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都市言情> 你好,中校先生> 第4章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我的年轻岳母 终宋 我的云养女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一品丹仙 极品好儿媳 生生不灭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你好,中校先生

第4章

小说:你好,中校先生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时间: 分类: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大卫杜夫

    叶赞首先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个人,笑着招呼了他们过来。

    梁和一抬头,便对上顾淮宁那双狭长且乌黑沉沉的双眸,隐隐地带有笑意,又似有灼灼光华藏于其中。不得不说,梁和对于顾淮宁的这副好皮相,暂时还是没有免疫的,那一身军装倒是看习惯了,此刻还不至于犯晕。顾淮宁身边的那个男人,梁和自然是不认得的。只觉得此人一直打量着她看,也不避讳。

    顾淮宁先向叶老问了好,随意寒暄几句。梁和不说话,叶老以为是他们在场,小两口不好意思,直接把叶韵桐和赵乾和轰进了厨房,自个儿则上了二楼书房。

    清场完毕之后,两人之间有些沉默。正待梁和思索着说些什么,顾淮宁开口道:“怎么来了?”

    “奉命采访叶老将军来了。”

    “呵……”听罢顾淮宁轻轻一笑,“你们杂志社倒是交给你一个不错的差使。什么时候到的?”

    “昨天的班机。”

    两人面上的沉静让猫在厨房里偷窥的赵乾和不淡定了,对于那两人的状态,赵乾和脑子里此刻只有四个大字能够形容:貌合神离。得出结论之后赵乾和刚想撤离,就看见顾三少那一双再冰窖里泡过的风目向他瞥来,冷的他顿时一打颤。

    “乾和,出来。”

    赵乾和向嫂子叶韵桐求助,无奈叶韵桐不搭理。只好顶着顾三少那双冷眼和梁和梁姑娘那好奇的眼神从厨房走了出来。

    顾淮宁轻轻地揽过梁和的肩膀,熟悉的大卫杜夫香气突然的席卷,让她愣了愣。不可否认,这个加起来在一起时间不超过一周的男人,他的味道她已经铭记在心。

    “这是赵乾和,我的发小,现在跟我一个团。”

    梁和闻言笑着点了点头,赵乾和猛然觉得眼前一亮,其实初见这姑娘,觉得她漂亮是漂亮,但是却没啥特别出彩的地儿,现在这姑娘笑了,赵乾和便顿时觉得这姑娘的魅力在哪儿了。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微微一弯,整个眼眶似乎就立马盛满了笑意。

    赵乾和笑着拍了拍顾淮宁的肩膀,“行啊,顾三,有你的。这么个漂亮姑娘怎么不早点让哥们儿看看?”

    一句话把梁姑娘说红了脸,顾淮宁毫不留情地拨开他的手,“钱包手机都被你翻遍了,再不带来让你看看,难保你不会直接找上我们家的门。”

    赵乾和闻言讪讪一笑。

    ————

    虽然有长辈在场,但这顿饭梁和吃的却是比较自在。叶老毕竟是叶老,不会像顾家长辈一样严苛。饭桌上便多了许多欢声笑语。

    叶老年纪大了,饭后没过多久就昏昏糊糊地去休息了。他们也不便多停留,便起身告辞。叶韵桐送梁和到门口,笑道:“既然顾团长来了,我就不送你了。路上小心。”

    梁和一晚上也被赵乾和和叶韵桐调侃惯了,无奈地点点头,转身向顾淮宁走去。这个男人不紧不慢地走在她前面,B市入夜之后风很大,梁和原本细长柔润的卷发被风刮得扰乱了她的视线,白日里平稳的山路此时走来,多了几分看不清的障碍。这不,一个不小心,从旁斜里横出来一根树杈,勾住了她的衣服,梁和无奈地拿手去扯,却不小心被刺扎了一下又缠住了头发,一下子被搅得狼狈极了。

    梁和正恼着,忽然一只手臂伸了过来,力度适度地扣住了她乱舞的胳膊,“你别动,我来。”

    几根手指利索地一绕,就把她的头发风衣以及树杈分了开来,梁和揉了揉被扯疼的头皮,看向身旁表情如常的顾淮宁,夜色之下,心跳略微加快。

    顾淮宁和赵乾和是开着车来的,军用悍马,披着流线型的车子在夜色下闪烁着耀目的光泽。

    梁和没跟着上车,“我等出租车好了。”

    顾淮宁看着她,沉吟片刻,道:“今晚去我那儿住。”

    “呃?”

