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古今言情> 与大佬闪婚以后> 第113章 大结局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儿媳苏玥 我的年轻岳母 叶不凡秦楚楚 重生初中校园:超级女学生 倾城之恋 NBA:开局一张三分体验卡 我和大明星闪婚的日子 九公主她又美又飒楚倾歌 极品好儿媳 

与大佬闪婚以后

第113章 大结局

小说:与大佬闪婚以后 作者:酒当家 时间: 分类: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然而,这世上最难控制的,就是人的感情。

    所谓旁观者清。

    恐怕连顾董自己也不能保证,是否可以一直这样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着梁西与凌三少订婚乃至步入婚姻殿堂。

    ……

    试好礼服,当晚梁西就搬回了阮家。

    阮东廷亲自来接的人。

    用阮志江的话来说,既然是阮家的‘孙女’,为免落人口舌,订婚宴前,女方还是该住在娘家。

    梁西听着电话那头阮志江的安排,不由得暗暗发笑。

    若阮家真重规矩,先前又怎会让她搬来凌家?

    如今以她娘家人自居,不过是想把阮家与凌家绑在一条船上。

    一路上,梁西未曾出声攀谈。

    遇到红灯车停,阮东廷借着微弱的路灯光看向后视镜,梁西戴着鸭舌帽,正半倚车窗,就像是真的睡着了。

    晦暗中,只见她左颌。

    肌肤,是自己熟悉的冷白。

    不过几日未见,阮东廷却察觉梁西身上的变化。

    这种变化,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宛若藤枝临近枯萎。

    又似枯木逢春,生出一点绿意来。

    阮东廷发动引擎的同时,也打破静谧:“这次小忧不回来?”

    梁西闻言,坐直了身。

    但她没朝前看,而是把视线投向了车外。

    街道上,霓虹遍布,她接腔的语气显得不上心:“只是订婚,没必要特意回国。”

    话落,寂静又在车内蔓延。

    梁西素来在意梁忧这个弟弟,订婚却不告知唯一的至亲,足可见她对这桩婚事并不满意。

    轿车停在阮家别墅外,已是夜里九点多。

    梁西率先下车,从后备箱取了行李。

    走到门口,正欲按门铃,阮东廷又在身后唤她:“小西。”

    铁大前,只有两盏欧式路灯。

    为夜平添了几分寂寥。

    阮东廷看着梁西投在地上的身影,有些单薄,但他心里清楚,这抹身影自有它的坚韧之处。

    中午,爷爷说的话犹在耳畔——

    “如果她真不愿意,谁能把她绑去订婚?”

    言外之意,阮家并未逼迫梁西。

    梁西未等来下文,轻扯唇角,主动道:“已经到这一步,我不会出尔反尔,所以,阮家担心的事,不会发生。”

    许久,阮东廷才接话:“你知道,我不是想说这些。”

    “除了这个,难道还有其它?”

    阮东廷望着梁西的脸庞,终究没再说下去。

    当佣人打开大门,梁西率先入了内。

    她和阮家人无心可谈,其中自然也包括阮东廷。

    即便多年前,她对这个善待自己的‘哥哥’有过一丝好感。

    刚把行李箱放置到客房墙角,许瑛就过来敲了门,梁西只看一眼,便兀自拿了化妆包进卫生间。

    “虽然你不是阮家的孩子,但董事长说了,将来你与泽析结婚,他会给你备一份嫁妆。”

    梁西未回头:“我是替薇薇嫁给凌泽析,为了讨好凌家,阮家确实该为我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许瑛没料到,梁西会是这样的态度。

    不知感恩不提,甚至把阮家待她的好视为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阮董事长把你当亲孙女,我这个做母亲的只希望往后你进了凌家,还能记得阮家对你们姐弟的照顾。”

    梁西从化妆包里取护肤品的动作一顿,扭头注视着许瑛,勾唇:“原来你还知道自己是我和小忧的亲生母亲。”

    许瑛脸上,一闪而过的僵滞。

    当初她嫁给梁关海,并非因为爱情。

    在梁关海之前,她就有过恋人,只是对方家境贫寒,连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无法给与她,所以,她与对方分手,经由媒人介绍,嫁给了粮站上班的梁关海。

