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都市言情> 你好,中校先生> 第12章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我的年轻岳母 终宋 我的云养女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一品丹仙 极品好儿媳 生生不灭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你好,中校先生

第12章

小说:你好,中校先生 作者:苏格兰折耳猫 时间: 分类: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一辆辆军列整饬地停在铁轨上,不消一刻,列车顶部的绿皮便被大片大片的雪花覆盖住。从B市到内蒙古沿线自大前天起便开始下雪,起初是小雪,从前天晚上开始有逐渐下大的趋势。进入牧区有一段路极为难走,因此军区下令,争取在雪下得更大之前抵达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的朱日和镇,提前进驻演习基地。

    大部分的战士们都是背着携行包整装待发,排队等候上车。可也有人不安分,不敢过分张扬,只能待在队伍里小声嘟囔。凡是有心的人大抵都知道这些人是谁,瞥一眼就懒得再看了,不过就是一些中看不中用的将门之后,变着法儿的想立功,真正上战场了又害怕。

    由于各团长被临时集合了去,副团长岳凯临时代替顾淮宁整队,一看一营长张文歪歪扭扭地站在一营队头就来气。平时他就看不惯张文浑身一股子傲劲儿,别看他混到现在才是个副团职,可那全是凭自己的本事,不像某些纨绔二世祖,整日不着调却有官当,有级升。这么想着,岳凯干脆就直接说他,“一营长,把你队伍整理好,赶紧上车!”

    张文一听也不高兴,原本他就是没打算参加这次军演的。在电话里向自家老爷子好求歹求也不管用,老爷子倒是淡定,说让他到战场上历练历练,争取立个功,这样将来升官加爵的也好有个由头,免得落了旁人的话柄。就这么一句话,张文就被发配到了内蒙古去了。没想到,还搭上这么一辆破车,越想心里是越气闷,张嘴就啐了一口,“靠”的低骂了一声。

    反正当下团里的大头都不在,凭他一副团长敢把他这个太子爷给怎么着了。张文瞥了岳凯一眼,满不在乎。

    岳凯被张文这么一激自然也是动了气,不由得拔高声调斥责他,“一营长,赶紧回到你的队伍里去!”

    嘿,这人还真是一头犟驴, “你叫什么叫?老子耳朵又不聋,听得见!”

    手底下几个营的营长都在,还有一干士兵都在围观,岳凯被张文弄得下不来台面,正想上去跟他据理力争,肩膀便被人生生一扣,半分动弹不得。他不禁着恼,扭过头去,对上顾淮宁的一双寒眸。

    “怎么回事儿?”话一出口,身边的人顿觉周身冷了几分。

    张文一看顾淮宁那张脸,也就蔫了下去,不敢妄言。这防化团知道顾团长身家背景的人不多,他张文偏巧就算其中一个,只因他家老爷子在B军区里当官,认识顾长明顾政委,机缘巧合也知道了顾长明跟顾淮宁的姻亲关系。在他看来,这顾团长也不过就是蒙着祖荫来部队里混日子,跟他差不到哪儿去,不过就是当了团长,官大一点儿。

    岳凯梗着脖子,也不搭话。

    顾淮宁来回扫视一圈儿,大抵也知道是两人有了矛盾,可这临上车的时候,他也不好认真追究,只是冷冷道,“你们还是新兵么?需要我提醒你们注意纪律么?想胡闹了可以,先脱下你那身军装,免得丢了防化团的脸。”

    他鲜少放狠话,一番话下来震慑力也极强,站在一旁的赵乾和都佩服万分,捅捅陆时雨的胳膊,低声道。

    “我说,你瞧瞧,这顾三儿严肃起来,跟他家老爷子完全一个模样。”

    陆时雨是知道顾老将军的,此时听赵乾和说起来,不禁想笑。可是在顾团长训人的节骨眼上,怎么说也不能笑了场吧,只好当做没听见。心里却免不了多想,说真的,顾淮宁真正生气的样子,她好像,也就只见过那么一回。那不算是多么好的回忆,所以,她总是努力地不去想。

    ----

    B市距离内蒙古不算远,五百多公里,照绿皮车的速度,大致走个十二三个小时也就到了。不过临近晚上突然停了下来,上面下了通知,说是今晚列车让道,第二天白天才准开车。于是就这么大晚上的停在了荒郊野外。

    不知是谁打开了窗户,一阵冷风夹杂着雪花飘了进来,车厢里顿时冷不可言。

    赵乾和跺跺脚,“他妈的,这上头是想把人给折腾死不是?”

