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古今言情> 全能千金燃翻天> 281:当面撞破,谢晚秋的脸都白了!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误入正途 透视小医神 玄武裂天 邪王追妻 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 透视小村医 御用兵王 刀镇星河 华山神门 华夏高手异世重生 

全能千金燃翻天

281:当面撞破,谢晚秋的脸都白了!

小说:全能千金燃翻天 作者:德音不忘 时间: 分类: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再周作龙看来,郑婉茵嫁到岑家来,完全是下嫁。

    岑家虽然是高门大户。

    可他们老家跟京城隔着十万八千里,有几个做长辈的希望孙女远嫁?

    更何况,郑婉茵从小就没有母亲,远嫁到京城连个陪伴的人都没有。

    “可怜天下父母心,”周作龙叹了口气,接着道:“我们做父母的是真的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儿女被骗,所以也只能忍痛割爱,让茵茵远嫁过来,茵茵那么优秀,她嫁过来之后,肯定能和少卿一起,把岑家发扬光大,湘湘啊!这后半辈子,你就等着享茵茵的福吧!”

    郑婉茵从小到大在学校里都是第一名,优秀三好学生,各种奖项拿到手软。

    而且,算命先生也说了,郑婉茵是凤命,放在古代,是做皇后的存在!

    皇后是什么?

    一国之母!

    如今,郑婉茵下嫁给岑少卿,简直就是岑少卿和岑家的福气。

    普通人家,能娶到郑婉茵这么优秀的儿媳妇?

    简直是做梦!

    语落,周作龙又道:“湘湘,你是茵茵的二姨,婉茵嫁过来了,你就是茵茵的婆婆,你以后可要好好对茵茵,不能让茵茵受委屈!你要是敢让茵茵受委屈的话,我跟你没完!”

    周湘都懵住了,她完全没想到周作龙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让郑婉茵嫁给岑少卿?

    周作龙是在跟她开玩笑?

    可开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

    就在只有周湘微楞的时候,周作龙接着道:“湘湘,我跟你说话你听见了没?”

    “爸,您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周湘抬头看向周作龙。

    “谁跟你开玩笑?我现在非常认真,其实我也很舍不得茵茵,可你妈她已经决定好了!湘湘啊,你妈她对你掏心掏肺,无论什么时候,都把你放在第一位,就算是亲妈,也做不到她这样!这次如果不是她的话,你们就要被叶灼骗!你可要好好谢谢你妈?好好给她道个歉,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认真的!

    周作龙居然是认真的!

    周湘咽了咽喉咙,接着道:“爸,您是真的误会灼灼了,她不是您想象中的那种人,她也不是冲着岑家的什么东西来的,论财力,她的个人财产绝不低于少卿的。论家世,她是林家大小姐!金融界顺曦财团的首席!论才华,她是医学界治愈癌症的夜审医,论相貌,她称第一,没人敢站在她面前称第一。她跟少卿在一起,完全是少卿的福气,要甩她甩少卿,而不是少卿甩她!”

    在周湘眼里,叶灼就是天底下最优秀的人。

    她不允许任何人污蔑叶灼。

    哪怕这个人是她的父亲也不行!

    叶神医?

    金融界顺曦财团的首席?

    周作龙听着周湘这番话,都气笑了。

    蠢!

    他这个女儿,简直是蠢到让人发指。

    想他周作龙聪明一世,怎么会生出这样发的蠢货?

    “我问你,叶灼今年多大?”

    周湘道:“二十。”

    “她大学毕业了吗?”周作龙紧接着问道。

    “没有。”周湘摇摇头。

    周作龙无语的道:“一个二十岁连大学都没有毕业的人,你说她是治愈癌症的叶神医,金融界顺曦财团的首席,你怎么不说她是玉皇大帝呢?”

    说是玉皇大帝多好,直接就管理整个人间了!

    周湘道:“爸您相信我,灼灼她真的是治愈癌症的叶神医!只不过她低调,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而已。”

    “我看你就是魔怔了!“周作龙接着道:“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拼夕夕名媛不知道?”