    未曾想,梁家还有一个梁徽宁。

    梁父梁母早死,等于梁关海在养这个妹妹。

    得知梁徽宁只是梁家收养的孩子,许瑛不是没闹过。

    结婚第三个年头,除夕那晚,她故意砸烂家里所有碗盘,只为了把还在念书的梁徽宁赶出家门。

    又因为她婚后子息艰难,梁关海从医生那里得知她先前流过孩子,夫妻感情一度降至冰点。

    梁忧出生那年,梁关海工作的粮站倒闭,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婚姻围城终于崩塌。

    借着外出打工的名头,她不顾年幼孩子的哭闹,毅然离开老家,认识阮兆明之后,更是多年不再顾及那个‘家’。

    后悔么?

    阮兆明去世后,她在阮家的生活,算不上真的阔太太。

    然而,她并不后悔自己当年抛夫弃子的决定。

    她不甘心做个碌碌无为的乡间妇女。

    孩子对她来说,不过是累赘。

    许瑛心里在想什么,梁西比谁都清楚。

    “当年你与小忧骨髓配对失败,我去做过亲子鉴定。”

    许瑛闻言,重新望向梁西。

    梁西放下护肤水,唇边弧度加大:“从我八岁开始,我就怀疑自己不是你亲生的,哪怕后来我看着你怀上小忧,我依然觉得自己只是你和爸收养的孩子,老师说,没有母亲是不爱自己孩子的,可我在你身上没感受到一点爱意。”

    “直到你怕我和小忧影响你在阮家的生活,提出把我们送出国,我才真的相信,确实是你生了我,只不过,你不配为人母罢了。”

    不配两个字,让许瑛的面色难看了些。

    梁西没管自己的话是否伤人,兀自往下说:“我同意订婚,也会好好嫁入凌家,就当是跟你这个做母亲清清账。”

    明明是一番承诺,许瑛一颗悬着的心却没落地。

    不知为何,反而生出了些不确定。

    ——不确定,让梁西代替阮薇薇嫁去凌家,究竟是对还是错。

    从客房里出来,许瑛上三楼的步伐一滞,继而转身走向阮志江的书房。

    阮志江与孙子正在书房内说话。

    房门被敲响,瞧见许瑛,便叫阮东廷先出去。

    “去看过小西了?”阮志江边倒茶边问。

    许瑛没坐下,双手交握在身前,十指微微收着,迟疑片刻,还是说出自己心底的疑虑:“小西终归不是阮家的孩子,让她跟泽析订婚乃至结婚,恐怕会影响阮凌两家的关系。”

    阮志江:“是小西跟你说了什么?”

    “那孩子心思沉,我怕——”

    许瑛尚未说完,就被阮志江抬手打断:“如若小西跟薇薇一样,我反倒担心她镇不住凌泽析。”

    言外之意,阮家看中的,本就是梁西的心思细密。

    见许瑛依然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阮志江脸上倒显出几分笑:“早上我给小西打电话,她向我提出,等她与泽析领证,每年我必须给她自己手上一个点的公司分红,将来我走了,则由东廷来履行这个约定。”

    “一个点?”许瑛脸色微变。

    作为阮氏前董事长,阮志江手上握着公司大部分股权。

    即便这些年阮氏走了下坡。

    但阮氏每年的净利润仍然数额不小。

    梁西要一个点,等于每年从阮家拿走至少上千万。

    阮志江瞧着许瑛的样子,明显是真不知情,“你这个女儿,远比你以为的有远见。”

