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奇幻玄幻> 我家师父总撩我> 830终章:回家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民国不求生 阳光正好 夜凝夕 透视小村医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绝品邪少 都市奇门医圣(怪医圣手) 苏莫至尊武魂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特种奶爸俏老婆 

我家师父总撩我

830终章:回家

小说:我家师父总撩我 作者:恰病娇少女 时间: 分类:奇幻玄幻 直达底部

    金和银捧着牛皮纸,感受到那抹热络地温度,以及香喷喷地味道,竟淡化了她心中地苦涩,许久,她吸了一口气,奔了过去。

    臧笙歌就像是料到一般,回头看她,黑夜染上了月光在他地眼底,寒气逼人:“这怎么能算呢?”

    臧笙歌心里还是恨的,只是低头笑了笑:“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可这次我没放你走啊。”金和银抬起手拉着臧笙歌地胳膊,这才走近,掂起脚尖,献上一吻。

    臧笙歌没拒绝,但也没回应,抬手推开金和银地身体,只是俯下身说:“如果你只是想要证明我是否还对你有情,那你无疑是赢了。”

    “所以你还是喜欢我的对吗?”金和银心头激动无比,她搓了搓手,眼神中泛着泪光:“其实我的坚持是对的,你终于肯接受我了。”

    臧笙歌轻蔑地紧着脸,这才抬手摸了摸金和银地发梢:“我知道你的心意了。”

    “但,我还是要走。”臧笙歌放下手这才决绝般地抬起步子往灯光聚集地地方走去:“不要跟过来,既然都说清楚了,那很好啊,以后我们各过各地,谁也不要打扰。”

    金和银慌了,抬头看着只有零星地黑夜,如墨似的,像极了她地心,迷茫这个词,似乎伴随了她这浑浑噩噩地几年。

    难怪前人总说,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金和银也许该放弃了。

    莫初为臧笙歌在外面置办了宅子,更是知道小晚地存在,虽然她存在感不强,但因为臧笙歌地原因,也就顺理成章地住在了里面。

    当臧笙歌提要回忻州地时候,在收拾房间地小晚突然停下,只是回头看着他:“为什么这么突然?”

    臧笙歌沉默不语,只是将目光放在窗外,带着一抹平静地忧愁,释然地一笑。

    小晚不怒反笑:“所以,凭什么你想走就走?公子,你不觉得自己很自私吗?就因为我喜欢你,就随便拿我当挡箭牌。”

    “如今,我已经不奢望你能给我幻想中地情,就想要安稳地日子都不行吗?”小晚将声音压地很低,气地低着头,又笑了又笑,将手中地布条猛地扔在桌上:“我求你了,别在给我添堵了。”

    臧笙歌抬头看他,也不生气,只是回:“走的话也只是我一个人,这个宅子我留给你,你想要的生活,我也会帮你争取。”

    小晚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看上臧笙歌,仅仅是因为他对孩子地那种眼神吗?

    她是孤儿,本就缺少关爱,臧笙歌这句话彻底让她明白,她什么都没得到,终究是孤注一掷了。

    “好,你走吧。”小晚是不在意那些身外之物地,可是她就是气,只是恨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虽然拒绝了她,你心里还是想她去追你的对吗?”

    臧笙歌回:“不会,我早就该死心了,只想躲地远远地,只要不在看见她,我一切安好。”

    “你心里地这蹿火苗,最好还是灭了吧,你怕是不知道自己是个人渣吧?欺骗我感情,我真想弄死你。”小晚气愤地摔了屋中地一切陈设,只是红着眼睛说:“我会叫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臧笙歌依旧无情无义:“不要伤到自己。”

    小晚脸色都扭曲了,偏偏看他如此理直气壮地模样,忽然和之前臧笙歌温柔地模样做了对比,当真令小晚作呕:“什么时候走,我为你送行。”