    在周作龙眼中,叶灼就是那种批量生产的拼夕夕假名媛。

    她和拼夕夕版名媛唯一不同的就是,她有一个林家大小姐的身份。

    因为有一个林家大小姐的身份在,迷惑了众人,导致她说什么,周湘和岑老太太都深信不疑。

    可周湘也不动脑子想想,叶灼才多大?

    二十岁!

    一个连大学都没毕业的女娃子,她能懂什么?

    蠢货就是蠢货。

    别人长脑子是来考虑问题,分辨是非的,她长脑子完全是个装饰品。

    甚至连装饰品都比不上。

    拼夕夕名媛?

    前阵子火遍全网的拼夕夕名周湘当然知道。

    周作龙是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事叶灼是拼夕夕名媛?

    “爸,您在说什么呢?灼灼她不是什么拼夕夕名媛!她是名正言顺的林家大小姐,更是可以载入历史的叶神医!”

    载入历史?

    就叶灼?

    听到这句话,周作龙脸上的鄙夷之色都要溢出来了,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他不明白,周湘怎么就这么蠢!

    连载入历史这种不切实际的话都能说的出来!

    她是在做梦吗?

    就这种人,当时居然还能被岑老太太一眼看中。

    哦,他忘了。

    岑老太太跟周湘一样,也是个蠢货。

    要不然,岑老太太不可能会选中周湘做儿媳妇。

    “载入历史?载入历史上的笑话吗?”周作龙接着道:“湘湘,你现在也是当长辈的人了,说话做事不知道要经过大脑思考下?”

    怪不得谢晚秋当心周湘和岑老太太会被叶灼骗。

    就周湘整个智商,不被骗才怪!

    比三岁小孩还弱智!

    “爸,我是认真的,灼灼她真的是治愈癌症的叶神医!您觉得我会拿这种事情来骗您吗?”

    俗话说,不与傻子论长短。

    周湘比傻子还傻,跟她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周作龙抬手,接着道:“我就问你一句话,到底让不让少卿跟叶灼分手!”

    周湘轻轻蹙眉,“爸,我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您怎么就是听不懂呢?”

    周湘性子软,没什么主见,所以,不管周作龙提出什么要求,周湘都会无条件满足。

    可今天。

    周湘居然拒绝了他。

    而且还不止一次的拒绝。

    这让周作龙接受不了。

    周作龙就这么看着周湘,“你这是什么意思?瞧不上茵茵?”

    “不是我瞧不上茵茵,”周湘接着道:“而是茵茵跟少卿不合适。少卿已经有女朋友了,爸,您就别掺和这件事了。我求您了行吗?”

    闻言,周作龙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你是在怪我多管闲事?“

    周湘耐着性子解释道:“爸,跟谁在一起是少卿自己的权力,他已经是成年人了,无论是我,还是您,都无权干涉他的个人生活。您何必要曲解我的意思呢?”

    一听这话,周作龙就更气了。

    周湘是什么意思?

    她是在指他这个外公无权干涉岑少卿的事情?

    周湘到底还有没有把他这个亲爹放在眼底?

    “凭什么你婆婆可以给少卿安排女朋友,我就不行?难道我这个亲外公,还比不上她那个奶奶?没有老子,能有你?没有你,能有岑少卿的今天?”

    谢晚秋都跟周作龙说了,叶灼是岑老太太安排给岑少卿的。

    说白了,岑老太太就是被叶灼给骗了。

    一个老蠢货,给自己的亲孙子安排了个拼夕夕版名媛,还沾沾自喜的以为她找到了什么九天仙女!

    传出去简直让人笑话。

    白棠给岑少卿介绍个拼夕夕版名媛,岑少卿都能接受,他给岑少卿介绍的可是全天下最优秀的女孩儿!

    岑少卿除非是眼睛瞎了,才会拒绝。

    但凡岑少卿是个懂事的,都会对他感恩戴德。

    毕竟郑婉茵可比叶灼优秀了几十倍不止!

