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 科幻灵异> 诸天演道> 第二十章 《激战》

好书推荐:特种教师 女帝玩转时尚圈 倾城狂妃:强撩魔皇,生崽崽 诸天归来 永恒国度 我的贴身校花 化神戒 爱你成瘾:偏执霸总的罪妻凌依然萧子期 霍太太她千娇百媚 掌门要逆天 

诸天演道

第二十章 《激战》

小说:诸天演道 作者:鹿食萍 时间: 分类:科幻灵异 直达底部

    大清早,陈府的楼下花园里。

    陈希象带着陈国泰练拳。

    伴随着起手式,从父子二人身上传出拳经的口诀声:

    “一个西瓜……圆又圆,劈他一刀……成两半,你一半来……他一半……”

    打的是太极。

    陈国泰狐疑的看着儿子,问道:“你身体真是练拳练好的?”

    陈希象笑道:“当然了,所以我才让您也练,毕竟您身体也不好。”

    陈国泰打着像模像样的太极拳,道:“就算这练拳真有用,你也只准在家练,不准给我出门比武!!”

    说到后半句,语调已经升高了八度。

    “是是是……”

    陈希象打着哈哈,正练着,他手机响了。

    一看备注着陈宝。

    “陈宝?”

    正在陈希象嘀咕,并在脑海搜索前身记忆的时候。

    一旁打太极的陈国泰听到这个名字,冷哼一声,道:

    “陈宝?你那个狐朋狗友,你小子真准备回家之后,天天和这帮人会所嫩模诚心气我啊?”

    陈希象一愣。

    原来是前身的纨绔二代朋友一类。

    可等他刚准备点拒接的时候,脑海中却已经想起了这个陈宝的形象。

    那张脸……又是一个前世电影剧情人物的形象。

    “这陈宝又是哪部电影剧情?”

    陈希象心中寻思。

    既然有可能又是一部电影剧情。

    那……了解一下。

    他接通了电话。

    立即,电话那边就响起了憨憨男子的燕赵大地口音:

    “喂~陈总啊,听说你回来啦?”

    陈希象还在回想这个人的身份,简单回了一个“嗯”字。

    那边已经嘿嘿一笑,道:“既然回来啦,怎么能不聚一聚呢。”

    说着,他“哎呀”一声:

    “你说巧不巧,思齐也从云滇回来啦,上次你下山回家都是一年前了,一年没见面,晚上八点,我正好和思齐约在皇冠KTV,咱们三个不见不散啊。”

    说完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刚才一时半会儿他想不起来这个人是哪部电影的剧情,可是当对方说到“思齐”的时候,他脑海又闪过一个形象。

    想到这里,他立即搜索了一下新闻。

    果然看到:

    万宝盛泰投机炒买亏蚀十亿破产,董事局主席林园兴失踪成谜。

    老爹陈国泰练完一套拳之后,过来瞥了一眼手机,疑惑的看着陈希象:

    “你小子也会关心这种商业新闻?”

    万宝盛泰是一家投资公司。

    老板林园兴白手起家,跟他差不多。

    不过公司体量比起他的元泰集团,就不值一提了。

    倒是自己儿子和林园兴的儿子玩的挺好。

    不只是玩的好,简直是一个脾性。

    自己儿子喜欢修道练武。

    那林思齐也是放着好好的家族产业不去继承,偏爱旅游。

    现在他老爹都破产了,听说这小子还在大陆云滇旅游呢。

    三十岁的人了,还是一事无成。

    陈希象当然不是对这商业新闻感兴趣。

    他感兴趣的是这个记忆中的富二代林思齐,轻声自语。

    “果然是这部电影……”

    一个富二代浑浑噩噩三十年,因为老爸突然破产,为了让酗酒麻痹自己的老爸重振旗鼓,于是想向老爸证明自己不再废物,然后选择参加了港口的MMA综合格斗比赛。

    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从一个普通人蜕变为拳击手的故事。

    而他脑海里的林思齐,就是这个富二代。

    也就是那部电影的主角。

    把手机装进裤兜之后,陈希象心中思忖:

    “短短几个月就能从普通人成长为KO专业拳击手的选手,嗯,是个大材,练拳击屈才了,该和我来练内家拳才是。”

    这人有资质,撑门脸的大弟子有着落了。

    …………

    几天后的晚上。

    港口市某个贫民窟的街道上。

    到处是脏乱的垃圾,车辆乱停乱放,路灯十个有四五个不亮,唯一亮的几个,还一闪一闪。

    路旁,一个中年男人抓着折叠椅乱砸,好似一头失意的野兽在嘶吼:“凭什么看不起我,一个个……凭什么看不起我!”

