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古今言情> 九零炮灰彪悍逆袭> 第136章:结果(两章合)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我们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夜宴 豪门游戏:公爵,你好! 庶女明兰传 武道大帝 儿媳苏玥 画春光 

九零炮灰彪悍逆袭

第136章:结果(两章合)

小说:九零炮灰彪悍逆袭 作者:画媚儿 时间: 分类: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既然叶金贵是骑车摔伤的,那车肯定也摔坏了。

    结果一查他平时骑的自行车,大半新的车子看不出半点摔过的痕迹。

    更何况恩泽医院那边的医生证明他们是在叶家接的叶金贵,他当时躺在血泊里,旁边还有个铁棍。

    叶家的卧室是第一现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骑车摔伤一说。

    谎话很快就被揭穿了,叶金贵沉默了,在想其他借口。

    周警官又将秋玉华喊过来做笔录。

    她说的也和叶金贵一样,说是摔伤的,当周警官将证据摆在她面前证明她说谎后,她又说是自己上山砍柴不小心从山上摔下来的。

    周警官又问,既然是砍柴摔的,为什么之前要撒谎?

    在哪座山上摔的?

    摔的具体地点?

    还有既然是摔伤,为什么头发被人为扯掉了?是谁扯的?

    一连串的问题让秋玉华发懵。

    她根本就没想到这件事会被捅到派出所,以为事情早就过去了。

    当她得知是叶宁报的案之后,她咬着牙说,“她和我们断绝关系了,我的事她没资格管,不管我的伤是怎么来的,我都不追究了。”

    周警官却说,“我们既然立案了,那就要查到底,叶金贵现在已经承认他头上的伤是被你打的,而且医院的医生也证明那天他们是从你家里拉走叶金贵的,你当时也受伤了。”

    “你们俩都属于轻伤,如果你不说出真实情况,等待你的就是法律制裁,致轻伤是要判刑的。”

    叶金贵老奸巨滑,嘴很难撬,他要从秋玉华这边突破。

    果然,秋玉华被他这一吓,就慌神了。

    叶金贵是什么德性她特别有清楚,在关键时刻他肯定会出卖她,而且他嘴又会讲,死的能说成活的。

    万一他诬陷是她要害他,那怎么办?

    周警官知道她在犹豫,又接着说,“我们向隔壁左右邻居们了解过,都说你不会无缘无故伤害叶金贵,应该是有原因的。”

    “只要你说出事情经过,我们才能判断你是故意还正当防卫。只有说实话,你才能保护自己,不然他会变本加厉,到时谁都救不了你。”

    在他循循善诱之下,秋玉华终于松口了,“我不是故意打他,我是被逼无奈的。”

    她哭着将那天的事情经过说了,“我是真的被打怕了,我要是不是反抗,那天死的就是我,我要是死了,孩子们怎么办,我不想死……”

    ……

    周警官微微一笑。

    可能是因为被打的次数太多,却又憋在心里无法言说,秋玉华不仅如实说了事情经过,还顺嘴说了以前被打的事。

    将这些话说出来之后,她轻轻吐了口气。

    整个人莫名觉得轻松了。

    得到秋玉华说了实话,叶金贵气的差点吐血。

    他怎么娶了这么个蠢东西,什么话都敢往外说,是不是不想活了?

    他当然百般抵赖,说他没打秋玉华,是她撒谎。

    最后抵赖不了,又说他打她,是因为她和其他男人不清不楚,他太生气才打她的,并不是故意的。

    同时他还反问审他的民警,“大家都是男人,如果是你们老婆背着你们和旁的男人眉来眼去,你们会忍吗?”

    民警被反问的想踹人,“她如果真的婚内出轨,你可以离婚,而不是将人往死里打。”

    当然,最后证实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秋玉华出轨,全是叶金贵的鬼话。

    不管叶金贵怎么巧舌如簧的狡辩,最后结果就是他家暴秋玉华致她轻伤,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秋玉华打伤他乃是正当防卫,不属于承担法律责任。

    这个结果让叶金贵懵了。

    打老婆打了十几年,从来没想过会是犯法的。

    叶美美和叶媛知道这件事后也懵了,然后就是愤怒。

    叶媛当先冲秋玉华吼道,“妈,你是不是疯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爸要是去做牢了,我们去喝西北风啊?”

    叶美美看着秋玉华红了眼眶,“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爸?这些年爸辛苦赚钱养家,供你吃供你喝,他哪儿对不起你?”

