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修真仙侠> 诗剑飘香> 第三百二十四章:诗剑飘香(大结局)

最热好书:斗罗大陆 神魂至尊 无敌剑域 都市潜龙 逍遥兵王 斗破苍穹

好书推荐:阳光正好 民国不求生 绝品邪少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透视小村医 夜凝夕 重生之校园特种兵 农门悍妻忙种田 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 捡漏 

诗剑飘香

第三百二十四章:诗剑飘香(大结局)

小说:诗剑飘香 作者:西江清月 时间: 分类:修真仙侠 直达底部

    细雨洗刷后的竹楼,凄凄凉凉。

    面对着眼前的人,李清让自己的心再次平静了下来。

    这种伤痛只能永远压制在自己的心头,也许它会在自己的心头结成一块伤疤,永远抹不去的伤疤。

    李清黯然一声道:“十五年了,你已等了十五年,这一切值得吗?”

    袁峰冷酷着脸,冷冷地道:“我没有想过将来,但我知道一点,我想得到的东西,必须属于我。”

    “山谷中你很想打开密室的门,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李清几乎在喃喃自语。

    “是!因为箱子并不是山谷中唯一的秘密。”袁峰道。

    “十五年前,你下毒伤了我的父亲,是为了报复他送走了紫蝶,但是你无法告诉任何人真实的原因。”李清悲声道。

    袁峰收紧了脸色,因为这是他心中的一个疤痕。

    “一个男人肯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去做任何事情,这种男人至少不愧是个好男人,尤其是为了自己的亲生骨肉。”李清说完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袁峰没有说话。

    “但是你没有放弃自己心中的私欲,你把所有人当做自己可利用的工具,就是为了满足自己。”李清的目光看向了一直坐着的紫蝶。

    她本是无辜的,可是她尽力满足着一个变态父亲心里的私欲。

    “这一切跟她没有什么关系。”袁峰看着李清的眼神。

    “当然跟她没有关系,因为她只是知道你是她的父亲,可是她并不晓得你心中真正的目的。”李清道。

    袁峰的表情就像是李清道破他的心思,他努力是自己镇静着。

    “紫蝶从小就得了一种病,她不能修炼武功,可是你为了自己,让她偷出了万蝶山谷的蝴蝶令,而且教会了她武功。”李清继续道。

    袁峰瞪大了眼睛。

    李清看到紫蝶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

    “你怎么会晓得这一切?”袁峰没有忍住自己。

    “若是一个人长期喝着治病用的药材,即是她怎样掩饰,她的身上都会有着一种味道。”李清的眼睛看着紫蝶,

    他未等袁峰开口。

    “带血的蝴蝶!美丽的蝴蝶过不了这个寒冷的冬天。”李清看着紫蝶又道。

    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回到了袁峰的身上。

    瞪着眼睛的袁峰,慢慢露出了一声冷笑,他冷笑着道:“莫要以为你知道的很多就可以阻止我,蝴蝶令是七绝琴的克星,现在我拥有着蝴蝶令。”

    袁峰的身上传出了一股杀气,这是李清非常熟悉的。

    因为每次遇到鬼面人,李清都有着相同的感觉。

    李清却没有在乎,叹声道:“你想得到的东西,其实不在密室中。”

    “密室中没有东西?”袁峰根本不相信。

    李清走到了上官弟的面前,他的目光看了她很久,李清将抱在怀里的七绝琴突然递了过去。

    上官弟木然地接过了七绝琴,而李清从她的手中接过了莫邪剑。

    剑就在李清的手中,他举起带着剑鞘的莫邪剑。

    冷冷地看着袁峰,道:“每次它在你的手中,你都想打开密室的门,可惜你永远都没有做到。”