    这话,像是夸赞,实则是放心。

    有了利益交换,自然也就不怕人不听话。

    ……

    许瑛对自己并非完全信任,梁西不是没察觉,自己这个母亲要真没点脑子,也不会哄得阮兆明把她娶进门。

    如今许瑛性格‘温软’,不过是头上压了几个阮家人。

    然而,许瑛的猜忌,梁西未去在意。

    洗完澡,她擦着湿发坐床边,左手还拿着手机。

    手机屏幕亮起,没有一则来电或信息提示。

    这个举动,其实她每晚都会做。

    但此刻却变得不太一样。

    梁西没翻通讯记录,直接按了锁屏键。

    已经选择这条路,就算崎岖不平,也该坚定地走下去。

    订婚宴,在周末晚上。

    当天午饭后,梁西就听从安排早早去了酒店,由许瑛和阮薇薇陪同,在总统套房里化妆换礼服。

    阮薇薇来得不情愿,全程臭着脸。

    等梁西去换礼服,许瑛也知道继女不高兴,立即招来套房管家,要给阮薇薇点下午茶。

    “早就听说这家酒店的法式香酥可颂味道不错,还有这个草莓冰淇淋,用的是进口的脱脂牛奶——”

    阮薇薇瞧着许瑛殷勤的样子,白眼过后,继续看自己的手机。

    见继女不搭理自己,许瑛只当她不喜欢自己点的,又翻了菜单一页,正想再问阮薇薇,套房的主卧门开了。

    “准新娘好漂亮!”

    化妆师率先发出一声赞叹。

    一时间,不少歆羡的目光落在梁西身上。

    阮薇薇看到造型师和化妆师都围着梁西打转,左一句‘好看’右一句‘郎才女貌’,马屁十足,不由得讥诮,起身往外走。

    “薇薇!”

    阮薇薇与梁西的恩怨,许瑛比谁都清楚。

    今晚阮薇薇是准新娘的女伴。

    以为阮薇薇要临场反悔,她忙追出去。

    这一追,许瑛消失了近一小时。

    梁西没查问俩人去向,安静坐在梳妆台前,由着化妆师给自己打扮。

    化完妆容,一头乌黑的长发打理好,化妆师和造型师暂时离场,套房里,只剩下梁西一人。

    手机铃声响起时,梁西刚为自己倒了杯开水。

    看到来电,她犹豫几秒,还是接起来。

    “小姑?”

    “你在哪儿?”

    梁徽宁的语气,透着些急切。

    今天梁西与凌泽析订婚,梁徽宁是知道的:“是不是在酒店?”

    梁西隐约听见电话那端的车鸣声,猜测小姑就在附近,料想欺瞒不住,只好如实相告:“我在楼上的套房。”

    “房号。”梁徽宁逼问。

    五分钟后。

    梁徽宁就出现在套房门口。

    看到一身盛装的梁西,拉了人就走:“趁着订婚宴还没开始,跟我回去!”

    “小姑!”梁西也拉住梁徽宁,止住彼此步伐。

    梁徽宁回过头,望向不肯离开的侄女,相较之下,梁西显得分外冷静:“就像那天在电话里跟您说的,我是自愿跟凌泽析订婚,没人逼我。”

    “你愿意跟他订婚,不过是因为他父亲。”

    梁徽宁说着,深吸一口气。

    那些不好的往事,本该随人埋进土里,现如今,却被再次重提。

    猜到梁徽宁会说什么,也知道梁徽宁的担心,梁西先开口:“我跟凌泽析订婚,是因为我想跟他订婚,与旁人无关。”

    这番言辞,未能说服梁徽宁。

    梁徽宁对视着梁西,突然问道:“哪怕他是害死你父亲凶手的儿子?”

    “……”梁西选择沉默。

    凶手二字,道尽梁徽宁对凌家的恨意。

    如果梁关海还活着,当初她不会为了照顾子侄放弃出国,在医院匆匆选了个男人结婚。

    哪怕丈夫待她十年如一年,有些遗憾终究抹不去。

    “要不是凌文麒,你现在就该是个应届毕业生。”梁徽宁的眼圈泛红:“你父亲的悲剧,我不希望有朝一日再次上演!”

    梁西握住梁徽宁微凉的双手,轻莞道:“我会照顾好自己,至于您忧心的事,我保证,不会让它发生。”

    还没发生么?

    梁徽宁望着梁西,一颗心直往下沉。

    不。

    在她看来,早就已经在发生。

    梁西想嫁给凌泽析,她不相信是因为爱情!

    “姑父没跟您一起来么?”