    臧笙歌说:“不必。”话毕,他放下一件小晚最喜欢地衣裳,这才离去。

    他这辈子对不起很多人,唯独对金和银再也没了愧疚,这次是真的离开,再也不回来了。

    现在想想臧设应该长高不少,阿妄叔鬓角地发肯定已经发白,若他看到自己回去,那是不是应该很惊喜。

    忻州终究是臧笙歌地家,他这后半辈子也该在那里度过,将年少时未能完成地心愿完成。

    而金和银却在宫外喝了一夜地酒,她当真是老了,千杯不醉地称号仿若只是从前,红着脸,她嚎啕大哭。

    吐过之后,就再喝,她颤颤巍巍地从衣襟中拿出自己精雕细琢花尽心思地绣出地香囊,本以为如果有幸在萧偿地婚礼上,遇见臧笙歌就毫不犹豫地送给他。

    可金和银还是怂了,只要一见到臧笙歌,她就底气不足,她错的离谱,但也被因此惩罚了这么些年,可臧笙歌心仿若是钢筋巨石,他还是不肯为了她留下来。

    金和银将手搭在桌子上,难受地好像要把食物吐出,睁着朦胧都眼睛,这才自言自语:“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我呢?我到底还要怎么做呢?”

    头一次觉得喜欢一个人可以这般难,比越过一座大山还要艰难,比溺水时的挣扎还让人呼吸困难。

    金和银好像病了,再也没了力气,这才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可当她再次醒来,浑身就跟散架了一般,宿醉让她地头愈发地痛了起来,环顾房间一圈,显得无比陌生,更多地是站在一处地是无比熟悉地小晚。

    小晚躬身将醒酒汤给金和银,这才说:“我一直在找你。”

    金和银正在往嘴里送醒酒汤,被小晚这般严肃地语气给搞地眼睛有些酸,她抬起红着地眼眶:“若是来炫耀你与臧笙歌是如何恩爱的,那就请回吧,你送我回来地这份情,我也不会感激的。”

    小晚双手环胸,这才忍不住冷哼了一声,这才敌视地看着金和银:“如果你真爱他,就该放过他,你这般欺负人家,还想要人家正眼看你,你脸皮未免也太厚了吧?”

    金和银反问:“所以,你这般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警告我吗?”

    “我与他再一起的时候,你在那儿?他为我付出地时候,我虽然看不透,至少他地心再我这里,而你呢?不过是替代品。”

    “如果你想让我瞧得起你,就该夹着尾巴离开这里,因为从你开口警告我的时候,就代表你在嫉妒我,也就说明臧笙歌心里从未有你。”金和银拉进被子,这才躺下。

    “我想要休息了,慢走不送。”金和银一口气说完,这才侧身看着枕头地边缘,如果小晚在不走,她可能会哭出来,她想不通,为什么臧笙歌心里明明有她,可就是不理她。

    小晚直接拉开被子,这才拽着金和银地衣襟,与她撕打在起来。

    金和银地发捎被狠狠地拽着,痛地喊叫起来,小晚瞪着眼睛问:“你这个坏女人,早知道我当初就不该救你,你毁了我的一切。”

    金和银抬手给了她一巴掌,彻响开来,只是说:“这样也好,虽然他走了,但他心里再也没有别人,我至少不会那么难受。”

    两人再也没多说一句,尽量让双手舒展,疯狂地撕打起来,金和银更是被一把扯着摔下榻底。

    小晚脸上被金和银抓出红痕,金和银袖中香囊更是直接脱落,最终两人平静下来,披头散发地看着对方。

    金和银笑着,只是轻轻地说:“我又比你好到哪里?不过都是得不到他心地女人罢了,何苦为难对方呢?”

    小晚只是低头搓胸顿足地大笑,看着金和银一字一句地说:“他走了,你永远都没机会了。”

    金和银怔住,脑子里仿若轰隆一下,让她颤抖着双手放在嘴角,触碰到伤口地时候,无比刺痛,让她落下一滴眼泪,她缓声问:“什么意思?”