    还没等梁和反应过来,赵乾和就从副驾窗户边露出脑袋,嬉笑道:“咱们团长住单间,不碍事儿……”

    话音刚落顾淮宁就伸手把他脑袋按了进去,开了后座的门,“现在这个点,等不来出租车。不想走回去就上车。”

    竟然稍稍带了些威胁,看来顾团长的耐心已告罄,梁姑娘权衡左右,坐了上去。

    ——

    顾淮宁所在的27集团军下属防化团镇守在京山守备区,确实距离叶老的园子不太远。

    进了部队一看,梁和就不免感叹了。到底是部队啊,整个军营很大,营房排列整饬,连路边的银杏树都站得笔直有形。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团部的宿舍楼下,赵乾和住在另一栋楼,提前下车了。梁和跟在顾淮宁的后面,慢慢地向楼上走去。也幸亏是夜晚,没什么人出没,梁和也走得颇为安心。

    顾淮宁住的是一间单身宿舍,倒也不是享受了什么特别待遇,正团级以上的干部都有这样一间宿舍。带洗澡间面积足足有四十平米,活脱脱一个小公寓。想起家里那间大的她心慌的别墅,这间小公寓倒是深得她心。

    屋子里很暖和,顾淮宁一走进门就脱掉了军装外套,只余一件衬衣在外面。

    “喝什么?咖啡还是红茶”

    梁和想了想,答:“红茶好了。”

    过了一会儿一杯暖暖的红茶被他递到她的手里,梁和拿着杯子一看,竟是英国骨瓷杯,顾淮宁顾团长居然用一整套的英国骨瓷茶具。再放眼一看,这四十平米的单身宿舍虽然装修的简单,但不可否认的是,处处透着精致与贵气。

    他们的新房是顾家父母一双操办,装修之类的梁和和顾淮宁没有过多参与,通过眼前这个小公寓,她才明白,原来这个男人生活是如此的讲究。

    察觉到梁和的注目,顾淮宁抬头,轻轻地瞥了她一眼,“喝不习惯么?”

    梁和回神,笑着摇了摇头,低头喝了一口红茶。浓郁的香气顿时铺满鼻腔,还有一股淡淡的酸甜味儿,类似于英国风情茶的味道。想必是顾淮宁顾虑她喝不惯那微苦的红茶,加了牛奶和几块儿方糖。

    喝完茶梁和乖乖地去洗澡,关门之前接过顾淮宁递过来的浴袍。海蓝色的华夫格质地,摸上去柔软极了,轻轻一嗅便可闻到那熟悉的大卫杜夫干净清冽的味道。

    梁和扫了一眼他用的须后水,不出所料,这个男人似乎对大卫杜夫这个牌子有着浓厚的执着。似乎,他就是这样的专一?梁和拎着浴袍,默默地出神。

    夜半发烧

    兴许是昨日着了风,今天这一天都感觉嗓子疼脑袋昏,让这热水一冲,梁和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裹着宽大的浴袍走出浴室时,顾淮宁正坐在沙发上看从军区下发的文件,听见声响时稍稍一抬头,一时间不察,竟有些怔愣。

    在顾淮宁的印象中,梁和从来都不是最漂亮的姑娘。两者相比起来,他实在是太有优势了。他年长她七岁,家世雄厚,所以在她还是小姑娘的时候他就已经有足够的资本去经历更多的事,其中,自然不乏女人。

    他的生活谈不上声色犬马,倒也不是完全的清心寡欲,可是,像这样,耐心地等待一个姑娘出浴,倒还是第一次。她柔软浓密的头发还没全干,那身浴袍穿在她身上大的可以盖住两个她了,因此衬得她很娇小。还有那对赤足,皙嫩光滑如同上好的白玉,已足够吸引人。

    这种异样的感觉让顾淮宁愣了一下,也只是一下,他便回神,起身向浴室走去,并不忘嘱咐梁和,“床铺好了,你先休息。”

    梁和走向卧室,纯男性的风格让她多少有些不适应。她看了看顾淮宁的床,军绿色的被子铺了一床,她走过去坐下,感觉柔软至极。若不是浴室里传来的淅淅沥沥的水声,提醒着她顾淮宁的存在,梁和或许会觉得,现在这一切都极不真实。或许他的这个房间还从未有一个女人踏足,想到这里,梁姑娘不禁有些满意。掀开被子,稳稳地躺了进去。