    周湘解释道:“爸,虽然灼灼一开始是我妈介绍给少卿的,但事情并不是您想象的那样。少卿在我妈撮合他跟灼灼之前,就已经认识灼灼了,并且对灼灼已经产生了好感,所以,他们算是自由恋爱!少卿的脾气您应该是知道的,只要他不愿意,别说是我妈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拿他没有办法!”

    借口。

    在周作龙看来,周湘的这些话全都是借口。

    叶灼明明就是岑老太太硬塞给岑少卿的,可周湘偏偏要说成他们是自由恋爱!

    岑少卿是什么人?

    他之前是不婚主义。

    一辈子都不会结婚的那种。

    之前,岑老太太为了逼婚岑少卿,甚至闹过自杀。

    岑老太太这一次肯定是额故技重施了。

    恶心。

    简直就是恶心!

    居然拿自己的生命来威胁岑少卿。

    岑老太太是岑少卿的奶奶,和他一样,都是岑少卿的长辈,所以,岑老太太怎么做,他都没办法说些什么。

    让周作龙感到心寒的是周湘。

    周湘是他的亲女儿,身为亲女儿,周湘居然不帮着他,反而站在岑老太太这边。

    世界上怎么会有周湘这种女儿!

    周湘对他这个亲生父亲都这样,更别说对谢晚秋了。

    思及此周作龙十分心疼谢晚秋。

    给人当后妈不容易,更何况,谢晚秋还给人当了这么多年的后妈。

    就在这时,空气中响起手机铃声。

    周作龙拿起手机。

    是谢晚秋的来电。

    看到谢晚秋的来电,周作龙的神色缓和了几分,走到一边,压低声音接起电话,“喂,晚秋。”

    谢晚秋的声音从那边传来,“老头子,你现在在哪儿?你是不是去湘湘家了?我问茵茵,茵茵这丫头死活都不说。”

    周作龙笑着道:“我就是出来走走,马上就回来,你放心好了。”

    “老头子,咱们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你是什么人,我心里还不清楚吗?”谢晚秋接着道:“你现在肯定是在湘湘那里吧?”

    为了不让谢晚秋担心,周作龙还是道:“没有。”

    “你觉得你还能骗得了我?”谢晚秋笑着道:“老头子,这继母跟继女之间的关系本身就比较微妙,坊间还流传着一句话,叫马蜂的尾巴后娘的心,旁人怎么说我,没关系,我只要问心无愧就行了。”

    说到这里,谢晚秋顿了顿,接着道:“老头子,你可千万不能为难湘湘,有些话说到了就行,可千万不要惹湘湘生气,莹儿去的早,我现在就湘湘这么一个女儿......”

    说到最后,谢晚秋直接哭出了声。

    听到谢晚秋的哭声,周作龙急得不行,“晚秋,你别哭,你放心,我肯定不为难湘湘,我是湘湘的亲爸,这亲爸,会为难自己的女儿吗?”

    谢晚秋接着道:“老头子,你一向是个守信用的,有你这番话在我就放心了。”

    “嗯,你好好养身体,配合医生的话,比想那么多,我马上就能回来陪你了。”

    “你放心,”说到这里,谢晚秋叹了口气,接着道:“为人父母的,最怕看到自己的儿女受难受骗,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湘湘现在就是那个当局者。湘湘最听你的话,你可一定要让湘湘清醒过来,千万不能让湘湘被叶灼骗了,湘湘是个没心眼的孩子,我这些天,连做梦都在担心那个傻姑娘......莹儿已经走了,湘湘要是出什么事的话,那我这个当妈的也就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

    莹儿是谁?