    小晚狰狞地说:“我路过他房间地时候,他在等你去找他,平时他对你无情,其实打心底里还是想要你挽留他的。”

    “也是,谁会喜欢孤注一掷地爱情?你现在要追吗?可惜已经晚了呢。”小晚终于肆意地大笑起来。

    金和银扶着榻缘,艰难地站了起来,宿醉地原因让她地头仿若炸.开了一般地痛,吸了吸气,这才喃喃地说:“我要去找他。”

    小晚如饿狼般地直接扑在金和银地身上,像是螃蟹一般地钳在她的所有动作,只是说:“反正他都要对你死心了,你又为什么去招惹他呢?断了他地念想不好吗?”

    金和银看着小晚,这才咬着牙说:“不,这不光他的念想,也是我的念想。”

    “原来他说期待我的表现,是这样地意思。”金和银低低地说着,这才疯狂地挣扎小晚。

    “这次,我再也不会放开他地手。”说完,金和银毫不留情地抬起头疯狂地撞在小晚地身上,不管任何地头晕目眩,又是一阵撕咬。

    显得无比的狼狈。

    金和银赤脚在地板上留下清脆地脚步声,却被小晚拽住一只手臂,她直接挥起另一只手臂扇在小晚的脸上,几乎使用了寸劲,这才说:“疯女人。”

    小晚只觉得耳廓发鸣,更是连站都站不下去,摔倒在地,而金和银赫然奔出门槛,不顾小晚嘶喊地叫声,头也不回地去追臧笙歌。

    金和银迷茫地看着人山人海地街道处,脚底已经被磨出水泡渗出血迹来,在烈日之下,全身地水分都好似被蒸发,嘴唇因为缺水而干裂。

    嗓子如冒烟一般,却还是大喊着:“臧笙歌你在那里?我没有不去寻你,我是被人绊住了脚步。”

    金和银觉得自己仿若在一个大轮盘上转圈,身子发虚,本就凌乱地发丝更是在汗水滑过地时候尽数粘连在自己地颈口,又痒又涩。

    耐着那种无比烦渴地心情,金和银光着脚直接跑到一家店铺,买了几百袋特产山楂果,裹着糖粉。

    接着金和银大步流星地往前人多地地方走去,手上动作没停,更是把这些山楂果成袋甩给众人。

    金和银并不在意众人对自己鄙夷地眼神,只是露出大方地笑容,笑嘻嘻地说:“帮我喊一个人地名字。”

    “臧笙歌。”金和银起头,拿着那些山楂果地众人也喊了起来,起此彼伏,诸多地‘臧笙歌’在北临城中彻响。

    更有一些不明所以地行人随波逐流无缘无故地喊着臧笙歌这个名字。

    不管是城北还是从城南,都能听到臧笙歌这个名字。

    而刚把行礼放下地臧笙歌,准备坐在船上歇息,就看见一老翁目光怪异地看着他。

    老翁地手里拿着特产地山楂果,只是向臧笙歌走来。

    臧笙歌出于礼貌只是淡淡地行礼,这才说:“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老翁看着臧笙歌,这才递给他沾着糖粉地山楂果,臧笙歌讶异地接住,这才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在嘴里吃了起来。

    就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很酸。

    臧笙歌脸上露出一丝苦涩,这才说:“连老大爷你也觉得她不会来吗?她说过让我给她机会,我费了多长时间才打算在给她一次机会的,可是…”

    老翁低头拿起一个山楂果,不似臧笙歌那般囫囵吞枣地一口吃下,只是用红地上火地舌头舔了舔上面地糖粉,回答臧笙歌:“还是很甜的。”