    见梁西转移话题,放开自己的手,转身去茶柜前倒水,摆明了是打算继续订婚,梁徽宁不由得闭上眼。

    梁西拿过水壶,刚为梁徽宁倒好开水,梁徽宁低幽的嗓音从她身后传来:“如果我告诉你,梁梁还活着呢?”

    壶口猝然撞上杯沿,清脆的响声。

    梁徽宁又道:“你要是想知道梁梁在哪儿,现在就跟我走。”

    “不可能。”

    梁西放下水壶,平和地看向自家小姑:“当初住处发生火灾,现场有找到梁梁的……”

    ‘尸体’两个字终究难以出口。

    然而,梁徽宁的话,犹如一块巨石投入湖面。

    在梁西心底,溅起千层浪。

    “那个婴儿是我从贫民窟买来的。”

    哪怕看出梁西情绪不对,梁徽宁依旧说下去:“那孩子与梁梁差不多大,患有先天性疾病,他父母没那个条件,我说两千英镑换孩子的遗体,他们二话不说就把孩子给了我。”

    梁西:“那场火灾——”

    “不是意外。”梁徽宁的语速平缓,听不出多少起伏:“你还年轻,不该再被个孩子拖累,为了带走梁梁,我不得不那么做。”

    “可他是我生出来的。”

    话落,眼泪也掉得猝不及防。

    “所以,我才更不能叫他毁了你!”

    梁徽宁按下心酸,不愿再耽搁,“出国也好,回老家也罢,反正今天你不能再呆在这里。”

    梁西的手腕刚牵住,外面有人按了门铃。

    紧接着,细碎的敲门声传来。

    梁西抬手擦泪痕,顾不上妆容损坏,过去开了门。

    门外,是斜睨她的孩子。

    顾大宝背着手,身上是定制的儿童西装三件套,发蜡没少打,三七分,走廊灯光下,一颗脑袋油光锃亮。

    明姨正站在孩子身后。

    “这孩子,一进酒店就嚷着找你。”

    明姨脸上挂着笑,余光往梁西身后一瞥,发现里面有人,“我们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梁西微笑。

    顾大宝探头,直往套房内瞧:“藏着什么呢?”

    这时,梁徽宁也走到门旁。

    梁西主动介绍:“这是我小姑。”

    有些事,不好在人前说。

    能来玄关处,梁徽宁自然也收拾好情绪。

    她冲明姨颔首一笑,然后,把目光投注在孩子身上。

    孩子唇红齿白,显然被家里养得很好。

    那模样,也甚是机灵。

    因着梁西这里另外有客人,明姨带着顾大宝先去宾客休息的房间,小胖墩离开前,还故意拉了下梁西的纱裙。

    没等来梁西‘炸毛’,小家伙轻轻撇嘴。

    过道上,明姨牵着顾大宝走远,梁西却依然站在门口。

    她静默的视线,紧锁孩子蹦跶的背影。

    倘若梁梁真的还活着,是不是也像小胖墩一样,健康活泼,还有一双疼爱他的养父母?

    这个念头一旦滋生,便如野草般在心头蔓延。

    梁西重新看向梁徽宁。

    料到她想问什么,梁徽宁兀自说:“等离开了酒店,关于梁梁的事,我自然都会告诉你。”

    梁西却没动。

    梁徽宁:“你还是觉得我在诓骗你?”

    见梁西确有此意,梁徽宁了解这个侄女,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被糊弄的性子,又多透露一句:“我带梁梁回国后,将他送去了他父亲那里。”

    梁西眼周染上一圈红晕。

    梁梁,是她当年人工受孕所出。

    至于孩子的父亲。

    梁西双手攥紧了纱裙。

    那时候,梁忧病情加重,她不愿失去这个弟弟,走投无路之下,想到了‘脐带血’。

    恰好当时,梁徽宁还在医院工作。

    她没在乎孩子父亲的身份,梁徽宁却是可以知道的。

    如果小姑没骗她——

    梁徽宁的声音,再度在她耳畔响起:“我不干预你的婚姻,但凌家人,就算为了梁梁,也绝对不可以!”

