道:“小崽子给你惹麻烦了,咱们回聊。”

    “嗯。”梁和低低应了一声。

    顾珈铭被顾淮越提走了,花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梁和抬头打量了一下顾淮宁,只见他神色已恢复如常,才敢闷声闷气地开口解释:“我替珈铭拣风筝,不小心,卡里头了。”

    说完等了一会儿,顾淮宁没声儿。梁和刚想再解释几句,面前的顾淮宁突然开始接外套扣子,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他的外套就直接飞到自己身上了。

    “我……”

    “披上外套,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回去。”

    这家伙还真是不打算掩饰自己的情绪了,干脆转身就走,梁和快走几步才跟上。

    “回去干吗?”

    “关禁闭!”

    亲密接触

    回到顾淮宁公寓的时候,通讯员小李正好送了晚饭过来,看见黑着脸的顾团长和他身后的梁姑娘,察觉到气氛诡异,赶紧溜了出去,不料顾团长喊住了他。

    小李忐忐忑忑地转身,只听自家大BOSS开口吩咐道:“帮我去卫生队取消毒酒精和紫药水来。”

    小李立刻领命而去,剩下梁姑娘一个人直面气场强大的顾淮宁顾团长,不免有些紧张。

    顾淮宁坐在沙发上,头疼地揉了揉额迹。今天开会的时候遇见从师部回来的二哥顾淮越,才知道顾家的小宝贝儿来部队了。自家二哥头疼地抱怨,那哪是来探亲啊,完全是来折腾的,一个警卫排都架不住这么点个小家伙。

    折腾。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想起梁和来了。顾团长转眸一看,只见梁姑娘已经自发自动地靠站在墙边,宽大的军装外套衬得她极其娇小,外加上脸上的委屈表情,像极了他儿时养过的一只猫。

    唇边勾起一抹笑意,顾淮宁开口道:“把外套脱下来。”

    梁和抬头看了眼顾淮宁,只看见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慢吞吞地脱掉了军装外套。

    顾淮宁头疼,“把你的外套脱下来。”

    话音一落就见梁和受惊地抬起头来看着她,这样的表情他曾在她的脸上见过一次,那是在他亲吻了她额头之后,他不禁无奈,走过去抓住她的连帽衫想替她脱下来,不料梁和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不能脱。”

    “为什么?”顾团长眯眼。

    梁姑娘似乎羞于开口,有些不利索地说道:“我只穿了两件。”

    “所以?”聪明的顾团长还没反应过来。

    “所以脱了这件外套就只剩下一个BRA了!”

    梁和有些生气,她暗示那么明显他都不明白啊,抬头想瞪他一眼,谁想两人距离近在咫尺,梁和一不小心,脸颊就蹭到了顾淮宁菲薄的嘴唇,两人登时都愣住了。

    还是顾淮宁先反应了过来,刚想撤离,吱呀一声门被推开,通讯员小李拿着消毒酒精和红药水走了进来,看到顾BOSS和梁姑娘亲密接触的画面,有点不知所措。

    顾淮宁松开了怀中绯红的软玉一枚,瞥了小李一眼,“东西拿来了?”

    小李醒过神来,赶紧点了点头,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不用顾团长交代就跟踩了一阵风似地溜走了。顾淮宁看着仓皇而去的小李,又看着梁和,无声的笑了笑。

    “对不起。”梁姑娘态度认真地向顾团长认错。

    顾淮宁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哑着嗓子问,“为了刚刚那个吻?”

    “嗯。”梁和点点头,在她印象里,顾淮宁顾团长就是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人,蹭一下嘴唇那也叫亵渎,梁姑娘顿时觉得自己不可原谅。

    顾淮宁觉得这个姑娘的思路有问题,他扳起梁和的下巴,问道:“那按你这逻辑,你知道得有多少女人跟我说对不起么?”

    梁和瘪瘪嘴,回道:“一个班够么?”

    顾淮宁笑道,“一个班?一个班怎么够,最起码得一个排。”

    噼里啪啦,顾团长神圣的形象顿时矮了一大截。

    顾淮宁看梁和又低头不说话了,也不再调侃她了,取来酒精就为她的伤口消毒,圆柏虽没毒,但是伤口曝露在空气这么久,难免沾染上灰尘,还是消消毒比较保险。她的棉织外套被圆柏的刺勾出了许多线头,顾淮宁原本想让她脱下来自己整理整理,没想到有了这么一出乌龙。

    她的手腕处被圆柏刮伤了,有一道醒目的血痕,顾淮宁刚刚拿棉球沾着酒精擦上去,梁和就疼得嘶地叫了出声。

    “疼?”

