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都市言情> 相医> 第三百三十二章 放逐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都市武圣(都市兵王) 误入正途 东京绅士物语 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 天下第九 帝戒传 重生侯府嫡女沈清辞 绝品邪少 穿成神仙哥哥的心尖宠 末世狩猎人 

相医

第三百三十二章 放逐

小说:相医 作者:王执笔 时间: 分类:都市言情 直达底部

    刘江龙和刘牧白赶回省城阳州的时候,婚礼早已结束。

    面对众人问询楚风的下落消息,两人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如实叙述最后一次见楚风时的场景。

    楚风就像凭空消失一样,没有一点消息。

    带着一具冰玉之棺,棺中有女子尸身,以发妻之礼,葬之。

    没有人知道楚风带着这具冰玉之棺,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这棺中人,和楚风之间,到底有怎样关系过往。

    从未见过楚风如此落魄心伤的模样,更未见过楚风消沉颓废至此。昆仑山脉下,那城镇之中的一夜屠杀,楚风如疯魔一般。

    身、心、神,三者俱伤的楚风,已经有了心魔心障之兆。哪怕是刘江龙和刘牧白两人,都已看出楚风如今的状况乱杂一片,极难自理清明。

    或许,这才是楚风消失的原因。

    两人将所见所历的事,原原本本向李清平夫妇如实叙说详述。面对舒诗和冉晴等人时,刘江龙和刘牧白二人,却是有些沉默顾左右而言,不知该如何取舍。

    毕竟,舒诗现在是楚风的妻子。他们这些做朋友兄弟的,有些事,是要多考虑顾虑一些。

    这件事,全看楚风的长辈,李清平夫妇如何取舍吧……

    到了如今,李清平和文淑芝夫妇二人,方才愕然回醒过来楚风的身份来历之事。

    当年楚风初到苏城古镇时,曾有言提及,他失忆之事,不知来历身份,不知过往家人世事。

    一恍数年,众人早就忘了此事。现如今,楚风失忆前的种种过往旧事,一一显现,并带来各般因果。

    那个棺中的女孩,是楚风以前的妻子红颜?

    可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楚风如今,才多大年岁?

    万般困惑不解,一一浮出心头脑海,萦绕不去。

    李清平和文淑芝夫妇二人,神情凝重,两人眼神对视片刻,而后私下交流过后,终是有了定断,商量好该如何向舒诗解释。

    原原本本,没有任何掩饰、加工的私人感**彩在内,李清平夫妇二人,当着刘江龙和刘牧白二人的面,与舒诗坐在一起,详说关于楚风在外的事。

    舒诗听了之后,沉默许久许久……

    “李叔李婶,您们两个人,虽然与楚风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在我心中,您二人和楚风的父母血亲无异。楚风当年失语,以及他在苏城古镇摆摊算命,医病治人的事,我都清楚了解。我也知道,楚风他不是寻常人。从认识楚风到现在为止,他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中,也都记在心底。我知道,他的来历身份,非同常人。我也知道,我如果决心和他在一起,必定会遇到许多许多的麻烦困扰。”

    说到此处,舒诗语顿。

    稍倾过后,她方才徐徐开口。

    “我所看中的,是楚风这个人,他有担当的一面。他对他所关心在乎的人,从来都是掏心掏肺,全心对待。所以我相信,如果是他所心中认定重要的人,他必定会倾尽所有,全心全意以对。事实证明,他的确是这样做的。在京都之时,他匆匆赶回,闯了偌大的婚礼,闹出偌大的动静,把我抢亲而回。他一身浴血风尘,抱着我走了十里长街……他亲口对我许诺,我是他的女人,是他这一生,必定要迎娶的女人!哪怕,与这世界为敌,与所有人为敌,他也在所不惜。”

    语意缓顿,至此却斩钉截铁,决绝非常。

    一抹骄傲而自豪的笑意,绽放于舒诗嘴角。

    “我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至死不变!所以,不管他在外边有再多的风雨困苦,我也全心全意的信任他。他之所以这样做,一定有他的苦衷和难言之处。我所能做的,是尽可能给他带来少的困扰为难,让他可以全心全意去处理那些让他难言难释的事。”