    顾淮宁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梁姑娘已经抱着被子睡着了。呼吸均匀绵长,似乎睡得很香。顾淮宁站在床前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低叹一声,向客厅走去。

    ————

    梁和前半夜睡得很香,后半夜却突然做起了梦,杂乱无章的桥段一片一片的在脑海中翻来覆去。她梦见了早逝的爸爸妈妈,他们的样子看上去和蔼极了,一点也不像她印象中那样冷情。忽而又梦见了外婆,外婆一头银发,穿着宽大的戏袍,在那里低低吟唱:“守住情场,占断柔乡,美甘甘写不了风流帐。行厮并坐一双。端的是欢浓爱长,博得个月夜花朝真受享。”

    梦中竟然唱起了长生殿。或许是她白日里念及外婆,外婆知道她想她了,就来梦中看她。可是还未待她上前,外婆就已走远,“囡囡,囡囡……”

    看着外婆的身影,她顿时觉得撕心裂肺般,叫着一声“外婆”堪堪醒了过来。睁开眼睛,还是顾淮宁的那间卧室,昏暗的灯光让她的心情前所未有的低落了下去。

    “躺下。”一道低沉的声音提醒她。

    梁和迷茫地抬头看了看顾淮宁,他正眯着眼看着自己,黑色的瞳仁隐在这昏黄的光线里,辨不清情绪。只见他一手拿着温度计,一手拿着毛巾。

    “我,怎么了?”

    顾淮宁看着她,低声道:“你在发烧。39摄氏度。”

    梁和愣了愣,突然抓住顾淮宁的胳膊,“我刚刚梦到我的爸爸妈妈了。这么些年了,我都没再梦见过他们,差不多快要忘记他们的样子了。”

    顾淮宁看着她的样子默不作声,只听她轻轻地说。

    “还有我的外婆,竟然一下子全梦到了。”

    面前的梁和似乎沉浸在一种感伤的气氛中,顾淮宁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抬起手掌揉了揉她头顶柔软的发心,安慰她道:“你只是生病了,躺一下”。

    她的烧来得太过突然,这深更半夜的整个守备区的卫生队的人已经休息了,无人相助。好在他平日里备着有药,此刻拿来倒是管用,眼看着烧退了下来,只是她原本白净红嫩的脸上此刻仍泛着不正常的潮红。

    烧退之后梁和感觉有些冷,便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从喉咙到胃部都灼热的厉害,似乎是灌了一大瓶陈年烈酒一般,怎么弄成这样了,梁和不禁头疼。

    顾淮宁把温度计塞到她的嘴里测体温,“B市不比C市,最好多穿点衣服。”

    梁和眨眨眼睛,表示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顾淮宁从她口中取出温度计,在灯光下仔细查看。原本紧绷的表情松懈了几分,再看向梁和时,她已经安稳地睡着了。

    顾淮宁凝视着她宁静的睡颜,想着他是怎样从睡梦中被她惊醒,怎样在她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喂她吃退烧药,又是怎样安抚梦境带她的惊吓时,竟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还真是能折腾……”

    想罢,这只得这一句低声的叹息。

    大囧大囧

    吃了退烧药之后,梁和一觉睡到了上午十一点。

    她慢慢地想睁开眼,却忽然有一道白光在眼前闪过,忍痛闭了闭眼,过了一会儿才能完全睁开。放眼望去,屋子里空荡荡的,顾淮宁已然不在。

    嗓子里还是疼得要命,梁和挣扎着起身,想下床,一掀被子,愣在那里了。她昨晚入睡前明明穿着华夫格浴袍,可是现在醒来一看,怎么变成自己丢在酒店的睡衣了?转念一想,梁和扯开睡衣一看,竟然连BRA都好心地替她换过了。大囧大囧。

    不、不会是顾淮宁吧?想到这里,梁和止不住捂脸叹息。

    好不容易平息了埋掉自己的念头,梁和翻来翻去没找到自己的鞋,只好赤足走向客厅去倒水喝。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个保温食盒,梁和走过去打开一看,竟是一份蔬菜粥外加一份小菜。

    梁和默然,低头去饮水机前接水。隐约还记得昨夜发了梦魇,抓住顾淮宁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不知顾团长现在作何想。衣服从里到外也被换了,也就是说,从里到外全被看了一边。还有摆在桌子上那份餐,分明冒着热气。顾淮宁突然对她这么好,梁和觉得有些不适应。