    “我要知道孩子在哪儿。”梁西开门见山。

    “过了今晚,你自然会知道。”

    梁徽宁没再强拉人:“信与不信,全在于你,我先回家,你若是想明白了,那就脱掉这身衣裳来找我。”

    说完,梁徽宁扬长而去。

    梁西没挽留,也没再追问不休。

    只不过,梁徽宁说过的话,在她脑海里萦绕不去。

    以致于高小荔来了后,也分不出精力应对。

    高小荔见梁西似乎心不在焉,趁着左右无人,小声询问:“是不是凌泽析前女友还没解决?”

    “没有。”梁西敛下神思,冲高小荔莞尔:“就是有点紧张。”

    “不必紧张。”

    察觉梁西指尖泛凉,高小荔帮着暖手,一边鼓劲:“就是亲朋好友坐一块吃顿饭,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凌家还有长辈呢,订婚宴上的事,根本不需要你操心。”

    在这点上,高小荔没说错。

    哪怕订婚宴办得仓促,当几百万砸下去,该有的流程一步未缺。

    司仪,请的江城卫视的台柱子。

    晚宴现场策划,由全国最好的婚庆公司操刀。

    又因着凌老的面子,除了商界人士,连江城一把手也携礼亲赴宴。

    用高小荔的话来形容,当红巨星结婚也未必有这场面。

    台上,凌泽析站在司仪旁边。

    一身白西装,头发也染回了黑色,褪去往日的不羁,望着台尾等候的模样,多了几分佳偶天成的微妙合称。

    梁西捧着一束花团,踏上台阶的那瞬,还扮演着准新娘的角色。

    因为在意孩子,所以更忘不掉梁家经历的种种。

    如果凌氏当年没偷工减料,哪怕许瑛背叛了那个家,她依然可以和爸爸还有小忧过得很好。

    是凌文麒,让她的人生偏离了轨道。

    每一步,她都走得坚定。

    直到她余光扫去,看见了台下的顾怀琛。

    ——他说会赶回来,确实没食言。

    顾怀琛就坐在凌文麒旁边,目光似投在她身上,如其他宾客一般。

    经过顾怀琛的面前,梁西还是快了呼吸。

    因为她感觉到,顾怀琛的视线并未从自己脸上挪走。

    等她回神,已走到凌泽析跟前。

    司仪长篇的祝词,梁西没听进去多少,却也全程配合。

    不同于梁西的表现得体,凌泽析是真开心,当底下年轻宾客起哄‘亲准新娘’,他投向梁西的眼神,充斥着期待。

    梁西回了他一个浅笑。

    然而,凌泽析尚未作出反应,现场就出了意外。

    伍佳佳的出现,错愕了全场的宾客。

    变故发生,不过眨眼间。

    伍佳佳是与父母一起过来的,病号服未换,当她含着泪,冲凌泽析喊出那句“这就是你让我拿掉孩子的理由么”,宴会厅内一片哗然!

    订婚宴被闹场,不是什么稀奇事。

    宾客哗然,也是因为伍佳佳手里的水果刀!

    主桌上的凌老眼角一跳,双手攥紧拐杖,这样的闹场,在江城对凌家来说,是明晃晃的打脸!

    凌文麒看出父亲不悦,低声质问过来的安保负责人。

    一旁的服务员已经拿着对讲机叫保全上来。

    保全未到,伍佳佳先走上台。

    那把水果刀,反射出粼粼寒光。

    “佳佳,你别做傻事!”伍母吓得惨败了脸色。

    她想把女儿拉下来,却被丈夫一把拽住:“咱们女儿遇到负心汉,今晚就是要讨个说法,我们该支持她!”

    伍家堂哥闻言,从邻近桌上拿了个红酒瓶。

    “嘭!”瓶底磕在桌沿,玻璃碎裂。

    伴随着宾客尖叫,一个扎了口的酒瓶正对向主桌。

    伍家堂哥手握着破瓶放狠话:“我妹妹一个黄花大闺女,被凌家少爷始乱终弃,你们玩过就想丢,我也把话放在这儿,这事没完!”

    台上,伍佳佳把水果刀横在脖颈处:“如果你今天执意订婚,我就死在你面前!”