    莹儿便是谢晚秋的亲生女儿,谢莹。

    谢晚秋再次提到谢莹时,本已经止住的泪水,又在这个时候汹涌而至。

    “她走的那年才三十五岁,她连茵茵都没看一眼......我可怜的莹儿!她的命好苦啊!”谢晚秋几乎痛哭流涕,“那样的痛苦,我是真的不想再经历第二遍了,老头子,咱们的湘湘就拜托你了。”

    痛苦的人不止谢晚秋,还有周作龙,他跟谢莹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可他们毕竟也是父女一场。

    周作龙也是把谢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的。

    谢莹本人也非常优秀,郑婉盈就像极了谢莹,是个才貌双全的大才女。

    可惜。

    天妒红颜,谢莹去的太早了。

    说起来,谢莹去世的原因,有一般都要得归咎于周湘。

    当年,他和谢晚秋是准备把谢莹介绍给岑海峰的。

    也不知周湘使了什么招数,让岑海峰非她不可。

    为了能让谢莹顺利嫁给岑海峰,他和谢晚秋甚至想出了代嫁。

    但最后都被岑海峰识破了,无奈之下,只好让周湘嫁到岑家去。

    被自己的妹妹抢了老公,换做是谁,都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岑海峰和周湘结婚后的十年间,谢莹都没有结婚。

    她一直在等岑海峰。

    中间也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十一年后,谢莹突然决定结婚,没想到,第二年就因为高龄产女,死在了手术台上。

    如果不是周湘抢走岑海峰的话,谢莹也不会晚婚,谢莹不晚婚就不会成为高龄产妇,谢莹不成为高龄产妇就不会难产,谢莹不难产,也就不会死在手术台上。

    所以,对于谢莹的死,周作龙一直非常内疚。

    每每想到谢莹,周作龙都会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周作龙这边迟迟不说话,谢晚秋接着道:“老头子,你在听吗?”

    “在的,”周作龙这才反应过来,“晚秋我在听。”

    谢晚秋道:“那你可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好好劝劝湘湘,不过不能伤了和气,毕竟,咱们就湘湘这一个女儿。”

    谢晚秋这番话说的情真意切,若是让不知道的人听了,还真以为她是一个好后妈。

    “嗯,我知道。”周作龙接着道:“晚秋你放心,有我在,我肯定不让外人伤害到了湘湘。”

    “好,湘湘她最听你的话,有你在,我就放心多了。”

    听到这句话,周作龙心里有些堵得慌。

    周湘最听他的话?

    周湘如果真听他的话的话,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好了,我就不跟你说了,你们父女俩好长时间才见一次面,好好聊聊把,我就不打扰你了。”

    “好的。”

    谢晚秋接着道:“那我先挂了。”

    一句话刚说完,谢晚秋接着补充道:“老头子,有些话点到即止,都说良药苦口,忠言逆耳。湘湘要是真不听的话,你也别来硬的,咱们再想其他办法,一切以和为贵。”

    以和为贵。

    都这种时候了,谢晚秋依旧想着以和为贵。

    周湘呢?

    周湘从来就没有站在他这个做父亲的角度出发过。

    周作龙压下心头的不悦,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不出什么变化,“晚秋,我知道的,你放心。”

    “那我就先挂了。”说完,谢晚秋挂了电话。

    周作龙看着挂断的电话,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走到周湘身边,“知道刚刚那个电话是谁打的吗?”

    周湘摇摇头。

    “你妈打过来的,”周作龙就这么看着周湘,眼底的神色意味深长,“知道你妈都跟我说了些什么吗?”

    周湘继续摇头。

    周作龙接着道:“你妈让我不要为难你,好好劝劝你,身为母亲,她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上当受骗!你别看岑家家大业大,都说起家犹如针挑土,败家犹如浪淘沙!自古以来,红颜祸水的例子还少妈?商纣王不是妲己不会亡国,周幽王不是褒姒不会出现烽火戏诸侯,唐玄宗不是杨贵妃不会出现安史之乱!所以,千万不要小看了一个女人,娶妻当娶贤,而不是娶一个祸水!更不是一个拼夕夕版的名媛!”

    他就是因为娶了谢晚秋这么贤惠的妻子,所以周家才能这么兴旺。

    如果不是谢晚秋,周湘能嫁的这么好?

