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 科幻灵异> 诸天演道> 第五十六章 大伙儿不如一并上来

好书推荐:特种教师 女帝玩转时尚圈 倾城狂妃:强撩魔皇,生崽崽 诸天归来 永恒国度 我的贴身校花 化神戒 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萧子期 霍太太她千娇百媚 掌门要逆天 

诸天演道

第五十六章 大伙儿不如一并上来

小说:诸天演道 作者:鹿食萍 时间: 分类: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在武当道士郭骄阳主动走向院内之后。

    郭骄阳的慑人眸光却逼向了洪叶,道:

    “这场武术交流大会在现代社会能够被促成,不是一般的罕见,机会难得。所以今天自然不应该只是他陈希象一个主角,我们都要围着他转,我是练剑的,今天得先找同一脉的人比较一下高低。”

    现场练剑的人就两位。

    一位是合一门的单英,另一位就是洪叶了。

    他是此代的兵器王者。

    郭骄阳直指洪叶,要在这先比一场剑术,对于在场众人而言,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一幕了。

    洪叶本在陈希象旁边站立,闻言之后不能有理由拒绝。

    他在背后将佩剑抽出来,走过去前,轻声对旁边陈希象道:“陈先生,我和他都是武当剑术的传人,你是练拳的,先看一场我们俩的剑术,对你接下来与其他师父的交手有好处。”

    陈希象微微一笑,点头表示心领了洪叶的好意。

    洪叶说罢,人已经走向了郭骄阳。

    “请!”

    只一声请,没别的多余废话。

    在场座上的十多位拳师都是为之凝目。

    郭骄阳眉宇之间露出了凌厉的锐意,在洪叶道一声“请”字之后,刹那之间整个人脚步一踮,人就好似被大力投掷出去的一把飞镖!

    呛!

    霎时空气中传来尖锐的一声剑鸣。

    许多武馆的年轻人只见到院中亮光一闪。

    是郭骄阳的那把剑倒映阳光,宛如雷电般晃煞了许多人视线!

    他这一下突然出手,迅捷如毒蛇。

    对面的洪叶对郭骄阳这刹那刺来的一剑,迅速应对,步伐轻灵如林中猿猴,虽然被占了先手,却腾挪转身,同时雨点打过去般撩剑连刺!

    洪叶的步伐走的是猿猴般纵腾轻灵,步伐之快,是在半秒之间做出的反应。

    叮叮叮~~

    空气中迅速传来凌厉的剑风和碰撞,肉眼可见的火星四溅!

    激烈交锋,只在旦夕间就演绎的针尖对麦芒!

    陈希象看出来比起洪叶自言脱胎于猿猴的猿击剑术,郭骄阳的剑术和步伐,走的是龙形,脚步一起一掂,随着剑身的挑横点拨,步伐紧跟,浑然天成,有一种宏大威严的美感。

    唰唰!!

    只是三个呼吸,院中两人好似草原上中的两条游动的狂蟒,带有一股疾风漫卷,霎时在院中身法和剑术碰撞的激烈非凡,看的许多武馆年轻人目瞪口呆:

    “这就是练剑高手的厉害之处吗,真吓人啊!”

    铛!

    洪叶一个退身横挑。

    呜呜~~

    郭骄阳却是脚下疾闪奔踏,剑如跗骨之蛆,狠辣急追连刺,竟在庭院中刺出了锐利的空鸣声!

    铛铛铛~

    剑尖连续刺向彼此的眼睛、鼻梁、咽喉、下巴、心窝!

    剑刃碰撞!

    却是洪叶连续横挑,转身,精细入毫的全都挑开。

    但大家都能看出,洪叶竟被郭骄阳在气势上压住了。

    这令在场众多老拳师极为震撼。

    毕竟洪叶才是兵器王者。

    院中。

    郭骄阳与洪叶错身刹那,猛的步伐连踩,从洪叶左肋刺出,横挑向了面部。

    呜!