    “人家都说夫妻没有隔夜仇,牙齿和舌头还有打架的时候呢,那件事都过去多久了,你为什么还要揪着不放?还告爸家暴你。”

    “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有没有替媛媛和小阳考虑过?他们还在读书,你是不是要他们将来在履历表上写有一个做牢的爸?”

    “你现在是痛快了,可你害了媛媛和小阳,毁了他们的前程,毁了这个家!”

    当时说的痛快,现在秋玉华也后悔了。

    要是叶金贵真的去做牢了,她哪儿有本事养几个孩子。

    她嗫嚅着说道,“不是我先说的,是你爸他先反咬我的,他说是我将他打伤的,还污蔑我出轨。你们说说,他是不是很混蛋,哪有当丈夫这样污蔑老婆的?”

    叶美美咬牙,“妈,爸肯定不会那样说的,这些都是民警们说假话诈你。”

    叶媛直接抹眼泪哭了,“你这样做就是想让我们一辈子抬不起头做人,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妈,我恨你,呜呜……”

    她不是为叶金贵伤心难过,是怕别人笑话她,怕她在同学们面前无法抬头做人。

    秋玉华恼了,一脚直接踹向叶媛,“你不想我当妈,我还不想你当我女儿呢,给我滚。”

    什么本事都没有,一天到晚就知道哭就知道埋怨人。

    不懂事的东西,这些年白心疼了。

    那死丫头后来变了,处处和她作对,在之前对她言听计从,家里家外的活都能搭把手。

    如果当初稍微对那死丫头好一点,死丫头可能就不会搬出去,就不会有现在这么些糟心事。

    叶媛被骂了,想开口反驳时被叶美美拉了一把,“媛媛,你少说两句。”

    蠢货,话都不会说。

    叶美美问秋玉华,“妈,你好好的为什么要去告爸?”

    为什么当初住院时不作声,现在才去说这事,有些不合情理。

    “不是我去告的。”秋玉华摇头。

    “那是谁?”叶美美眉头紧紧拧起,怀疑的看着秋玉华。

    这是他们家事,旁人怎么可能跑去报案?

    秋玉华眼神一闪,轻轻摇头,“他们没说,只说接到报案了。”

    她不想将叶宁说出来,怕叶美美和叶媛跑去找叶宁闹。

    依叶宁现在的本事,她们俩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闹到最后,还是要她去收拾烂摊子。

    太累了,她没那个精力。

    但秋玉华也很疑惑,为什么叶宁现在才去派出所报案,当时他们住院时为什么不报?

    她不说,但叶美美猜到了,“不会是小宁干的吧?”

    小贱种心胸狭窄,心狠手辣,最见不得她好。

    这次她将小贱种的女一抢了,小贱种肯定怀恨在心,就想用这事来打击她。

    秋玉华立即打断她,“别瞎猜了,现在还是想想怎么让你爸放出来吧。”

    叶美美的注意力暂时被转移了,“你原谅他,不追究他的责任就行了。”

    经过一番折腾,叶金贵终于被放出来了。

    但他在派出所那边做了保证,不再动手打秋玉华。

    所以就算他现在有满腔的怒火,也只能压着,只能伸手点点秋玉华,阴恻恻的笑,“秋玉华,你真是长本事了,好,很好!”

    对上他阴冷如毒蛇般的眼神,秋玉华一抖,硬着头皮说,“我只想好好的和你过日子,没想要你怎么样。”

    等秋玉华去厨房做饭后,叶美美压着声音对叶金贵说道,“爸,应该是小贱种去派出所报的案,小贱种太毒了,不能这样放过她。”

    是不能放过!

    应该去死!

    叶金贵恶毒的想着,可在里面关了几天,那里的滋味不好受,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他暂时不敢再作恶,只是说道,“我们要想个万全之策,这事急不得,从长计议。”

    这次一定要让小贱种坠入深渊,永远都爬不起来。

    叶美美现在真的很后悔将叶宁赶出去了。

    如果叶宁在家,她可以用药花放在叶宁吃的饭喝的水里,慢慢荼毒叶宁,让叶宁生不如死。

    现在叶宁视她如眼中钉,根本没办法干这些事。

    看来,她要想办法从叶阳那里试试。

    叶美美眼底涌动着阴毒的寒芒。

    没等叶金贵想到怎么让叶宁坠入深渊,他得到了一个让他自己坠入深渊的消息。

    陈厂长经过查实,叶金贵这些年利用职务之便获利最少近万元,这是一笔巨款啊。

    按厂里的规定,他不仅要被开除,还可以送去法办。

    看在他在厂里工作这么多年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厂里也不赶尽杀绝了,让他将非法获利还回来,然后辞职离开。