    如果不是谢晚秋,周湘的弟弟周进北,能那么早的就成为一方富商。

    是谢晚秋锻炼了周进北的独立能力。

    周进北16岁离家,20岁成名,25岁登上海城市财经新闻板块。

    这所有的一切,都要归功于谢晚秋。

    如果他的原配妻子,周湘和周进北的亲生母亲还在的话,他们姐弟二人,肯定没有现在的成就。

    周湘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现在还要这么气谢晚秋,简直就是没良心的白羊狼。

    说她白眼狼,都侮辱了白眼狼这个词汇!

    周湘本来就挺生气的,听到这些就更生气了。

    “爸您在说什么呢!灼灼她不是苏妲己,也不是褒姒,更不是杨贵妃!她就是叶灼!”周湘几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请您不要再这么说灼灼了!要不然......”

    “要不然什么?”周作龙直接打断周湘没说完的话,怒声道:“你还要翻脸不认人吗?!”

    周湘道:“爸,我不是那个意思!”

    “儿是冤家女是债,我今天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说到这里,周作龙叹了口气,接着道:“如果不是你妈担心你的话,你以为我想管你的闲事?说到底,你妈不还是关心你吗?”

    关心?

    周作龙说的好听,其实还不是打的让郑婉茵嫁进来的主意!

    周湘一直觉得郑婉茵是个守本分,知进退的好孩子。

    谁知道她居然藏了这种见不得人的心思。

    果然还是岑老太太看人准,一眼就看出来,郑婉茵不是什么好姑娘。

    好姑娘能惦记有女朋友的男人?

    她自己不敢戳穿这层窗户纸,就让两个老人来,一时间,周湘对郑婉茵好感全无。

    “爸,我代少卿谢谢你们的关心,你们的好意我都领了,但事情真不是您想的那样,灼灼是个好姑娘,无论是在我心中,还是在少卿心中,谁也无法取代她的位置。”

    周作龙都要被周湘给蠢哭了,“好姑娘,好姑娘能冒充治愈的癌症的神医?好姑娘会冒充顺曦财团的首席?”

    别说治愈癌症了,就叶灼那样的,怕是连普通感冒都看不好。

    每次周湘说到这句话,周作龙都想笑。

    他不敢相信,周湘这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没错,灼灼年纪是小,可年纪小就一定代表她没能力吗?”周湘接着道:“爸,世界那么大,您真的应该去看看,这个世界上优秀的人有很多!年龄只是个数字而已,并不能代表什么!”

    虽然周湘只字未提叶灼,可周作龙却听出了这番话的言外之音。

    周作龙接着道:“你认为茵茵比不上叶灼?”

    “爸,不是我认为,而是事实就是这样的,”周湘接着道:“爸,您得接受现实,我能理解您的心情,毕竟婉茵是您一手养大的,可您不能因为这个,就否认别人的优秀!”

    优秀?

    就叶灼?

    叶灼那个拼夕夕版名媛,也能被称之为优秀?

    叶灼和郑婉茵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郑婉茵是天上的皎皎白月。

    叶灼?

    叶灼连地上的泥巴团子都比不上。

    “周湘,你真是太没良心了!你妈一直到现在都还在为你说话,怕我为难你,叮嘱了我一遍又一遍,让我好好跟你说话,和气生财!为了你,甚至愿意把茵茵远嫁到京城来!你以为我们真舍得茵茵吗?”

    说到这里,周作龙痛心疾首的道:“可你呢!你自己想想,你都做了什么,你对得起你妈吗?你对得起我吗?周湘,做这些事情之前,最好先想想,你这个岑家夫人的位置是怎么来的!如果不是你大姐的话,你觉得你能嫁给岑海峰吗?你今天享受的一切都是你大姐给你的!你欠你大姐一条命!”

    欠谢莹一条命?

    听到这话,周湘眼底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爸!您在说什么啊!什么叫我欠谢莹一条命,二十多年前那件事我已经不想计较了,毕竟死者为大,可您也不能颠倒黑白吧!明明是我先认识海峰的,和海峰结婚的人也是我,谢莹想横插一脚没成功,就变成我的错了?”