    话语间,大有同归于尽的架势。

    察觉伍佳佳余光瞥向梁西,阮东廷就站了起来。

    “东廷。”夏静婉一把拉住丈夫的手。

    伍佳佳死死盯着梁西,话却是问凌泽析的:“那个时候,你明明说你不喜欢她的!”

    凌泽析后背已被冷汗浸湿。

    他自然也看出来,伍佳佳把矛头指向了梁西。

    ……他以为,表叔已经搞定伍家人。

    几乎是下意识的,扭头朝顾怀琛所在位置看去。

    然而,自家表叔坐在底下,稳如泰山之余,脸上却无多少表情,对凌泽析而言,这是一种无法忽略的紧迫感。

    他隐隐猜到,今晚怕是没人会做自己的救命稻草。

    梁西望着伍佳佳手里的水果刀,却感受不到一丝的恐慌,或许是因为多年前,她就经历过更让人恐惧的事。

    只是,相继而来的,是意志上的妥协。

    梁西任由这份妥协在脑海里蔓延,直至占据她的意识。

    终究是小姑赢了。

    小姑赌的,是她对许瑛的憎恶。

    赌她不愿做第二个许瑛。

    当伍佳佳出现,心底那丝踌躇也被无限放大。

    凌泽析右手上一空,不等他回头,梁西的致歉就在他耳畔响起。

    “抱歉。”两个字出口,花束也落地。

    看出准新娘这是想甩手走人,在座宾客面面相觑。

    凌文麒面色铁青,眼看越闹越不像话,当下指着那些服务员呵斥:“还不把这些闹事的叉出去,难道还等着我亲自上?!”

    话落,不说服务员,就是其他小辈也冲上去。

    一时间,宴会厅内出现骚乱。

    梁西就是在这样的混乱中毅然离场。

    还没走到门口,左手被人拉住。

    回眸,看到的是凌泽析。

    焦头烂额,已经不足以形容此刻的凌泽析。

    他握着梁西的手心,是滑腻腻的汗,想说什么,却无从说起,也无暇顾及身后的喧闹,他只知道,自己不该让梁西这样走掉。

    可是,伍佳佳的事,确实是他没处理好。

    梁西心里装着事,不打算再久待,正欲扯开凌泽析的手,一道消瘦的身影却扑了过来。

    伍佳佳的刀,分不清是朝着谁去的。

    梁西也不明白,自己的选择为何是推开凌泽析,而不是拉凌泽析当盾牌,或许是因为悔婚,或许是因为,她从未想过‘父债子偿’,所以,当她察觉伍佳佳挣脱旁人钳制后,才会直接把凌泽析推去一旁。

    水果刀没落到梁西身上。

    然而,纱裙的束缚,还是让梁西手心被划到。

    下一秒,伍佳佳就被控制住。

    沾血的水果刀,脱手摔出了老远。

    十几个保全已纷纷入内。

    高小荔瞧见梁西受伤,立即冲过来,把梁西藏背后的手拉出来,眨眼间,鲜血涌出,顺着刀伤不断往下滴。

    一场闹剧落幕,阮志江的脸不比凌文麒好看。

    梁西手受伤,昭示订婚宴的困局。

    不管是凌家还是阮家,皆为江城的大户,一场筹备隆重的订婚宴,不可能说散场就散场。

    最后,梁西被暂时送去套房。

    凌泽析则被留下。

    凌阮两家准备怎么善后,当阮志江让自己的私人医生来酒店,梁西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无非是订婚继续。

    也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两家脸面。

    怕梁西再负气离开,许瑛被派来给她做思想工作。

    许瑛劝了一通话,没得来回应,见梁西半躺在沙发椅上,像是昏睡中,额头密密的冷汗,张了张嘴,终究没再说下去。

    等许瑛出去,梁西才睁眼。

    因为她挡下那一刀,哪怕是阮志江这种老狐狸,也不再质疑她对凌泽析的感情,只当她方才离场是羞愤所致,并非真的想悔婚,加上宴会厅乱成一团,自然也没工夫叫人来门口守着。

    涂过碘酒,梁西的手伤依旧。

    “这样不是办法。”高小荔急得团团转。

    医生赶来酒店,至少半个小时。

    即便伤口不算特别深,却也不能这样干耗着。

    “我去再要些纱布过来!”