    顾淮宁纹风不动,闻言也只是轻轻抬睫,瞥了他一眼,“注意军纪。”

    看来这小子今天这团长范儿是摆得十足了,赵乾和撇撇嘴,心里想到远在惠州的广州军区的同行们,不禁笑了出来,“我说,照咱这五百公里还得停车让道折腾两天呢,不知道惠州那帮崽子们绕着这内蒙古大草原绕一圈儿会是啥感觉,嘿嘿。”

    顾淮宁懒得搭理,倒是陆时雨轻轻笑出了声,“你怎么就不能盼着人家好啊,好歹人家曾经也是你的友军。”

    赵乾和哼一声只当不知,陆时雨刚想说什么,可是突然鼻头一痒,一个喷嚏直直地打了出来。

    她还没来得及善后,身旁的顾淮宁微微一个侧身,“着凉了吧”

    着凉了么?陆时雨眨眨眼,反应过来轻轻一笑,“没事儿吧,这么冷的天打个喷嚏也很正常。”

    “行了吧姑娘。”赵乾和揭她短儿,“你还是多穿一件吧,回头别感冒了,这可就不值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出师未捷身先死。”

    “去。”陆时雨斜他一眼,“我的装备包在里面放着呢,拿出来不方便,算了。”

    “没事儿,拿我的。”赵乾和说着站起来去取装备包,手伸到一半儿,突然想起来了,一拍脑门儿,“嘿,瞧我这记性,我好像没带大衣。”

    打小他就自认是钢铁体质,放在这大雪天,穿着短衣短裤都不带眨眼的。

    顾淮宁放下手中的杂志,觑了他一眼,“拿我的吧,就在上头。”

    原本浮现在陆时雨脸上的笑容稍稍凝固,赵乾和没注意到她的脸色,应一声就从包里翻出来了顾淮宁的军装大衣,往陆时雨腿上一放。

    “行了姑娘,赶紧包住吧。”

    “不用了……”她下意识地想推脱,手刚掀开大衣一半儿,就被一只手稳稳地箍住,陆时雨浑身一僵。

    “穿上吧,下半夜会很冷。”低沉的声线环绕在耳边,温暖的触感自他的掌心绵延不绝地传来,她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风雨前夕

    内蒙古的雪比沿线地区下的要稍微小一些,B军区抵达朱日和三天之后广州军区顺利抵达,演习开始之前总有大大小小的会议要开,动员宣誓大会是一拨又一拨,演习导演组早已拟定好了演习方案,军总更是有专人下来做指挥和视察工作,领头的就是顾淮宁的自家小叔,顾长安。

    顾长安在总参任职,此番下来之前没跟顾淮宁通过气儿,也难怪看到自己时一脸有些惊讶,不过众人面前也不好叙旧,顾长安打量一番,道,“这人都到齐了么?”

    顾淮宁正正色,“齐了。”

    原本还差一个政委,可是这防化团张政委年初腿上得了一场大病,至今尚未恢复,演习也就没算上他,这个顾长安自然也是知道了,环视一圈,视线落在陆时雨的身上,这姑娘看见他没觉得紧张,只是微微露齿一笑,忽的就让他想起四年前初见她时的模样了,真是没怎么变。比起自家这个侄子,他可是早些时候就知道陆时雨的背景了,看她站在这儿,也是免不了有些惊讶。