    “唔……”

    光顾着发呆,杯子里的热水都接满了。梁和赶紧去拿杯子,慌乱中忘记按下按钮,滚烫的水一下子砸到她的手背上,手一松,杯子也不争气地落在地上,啪地一声摔碎了。于是,感冒发烧的梁姑娘,一不小心走神,手脚又被烫了一下。

    梁和看着满地的玻璃碎渣,郁闷地想哭。刚想俯下身去拣,门吱呀一声被打开,顾淮宁从外面走了过来,看见她狼狈的模样,狭长的风目顿时眯了起来。

    “在干什么?”

    她被他这一声略带怒气的低斥吓了一跳,慌忙着想起身,差点踩到玻璃渣。顾淮宁眼疾手快,走过去将她一把打横抱起。

    顾团长强大的气场让梁和禁不住缩了缩脖子,道:“我想喝水,不小心打破杯子了。抱歉。”

    顾淮宁低头看了看她,面容苍白,带有病后的憔悴,他压了压怒意,“不准赤足。”

    完全命令式的语气让梁和愣了愣,她抬头看着他,末了瓮声瓮气地嗯了一声。顾淮宁深看她一眼,将她抱向卧室的床上。

    梁和被放到床上之后,眼看着他要走,便伸手拽住了他,“我,我还没有喝水……”

    顾淮宁盯着那个努力缩着脑袋的姑娘看了许久,这姑娘这会儿完全没有抬头看自己的勇气,可是她的几根手指头还抓住自己的衣袖。莫名地,他突然想笑。黑润的眼眸转了几转,到底还是遮不住眼底的那抹笑意,“你可真能折腾。”

    宽大的手掌覆住她柔软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转身走向客厅去为她接水。

    ————

    喝了水又吃了饭的梁和体力恢复了不少,昨晚发烧的时候她出了许多汗,将浴袍都湿透。幸而她的包里放着酒店的房卡,顾淮宁起早就开车去把她的行李取来,顺便办理了退房。同时也就意味着,在采访完叶老之前,她都得住在这儿。

    看着窗外一色绿,梁和感觉内心无力。真是个好闷的地方,他怎么就在这儿待得惯。

    顾淮宁一扫梁和有气无力的样子,下指示道:“你最好上床休息一下”

    “可是我还有工作。”抬头,有些苦恼的表情。

    顾淮宁顾团长不为所动,丢下一句“不准”就穿上军装外套直接走人了。

    梁姑娘是彻底郁闷了。

    ————

    京山守备区在B市市郊为部队随军家属建了一个大院,所有够资格的军官都可以申请房子。所以,这座团职宿舍楼里平日里总是空荡荡的。

    梁和裹着自己的长外套慢悠悠地走在走廊里,准备下楼去在这附近逛逛。顾团长的禁足令只限于叶老家,这部队大院她还是能逛的吧。

    刚走到二楼拐角处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个女军官。梁和仔细看了看,竟然与顾淮宁的军衔一样,二杠两星,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对方察觉到她的注视,对她轻轻一笑,“是梁小姐吧?”

    “嗯。”梁和点点头,“请问你是?”

    女军官摘下军帽露出齐耳的短发,一身飒爽的军装让梁和眼前一亮。女军官巧然一笑,向她伸出手来,“我是防化团的政治处主任,陆时雨。”

    竟然是顾淮宁的同事,梁和虽有讶异,还是伸手握住了陆时雨的手,“你好。”

    “梁小姐是第一次来军营,不妨我带着你四处走走吧。”

    梁和本想答应,可想了想顾团长的禁足令,道:“不麻烦你了,我刚生了病,顾团长不准我四处跑,就在这附近转转好了。”

    说罢梁和轻轻一笑,倒让陆时雨看得微微一呆,过了一会儿,才缓了缓,说:“那好吧。”

    ——

    陆时雨站在走廊上默默地看着梁和走远,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新婚妻子。在她看来,他的女人似乎都应该跟他一样,冷静淡漠却又果断有力。可是,显然,梁和似乎并不是那样。

    肩膀上突然被搭上一只胳膊,陆时雨扭头一看,竟然是赵乾和。

    只见这个传说中的将门之后八旗子弟吊儿郎当地揽着自己,“怎么了,见到梁姑娘死心了?”

你好,中校先生第4章https://www.moyogame.com/30_30882/3.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