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古今言情> 九零炮灰彪悍逆袭> 第135章:审(两章合)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我们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夜宴 豪门游戏:公爵,你好! 庶女明兰传 武道大帝 儿媳苏玥 画春光 

九零炮灰彪悍逆袭

第135章:审(两章合)

小说:九零炮灰彪悍逆袭 作者:画媚儿 时间: 分类:古今言情 直达底部

        成功立案,叶宁很开心的回家了。

    晚上等所有人离开后,陆丞又悄悄过来找叶宁了。

    他自以为是悄悄,其实他每回向许奶奶找借口从家里出来时,许奶奶都会躲在院子里,透过花墙向这边偷看。

    看一次,她老人家就偷乐一次。

    呵呵,臭小子终于开窍了。

    叶宁依然没有开铁门,将陆丞挡在门外问,“陆医生,有事?”

    看着横亘在面前的铁门,陆丞眼角忍不住抽了抽。

    这是拿他当贼防?

    嗬!

    女人!

    这么一想,陆丞很想立即掉头就走。

    但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他还指望能长期在叶宁这里吃饭呢,只好忍着不舒服说道,“你真的不想演桃花源吗?”

    怎么又提这事?

    叶宁挑眉,“真的不想演,怎么了?你为什么就这样看好我的演技?你别忘了,我是一个卫校生,不是艺校生,没学过演戏的。”

    她是真的很奇怪,为什么他会认为她演技好,她自己都不敢说这话,他是哪只眼睛看出来的。

    上次要不是他吃饭时提了这么一句,她也不会去面试。

    不过她认真想了想,还是不想去演戏了,将来她应该要进医院去上班的,还是趁现在将生意好好壮大,多挣点。

    陆丞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我看过你演戏,演技一流。”

    “什么时候看过?”叶宁真的懵了了。

    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演过戏。

    陆丞正色答,“挑破韩文宇和叶美美关系时,还有撕下你爸妈面具时,你的演技绝对能打一百分。”

    叶宁眼角跳了跳:“……”

    这人是不是欠揍啊?

    他这话什么意思?

    是不是说她有心机城府,故意算计他们?

    见她眼神不善,陆丞还郑重的点头,“真的,我说的全是实话。”

    “你是夸我吗?”叶宁磨着后槽牙问。

    “是的。不然我也不会建议你演桃花源。”陆丞依然回答的很认真。

    “滚!”叶宁恶狠狠剜了他一眼,恶狠狠的踹了铁门一脚,转身走了。

    夸?

    她怎么听出了浓浓的嘲讽。

    这人真是太可恶了。

    她真要被他给气死了,不会说话就别说话,什么叫她演技她,她是迫不得以好不好?

    要不是那样,她能当众揭穿韩文宇和叶美美吗?能成功从家里搬出来吗?

    陆丞看着还在颤抖的铁门,再看看叶宁愤怒的背影,眨眨眼。

    她……她怎么又生气了?

    他夸她演技好难道夸错了?

    哼,女人真是难伺候!

    幸好没有女朋友!

    陆丞傲娇的冷哼一声,忿忿的离开了。

    第二天,他吃到了一份加了两勺盐没有鸡蛋只有几根豆芽青菜的炒面!

    看着对面方辉碗里黄澄澄的荷包蛋,还有雪白碧绿的豆芽青菜,陆丞幽怨的叹口气。

    他又被针对了!

    心情欠佳的他一上班就接到导演的电话,说张积德不同意叶宁演女一,如果他坚持要叶宁演,只能再追加投资了。

    陆丞认真想了想叶宁说的话。

    她可能是真的不想演,既然她不愿意,他就没有必要在这部剧上浪费资金了。

    于是他说道,“那算了,我撤资吧,张总爱让谁演就谁演吧,我会派人过去处理这事。”

    嗯,这笔钱可以买些门面。

    就在卫校那一片买吧,毒姑娘好像想在那边做生意。

    “啊?撤资!”导演傻眼了,“不,陆少,不能撤资啊,我再和张总好好商量一下啊,喂喂……”

    陆丞已经挂断了电话。

    ……

    叶金贵终于去上班了。

    以前天天上班时,他总想着放假,这次在家休息了这么久,再来上班,他又感觉上班是件很美好的事。

    他面带笑容,特别亲切的和同事们打招呼。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同事们看他的眼神有些怪怪的,隐约还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的。

    似在议论他。

    可他扭头看向身后时,又什么都看不出来。

    叶金贵轻轻摇头,想着是自己想多了,他有什么是别人能议论的。

    又有两个同事走过来,笑着问他,“老叶,上班了?怎么请这么长时间的假,听说你受伤了,怎么伤的?”