    末了,顾长安拍拍顾淮宁的肩膀,走了出去。

    赵乾和摸着下巴研究顾长安的背影,觉得这顾家的小三叔似乎是有话没说出来,可是一瞧这顾三儿的神色,分明又看不出来啥。说实话,这人还真有点难以捉摸,赵乾和摇摇头,罢了罢了,沙盘都搬出来了,还是干活儿要紧。

    近期的演习任务早已经分配了下来。作为红方某团的团长,顾淮宁的任务就是率领侦察大队潜入蓝军堡垒的后方,摸清楚蓝军的指挥部所在地,争取在演习伊始,就将其拿下,若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攻破蓝军堡垒,端掉蓝军的指挥部,导演部将判定红方失败。

    顾淮宁拉开墙上的军事作战指挥图,用指挥棒大致在图上圈了一个区域,“这一片儿南北有一百五十公里,东西纵深差不多四百公里,是整个基地的中心部位,也是我方的演习区域。蓝方的演习区域是这一片儿。”红色指挥棒在图上移动,又划出了一个圈儿,“蓝方的指挥部尚不明确,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把它给找出来,然后一锅端掉。当然,这也是演习的主要目的。”

    他们连同B军区的几个团被编为了红军,而广州军区从124,125师抽调出来的几个团以及特种兵大队被编为了蓝军,照理说蓝军的兵力比红军稍稍强一点儿,按照以往演习的惯例,这点儿也不算什么。总体平衡下来,两者不相上下,这一场任务下来,拼的不过就是指挥员的指挥能力和有生力量的协作能力。

    “赵参谋长跟陆主任留下待命,临近晚上的时候我带领一组侦察分队潜入蓝军后方,先确定蓝军指挥部再说。”

    赵乾和眉一敛,道,“我跟你一起去。”

    “指挥部里必须留人。”

    “那我去。”

    陆时雨从后面站了出来,不大却坚定的声音让整理装备的众人俱是一愣,二营长高咏君道,“时雨,你就留在这儿吧,这次任务是晚上,而且外面还有积雪,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不会的,我好歹也是军校毕业。”陆时雨坚持道。

    “不行。”顾淮宁断然拒绝,“不是只有你个人安危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本次任务不准有闪失。明白么?”

    陆时雨愣在当场。不是只担心她的安危,更重要的是要保证任务成功。他的话中之意简直太明显了,她想装不明白都不行,再坚持,就成笑话了。

    “好了,时雨,你就跟我凑一堆吧啊。”赵乾和打趣着揉揉陆时雨的短发,算是解了她的围。

    陆时雨勉强地笑了笑,答了声好。

    --

    夜晚的时候忽然又下起了雨夹雪,雪和着水,路面顿时泥泞一片,更增加了任务的难度。赵乾和忍不住啐一口。

    “这都他妈的什么鬼天气,还让不让人干活了!”

    陆时雨坐在视频显示系统前沉默不语,再过十几个小时就到了双方约定的发起进攻的时间,而顾淮宁带领的侦察队也已经走了两个小时,到现在一点儿消息也没传回来,说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她看了一眼计划表,问道,“乾和,顾团他们还有多长时间?”

    赵乾和想了想,答:“演习定在明天晚上十八点,留给他们的时候不足二十四小时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一个情况。”说着就不免烦躁起来。

    “行了,顾团留你在这儿是让你坐镇呢,你瞧瞧,就你一脸这种表情,还不得动摇军心啊。”

    赵乾和被噎地说不出口,有火没处泄,只得冲营帐里站岗的士兵嚷一声,“看什么看,都给老子闭眼!”