    “为什么?”袁峰说着每个人都想说的话。

    因为这个秘密困扰在每个人的心中已经很久。

    “莫邪不出,青蛟难入。”李清却大声说出了八个大字。

    “你们总以为只要把两把剑插入石桌的缝隙中就可以打开密室的大门?”李清接着继续道。

    “需要怎么做?”袁峰的眼神在跳动着。

    “其实秘密就藏在莫邪剑中,你只是知道拿着它去打开密室的门,可是你没有想到秘密不在门里,而在剑中。”李清道。

    “我拔出过它无数次,它只是一把普通的剑。”袁峰还是不相信,他盯着李清手中的剑。

    “你一定要知道密室中的秘密?”李清忽然又道。

    “必须知道!”袁峰道。

    “莫邪剑只要出鞘,必须见到血光,这一点你应该晓得。”李清道。

    “难道要用人的血?”袁峰的眼睛在动着。

    李清沉思了很久,他没有回答,却把手中的剑递了过去。

    袁峰看着递过来的莫邪剑,眼睛露出了喜悦。

    此刻李清道:“剑是可以杀人的,剑最好不要离开剑鞘。”

    “我是快剑,就是你的手中有着剑,也不一定可杀了我?”袁峰的眼睛没有离开莫邪剑。

    李清的手轻轻一抛,莫邪剑离开了他的手,到了袁峰的手中。

    此刻,袁峰的手拿着两把剑。

    而李清的手中没有了剑。

    李清走到了袁峰的面前,他低声对着袁峰说出了许多的话,可竹楼前的其他人,没有一个人能听得到。

    只是看到袁峰的脸上露出了喜色。

    等到李清不在说话的时刻,只听到袁峰带着欢喜道:“这是真的?”

    李清微微一笑道:“既然我已把剑送给了你,又何必要隐瞒其中的秘密。”

    竹楼前的人瞬间都离开了。

    再一次看到李清。

    李清静静地站在悦来客栈的门口,他的身边站着苏海。

    这是午时,既没有风,也没有雨。

    苏海看着空旷的街道,慢悠悠地道:“你认定他们会来这里?”

    “若是他没有反省自己犯得错,归来的他已是一个废人。”李清显得很黯然。

    “竹楼前你为什么不杀了他?”苏海再问。

    “他不但是紫蝶的父亲,也是宁儿的大伯,若是你,你会出手吗?”李清叹息着道,他看着街道的眼睛很忧郁。

    苏海没有再去说话,他承认这是一个事实。

    或许根本就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做的到。

    若是李清在竹楼前出手,不到会伤到宁儿的心,也会让紫蝶再次活到痛苦之中,这是李清也不愿意看到的。

    “你找到了姑姑,救出了小蝶跟阿晨,我应该谢谢你。”李清接着道。

    “他们的命运非常好,我只是做了一个朋友该做的的事。”苏海道。

    客栈中此刻走出了小蝶,她带着微笑来到了李清的身边,轻声道:“宁儿姐姐她是否能回来?”

    李清的眼睛看着街道,人却道:“你是否希望她回来?”

    小蝶红着小脸没有再问,因为她不想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可她晓得自己的一切已瞒不住此刻的李清。

    在她的眼里,李清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马车在李清的等待中终于出现了,马车来到客栈门口停了下来。

    赶着马车的人是千手童子,他的脸色很忧郁。

    马车中走下了一个姑娘,李清当然认得她,因为她是木下樱。

    李清在耐心的等待,可是马车中再也没有任何人走出来。

    “她们已经走了,她们回了西域。”这是木下樱走下马车的第一句话。

    “他还是打开了密室的门?”李清抬头看着天空,他对着天空长叹了一声。

    “他与师傅一起走了进去,可不久她们又走了出来。”木下樱道。

    “他还是走了进去,他的生命从走进去的那一刻已经失去了意义。”李清长叹一声道。

    “密室中到底有着什么?”苏海虽然问着李清,可他的眼睛一直看着木下樱,他的脸上始终也带着笑。

    “难道只有你有一个画室?”李清忽然反问道。

    “画室?”苏海一怔,可是他很快又笑了。

    因为自己的画室中藏着的秘密,只有自己知道。

    “密室里到底是什么?”只有小蝶不知道苏海的画室是什么样的,她眨着眼睛问着李清。

    李清没有回答。

    苏海慢慢道:“我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喜欢把别人的秘密画在墙壁上,一个人的一生从画壁上就看得的很清楚。”