    说起来,谢莹也是有野心。

    为了能嫁给岑海峰,等了整整十几年。

    可惜,岑海峰压根没给谢莹半点机会,可能是觉得等不到结果了,谢莹这才嫁了人。

    这一切,周湘都可以不和谢莹计较。

    可今天,周作龙居然颠倒黑白。

    现在想来,这母女俩还真是一路货色。

    都想着当小三,挖墙脚。

    “不是你的错是谁的错?如果你当初把海峰让给莹儿的话,不就不会出这些事了!”周作龙接着道:“莹儿是姐姐,你是妹妹,这当妹妹的,让着点姐接,不是理所应当吗?”

    周湘几乎有些站不稳。

    难受的都要无法呼吸了。

    周作龙接着道:“话我已经说到这里了,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希望少卿能和叶灼分手,然后宣布和茵茵订婚。”

    说到这里,周作龙直接转身离开。

    “爸!”周湘追了出去。

    周作龙根本不理会周湘。

    岑老太太坐在客厅,看到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疑惑的站起来,“湘湘!”

    周湘道:“妈,我去送送我爸。”

    “嗯。”岑老太太点点头。

    “爸!”周湘追着周作龙跑出门外。

    周作龙转头看向周湘,“话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只有三天时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三天时间一过,后果自负!湘湘,我是什么人,你应该很清楚。”

    话落,周作龙拉开后座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看着小轿车消失在黑夜里,周湘着急的不行。

    等周湘再次回到客厅,已经是十分钟后了。

    岑老太太看向周湘,“湘湘,你爸跟你说什么了?有没有为难你?”

    岑老太太的性子周湘是最清楚的,这件事要是让岑老太太知道了,岑老太太估计能追着周作龙和谢晚秋骂几条街。

    万事以和为贵。

    所以,千万不能让岑老太太知道了。

    她得自己想办法解决。

    周湘道:“没什么,妈,您放心,我爸他虽然有点不讲道理,可我毕竟是他女儿,他不会为难我的,您放心好了。”

    岑老太太觉得周湘有些不对劲,“他真没为难你?”

    “真的!”周湘点点头。

    见周湘不肯说实话,岑老太太有些后悔,她应该是趴窗户听一下的。

    虽然趴窗户不是君子所为。

    可她又不是君子。

    她就是个老太婆而已。

    岑老太太接着道:“湘湘,你现在是我们岑家的儿媳妇,所以,千万不要怕有什么说什么就行,如果他们敢欺负你的话,我给你撑腰!”

    语落,岑老太太又道:“而且,湘湘,你不是答应过我吗?从此以后要直起腰板子,和他们抗争到底,这才几天啊,你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周湘心里很纠结,想把这件事告诉岑老太太,但是又怕岑老太太会把事情越闹越大。

    算了。

    还是她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周湘笑着道:“妈,您说的话我一直放在心上,我爸他真的没有为难我。”

    岑老太太看了周湘一眼,“湘湘,咱们虽然是婆媳,但是关系却亲似母女,所以,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我说,千万不要自己硬扛着。“

    “嗯,我知道的。”周湘点点头。

    另一边。

    医院。

    伍有余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谢晚秋,“晚秋,你说周作龙”

    谢晚秋摇摇头,“不好说,周湘虽然是个软骨头,可岑家那个老太婆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目光瞥到墙上的钟表,谢晚秋接着道:“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吧!一会儿周作龙该回来了。”

    “没那么快。”伍有余忍者恶心亲了下谢晚秋的脸。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转动门锁的声音。‘

    有人在开门!

    谢晚秋脸色一白,难道是周作龙回来了?

    怎么办?

    ------题外话------

    小仙女们大家早上好鸭~

    明天见鸭~

全能千金燃翻天281:当面撞破,谢晚秋的脸都白了!https://www.moyogame.com/26_26409/281.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