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网游竞技> 古董除岁师> 第602章 是结束亦是新的开始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民国不求生 阳光正好 夜凝夕 透视小村医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绝品邪少 都市奇门医圣(怪医圣手) 苏莫至尊武魂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特种奶爸俏老婆 

古董除岁师

第602章 是结束亦是新的开始

小说:古董除岁师 作者:赫连春水 时间: 分类:网游竞技 直达底部

    一九二九年三月二十一号,也是己巳年二月十一日,一起特大的铁路抢劫案登载上了好些知名的省市级新闻报纸主页。

    天空自早上起就是阴沉沉一片,乌云沉低得仿佛都让人心中生出郁闷来。

    关府挂着白幡,门大敞开,迎接又送出前来吊唁的一批又一批关家曾经的商场好友与敌对。

    府里哭泣声与念经声交织出一片惨淡,而在偏僻一些的花园里,聂璇一身披麻戴孝的白衣,素静的脸上青黑的眼圈显示着她这些天的憔悴与不好过。

    何洛静静的站在她身边,想抬手将心上人拥进怀里,手却在半空迟迟未落。

    聂璇的脸上一片平静,眼睑微微低垂着,让高了她大半个头的何洛见不到她眼里的哀伤与坚定。

    两人静默了一会儿,还是聂璇打破了平静:“阿洛,舅舅走了,舅母受不住打击也病倒了,我不能一走了之,虽无生恩,却有养恩,等舅舅下葬,舅母身体养好一点,我是打算和他们一起出国,和表哥一起奉养舅母,把关家的生意支撑起来。”

    何洛握紧了拳头。

    他想问这个自己喜欢的姑娘,他们已经定下的婚事呢?

    但他问不出口。

    他和她都知道,他的手,沾了她真正的生父的性命,两家的恩怨完结在他手里,她是个好姑娘,可不代表着她真的就不能介怀杀父的仇人是他,而他们还要共渡一生。

    聂璇应该也是知道这点,她抿了抿嘴,死命忍下眼角泛起的泪意,觉得自己伪装得很好了,便抬起眼直视何洛,故做轻松的说道:“你如果愿意,我们就一起出国,好不好?”

    何洛看着她,好一会儿才涩声道:“不行,你晓得,我还要延续、重振何家……”

    是的,她晓得他背负着重担,她也有不能推却的责任,他们明明是相爱的一对,曾经以为能携手共渡一生,然而现实与理智,却注定他们将错身而过,走向各自认定的道路。

    “你能留下吗?”

    何洛明知她的选择,但还是带着一丝极微小的希望问。

    聂璇缓慢又坚定的摇了摇头。

    她有她必须要做的事,她很想为他留下来,然而……

    两个年轻人再次沉默,最后聂璇忍不住,扑上去拥抱住自己的心上人。

    她和他都有万般不舍,可再不舍得,她也选定了自己的道路。

    想到这里,聂璇猛的推开何洛,背过身大步的离开。

    何洛怔怔的站在原地目送那个娇俏又可爱的姑娘一步一步从自己的眼睛里消失,他想起了初次见面,想起她俏丽的笑着请自己呷饭鉴定那个盘子,想起她白嫩的手沾染着修复洗刷的脏物认真又好奇的对自己提问关于修复古玩的疑问,想起她一身狼狈的在山洞里看见自己时那忽然像燃起两团希望般的明亮的眼光与扑过来的身影,想起她的眼泪,想起两人订婚时她由心的快乐与娇羞……

    何洛抿直了嘴,手压在胸口上。

    三天后,穿着普通的对襟,何洛师门四人站在人来人往的潮流里,听着汽笛响起,看向待发的火车的某一节车厢。

    毛珌琫用肩膀推了推大师兄:“大师兄,你真的不追上去同她告别。”

    何洛摇摇头。

    火车再次拉起长笛,哐当哐当的缓缓开动起来。远远的,何洛注视着那节车厢的某个窗户,其中一张俏丽的探出来的脸是那样的熟悉,他眼也不眨的注视着,似乎就这样想将心上人的长相轮廓刻进自己的心底。

    而在聂璇身后,一个人探出身子来,似乎发现了他们这边,拼命的挥动着手。

    那是金桂。

    何洛定定的看着,看着他心爱的女子,终于一去不回头。

    阿璇,你要幸福。

    当火车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地平线上,师徒几人也顺着人流走出车站。

    回去的车里,唐四爷看着不出声眼睛看向窗外的大师兄,忽然道:“大师兄,你识人的眼光很好,聂小姐是个值得尊敬的新时代女性。”

    他不给何洛惊讶的机会,自顾自的说下去:“聂小姐不但善良,更心怀大义。此次离国,她一是要赡养舅母报答养恩,二则是立志发展生意,回收华夏流落海外的国宝重器,更打算用生意赚来的金钱培养支援更多的有志学子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科学,让他们回国参与华夏的革命与建设。

    她不是不想与你共结连理生活幸福美满,只是在国与家之间,她选择了为国舍家。

    大师兄,此间事了,你有想过将来的打算吗?”