    这一剑过来,洪叶背身一弯,身躯好似大弓,旋臂崩剑掠使了一招“怪蟒入蛰”。

    “好快的反应。”郭骄阳面色微变,急忙将剑挑起,却不防洪叶借这一横之下,急变一招“回身取宝”,直取郭骄阳额头。

    就在这一刹那。

    懂一些剑的老拳师,都下意识屏息,紧紧盯着下一刻的结果。

    这一剑刺中,基本就胜负分了。

    却不想郭骄阳眸光为之冷凝,脚下诡异如龙变成了蚯蚓,脚尖用力一滑,便似乎没入了泥潭一般,身子朝后缩了三寸,旋即剑光一亮………

    角度诡异,刁钻,毒辣!

    在这振臂之间,刹那间就是一刺一挑!

    噗!

    洪叶当即传来一声闷哼,脚步后退,胸腹上血流如注,衬衫已经被血染红……

    而再去看郭骄阳的剑尖上,一块小孩巴掌大小的血皮带着一份血肉,被生生挑了下来。

    触目惊心!

    “胜负已分。”

    许正阳立即高喝一声。

    他心中也是震撼,对于剑术这种东西有了新的认知。

    因为是比武,所以要求可以有伤,但不能杀人。

    所以……

    这对于腕力和力量的控制要求太精准了。

    单英立即从合一门中拿出伤药为洪叶包扎。

    洪叶则是脸色苍白的抬头看着郭骄阳,道:“刚才那个步子,武当不是早就失传了,你怎么……”

    郭骄阳则瞥了一眼陈希象,淡淡道:“别人能将早已经失传的内家拳体系复原,我钻研剑术一门十年之久,恢复一门绝传步伐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洪叶闻言黯然。

    后武林时代的剑术较量,比的就是步伐和眼力。

    他入影视圈多年了,被繁忙的工作和档期拖住了太多精力,剑术退步是肯定的,而郭骄阳年轻力壮,又专心在剑术上刻苦钻研,悟出了不少东西。

    一减一增,高下轻易判别了。

    郭骄阳看着败者道:“洪叶,你师父原来也是武当俗家弟子,后来去了港口开武馆自立门户,在外打出了兵器王的名号,再后来这个名号由你这个大弟子继承了,但今天兵器这一门的第一,最终还是回到了武当。”

    杜福明和武昌民两个人露出唏嘘。

    他们是武林界老人,看惯了太多的一代新人换旧人,最是对这种情况心生复杂。

    赢了洪叶之后的郭骄阳此时对陈希象道:

    “其实在拳术一行里,从来都是练拳的打不过练剑的,并不是我吹嘘练剑的,但在我看来,今天这里的所有人,其实就洪叶、你、还有我三个高手罢了,打败了洪叶,其他人跟我打,也都是比兵器,他们没一个会是我对手,所以接下来就很简单了,你选个兵器吧!”

    听闻郭骄阳这番话,在场许多拳师都是怒火万丈。

    但各位拳师在见证过刚才郭骄阳的剑术之后,也都心中发憷,就连练铁布衫的胡文都是面色难看。

    毕竟练铁布衫的人只是能扛得住棍棒的打击,真的对上刀剑这样的利器,尤其又是在郭骄阳这样浸淫十年以上的剑术高手手中,只需要一挑一拉,什么铁布衫都绝对是一个血洞、一条血痕!

    所以过去但凡是练剑的都是绝代大高手。

    八极李书文败在剑仙李景林手上,也是拳与剑之间最巅峰的一场较量了,已然说明了结果。

    陈希象站了出来,先是夸赞道:“好剑法,好步子,凭着这身剑术,你的确也有资格在这争一争武林牌面了,好,那我就来试试你吧。”

    看到陈希象走了过来,但却是赤手空拳。

    郭骄阳拧眉道:“你不选兵器?”

    陈希象淡淡一笑道:“我还是拳头更厉害一些。”

    郭骄阳冷哼一声道:“但我可不会因此就弃剑和你打,我的一身功夫都在这把剑上,丢了剑,和你比拳,这是不可能的。”

    陈希象笑道:“拳是功夫,剑也是功夫,我们各自都拿自己最强的东西出来打,谁也谈不上吃亏。”

    许正阳看到陈希象要出手了,也是有了期待。

    毕竟今天真正的主角还是陈希象。

    “请!”