    泪,随着话语,不自觉流在脸上。

    话,至最后,语意坚决。泪,也渐渐干涸面上。

    在座之人,愕然,沉默,不语,许久。

    “我愿意无怨无悔等他,他爱我,为了我可以面对世人万千,这就够了。人这辈子,有一个这样的爱人,其他还强求些什么呢?他不需要给我解释,我也不需要多过问他些什么东西。他愿意告诉我的,我不问,他自然就会对我说。他现在不言不语,不告而别。那他,肯定有他所不能说的苦衷。我是他的女人,我就不能再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增添更多的麻烦困扰。我既然选择了他共度一生,那我就应该无条件的,全心全意的信任他,相信他这个人。现在我虽然困惑不解,伤心难受。但我相信,他终有一天,会给我一个解释和答案。所以啊,我是他楚风的女人,我是他的媳妇,是他的老婆啊……李叔李婶,您们这些长辈不用为我担心操心。还有江龙哥和牧白兄弟,你们这些做兄弟的,也不用多虑我会埋怨楚风。我选了他,我舒诗就无怨无悔,至死不渝。”

    舒诗,平静而舒缓的说完这些话。

    在场之人,皆然沉默。

    许久许久过后,文淑芝方才抹着泪目,双手握着舒诗的手,哽咽难言。

    “闺女,委屈你了……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亲闺女,有什么事,只管对你李叔和我说。”

    握着舒诗的手,文淑芝泛红落泪。

    楚风能娶到这样的媳妇,是他的福气。可这个不争气的孩子啊,却是这样让人省心。有什么事,不能对家里人说吗?非要自己背着扛着?!

    “不管楚风他以前是什么身份来历,他有什么难言之隐,最起码他平日里也叫我一声叔叔!这件事,你李叔,一定会给你主持公道,帮你出这口气!”

    李清平脸色涨红,有气恼,有欣慰,有愧疚……

    情绪复杂之下,李清平掷地有声说出这番话来。

    刘江龙和刘牧白二人,为之默然。

    舒诗的相貌身材,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楚风这般人物,称之为旷世奇人,也不为过。

    或也只有这般两人,方能成双成对吧……

    只是,非常人,经常人所不及之事。楚风和舒诗间的姻缘之事,也非常人所能比肩。

    ……

    楚风的莫名消失,甚至是他的婚礼也未参加。

    其中原因,除去楚风这个当事人知道之外,也便只有京都内的几位实权大佬知晓其中因果。

    当日,楚风闯四城龙城,坏了丘家大婚,抢了新娘,走那十里长街卸道。于京都之内,闹出风云无数。

    这些非是没有付出任何代价……

    那一夜,楚风将舒诗托付于石家大院内,而后自己一人消失于夜色之内一夜未回。

    待至天将破晓黎明之时,楚风方才疲惫赶回石家大院,带着舒诗连夜离开京都。

    事后,四九城仿若没有发生过任何波澜一般,甚至于连丘家上下,都未出声。

    楚风这个人物,接二连三,于四九城重地,闹出偌大动静。不管他出身如何,不管他来历怎样,他都引起了诸多大老,机要人士的注意。

    石铁蛋,这位老将军,以及其余几名老将之死,皆因楚风此人而起。随后,楚风此人大闹京都,让诸多大家豪族,颜面尽失。

    虽然几位实权大佬力排众议,强行将此事平息下来,但下边诸多人士,已有微言之怒。

    此事还未平息许久,楚风又大闹丘家婚礼。这让京都内的诸多势力权贵,激愤非常。

    此事,此人,哪怕上方有人有意庇护,此刻也不能平息众怒,安危度过。

    那一夜,京都诸多大佬权贵之人,将楚风逐出京都。

    那一夜,楚风答应了诸多条件,方才能安然离开,并将后事诸多隐患消除平息,给舒诗带来安平生活。

    当日的因,今日的果,终须偿还。

    楚风,有生之日,不得再踏四九城半步!

    楚风,待事态平息之后,于海外,执行各种军事要务种种,偿还京都之内,诸多重案要事!

    这,便是楚风所付出的代价!

    而这些,只是楚风不告而别的外因之一而已。

    他自边疆烈士陵园,处理公事之后,本有余出时间,完成婚礼之事。可是,他却并未赶回阳州参加婚礼。

    一边是亡人,一边是红颜。

    一边是葬礼,一边是婚礼。

    一边是过往,一边是今生。

    可怎能两不相欠?心中安平呢?