    陆时雨摇摇头,不再说话。

    ——

    其实顾淮宁这边的境况没那么紧张,由于车的目标太大,他们只得徒步潜入蓝军后方。在蓝军防区内行进了将近十个小时,距离天亮已经没多久了,必须抓紧时间。

    这个蓝军集结地位于半山腰上,侦察分队透过手电筒他们看到了好几辆装甲车和坦克车,更有士兵来回巡逻,看样子像是蓝军的某个驻扎营地,因为在不远处他们看见了几个营帐。

    “咱们把蓝军防区这一圈儿都走过来了,我瞧估计就这个了。”

    高咏君边说边看向顾淮宁,意外的没有得到他的赞同,“蓝军预设了几个指挥部我们都还不确定,不能因为只剩这一个就妄自定论。”说着环绕了一圈儿,看向某辆车时黑眸不由得一亮,顾淮宁拍了拍高咏君的肩膀,示意他们隐藏,“你们在这儿等一下我。”

    说完即刻向前,奔向蓝军的补给车。其实他心里隐约觉得这事儿不对,这个地方虽说隐蔽,可是大炮飞机都能攻得到,而且他们为什么能这么不费周折地进入蓝军的封锁区,这个问题也有待思考,因为天黑看不见蓝方的所有哨岗,所以只能靠补给车来截获点消息。

    顾淮宁绕过哨兵,偷偷打开其中一个补给车的车门,出乎他的意料,这里面全是空的。再打开一辆,依旧是空!仅有的补给物资少的可怜,并且根据截获的资料显示,这里完全不可能是蓝方的指挥部所在地。

    “怎么样?”队员压低声音急切地问。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他看着他们,低声开口,“要么蓝军的指挥部在演习区域之外,要么,在天上。”

    “不会吧?”一群从各营各连各排里选出来的战士们都是掩不住的吃惊。

    顾淮宁冷静地分析,“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还剩下不到九个小时,趁这段时间赶紧回营地,到时候再商量对策。”

    虽然此行没能真正达到目的,但是最起码能让他们少了一个误区,如果真正等到演习开始再被误导到这里,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

    顾首长在朱日和忙着演习,梁和在C市的日子似乎也不太好过。旭阳科技目前主要产业是放在国外,总裁周竟也人在海外,每次采访几乎都是通过网络视讯,梁和连带着也要跟着周总裁倒时差,以配合他的时间。几天下来,苦不堪言。

    李嘉只负责整理一下采访稿,不用陪着她一起熬时间,自然没她那一对熊猫眼。这样,两个本来没啥大差距的姑娘此刻走在一起,立马就显出孰高孰低了,再加上一大早起来桌子上就摆了几份采访任务表,梁姑娘心情顿时就差了下去。

    李嘉察言观色,伸手从她的桌前取走了几份,“这几个我帮你做吧,你就专心做旭阳科技老总的专访?”

    这样好么?毕竟人家是个新手,她也不好意思差使新人。梁和眨眨眼睛,没说话。

    李嘉笑了笑,“莫非梁记者担心我砸了你的招牌呀?”

    “当然不是。”梁和囧,“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

    “没什么的,当初实习的时候我还跑到大西北了呢,这点儿不算什么的。”

    梁和不由得诧异,像李嘉这么细皮嫩肉的姑娘跑到天干地燥的大西北去,可真难以想象。她这么一说,梁和还真不好拒绝了,干脆点头答应,反正手头上的这个任务是大头,其他的应该是应付应付就能了的事儿。

    李嘉见她答应,自然也是高高兴兴地拿了任务表去干活儿。

    临近下班的时候接到了冯湛的电话,梁和已经见怪不怪。不过这次似乎有点儿不同,一大小伙子难得有些踌躇,在电话里吞吞吐吐的,“嫂子,将军夫人说让您下了班来一趟顾园,我在这儿等老爷子开会走不开,您看您方便么?”

    “找我?有事?”近日忙于工作,她几乎很少回顾园了。

    “我、我也不太清楚,您去了估计就知道了。先挂了啊。”

    梁和有些欲哭无泪的看着手机,到底是什么事儿让冯湛愁成这样,连电话都不敢讲了。这么一想,心里不禁有些担心。

    不得不承认,对于李琬,她还是有些忌惮的。

    军演结束

    不过既然李琬吩咐了,她岂有不去的道理。

    梁和迅速地处理了手头的工作,收拾收拾东西下班,小半天没出杂志社的大楼,竟然下起了C市今冬的第一场雪。梁和赶忙裹紧了围巾,无奈今天的穿衣风格是混搭,驼色风衣搭配了一件灰色长衫,裤子也是短裤,真真是做到美丽冻人了,不知道自己这身打扮,放在顾母那里,又是作何感想。