    咔嚓嚓~~

    一辆无辜面包车的玻璃,被发疯的林园兴砸的通透。

    他所在的烧烤摊,老板都被惊动了,却又不敢过去看。

    面包车前。

    林思齐看着父亲这样,也被气怒了,吼道:“爸,你要闹到什么时候!”

    谁知,这句话反倒刺激了林园兴。

    这些天以来投资破产,亏损十亿,商业帝国刹那倒塌,无数的追债人,无数的白眼,奚落、嘲笑。

    所积攒而来的所有情绪,都化作了对这个不争气儿子的怒火倾泻出来:

    “林思齐!”

    “我三十岁的时候,已经有一片天了!”

    “你呢?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该干什么啊!”

    他揪着儿子的脖领,宛如世上每一个老父亲一样的痛苦低吼,恨铁不成钢:

    “你什么都不会做,你会做什么!”

    他痛哭流涕,声音都沙哑了,揪着儿子嘶喊道:

    “没有用啊你,你没有用!!”

    林园兴如疯似魔。

    砰!

    林思齐被他推的撞在面包车上。

    呼呼~

    林园兴大口喘气,双眸痛苦。

    他成功的时候,儿子可以无所事事,可以游手好闲,可以放任他虚度三十年,可以让他三十而立的时候,仍然在玩。

    可是他现在呢,他一切都没了。

    已经三十岁的林思齐仍旧什么都没有。

    没有了他,林思齐以后该怎么做?

    他在怨,在怒。

    怨儿子为什么不能够早早的能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怒为什么等自己已经老了,已经没用了,他的儿子比自己还没用。

    感受着父亲哭泣沙哑的嘶吼和质问。

    林思齐似乎也被摔蒙了,只有沉默,只有愧疚。

    在这脏乱街道上响起的父亲嘶吼,如同一把尖刀,切开了他这人生三十年,什么都没有,一事无成,令他感觉从未有如此痛苦迷茫过。

    这般的大吵大闹,早已经惊动了居民楼不少住户。

    看着林园兴还要挥臂打向林思齐。

    “喂,别打了。”

    一个身穿短袖的中年偏瘦男人从居民屋走出来,正准备走过去拉一下。

    “嗯?”

    但他却发现有一个带鸭舌帽的青年动作在他前面。

    更令男人眸光为之一动的是……

    那青年居然只是在林园兴的脖子后面按了一下,林园兴居然就被打晕了一般,倒在了地上。

    男人一愣:“这手法!”

    是陈希象。

    他知道原身朋友的林思齐就是《激战》电影里的那人后,便选择这个剧情点来找过来了。

    林思齐还处于被父亲骂的迷茫痛苦当中,突然看到自己父亲倒了下去,急忙抬头,却看见带着鸭舌帽的一个青年正审视着他。

    林思齐一下叫出青年名字,惊讶道:“希象,你怎么在这,陈宝说你下山了,但那天没见你来……”

    一见居然是自己熟悉的朋友,和自己一样的港城大少陈希象。

    当天陈宝本来约了两人,但陈希象没去,他以为陈希象和陈宝一样,早听说了他老爸破产的消息,所以躲自己了。

    陈希象看着这张面孔,微笑道:

    “我专门来找你。”

    陈希象走过去一起搀扶起林思齐,道:

    “你爸没事,就是晕过去了,我出手有分寸,保证让他睡个好觉。”

    林思齐还想问陈希象怎么知道自己在这。

    且有几分这位大少在自己家破产后,还能来屈尊找自己的感动。

    陈希象却已经看向了那个从居民楼走出来的男人。

    咦。

    他上下打量之后,看着这张也是熟悉的脸,意外道:

    “渣渣辉。”

    

诸天演道第二十章 《激战》https://www.moyogame.com/28_28258/19.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