    昔日的红颜知己,为自己身死,化为亡魂邪尸,而无怨无悔。

    这份情,这份债,如何偿还?

    当年的阿丑,当年的莫离,她是怎样身死?是何人逼死了她,前事到底怎般经过?

    一切的一切,都是偌大的谜团。

    现今的舒诗,千媚之体,倾国倾城的女孩。

    她的情,她的人,她将一切都托付给自己。这份重任,这份责任,这份担当,自己该如何承下?

    怎般做到,两不相欠?

    楚风找不到答案,所以,他逃避,不告而别。

    一个人,默不作声,随着接应的人,踏上了离开故土的渡轮。

    向着陌生的国度,向着陌生的一切,出发。

    是被世间的放逐,也是自我的放逐。

    想要找到答案,想要寻求两不相欠的完美平衡点,想要破了自己的心魔……

    渡轮,过了边境的河,渡了无边的海,来到了陌生的国度。

    当身着军装,握着冰冷枪械的刹那,楚风方才从复杂难言的心绪中回醒过来。

    收起了对故乡故人的想念,收起万般复杂思绪,身子站的笔直,紧握着手中钢枪,听从上边的军令。

    不再是亲人朋友间,那个温和云淡风轻的人了。也不再是那个在爱人红颜面前,温文尔雅的人了。

    在异国他乡的陌生土地上,正在上演着一场针对华夏儿女的杀戮。

    这场杀戮,称之为“血碗之夜”。

    所谓血碗之夜,便是住在当地的所有华人、华侨的一场屠杀。

    随着华夏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华夏儿女,开枝散叶般,于世界各地出现。

    或是学习,或是经商,或是工作。

    有一些地方,因为政权变更,又或种族间的冲突,便会对华人,有一些看法想法。

    认为华人,带来的财富不均,认为华人太过聪明,掠夺了本土财富,又或认为华人,带来了政权变革。

    非我族类,必诛。

    这一道理,或可适用于各大种族。

    而在一些地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但导致了“血碗之夜”的惨剧发生。

    是夜,非我族类者,门前,摆一血碗。

    门前摆放血碗者,必杀之!

    而“血碗之夜”,便是针对华人而行!

    楚风与其所在的特殊部队,便是负责拯救血碗之夜我华夏同胞的特战小队……

    也只有楚风这般人物,才能在有限的资源人力下,完成这一重伤,将我散布国外的同胞,于危难之时,求回国内故土……

    ——————————

    作者后话,发在这里吧,怕一些看盗版的读者看不到。

    没有多少字,不会多少钱……

    最近状态非常不好,有了心魔,心意难平难安。常提笔,但怔然,心烦,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

    时常怀疑,自己坚持这样的文风写法,是否正确,走的路是对是错。

    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写出的书,写出的故事和人物,在这浩瀚的网文界中,到底有没有一些出路和场景。

    毕竟,要靠这赚钱,以度日糊口。

    想要开新书,各种想法念头翻腾不已,却提不了笔,写不了书。

    感觉人差不多都快废了。

    这段时间,是我这一辈子最最难度过的底谷。

    不断的自问,不断的调节,不断的审视反思,可是心里始终难安难平难静……

    喝了些酒,凑凑合合的把提笔几次的这一章写了下来,完成了一个大卷情节的转折。

    不知该说些什么,努力将这本书写好,好能对得起一直关心看这本书的每一位读者。

    只是感觉过着没什么意义和意思了,没有什么好能生活下去的动力盼头?

    时常也在怀疑,自己所选的这条路,是对是错。

    坚持,有没有意义?

    现在有时,喝的大醉了,总爱哭。

    随着年龄渐长,哭的时候,反倒比小时候多了……

    是多愁善感了?还是渐知天命,知道人生艰辛不易了?

    说不上来,一个人一条命吧,且看我这条命,能活成什么样。

    努力的活下去,且行且惜,为自己,为身边关心自己的人,努力活下去,活好,过好。

    与君共勉。

    (红旗小说 www.moyogame.com)

相医第三百三十二章 放逐https://www.moyogame.com/24_24897/337.html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