    顾园的青砖路已经被覆上了一层薄雪,踩在上头咯吱咯吱地作响,梁和玩心一起地在外边踩了几脚想平复一下心情,忽然大厅的门从里面打开,张嫂带着一个士兵拿着笤帚从屋内走出,看见在院子里歪歪扭扭蹦跶的身影先是一愣,末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张嫂在顾园待了这么久,看着家里的人总是一副严肃的模样,面前这个柔婉性子的小姑娘,就好像是一汩温温的水流,流在心里只觉得暖呼呼的,像极了她家里乖巧听话的小女儿,对她说话的时候语气里便多了几分怜爱。

    “赶紧进来吧,可别把你冻着,这女人的身子可是最重要的。”

    说着上前拍了拍她身上的雪花,推她进屋。

    刚搞完破坏的梁姑娘讪讪地点头,侧身看着张嫂,问道,“今天突然叫我来,是有什么事么?”

    “唉,也没什么大事儿。夫人今天下午觉得心头烦乱,心率不齐似地,总是叨叨着怕出事儿。这不,下午老爷子临出去开会之前,夫人还跟他闹了一场。说来说去,就是担心你们家淮宁。”

    最后五个字听在她耳朵里,生生让她红了一张脸,好在天已黑,别人看不出来。

    “不会,有什么事儿吧?”她讷讷地问,这种事情从来都是跟她毫不沾边的,她根本就用不着担心。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

    “老爷子就是这么说的,可是整个家里夫人最疼的就是三少,不论怎么劝都静不下心了。这不,老爷子也是没辙了,就想让你过来陪陪夫人。”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冯湛在电话里吞吞吐吐的,敢情是老爷子下令让她这个小儿子的媳妇儿过来当炮灰的,梁和敛了敛眉,向屋内走去。

    顾母李琬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桌前摆放了一碗杯茶。室内暖气很足,平日里在家也很重形象的婆婆此刻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小红袄,原本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此刻放了下来,脸也被热得红彤彤的,身上那种强势尖锐的感觉就少了许多。李琬不过五十多岁,却保养得极好,风韵犹存,老爷子想必也是很宠爱她的。

    她看见梁和进来了也只是稍抬眉毛,示意她坐到自己跟前来。瞅见她那身衣服免不了要牢骚一番。

    “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不知道注意自己的身体,生病了还得家里这些老人们替你们操心。前儿我听张医生说你感冒了,给你开了一个方子,按没按时吃?”

    “吃了。”梁和轻轻应了一声,在她旁边坐下。冯湛冯大警卫员亲自监督的,连着蜜饯一块儿给摆在桌子上了,每次梁和看了都有种夺门而去的冲动。费这么大的周折,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生了什么大病。

    “那就成。”李琬端起茶满意地喝了一口,放下茶之后又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只见面前这姑娘低眉顺眼地坐在自己面前,一副八风不动的样子,“淮宁这段儿时间给你打电话了么?”

    梁和低头,“自从去了内蒙古就没再联系过了。”

    顾母自然听出了儿媳妇语气中的低落,只是轻轻一笑,拍了拍她的手,“你也甭难受,这军人啊,上头一个命令就能把你调进北大荒,再一个命令就能把你折腾到西藏,咱们这些女人,再想见也没辙。”

    婆婆这是在传授给她当军嫂的心得吗?梁和忍不住被自己的想法逗笑。

    “妈,我知道。我不会耽误他工作。”梁和态度诚恳的表了态。

    “嗨。我也不是说你拖他的后腿,这女人啊,有时候有个男人在身边那是比什么都强。”说罢顿了顿,看了梁和一眼又继续说道,“也不知道淮宁这小子犯什么拧,非得去B市那么大老远的地方,每次一来一回都把人折腾得要命。”

你好,中校先生第12章https://www.moyogame.com/30_30882/11.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