    何洛怔怔,唐四爷看着他,发现大师兄的眼角微微泛红。

    他没有催促,过了好一会儿,就听到大师兄接话:“我晓得,她是个很美好的姑娘,我一直晓得……这几天,我也在思考自己的将来。

    一开始,我不过是山里生活胸无大志的混吃等死之辈,直到石壁被夺经书与祖师爷牌位被抢,迫不得已下山来,这段日子虽然不长,但却让我感触极深。

    我莫得别的本事,唯一擅长的就是修复,也肩担着复兴何家守护石壁的责任,师父说我与师弟都是下山历练的时候,所以我想从事古玩行当,尽量以己之能保护我们的珍玩古物与古墓不被乱盗乱偷、被洋人掠夺,更重要的,我也希望以微末之力,给师弟你的军队提供军需,希望你能壮大队伍,更好的对抗国内动荡混乱,庇护百姓,早日让我们华夏得到和平。”

    唐四爷一怔:“大师兄……”

    何洛回了他一个微笑。

    他是难过,是不舍,可他是男子,他的心上人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他也不能郁困于从前而不展望未来。这几天他在痛苦当中也迷茫、困惑、不解,直到伍三思看不过眼,点醒他。

    “过去已经结束,人都要看向未来,徒弟,你们既然已经下山,就算正式开始历练,不必随我回山了,该走哪个方向,做什么,你们扪心自问,只要仰无愧天,俯无愧地,对得起良心就行。”

    何洛正想着,就听到讨厌的毛珌琫说道:“三师弟,我虽然不记得来历,但我英语讲得很好,我想走你的路子,去军情处培训。”

    这下唐四爷吃惊了。

    “二师兄!”

    毛珌琫嗯的应一声,声音平淡没有起伏:“我想得蛮清楚,不就是当特务。我会英语,有身手,懂古玩,会一点术法,对投军有兴趣,思来想去,这个职业最适合我。”

    何洛和唐四爷都震惊得一时讲不出话来,最后都看向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师父。

    伍三思侧着头,难得的和言悦色:“该走哪个方向,做什么,你们扪心自问,只要仰无愧天,俯无愧地,对得起良心就行。”

    车外行人如织,车流如梭,天空半放晴朗,一切显得那么平和与繁华,他们也不过其中的一员,但只有他们知道,很快的,他们将告别而去,在曾经的阴谋争斗结束后,各自都将走上自己的征途。

    三月二十五日,所有人聚在一起,热闹的吃了个告别宴,宴会散后,范十九爷带着王长贵将奔赴码头乘坐轮船南下前往香江再前往南洋,而银霜则牵着滕咒阿婆的手,坐上前往湘西的汽车。

    而伍三思,带着寻找到的何家小叔的骨灰,以及师门的祖师爷牌位、经书,踏上了回云县的归程。

    至于他究竟是不是人芝,师兄弟三人有志一同的保持了沉默,并没有追问。也许师父是的,也许,师父真的不是。

    扈老十目送滕咒阿婆的离开,回转身体后手按住自己的怀里。

    那里有一部伍师父抄写的经书,一部武经。

    三月二十六日,毛珌琫清早起来洗漱好,看着自己摆放在床头的叠得整齐的黑色军装,坚定而从容的伸出手,将它抖开。

    何洛穿戴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然后拿起桌上放着的一串钥匙。这是他的新起点,也是师父与师弟、自己共同新开的古玩铺面的店门钥匙。

    楼下,唐四爷一下楼,客厅站着的人就转过身来,摸着光头大笑着走过去,大力的拍打儿子的肩膀:“嘿,崽啊,你爹我回来了,惊不惊喜?”

    唐四爷:“……”并不。

    遥远的法国,夜幕正要将临。

    巴黎繁华又热闹的市中心的某处高级公寓处,有邮差送信前来。

    一个头发半花白的管家穿着得体的西服打开门签好字,接过邮差递来的一个小包裹。

    这包裹很小,大概一本书籍大,重量却有些份量,上边用漂亮的文字写着这处公寓的地址,落款寄信人则写着三个字:关伭山。

    管家拿着邮包上楼,打开书房的门将它放到书桌上,嘴上喃喃:“老爷不是要回来了?怎么还自己给自己寄东西过来?真奇怪。”

    他说着关上书房门离开,随着寂静,邮包孤伶伶的躺在书桌上。

    黑暗一片的邮包小箱里,谁也不知道里边装载的,是一本发旧的厚重的笔记。

    这笔记外壳上没有一个字,但若是翻开来,第一页便写着:长生之秘。笔记里,密密匝匝的文字,还夹杂着许多的画图与插页,那字体,赫然正是关大先生手写。

    一切已经结束了,关于长生,关于人芝,可一切似乎又即将开始。

古董除岁师第602章 是结束亦是新的开始https://www.moyogame.com/22_22048/601.html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