    此刻只听的李清对着天空喃喃自语道:“莫邪本是夫妻剑,它需要懂的珍惜对方的人,才配拥有,可惜他的心术不正。”小蝶眨了眨眼睛,她似乎又懂了。

    “宁儿她不愿意回来?”李清低下了头,他没有去问木下樱,而是看着赶着的千手童子。

    “一个人最大的伤悲,莫过于亲眼看到自己龌龊的过去,他已经成了一个废人,宁儿小姐想送他会西域。”千手童子忽然扬起了马鞭。

    李清接着问道:“紫蝶呢?”

    “一只秋天的蝴蝶离不开天山上的雪莲花,她只能回西域。”拉着马车的马儿已迈开了步子。

    马车带着李清的疑问离开了悦来客栈。

    宁儿已经离开,紫蝶也走了,李清的心中留下的只有惆怅。

    马车消失在了街道中。

    李清似乎在马车里听到了一声叹息,可惜马车已经走远。

    李清望着空荡荡的街道,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以前。

    而这一切仿佛又都是一个梦。

    自己根本就没有从梦中醒来。

    在这里自己认识了萍儿,可萍儿回到了西域。

    在这里自己还认识宁儿,可熟悉相知的宁儿带着自己的梦也回了西域。

    紫蝶,紫蝶仿佛就是一个美妙的梦,她总是出现在自己的梦中。

    李清知道属于自己的梦中,她们依然会常在。

    “现在是醉仙楼最热闹的时候,李少主不希望到我们的酒楼中去喝一杯?”说话的是木下樱。

    李清看到木下樱走到了苏海的身边,她们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

    他没有去问木下樱为什么会留下来。

    李清知道,在这个世上若是没有恩怨,自己也许会像她们一样得到一种幸福。

    毕竟找到一个深深爱着自己的人,在这个世界上确实非常地不容易。

    客栈外不会再有人会回来了。

    李清知道不该回来的人,即便自己心中多么渴望,她都已成为了过去。

    男人的一生也许有着许多的红颜知己,可她们仿佛就像是夜晚的流星,在这个时候,永远都无法看到。

    男人的一生就应该像大海一样,有时波浪汹涌。有时平淡安静。

    但自己永远要懂得珍惜和满足。

    酒虽然能麻醉自己,但是西域的酒永远喝不醉自己。

    李清忽然笑了,他对着小蝶微微一笑,他看着小蝶发红的笑脸,伸出了自己的手。

    李清朗声道。

    “走,我们去酒肉朋友的酒楼中喝酒去!”

    当然酒到底是什么滋味?

    只有李清知道!

    李清在安静的街道中隐约听到了琴声,琴声很惆怅,仿佛唱尽了他的心思。

    安静的街道中不久出现了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人是孤独,他手中的剑细长。

    另一个是厉无心,他的剑依然背在背上。

    “你为什么不留在山谷中?”厉无心看着离去的李清背影道。

    “门主已错过了一次机会,他留在山谷中陪着本该属于他的人,我为什么要留下?”孤独道。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厉无心再次问道。

    “他有一把最快的剑,也有一只灵巧的手,我想知道一个答案。”孤独道。

    “什么答案?”厉无心问道。

    “他的手指是否可以夹住我的剑?”孤独的眼睛盯着李清离开的方向。

    他接着又道:“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寻找属于我的机会。”厉无心看着孤独手中的剑道。

    “什么时候是个好机会?”接着厉无心再次问道。

    “等他酒醒的时候。”孤独提着剑迈开了脚步,他蜡白的脸露出了没有人可理解的笑。

    厉无心的眼睛中露出了迷茫。

    李清的酒什么时候会喝完?

    醉酒的李清会醒来吗?

    也许黄昏时会知道这个答案!

    或许明天才会知道这个答案!

    更有可能,这个故事根本就没有答案!

    全书完本!

诗剑飘香第三百二十四章:诗剑飘香(大结局)https://www.moyogame.com/16_16611/328.html

章节目录 下一章