    叶金贵这是真的慌了。

    要是没了工作,他怎么养儿养女,如果真被起诉,他肯定要被判刑的。

    他赶紧去找韩胜。

    韩胜是副厂长,和陈厂长的关系非常好,他相信,只要韩胜愿意替他说话,他肯定会没事的。

    可惜韩胜一口回绝了他,“这是厂里开会决定的,我没有办法改变。”

    韩胜冷冷的看着形容狼狈的叶金贵,没有半点同情,甚至连一句关心的质问都没有。

    只要一想到叶金贵那样对叶宁,他就觉得叶金贵有今天这下场,那是报应。

    更何况叶金贵干的还是犯法的事,他更不可能替他求情。

    叶金贵不是孬子,他知道韩胜还在气他对叶宁的不好。

    心里暗骂一声韩胜混账后,他红着眼睛说道,“大哥,我知道错了,我以前对小宁不够好,那是被鬼迷了心窍。”

    “我发誓,只要这次我能躲过这一难,我一定亲自去找小宁,向她赔礼道歉,将她接回家,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她,绝对不会再偏心了。”

    “大哥,求你帮帮我吧。你也知道玉华什么都不会,识字又不多,我要是没了工作,又被关进去,家就散了啊。”

    “求大哥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份上帮我一把吧,我以后一定好好改过,一定好好做人。”

    说到最后,叶金贵的眼泪都出来了。

    从来都是他算计别人,什么时候这么低姿态的来求人,心里是不甘的。

    韩胜看着叶金贵那痛哭流涕的样子,在心里叹了口气。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拿钱的时候爽,现在知道后悔了。

    迟了!

    韩胜说道,“老叶,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你这次做的事太大了。厂里这么多人看着,如果不罚你,后面会有更多的人效仿你,到时你让厂里拿什么去服众?”

    终归做了这么多年朋友,想了想,韩胜劝道,“你有技术,出去后说不定会有更好的发展,我……”

    “韩胜,你别说了!”叶金贵猛然一挥手,怒吼着打断他。

    叶金贵红着眼睛骂道,“韩胜,我真心实意的拿你当亲大哥,平时有什么好东西都第一个想着你,你怎么对我的?”

    “这件事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你都不愿意帮,在那里说什么大道理,是我瞎了眼,今天就当我没来,呸!”

    叶金贵狠狠往地上啐了口唾沫,踹翻了一把椅子后走了。

    韩胜无奈的摇摇头。

    他本来想介绍叶金贵去一个朋友的厂里。

    那厂虽然不大,但效益不错的,在里面上班的工人干的好的,工资比他还高。

    如果叶金贵真的知错,脚踏实地的去干活,不再想歪心思,不说发大财,肯定不比现在差。

    因为以叶金贵现在这种情况,其实真的不适合再在红星上班了。

    厂里大多人都知道他干的这些事,就算留下来,肯定要干最苦最累的活,在其他人面前也抬不起头。

    一辈子大概也就这样了。

    与其这样,不如换个新环境去发展。

    可惜叶金贵不领情。

    唉,是他多事了。

    韩胜再次叹了口气,弯腰将椅子扶正放好。

    叶金贵又去找陈厂长,低声下气哀求了好一会,说他只是一时糊涂,愿意将钱还回来,但是别开除他。

    一时糊涂?

    陈厂长听了直冷笑。

    干了那么多回,那么多年,叫一时糊涂?

    当他是孬子呢?

    陈厂长也义正严辞的拒绝他了。

    但叶金贵不死心,私下里又买了好多烟酒去陈厂长家里,结果被连人带东西给关在门外。

    同时陈厂长还告诉他,如果他再这么干,就不是让他主动辞职了,而是开除!

    辞职和开除当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要是落个开除的名声,叶金贵这个年龄真的找不到工作了。

    叶金贵喝的酩酊大醉,将陈厂长和韩胜他们骂个稀巴烂。

    叶美美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就像是一夜之间,倒霉的事全落在叶金贵身上了。

    多少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事都被翻出来了,她怎么想怎么觉得反常。

    

九零炮灰彪悍逆袭第136章:结果(两章合)https://www.moyogame.com/21_21701/136.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