    其他的同事也都侧耳听着,他们也想知道事实是不是听到的那样。

    “唉,别提了,人倒霉哦,那天晚上骑车摔的。”叶金贵叹了口气,摆摆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那摔的很厉害啊,在哪儿摔的?”有同事问,但语气却并不相信。

    叶金贵说了一个地方。

    又有同事们,“听说你老婆和你同一天住院的,她当时也在你车子上啊?”

    “是啊,要是不是带她,可能就不会摔了。”叶金贵答。

    有个女同事说,“我上次看到你老婆了,看她脸上青红紫绿的样子,不太像摔的,就像被人打的一样。”

    她这话一出口,其他同事隐隐抿着嘴偷笑。

    被说中心事的叶金贵眼底滑过一抹寒光。

    但他脸上没有半点不高兴,温和的对女同事说道,“呵呵,据我所知,我老婆和我一道摔的,你要是看见谁打她了,赶紧告诉我,我找那人算账去。”

    女同事被噎了下,只好也笑了笑,“哦,我也听人说的,可能是别人说错了吧。”

    但那语气分明是不信叶金贵的话。

    他不知道的是,他家暴秋玉华却被她差点打死的事已经在厂里传开了。

    等他走远了,女同事对另外一位同事冷哼,“看他那样子,还装呢,真是恶心。”

    “就是,打老婆的男人都是畜生,都是窝囊废。”另外一位同事答。

    “平时看秋玉华软趴趴的样子,还以为是个软柿子呢,没想到这次下手这么狠。”女同事说。

    “狗急了还会跳墙呢,何况是人,秋玉华应该这次是被打狠了,逼急了。”另外一位同事说。

    又有同事加入进来,“这种男人就应该打,狠狠的打,给他一点教训,看他下次还敢不敢。”

    “嗬,狗改不了吃屎哦,好了伤疤忘了疼,等过段时间,保证他又忘了。”女同事嘲讽。

    几人一边走一边聊,都对叶金贵的行为很不屑。

    她们都是女人,对秋玉华是同情的。

    夫妻间偶尔有争吵是正常的,但打人就让人厌恶了,像叶金贵那样下狠手打的那么狠的,那就是丧天良了。

    因为女同事的那句猜测,叶金贵的心情有些不好,刚到办公室坐下,他就接到了陈厂长打过来的电话,让他来办公室一下。

    进了陈厂长办公室,叶金贵换上笑脸,“陈厂长好,上次天那么热,您还特意去医院看我,真的让我特别感动,这个周末我请您吃个便饭……”

    “老叶。”陈厂长挥手制止他继续往下说废话了,“我找你过来,是想和你说两件事。”

    “你请假的这段时间,我让小叶代你管理车间,他做的很顺手也非常好,你现在伤还没有完全好,有什么事就让小叶去做。”

    “他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你多指点一下,你毕竟是老同志,有些地方经验还是要丰富一点。”

    他这话虽然说的客气,可叶金贵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这是想让小叶取代他车间主任的前奏啊。

    他笑着答,“多谢老领导关心,不过我现在已经完全好了,一拳都能打死一头牛了。”

    “在厂里干了这么多年,各方面都很熟,不好意思再麻烦小叶。”

    “歇了一段时间没动脑子,都快生锈了,要是再不干活,那真的废了。”

    潜台词就是小叶哪儿来的滚哪里去,主任一职是他的,谁都别想抢。

    如果没有那检举信,陈厂长肯定不好意思再让小叶替叶金贵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暗中调查,已经有一点证据证明叶金贵的确利用职务之便谋私了。

    他就是要赶紧培养一个新的车间主任出来,一旦查实了叶金贵在厂里干的那些违法事,不开除也要撸掉职务的。

    陈厂长笑着摆摆手,“这没什么不好意思,是开会研究决定的,我们也需要培养新人,年轻人就是要多锻炼。”

    不等叶金贵再说什么,陈厂长又接着说,“第二件事,是你的家事。”

    “按道理来说,你家里的事是你的私事,不归我们管,我们也管不了,但你毕竟是我们厂的老员工,我们还是希望你家庭和睦,这样你才能安心的工作。”

    叶金贵脸色更难看了。

    他大概猜到陈厂长要说什么。

    可他不明白的是,他家里的事是怎么传到厂里的?