    这次轮到郭骄阳抱剑拱手。

    “小心了。”

    在院内各大拳师注视下,陈希象面色平和,却在话音落下同时,“崩”的一生地面巨震,继而连着三四米外青石板上的灰尘和小石子都被陈希象一脚踩得震荡起来。

    陈希象这一下出手,就好似一颗炮弹打了出去,以形意虎扑起手,电闪般扑向了郭骄阳。

    他这脚下震踏,身躯一扑之间的动静之大,好似在院内放了几个大炮仗炸开了一般。

    单英望着眸中闪过震撼:“师兄也能做到挥拳使得空气震炸,但这个人的劲力,却不止这样,这一扑的距离……”

    在场都是老拳师,陈希象这一扑之间表露出来的功夫深浅,显露出了筋骨的强壮层次,已经超越了所有普通人类。

    “这么快!”许正阳才说了一生请,旋即就眼前一花,好似一位妖魔扑面而来,但他毕竟不是普通人,只是一惊,旋即心头生出无限战意,立即抽剑一撩,直劈向了陈希象面门。

    陈希象见这一扑之下,对方直接劈剑来砍,拳头再硬也不能直接去撞剑刃。

    可对这一剑,他也不闪躲,反而脚下旋踏,进步猛的扬掌,捏拳,直接贴着剑身而去,见陈希象拳头想贴着剑身砸入自己胸膛,郭骄阳立即手腕一抖,剑身横了过来,剑刃闪烁寒光,朝前一抽一拉,好似成了一把锯子一般,拉向了陈希象的拳面和整条手臂。

    眼见就是一个狰狞的血口子要被拉出来!

    陈希象衣袖鼓风,腹部用劲,继而整条衣袖都翻扬了起来,猎猎作响。

    呼啦~

    他闯入剑身的这一拳舒而化掌,卷向剑刃,另一手捏锤,强行切入。

    “想用空手接剑刃?”郭骄阳那一刹露出惊诧之色,旋即脸上狠辣之色一闪,既然陈希象不想要这只手了,他也不会留情。

    但就在他用剑猛地下压一抽,直欲将陈希象手上四根指头切下之际。

    呼呼!

    这只化作手掌的拳头,竟如同一只乡村老牛甩出了舌头一般,只是那么一卷一挑,便鬼斧神工般的避过了剑刃锋芒直接入到了剑柄。

    内家功夫的空手入白刃神技——牛舌卷草劲!

    “什么!”

    就在郭骄阳霎时面如死灰,头皮都发麻一刻。

    一股大力已经从他握剑手腕传来。

    铛。

    剑被下掉。

    继而在同时,一锤也砸在了他腹下。

    “啊!”

    郭骄阳刹那间剑失手,人中拳,脸上青筋暴起,痛苦嘶嚎一声,人也弯腰成了了虾米。

    这一时间,陈希象一手抓住郭骄阳手腕,另一手从他下腹一提,继而浑身劲力旋扭,恐怖般爆开,双手一抛,这是一记摔碑劲!

    砰!

    郭骄阳直接被抛飞两米高,直达院内的平房屋顶高度,而后狠狠抛落在了院中一个水缸上。

    咔嚓~哗啦~

    水花与缸裂之声密集炸开。

    在重重震落声中。

    郭骄阳当即这恐怖的一抛一摔,全身骨头都被砸的散架了,眸光涣散,嘴唇颤抖,张口吐出一大口血,直接被摔死了过去。

    霎时。

    在全场都为之寂静的氛围中。

    忽闻陈希象道:

    “郭兄剑术虽高,毕竟还是没有拳术的底子,一旦近身夺下了他的剑,也就不值一提,现在他已经没了,大伙儿不如都一并上来和我试试吧。”

诸天演道第五十六章 大伙儿不如一并上来https://www.moyogame.com/28_28258/55.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