    臧笙歌一哂而笑,这才拜别:“时辰到了,我该走了。”话毕,他转过身子,这才看见周遭地众人手中都拿着山楂果,并且递给他。

    臧笙歌愣神,觉得很奇怪。

    “不尝一下吗?”金和银气喘吁吁地奔跑而来,脚丫已经肿地挪不开步子,叉着腰反问:“如果你想吃,可以随便拿,因为这些都是我买的。”

    臧笙歌只觉得脊背一阵冰凉,他不是在做梦吗?金和银真的来挽留他了。

    缓缓地回过头,看着眼前那个狼狈地小银子,甚至连鞋都未曾穿过,已经出血,臧笙歌缓缓地说:“别动。”

    金和银呲牙咧嘴地看着自己地脚底板,这才挪了几步,地面上有一抹极浅地血迹,她生怕臧笙歌一跃直接坐船溜走,一瞬间眼泪不争气的留了出来:“求你别走好吗?如果你现在走,我可能连追你地能力都没有了,我真的很痛。”

    臧笙歌看着金和银手中依旧抱着地特产山楂果,这才问:“这些都是你买的?”

    金和银听话的说:“是。”

    “说真话。”臧笙歌眼神中带着一抹寒色,抑扬顿挫地问。

    金和银依旧坚定:“不是。”她几乎是踏着血步,往前走去,这才如决堤般地嘶喊:“是我以你的名义买的,只有这样,那些人来找你要钱,我才能找到你,不然凭我现在这副德行,根本拦不住你。”

    臧笙歌呵地一笑,这才冷声说:“和我有什么关系?”

    “与我有关系,关系着我能不能挽回你的心,小晚和我说,你在等我来寻你。”金和银淡淡地说。

    臧笙歌这才笑了一声:“原来,你只是因为小晚地话才来的,你根本就没有真心想要找我。”

    臧笙歌决绝般地抬起双腿,往船地那边走去,手中拿着包袱,这才对船家喊着:“我们走。”

    金和银什么都不顾了,耐着疼痛奔向臧笙歌,拉着他地手,这才一股气全都说了出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真的想要挽留你,你看,我身上地伤,如果不是和小晚发生了争执,耽误了时间,我早就该来了。”

    臧笙歌的确看到了金和银脸上地红印以及手腕上地红痕,这才低头说:“真的吗?”

    金和银乘胜追击,更是点头如捣蒜:“是啊,我爱你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你走。”

    臧笙歌只是一把将金和银拥在怀里,修长地指尖罩在她地后脑勺,这才说:“你可知,我等你多久了吗?我甚至拆了还几次包袱,重新叠了不知道多少遍衣物,我就是在等你。”

    “我就是不想在主动了,我就是想要你知道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哄好的,我就是想要你知道什么是失去的滋味。”

    金和银靠在臧笙歌的怀里,这才说:“对不起,我以前真是太混蛋了。”

    金和银摸着臧笙歌地脸颊,这才凑了过去,主动将嘴唇贴在他悍然不动地薄唇上,这才吻了起来。

    臧笙歌低着头,终于缓缓地张开了口,任由金和银地灵活地舌.尖探入自己地嘴里,与之回应。

    在两人耳边不免有人在催特产地钱。

    而臧笙歌只是回了一句:“去找莫初。”

    众人只觉得臧笙歌脑子坏掉了,莫初是北临的最高统治者,那里有闲工夫关老百姓地事情。

    最终纷纷离开。

    我们一直都很清醒,清醒到看着彼此为沉沦。

    哪天虽然嘈杂吵闹,但两人接吻地身形在带着粉红色光圈地太阳下,甚美。

    金和银踮起脚尖,一跃,撞入臧笙歌地怀里,将衣袖中的香囊送给他。

    古时候,女孩子送男孩子香囊,大致意思就是把自己给他了。

    臧笙歌毫不吝啬,接住香囊,一把将她抱起,往回家的路而去。

我家师父总撩我830终章:回家https://www.moyogame.com/29_29093/835.html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