    上次他和秋玉华住院的事,除了美美之外,就连媛媛和小阳都不知道真相,厂里是怎么知道的?

    真是怪事!

    果然,陈厂长又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叶啊,这么大年纪了,不是毛头小伙子了,脾气也该收收了。”

    “小宁那丫头我们看着长大的,真是个不错的小姑娘,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对她的,闹的最后她和你们断绝关系了。”

    唉!

    叶金贵叹了口气,满脸痛楚的说道,“让老领导看笑话了,是我们的错,有些事不该纵容着。”

    “可小宁是我们的女儿,不管她怎么做,在我们主里,她永远是我们的女儿,我们不会怪她。”

    他没有替自己辩解,也没有骂叶宁哪儿不好,反而将责任往自己身上一揽。

    这让陈厂长反而有点怀疑是不是叶宁哪儿做的不对。

    但这是叶金贵的家事,他也不想去管谁对谁错,他只希望叶金贵别再因为家事而影响工作,影响机械厂的名声。

    陈厂长轻轻摇头,“儿女都是前生的债,老叶,家和万事兴。你一大家子人,还有田地,你老婆忙里忙外也不容易的,你要对人家好一点……”

    又说到了秋玉华。

    叶金贵一张脸忽红忽白,暗暗咬着后槽牙。

    暗骂一句陈厂长多管闲事。

    他正想说点什么时,周警官带着同事过来了。

    一进办公室,周警官一眼看见了叶金贵,便扯着嘴角冷冷笑了下,“叶主任在这正好,本来还准备去车间找你呢。”

    找他干什么?

    叶金贵心往下一沉。

    但他面上却特别无辜的眨眨眼,“周警官,找我有什么事吗?我们去外面说吧,不打扰厂长办公了。”

    可能是做贼心虚吧,他怕周警官说出他家什么丑事,让陈厂长笑话。

    可周警官却说道,“这事要当着陈厂长的面说,我们按到报案,说你家暴妻子秋玉华,致她头颈胸背和四肢多处软组织挫伤,轻微脑震荡,多处头发缺失,眼底出血,鼻中隔弯曲,牙齿松动,右小指骨折……”

    陈厂长听懵了!

    这TM下手太狠了吧,这不是打老婆,这是打杀父仇人吧!

    简直不是人。

    他没想到叶金贵会这么歹毒,将秋玉华打成这副模样,难怪她会反抗差点将叶金贵打死。

    这么恶毒的丈夫,不打死留着过年啊。

    同样身为男人,陈厂长都看不去叶金贵的所作所为了。

    之前接到信,他还有点怀疑叶金贵是不是这么毒,现在他完全相信了。

    叶金贵黑脸隐隐泛白,立即摇头否认,“这是诬告,我根本没有打过她,不信你去问我老婆。”

    周警官说道,“是不是诬告,我们肯定会查清楚的,今天过来就是请你回所里配合调查这件事。”

    “我不去。”叶金贵脸色一冷,义正严辞的说道,“我又没干犯法的事,凭什么让我去派出所,我还要上班呢。等你们拿到证据证明是我干的再来找我。”

    说完,他就要出办公室。

    周警官挡住他,盯着他的眼,一字一句的说道,“叶金贵,希望你配合调查,不然我们会强行将你带走,到时丢脸的还是你自己吧。”

    陈厂长说道,“老叶,去一趟吧,如果你没干,怕什么呢。”

    叶金贵暗暗咬牙,只能去。

    周警官让同事带着叶金贵在外面等,他和陈厂长又说了大约十分钟的话。

    周警官带叶金贵出厂时被很多人看见了,于是大家又议论纷纷,八卦他犯了什么事。

    到了派出所之后,叶金贵自然是矢口否认毒打秋玉华,坚称他俩是骑自车摔伤了。

    他这话骗骗其他人还可以,骗周警官他们就不够了。

    

九零炮灰彪悍逆袭第135章:审(两章合)https://www.moyogame.com/21_21701/135.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