    高小荔拉开门,差点撞上外面的人。

    当她看清来人是谁,除了怔愣,竟有些找不到舌头。

    虽然她今天坐的靠近主桌,但这些凌家长辈,高小荔是不熟悉的,况且,她也没想到,顾怀琛会来看梁西。

    “人在里面?”顾怀琛先开口。

    高小荔回过神,忙点头。

    意识到自己挡着门,她立即侧身往外让,一边解释:“小西的血没止住,纱布不够用,我打算再去取一些。”

    顾怀琛颔首,说了句‘去吧’,也掩住了房门。

    高小荔瞧着房门在自己面前合上,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具体又说不上来,索性不再想,疾步下楼去讨纱布。

    第一个发现准新娘消失的,是套房管家。

    高小荔回到房间,看着床上的纱裙,有些犯懵。

    打电话,梁西已经关机。

    “是不是伍家人绑走了小西?”凌泽析脸上血色尽褪。

    被长子扶来的凌老,盯着沾血的纱裙看了会儿,并未当着一屋子人说什么,悄然离场后,只叮嘱长子:“马上去酒店安保部,让他们把今晚的监控录像统统调出来,然后。”

    顿了顿,凌老才又道:“然后,销毁吧。”

    虽不知父亲为何要这样做,凌文良还是依言去了监控室。

    他的身份特殊,酒店方面自然配合。

    当他看到监控录像里的一幕,也就明白父亲的用心,十六个摄像头录像,其中一个的画面,正是顾怀琛抱着今晚的准新娘,从总统套房出来,一路走去电梯,直抵地下停车库。

    或许外人不了解,但他是熟悉顾怀琛背影的。

    只一眼,便认了出来。

    ……

    梁西的手伤,挂的急诊。

    等她被送进外科室,全程陪着她的是周延。

    但她知道,顾怀琛就在车上。

    处理好伤口,输完两袋液,已是两个小时以后。

    梁西离开医院,坐的另一辆轿车。

    站在急诊室门口,她的目光没四下找寻,只是听从周延的安排,弯腰坐进那辆奥迪车内。

    到了梁徽宁居住的小区,梁西推开车门下去。

    自始至终,她没再回头看一眼。

    然而,电梯抵达十楼,她脚下一拐,走到消防通道处,朝楼下望去。

    小区的大门外,马路对面,果然停着一辆奔驰S600。

    这一刻,梁西感知到自己心跳的略快。

    只是想到梁梁尚在人世,她逼着自己收回了视线。

    “回来了?”小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梁西蓦地回身,看到的,便是握着门把、拢着披肩的梁徽宁。

    ……

    梁西离开后,周延就把车换给司机,自己上了奔驰S600,顾怀琛不说‘开车’,他亦不出言催促。

    北海湾属于小高层。

    透过车窗,周延也望向那几幢楼。

    不知过去多久,后排才传来顾怀琛的声音:“走吧。”

    周延右手刚握住挂挡杆,抬头之际,注意到了那道小区门口的身影,梁西的呼吸微喘,显然是匆匆下来的。

    “顾董。”周延扭头,一时拿不定主意。

    顾怀琛自然也看见了梁西。

    隔着半降的车窗,梁西站在马路对面,正一瞬不瞬地望过来。

    ……

    梁西脑海里,还有小姑说的话。

    “那时候,我憎恨凌家,恨不得凌家鸡飞狗跳,所以,也想看看有朝一日,当凌文麒知道他们凌家与梁家成为血亲,会是一副怎么样的嘴脸。”

    在凌家,没有五六岁的孩童。

    但是顾家却有一个。

    车水马龙,梁西却像被定在了原地。

    注视着奔驰车里的男人,她有种一眼万年的错觉。

    人为也好,冥冥中注定也罢。

    一切的一切,终将在将来某日得到答案。

    【终】

与大佬闪婚以后第113章 大结局 https://www.moyogame.com/29_29086/111.html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