    “有点儿。”蛰得她疼,不过还能忍受。

    顾淮宁没好气儿,“以后见着顾珈铭躲远点儿,那小家伙就是一小祸害,走哪儿祸害哪儿,没事别招惹。”

    梁和大囧,有这么说自己小侄子的么,口上还是要为自己辩护的,“我没招惹他。”

    “那怎么成了他的妞儿了?”

    一句话戳中梁姑娘的软肋,原本足足的底气也被戳跑了,梁和低声嘟囔着,“那也不赖我啊。”

    顾淮宁觑她一眼,也懒得接话了。

    咱们说过,梁和平时是个安安分分的小绵羊,可要被招惹了,那也能凶成一头小京巴的。可是梁姑娘就是纳闷,怎么在顾淮宁顾团长面前就凶不起来呢。两天前两人还算半拉陌生人呢,结果这两天同居下来,怎么就沦为被教训的份儿了,原本冷清疏远的顾淮宁,此刻近距离一观察,梁和觉得,其实这人也不错嘛,最起码知道护着她了。

    顾淮宁哪里知道梁和的那点小心思,上完药,点点她的额头做总结发言,“总之,离他远点。”

    梁和只得点点头,过了一会儿又开口问道:“我明天能去叶老家么?”

    “去采访他?”

    “对,完不成任务就回不了C市了。”苦恼,随即又抬头,“你能帮我跟叶老说说么?”

    梁姑娘的下意识里,这个时候可以请求顾团长帮忙了。

    顾团长挑眉,“你可以找叶韵桐,她是叶老将军的代言人。”

    “叶老本人呢?”

    顾团长揉眉心,“这个难说。”

    意料之中的答案,梁和苦恼地脸皱成了一团包子。顾团长居高临下斜睥她一眼,看她惆怅的模样,只觉得好笑。

    “这样吧,明天我送你去,然后跟叶老商量商量。叶老有忌讳,不准问他老伴儿的事儿。”

    梁和想了想,点头答应了,刚想坐下来和顾团长和和气气地吃一顿饭,梁和突然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儿,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儿。

    “那个,禁闭,还关么?”

    顾淮宁看她一眼,“军令如山。”

    四个大字,将梁姑娘的希望都给摧毁了。梁姑娘气愤地在心里腹诽顾珈铭和顾淮宁这两个顾家的祸害,而远在另一栋楼的正在被罚站的顾珈铭也不小心打了一个喷嚏,顿时大叫——

    “顾淮越,你儿子我都感冒了,你还罚我站——————”

    声音一落,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棋局下注

    第二天顾淮宁陪梁和去了叶老家,叶老正因为高血压又犯被禁酒而闷闷不乐呢,看见梁和就乐呵呵地招呼这个小姑娘过去了。嘿,还真别说,正对了叶韵桐那句话了,不知道怎么的,梁姑娘还就是衬叶老将军的心。

    “老爷子这几天还叨念呢,说顾三把梁和拐走了谁跟他下跳棋啊,这不,这人来了。”独女叶韵桐也不免吃味。

    顾淮宁顾团长只是挑挑眉梢,看来最近想抢他妞儿的人还真是不少。

    梁和闻言抿唇一笑,“这次来可不是下跳棋了,我得工作。”

    听了此话,叶老就不免感叹了,“你们杂志社怎么就不能放过我,这过去都过了去了,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梁和想了想,说道,“您这一生为国操劳,劳苦功高,本就该被后人瞻仰敬为楷模。之所以只揪住您一个人不放,那是因为别人的过去与您想必根本不值一提。”

    这番话顿时逗乐了叶老,“小姑娘,你这个帽子戴的倒是高。”

    梁姑娘沮丧地拉了拉顾团长的衣服,顾团长斜觑她一眼,上前一步坐在了叶老的对面,吩咐齐嫂去取叶老的象棋。

你好,中校先生第5章https://www.moyogame.com/30_30882/4.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